返回
第 14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6-24 20:06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14
  丁霁被小姑关进了里屋,一直到120的人来了,才把他放了出来,一家人把奶奶送上了救护车。
  小姑在家照顾爷爷,其他的人开车跟着去医院。
  “你回家吧。”老爸拦住了要跟着上救护车的丁霁。
  “哥你得了吧,你现在不让他去怎么可能?”小姑皱着眉。
  “刚当着我爷爷我奶奶,有些话我没说得太过头,”丁霁这会儿就觉得血一直在脑袋里咕嘟着,要不说点儿什么,整个头都得炸飞,“我奶奶摔成那样躺地上动不了,你进来第一句话是怪他们通知了我,你真的让我大吃一惊,都不是大吃一条鲸,我他妈是大吃一口屎!”
  “他们的情况我在路上已经知道了,”老爸拧着眉,“我知道你奶奶是什么状况!你现在跟我这么说话你没觉得过分吗?”
  “过个屁的分!”丁霁压着声音,“你多冷静啊,你多有判断力啊,你从电话里听说了你亲妈摔地上动不了了,所以你看到现场的时候就能波澜不惊,就能忙着指责他们通知了你的神童儿子耽误了他复习!”

  “丁霁!”老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你说话注意点分寸!谁把你教成这样的!这么跟父母说话!”
  “你知道为什么你家离得更近,但我爷爷通知的还是我小姑吗?”丁霁没理老妈,还是看着老爸,“他为什么不找你?因为他知道你特别冷静,你俩都特别冷静!”
  丁霁说完转身准备上救护车,想想又走回了老妈面前:“谁把我教成这样的?我告诉你,我爷爷奶奶!我能玩着拿年级前五就是他们教的!我要乐意我动动小拇指还能拿全市前五!”
  “上车去!”小姑推了他一把,“你还来劲了!”
  老妈想说什么,小姑提高了声音:“赶紧走,别耽误了!”
  丁霁上了车,坐到奶奶旁边。
  “跟你爸妈呛完了?”奶奶声音还是很弱。
  “没呢,给我小姑面子,”丁霁撇撇嘴,“我要真想呛,他俩能让我呛得再叫一辆120。”
  “你讨厌不讨厌。”奶奶说。
  “不讨厌,”丁霁握着奶奶的手,“我多可爱啊,我最可爱了。”

  奶奶这一跤摔得不轻,胯骨骨裂,大腿骨折。
  还好不严重,没有移位,不需要动手术,但是要静养挺长时间。
  奶奶还有些发烧,所以又做了些别的检查,结果还没拿到。
  丁霁心里有些发毛,他知道很多老人会因为骨折去世,楼上赵爷爷就是,摔了一跤骨折了,就再也没起来,大半年之后就去世了。
  “赵爷爷是严重骨折啊,折得也不是地方,年纪还大,”刘金鹏在电话里说,“你奶奶才多大岁数,她身体又好,去年帮着你爷爷一块儿打我的时候她跑得差点儿都比我快。”
  “你怎么不说是你跑不动,”丁霁靠在走廊的墙边笑了起来,“你明天过来陪我奶奶,我放了学就过来。”
  “行,”刘金鹏说,“你家没人照顾?”
  “有人,”丁霁说,“但是我得去学校,医院没个自己人我不放心,有什么事儿总得有个人给我报信。”
  “没问题,交给我了。”刘金鹏说。
  “你西瓜怎么办?”丁霁问。
  “我让陈老四帮我看着就行,”刘金鹏说,“他反正没事儿老在那片儿转悠。”

  丁霁打完电话就回了病房,奶奶检查什么的折腾了一通,这会儿躺床上看着更虚弱了,丁霁心疼得不行。
  “大夫说奶奶现在情况稳定,没有什么问题,”老爸看着他,脸色有些阴沉,戳一下就能开始打雷下暴雨的那种,“你先回家吧,明天还要上课。”
  “不了,”丁霁坐到了床边的小凳子上,“我就在医院。”
  “你回去。”奶奶小声说。
  “你别说话,”丁霁也小声说,“这事儿谁劝也没用,你知道我脾气,再说你还发烧呢,我也不放心,我就在这儿守着,明天一早我直接去学校。”
  “丁霁。”老爸叫了他一声。
  “你们回去休息吧。”丁霁坐着没动。
  “小霁,”小姑父过来想解围,“我明天没什么事儿,我在这儿,你先回去……”
  “不。”丁霁犟着。

  他很久没这样了,小时候不懂事儿,总跟爷爷奶奶犟着来,也不说理由,也没有理由,反正就是犟着。
  这回他这根筋算是被戳到了,进入了死犟状态,谁也不管用了。
  “你出来一下。”老爸转身走出了病房。
  老妈看了他一眼,也跟着出去了。
  “跟你爸妈好好说,”小姑父拍拍他肩膀,“吵起来了你奶奶又着急。”
  “嗯。”丁霁应了一声,在凳子上又坐了好半天才站起来,慢吞吞地走出了病房。
  老爸站在走廊里,老妈没在,估计是已经回车上去了。
  丁霁走过去,站在了老爸面前,等着他开口。

  “你今天说的话很伤我们的心。”老爸皱着眉。
  “一样,谁也别说谁。”丁霁说。
  “你马上就要高考了,一直也没好好复习,”老爸说,“我跟你妈妈肯定怕你分心,第一反应是这个事不应该告诉你,这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丁霁说,“但是我也要告诉你,第一,没人通知我,我是想爷爷奶奶了过去看看碰上的,这是亲人之间的感应,第二,这事儿要是真没人告诉我,我保证我再也不会回家。”
  “你今天情绪有点太过头了!”老爸加重了语气,看得出在控制,也看得出快控制不住了,“我不想再跟你说下去,你今天晚上实在不想回家没有人逼你,但是明天你必须回家!你奶奶这里有人照顾,用不着你!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高考!你现在根本没有达到你该有的水平!”
  丁霁感觉自己像是被挂在了空中,踢不着打不着,憋得非常难受。
  按理说他应该就此闭嘴,让老爸走了,大家都清净,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也可以。
  但他现在非常能理解什么叫冲动,年轻人就是冲动,不稳重,沉不住气……

  他看着老爸:“其实我复习得怎么样你根本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只是你想象中我的复习状态,你认为我不认真,你认为我没尽全力,你认为我肯定该有更高的水平,你还认为我应该是个天才。”
  “只是我认为你不认真吗?”老爸气得说话都有些哆嗦,“你一模二模成绩为什么不敢告诉我们?真的只是我认为?”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丁霁说,“我就算考了全市第一你们也会说我应该是省第一,你们为什么不肯承认,我其实永远也达不到你们觉得我应该达到的标准?你们为什么不肯承认,你们就是在强迫我证明自己是个天才?”
  今天老妈回车上去了,留下老爸跟他吵架,丁霁觉得这是他俩的失误,论吵架的口才,老妈还是要强一些的,老爸一般几句就能被他顶着了。
  这会儿就没说出话来。

  “奶奶出院之前我每天都会到医院来,”丁霁说,“我从六岁起就自己作主自己的事,十几年就这么长大的,现在我也还是这样……”
  “现在就不行!”老爸突然吼了一声,“你现在就得有人管!就得我们管!你是我儿子!这十几年就这么野着长大你没规矩惯了!”
  “我是你儿子?”丁霁笑了,“我几岁换第一颗牙你知道吗?我第一次在幼儿园跟小朋友打架是为什么你知道吗?我会唱的第一首歌是什么你知道吗?我……”
  说到一半丁霁停下了,突然觉得很没意思。
  “我不需要知道这些!”老爸打断他,声音有些失控,“现在是你需要知道你的路!你的方向!是你需要知道你正在浪费你的……”
  旁边病房有人走了出来,看着他俩。
  “哥你先回家吧,小霁这儿我跟他聊聊。”小姑父也跑了出来,拉着丁霁就往奶奶的病房走。
  “我知道!是你们不知道!”丁霁挣扎着,瞪着老爸,“十几年都没当过爹,现在突然要过瘾?你领养个儿子都没这么轻松吧!你……”
  丁霁的话没说完。
  老爸冲过来一巴掌甩在了他脸上。

  尖锐的耳鸣声盖掉了之后的声音。
  小姑父过去推开了老爸,一边说着什么一边把他往电梯那边推,老爸指着他,嘴在动,但听不见在说什么。
  丁霁就在一片尖啸声中看着眼前无声的这一幕。
  一直到小姑父把老爸扯进了电梯里,他才转身慢慢走回了病房。
  看到奶奶时,他挤出了一个笑容。
  “没事儿。”他说。
  但是没有听见自己的声音。
  奶奶看上去还挺平静,微笑着冲他招了招手,他走过去坐下了。
  奶奶抬手在他脸上摸了摸。
  脸上除了火辣辣的钝痛,什么感觉也没有,奶奶摸在哪儿了他也不知道。
  奶奶也没说话,过了好几分钟,他耳朵里的尖啸声消失了,他才清了清嗓子,听到了隔壁病房打铃叫护士的声音。

  “你这脾气像谁呢?”奶奶说。
  “你啊,”丁霁说,“爷爷不总说么,像你,又犟又冲。”
  “你打你爸了没?”奶奶问。
  “没,小姑父给他推开了。”丁霁叹了口气。
  “怎么,还挺遗憾啊?”奶奶拍了他一巴掌,“没推开你还想打你爸啊?”
  “老太太你可以啊,”丁霁笑了起来,脸上跟着一阵疼,他咧了咧嘴,“发着烧呢还能给我挖坑?”
  “那你俩还在外头又吵又打的,”奶奶说,“也不怕我着急上火。”
  “没憋住,”丁霁皱着眉,“我也不知道怎么这话就又拐这上头来了,自打我开始有爸妈,我就好像变成了什么自暴自弃浪费人生的天才了……他们到底是真的觉得我是神童,还是就想要一个神童?”
  丁霁低下头,愣了一会儿之后趴到了病床上。
  “哭几嗓子吧,”奶奶在他头上轻轻摸着,摸了两下又改成了在他肩膀上摸,“你小姑父进来了我告诉你。”
  丁霁没出声,把脸埋进了被子里。

  “啊……真是欲哭无泪,”林无隅躺在床上,捂着肚子,“没想到我也有今天。”
  “许天博说一会儿给你拿个暖水袋过来,”陈芒推门进了宿舍,“我问了几个宿舍,就他有。”
  “这就不错了,蝉都叫了的季节里男生宿舍居然能找着暖水袋。”刘子逸趴在桌上做题。
  “你到底怎么想的,”罗川说,“再热也不至于吃那么多冰淇淋吧。”
  “关键是回来还能再吃半个西瓜,”陈芒说,“还没吃饭。”
  “对啊,”林无隅翻了个身,“我还没吃饭……”
  他也没想明白,等充电的时候明明超市里那么多吃的,他非得请丁霁再吃一盒冰淇淋。

  许天博拿了个暖水袋进了他们宿舍,递给了林无隅:“捂会儿吧。”
  “谢了,”林无隅掀开衣服把暖水袋塞进去,刚一秒钟又拿了出来,“怎么这么烫……”
  “你隔着衣服捂,”许天博说,“不烫点儿几分钟就没用了啊。”
  林无隅把暖水袋隔着衣服和毛巾被放在了自己肚子上:“食堂要是能送外卖就好了。”
  “能送这会儿也不送了,”许天博说,“都几点了啊。”
  “我饿得有点儿出虚汗了好像,”林无隅把捂在肚子上的手拿到眼前看了看,有些吃惊,“全是汗啊?”
  “是吗?”宿舍几个人都愣了,都凑了过来。
  “你脸上也没汗啊?”陈芒在他脑门儿上摸了一把。
  林无隅愣了两秒,把暖水袋从肚子上拎了起来:“许天博?”
  许天博瞬间反应过来,一边笑着一边迅速往后退:“不是吧!漏的?我不知道!真的!可能太久没用了?”
  “太惨了,”林无隅拎着暖水袋下了床,“算了,疼会儿吧,我也很久没生病了。”
  有好几年没病过了吧,连感冒都没有过,这大概是他让父母唯一满意的地方。
  他身体很好。

  宿舍里的几个人又回到了复习状态,他出门走到了走廊上。
  一排宿舍,灯全是亮着的,斜对面高三的女生宿舍也一样都亮着灯。
  看上去有种紧迫感,那么多人都在拼,你敢不拼吗?但换个方向却也能感觉到踏实,你不是一个人在拼,还有那么多人跟你一起拼呢。
  “吃吗?”许天博走了过来,手里拿了盒不知道什么东西。
  “吃。”林无隅先回答完了才接过盒子看了看是什么。
  “绿豆糕,”许天博说,“我们宿舍全是零食,就这个能填饱肚子了。”
  “嗯,”林无隅埋头开始吃,“你不用陪我,看书去吧。”

  “你是不是从家里搬出来了啊?”许天博靠在栏杆边,“这么大的事儿没跟我说,是不是太不把我当朋友了?”
  “……谁告诉你的?”林无隅笑了笑。
  “猜的啊,下午我上你们宿舍借排插,你们那个放杂物的柜子都腾出来放你行李了,”许天博说,“你住校三年,从来也没一次拿过那么多衣服来学校啊。”
  林无隅又吃了一块绿豆糕,没说话。
  “是为天台那个事儿吗,”许天博问,“我想来想去也就这一个事儿了。”
  “嗯。”林无隅点了点头。
  “行吧,”许天博叹了口气,“出来就出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就当提前上大学了……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就说。”
  “我没钱用了。”林无隅皱眉。
  “我这儿有,”许天博马上摸手机,“先给你转几百,明天我……”
  说到一半他动作又停下了,转头看着林无隅笑了起来:“差点儿让你骗钱!我可是看过你余额的人!”
  “谢了,真的。”林无隅笑着拍了拍他胳膊。

  又站在走廊上聊了十几分钟,许天博回了宿舍,继续复习去了。
  林无隅把最后一小块绿豆糕放到嘴里。
  这东西挺好吃,就是太甜了,齁嗓子都算轻的,现在他就想再找一坨盐嚼了……
  啊想吃烧烤了。
  要不是今天他拎着西瓜回来的时候就觉得胃不舒服,他肯定会绕道去买了烧烤再回宿舍的。
  因为没有吃烧烤,所以他饿得不行,就把西瓜吃了,造成了更严重的后果。
  早知道应该让丁霁请他吃个饭,作为路上莫名其妙被人骂了一百米的补偿。
  想到丁霁……他拿出了手机。
  朋友圈里自打有了丁霁,就变得非常热闹,有时候复习累了打开看看,能放松挺长时间。

  -我要干大事了。
  -开始了!
  -XX大厦的灯看起来跟鬼片一样,血了糊叽的,这叫什么设计
  -外卖送的小海带真好吃啊
  ……
  林无隅叹了口气,这人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半小时发了能有七八条朋友圈,夜市卖西瓜是不是生意不太好,闲成这样。
  把手机放回兜里,准备回宿舍睡觉的时候,手机在兜里震了一下。
  林无隅拿出来看了看。
  丁霁不知道是不是闲到了一定境界,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林无隅,你为什么就觉得自己是学神呢?

  这要换个人,林无隅直接就会把这条消息归类到无聊挑衅的垃圾信息里,多一眼都不会看。
  但是丁霁肯定不会是挑衅。
  倒像是迷茫。
  他也没多猜测,你怎么问,我就怎么回答。

  -因为我就是啊。
  丁霁看着手机上林无隅回过来的这条消息,这个理由简单粗暴而自信。
  -那学神你觉得我聪明吗?
  丁霁发过去之后就想撤回,这话问得就很像个傻子。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林无隅莫名其妙地聊这个,都担心林无隅会以为他喝大了。
  但林无隅似乎没有感觉,回复还是挺快的。
  -你比普通的聪明要聪明得多
  丁霁还在思考普通的聪明是在哪一档的时候,林无隅又发了条消息过来。
  -要不我也不会劝你找点正事干
  -但是你居然去卖西瓜……我就很??了
  丁霁嘴里咬着笔,一上一下地晃着,本来还在琢磨林无隅的话,看到这句的时候,一下没忍住,笑得笔掉地上半天都没捡起来。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