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17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6-28 11:04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17
老六还客串拍视频了?
丁霁有一瞬间差点儿就要信了, 但是老六扑过来拉他衣服时的眼神让他立马明白,这是真的。
老六没有这么高的演技。
虽然从来不参与小广场方圆不知道多少里内的所有纷争, 但毕竟还是从小混迹于此,丁霁马上反应过来,这种情况下他绝对不能以老六熟人的身份站在这里。
否则他和林无隅今儿晚上肯定要挂彩,挂彩都是轻的了。
林无隅还要复习,现在可是高考冲刺阶段。
何况他跟也老六也并不熟。
他迅速往后退了两步, 躲开了老六伸向他衣角的手。
但老六的反应和那一声求救,已经暴露了他。
楼道里冲出来四个男人一秒钟之内就转过头,目光锁定在了他们这个方向。

  几个男人挺壮, 其中一个把脖子都壮没了的光头丁霁见过,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无论黑天白天,都戴着一副黄眼镜。
丁霁跟他没有过接触,唯一听说过的事迹是他抢了三个初中小孩儿的钱。
要不是现在没有时间,他真想给林无隅介绍一下, 看看,这样的才是真正坑蒙拐骗的无业游民,我这样的是高三学生。
“你还他妈敢叫人?”光头瞪着他们这边, 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的表情。
“没,我没……”老六冲光头摆手。
“混哪片儿的啊!”光头身后一个人吼了一句。
丁霁这会儿才又猛地回过神,转头看了一眼身后,那几个架着膀子的油头大哥还在, 这会儿都惊呆在了原地。大概是入戏太深,膀子全都还架着。
对于光头他们来说, 简直是抢戏一般的挑衅。

  “管他妈是谁!”光头吼了一声。
丁霁在他话音还没落下的时候一把抓住了林无隅的手,猛地往后一拽:“跑!”
林无隅没有犹豫,转身就跑。
“全都给我打!”光头的第二声这时才吼了出来。
他们跑出去七八米了,几个油头大哥才开始跑,接着身后就传来了混战打斗的声音。
骂的喊的惨叫的解释的。
林无隅一边跟着丁霁狂奔,一边抽空回头看了一眼。
有些震惊地发现居然有人跟了上来,而且是两个,其中有一个还骑了辆共享单车!
什么时候扫的码?

  “别看!专心跑!”丁霁压着声音,“前面左转!”
林无隅在前面的路口左转,跑进了一条窄巷,再在丁霁指挥下准备往右,出去就是大马路了。
但刚转进窄巷,后面的人就已经追了上来。
林无隅听到了身后自行车的声音。
他迅速扫了丁霁一眼,想对一下眼神看看这情况该怎么办,但丁霁没看他,在他转头的瞬间,张开胳膊对着他扑了过来。
“你……”林无隅被他扑得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
自行车已经到了身后,车上的人对着丁霁一棍子就抡了过来。
林无隅马上反应过来丁霁这是为什么。
他觉得自己毕生的反应大概都集中在这一秒了,抱着丁霁努力地往旁边转了小半圈。
本来应该砸在丁霁头上的棍子擦着丁霁左耳落下,敲在了肩上,棍子头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林无隅脸上划了一下。
不疼。
但他知道肯定破了口子。

  林无隅身后没有支撑,棍子砸下的重力和丁霁的重量让他往后退了两三步,撞到了墙上。
自行车上的人跳了下来。
林无隅往墙边摸了摸,想找个什么东西扛一下。
丁霁站稳了往他脸上扫了一眼,转身对着那人就冲了过去。
林无隅抄了一把想拉住他,但捞了个空。
丁霁的迅速惊人,那人棍子都还没扬起来,他已经冲到了跟前儿,直接撞在了那人身上。
力道相当足。
那人往后退了一步还没站稳的时候,丁霁已经一把抓住了他胸口的衣服,指着他的鼻子:“你最好看清我是谁!”
那人皱着眉愣了愣。
“给你三十秒,”丁霁的声音有些沙哑,“打个电话给胜哥,问问他老六如果叫人,他叫不叫得动我!”

  林无隅看着丁霁的侧脸。
这凶神恶煞的气势。
感觉如果不是他亲眼看到了陈芒发过来的那几个名字,不是他亲眼看到了第一个名字就是丁霁,他绝对会相信丁霁在这片儿是个响当当的混混。
“你他妈谁?”那人还是皱眉着,棍子没有放下,但也没有动手。
“赵山河。”丁霁说完松开了他的衣领,对着他胸口一巴掌推了过去,“打电话问!”
那人拧着眉,盯着他有些犹豫。
“没有胜哥电话?”丁霁冷着声音,摸出了自己的手机,“要不要我帮你打?”
“不用,”那人犹豫着拿出了手机,“我有。”
丁霁没再理他,转身走到了林无隅面前。
“怎么……”林无隅刚开口就被他打断了。
“跟我走,”丁霁低声说,“慢慢走。”
没等林无隅回答,他又转过头瞪着那个人。
那人本来往这边看,被他这一瞪,赶紧拿起了手机,往拐角那边看了看,对跟他一块儿过来的另一个人喊了一声:“这他妈怎么回事?”
“怎么了!”那人快步往这边走。

  “走。”丁霁一边拿着手机拨号,一边往前走。
林无隅跟在他身后,两个人一前一后往右转的路口走过去。
“喂?”丁霁对着手机开始说话,“我他妈赵山河!光头你知道哪来的吗!他今天搞什么鬼!是他妈有病吗!见人就打!没吃药就放出来了是吧!”
在丁霁说出赵山河这个名字的时候,林无隅就已经知道这小子在蒙人了,不知道对方能不能被蒙住,他一直注意着那边两个人的动静。
他们离右转的拐角只有三四米的距离,看着没几步,但在这种情况下走起来实在有些漫长。
好在丁・赵山河・霁走得镇定自然中还带着几分嚣张。
林无隅在此时此刻自己到底应该扮演丁・赵山河・霁的马仔还是丁・赵山河・霁的兄弟之间摇摆。
没等摇摆明白,丁霁已经拐进了通向大街的那个路口:“快!”
林无隅迅速跟着拐了过去。
“跑跑跑跑!”丁霁压低声音一连串地喊着往前跑了出去。
林无隅也跟着拔腿就跑。

  差两步跑到大街的时候,光头和他的兄弟反应过来上当,追了出来。
于是他俩就得趁着拉开的这点儿距离继续跑。
跑出路口,跑过街,穿过超市,跑进一个饭店再从后门出来……最后不知道绕了些什么路,从医院侧门跑进了住院部。
“哎我快岔气儿了。”丁霁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撑着膝盖一通喘。林无隅也在喘,坐到丁霁旁边之后,他开始感觉脸上有些辣。
“你等我一下,”丁霁喘了几下又站了起来,“我去一下护士站。”
“干嘛?”林无隅问。
丁霁皱着眉指了指他的脸。

  林无隅在确定了肯定没人追过来以后,走到门边,从玻璃上看了看自己的脸。
能看得出有一道斜着的血口子,还有一点点渗出来的血迹。
“你坐着吧,”丁霁居然带了个护士过来,“这个小姐姐帮你消消毒。”
“用什么划的啊?”护士检查了一下林无隅的脸,从兜里拿出了棉签和一个小瓶子,开始帮他伤口消毒,“伤口还好,不是太深……”
“会留疤吗?”丁霁很紧张地在旁边问。
“这就不好说了,”护士说,“这伤要再深点儿肯定留疤了,现在这样有些人会留点儿痕迹。”
护士帮着消毒好又交待最好去挂个号让医生看看。
“谢谢。”林无隅笑着点点头。

  护士走开之后,丁霁坐在旁边低着头,好半天都没说话。
“赵山河是谁啊?”林无隅问。
“看过古惑仔吗,”丁霁说,“山鸡哥就叫赵山河。”
“没看过,”林无隅看着他,“你还看这么老的片儿呢?”
“我小姑父爱看,台词倒背如流,还有漫画书,我跟着都看了。”丁霁笑着转过头,看到他脸的时候笑容又瞬间消失了。
“没事儿,”林无隅说,“我不是疤痕体质,不会留疤的。”
“谁知道呢,”丁霁皱着眉,“万一……我今天就不该说到医院再帮你叫车!就不该走小街!就……我就该算一卦。”
林无隅笑了起来:“你这什么职业病啊?”
“疼吗?”丁霁看着他的脸。
“现在不疼了,”林无隅说,“也没多大的口子。”

  “得了吧,我爸打我一耳光还没破皮儿呢,疼一晚上,”丁霁抬手在自己肩膀上捏了捏,大概是捏到了被砸的地方,皱着眉呲了呲牙,“你刚是不是扒拉我一下来着。”
“没。”林无隅说。
“这种时候就别装无名英雄不承认了。”丁霁啧了一声。
“我那可不是扒拉,”林无隅说,“你那么沉,撞我身上,是扒拉一下就能扒拉开的吗?我可是使劲儿给你搬开的。”
丁霁低着头嘿嘿乐了几声。
“下回别这么投怀送抱的了,”林无隅看着他,“这要真砸你头上了怎么办。”
“没想那么多,”丁霁说,“就觉得你跟这事儿也没关系,总不能让你莫名其妙被砸一下,马上要高考了,你这架式怎么也得是个状元,我想想都后怕,状元差点儿让我给弄没了。”

  “屁话,”林无隅看了看他肩膀,“你这儿不让护士姐姐帮看一下吗?”
“没什么感觉,”丁霁说完顿了顿,“我很沉吗?不能吧,我这段时间瘦了不少。”
“你是撞上来的,”林无隅很快地用手指勾住他衣领,唰的一下拉开,看了一眼他肩膀,“肯定会沉啊……”
“干嘛你!”丁霁瞪着他。
林无隅松开了衣领:“一大片都青了啊,真没感觉?”
“一大片?多大一片?”丁霁赶紧跳起来蹦到了玻璃门跟前儿,扯开衣领看着,“我靠,这会吓着我奶奶吧。”
他又转过身:“不扯开衣领能看到吗?”
“不能。”林无隅说。
“那还好。”丁霁松了口气。
“你回病房陪奶奶吧,”林无隅说,“万一你妈在,再晚又得吵吧?”
“我先给你叫个车。”丁霁拿出手机。
“我自己叫,”林无隅按下了他的手,“你去吧。”
“你这样……”丁霁很犹豫。
“舍不得我?”林无隅问。
“行你自己叫,”丁霁马上转身就往病房走廊那边走,一边走一边交待,“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就在门口叫车,别走远,万一又碰上光头他们……”
“知道了,跟个老年人一样,”林无隅叹气,“这么嗦。”

  丁霁对老妈的判断还是很准确的,他回到奶奶病房的时候,老妈正黑着脸站在走廊上打电话。
看到他从电梯里出来,老妈挂掉了电话,盯着他:“吃饭吃这么长时间?”
“聊了会儿题。”丁霁说完就往病房走。
“聊题?”老妈在身后说,“边喝酒边聊?你这瞎话张嘴就来啊?”
“我说了,高考前我不跟你们说话,不吵架,”丁霁说,“我不想影响我复习的心情,我现在回来了,马上开始复习,之前我是不是吃饭有没有喝酒聊没聊题,现在争论除了耽误我的时间没有任何意义。”
丁霁说完进了病房,奶奶正闭着眼睛,不知道有没有睡着。
他轻轻地走到床边弯下腰,奶奶笑了笑,闭着眼睛慢悠悠地小声说:“我宝贝大孙子呢,饭是真吃了,酒也是真喝了,搞不好还打了架。”
“算的?”丁霁问。
“闻的。”奶奶说。
丁霁啧了一声,扯起衣服闻了闻:“没有汗味儿啊?”
“喝了酒的人鼻子都堵,”奶奶睁开了眼睛,“护士刚走,你赶紧的,去洗个澡,臭小子。”

  丁霁拿了衣服溜进病房厕所洗澡的时候,老妈沉着脸走了进来,他关上了厕所门。飞快地洗完澡出来,老妈已经走了。
丁霁松了口气:“我看书了啊奶奶。”
“嗯。”奶奶应了一声。
丁霁抽了本英语习题出来,轻手轻脚地去了走廊。
医院里复习其实还可以,只要不在病房这几层走廊呆着就行,要不太吵,一会儿一个打铃叫护士的,一会儿一个咳嗽的,还有睡不着聊天的,被吵醒了骂人的。
他会溜达着去天台,再从天台溜达着往下到大厅。

  今天他反过来了,先溜达着往下去了大厅。
每天都是先上后下,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要先下后上。
不过在大厅里看到还坐在椅子上的林无隅时,他就明白了。
他就是想看看林无隅走了没,但是又被林无隅那句“舍不得我”刺激着了,得找个理由才能下来。
虽然他下来就是想看看林无隅走没走,但林无隅真没走,他又觉得很意外。
意外之余还有点儿高兴,混杂着微妙的亲切感。
这种亲切感很容易产生,一块儿经历过一次被殴逃跑就够,但也特别不容易产生,毕竟正常情况下一辈子都未必能被殴一次。

  林无隅看到他倒是并不意外,只是勾着嘴角笑了笑:“我说吧。”
“你说了个屁,”丁霁走过去,“你怎么还没走?没钱?”
“我怕你妈不信你的话,在这儿等着给你作证呢,”林无隅说,“或者又吵一架,你愤然离去的时候我还能拉住你。”
“没吵架,”丁霁说,“就呛了两句,她就走了。”
“洗澡了?”林无隅看了看他身上的衣服。
“嗯,我奶奶刚说我臭了,”丁霁啧了一声,“让我洗澡……我也没觉得自己臭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林无隅身边靠了过去。
林无隅迅速起身跳开了,扯着自己衣服:“我自己先闻闻。”
丁霁笑得不行:“臭吗?”
“没闻到。”林无隅说。
“我闻闻,”丁霁又凑了过去,这回林无隅没躲,他鼻子贴在林无隅肩膀上闻了闻,“没臭……你是不是还喷香水了?衣服是香的。”
“花露水吧,我们宿舍的舍水,”林无隅说,“全体身上都这味儿。”
“哦。”丁霁应着。

  应完之后就是短暂的沉默。
如丁霁这般的话痨还是酒后,居然五秒之内没找着话题。
“那我……”林无隅指了指大门,“回去了,你复习吧。”
“你回学校还看书吗?”丁霁马上问。
“不一定,”林无隅说,“我可能困了就直接睡了,考前这段时间我不想熬夜。”
“那要不,”丁霁想了想,“我请你吃冰吧,我吃了烧烤有点儿渴。”
林无隅看着他笑了起来:“你就直接说你现在不想一个人待着,让我陪你聊会儿就行。”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