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20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6-30 21:40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20
“他真能借钱给你?”刘金鹏跟在丁霁旁边, 一路走一路絮叨着,“他一个高中生, 哪儿来的十万啊?是不是犯罪了?是不是找了个下家要把你卖了……”
“他说十万就有十万吗,谁知道他有多少钱,再说了,你管他哪儿来的十万,我又不问他借十万, ”丁霁说,“你别里嗦的了,就你借钱的那些个人, 随便一个都比林无隅麻烦好吗!你哪儿来的胆子我就问你!”
“我为谁啊!”刘金鹏不服。
“你要不是为我我早打你了!”丁霁瞪他。
瞪了两眼之后又伸出胳膊搂了搂刘金鹏的肩:“谢了鹏鹏, 真的。”
“咱俩不说这个,”刘金鹏摇头,“妈的大东个不靠谱的,非得把这事儿捅给你知道!我早晚弄死他。”
“你还不上他钱, 他只能找我啊!以后你别背着我干这种事儿,”丁霁说,“有什么一块儿商量总能解决的。”
刘金鹏闷着嗯了一声, 还是很不爽。

  丁霁跟林无隅约了在信嘉旁边那个奶茶店见面,这会儿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一会儿,他俩一人拿了杯奶茶在街边站着。
刘金鹏不参与此次会晤,但坚持要在附近等着丁霁。
“这阵儿还是注意一点, 你说咱在这片儿混这么多年也没出过什么事,谁能想到老六突然整这么一出, ”刘金鹏皱着眉,“预备起看着是个好人,但是说借钱就借钱一点儿不犹豫,太爽快了我就不踏实。”
“他是状元预备役!不是预备起!”丁霁有些无奈。
“预备起,”刘金鹏坚持创意,“反正我现在还信不过他。”
“你就是欠的,”丁霁说,“比我奶奶还操心,别杵这儿了,这儿是大马路,约的奶茶店,能干什么。”
“不知道,”刘金鹏很无所谓的样子,“我又没别的地儿可去。”
“那你……我靠!”丁霁说到一半突然停下了,他一眼就扫到了从小广场那边走过来的老六,立马用胳膊碰了碰刘金鹏,“别拦我啊!”
“我他妈去把他弄过来!”刘金鹏跟他同时看到了老六,把奶茶狠狠地往旁边小桌上一放,“奶茶店后头等我。”
丁霁转身往奶茶店后面走。

  老六也是胆儿肥,要换了丁霁,干了这种坑爹的事儿,一年之内都不敢再在小广场出现。
可能是暂时躲过一劫欣喜若狂,狂大劲了。
被刘金鹏揪着衣领抡到奶茶店后面的地上时,他脸上都还荡漾着不服的表情。
看到丁霁的时候才变了颜色。
“我……”老六赶紧撑了一下地想要跳起来。
“你他妈死这儿吧!”丁霁过去对着他肩膀蹬了下去。
老六摔回了地上,一连串地喊:“丁丁丁丁……你听我解释,我也是没办法,我实在是……”
“丁你大爷我他妈当当当当!”丁霁扑过去一膝盖撞在他下巴上,“你这种人老子不对你动之以抽晓之以揍你都不知道什么叫分寸!”
老六被他掀翻在地,大概是看出来了丁霁今天不打算跟他说话,赶紧把腿一缩,对着丁霁踹了过来。

  丁霁躲都没躲,直接弯了弯腰,用胳膊硬扛下了这一脚,然后扑过去抓着他衣领把他按到了地上,膝盖一弓压在了他肚子上。
接着就抡起一拳砸在了老六脸上:“你他妈敢坑你丁小爷!”
“我当时是没办法!”老六护着头,“我要拿不出那笔钱,就得让光头他们打废了!”
“你废了关我屁事!钱又不是我弄没的!”丁霁一巴掌抽他脸上,“你是拿死了我不敢把你废了是吧!”
“我看是,”刘金鹏靠在旁边的奶茶店的后墙上,一边喝奶茶一边点了点头,“你是真不敢废了他,也不能,咱毕竟还是正派青年。”
“是啊!是啊!”老六举着胳膊也挡不住丁霁抡过来的疾风骤雨,脸上被拳头和巴掌呼得噼里啪啦的,一听这话就赶紧喊,“是啊!丁爷你从来也没惹过事儿,所有人都知道啊……”“所以你就坑我!”丁霁跳起来,对着他开始踢,“你就坑我!我告诉你!这月底我见不着钱我让你这辈子想到我名字就跪下!”
“丁啊。”刘金鹏在旁边叫了他一声。
“敢坑老子!”丁霁继续连踢带打,“你丁爷是不惹事儿,不表示你他妈就能惹我!”

  “丁啊。”刘金鹏又叫了他一声。
“钱!”丁霁没理刘金鹏,对着老六屁股又是一脚跺了下去。
“钱我保证还你!”老六抱着头,终于找到机会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跄着就想往街上跑。
丁霁对着他大腿后头又是一脚。
老六跪倒在地上,但很快又爬了起来,一边往前跑一边喊:“我保证!丁哥!丁爷!我保证!”
“丁霁啊!”刘金鹏又喊了一声。
丁霁的火还在头顶上熊熊燃烧,看都没看他一眼,对着老六就追了出去。

  老六跑了几步就到了街上,接着往右一拐,往信嘉的方向跑了。
丁霁追到拐角,往旁边错了一步,让开了站在拐角的一个人。
往要往右再追出去的时候,站在拐角的这个人突然伸出胳膊,拦腰兜住了他。
巨大的惯性让他差点儿没被这一兜给勒吐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这人已经又一用劲,把他往后推了回去。

  “找死呢吧!”丁霁吼了一声。
“我死了你找谁拿钱。”那人甩了胳膊。
“……林无隅?”丁霁一眼看过去就愣住了,“你怎么在这儿?”
“约的不就是这儿吗?”林无隅往旁边的奶茶店看了看。
“靠。”丁霁有些尴尬,这场景实在是太有损他三中第一好学生的形象了,他猛地回头看着刘金鹏。
刘金鹏冲他一摊手,用口型说:“我叫你了啊。”

  “我要一杯跟那桌上一样的奶茶。”林无隅指了指奶茶店门口的桌子。
桌边坐着两女一男,丁霁刚残忍殴打老六的场面,他们坐的那个位置正好能看到,这会儿林无隅一指,他们全站了起来,拿起杯子就小跑着走开了。
“那个是冰淇淋,下面是奶,上面是一坨冰淇淋,奶什么茶,”丁霁往奶茶店的收银台走过去,“哪儿来的茶。”
“刘叉鹏呢?”林无隅坐到了桌子边。
“不知道,他就在这附近转悠,不用管他,”丁霁往收银台前一站,“给我……”
“不给。”收银的小姑娘是梁春,他小学同学,平时每次都不收他的钱,今天的态度却格外凶残。

  “我怎么着你了吗?”丁霁有些迷茫。
“居然在我店后头打人?还有没有点儿同学情谊了啊?”梁春说,“刚那仨客人都被你们吓跑了!”
“跑就跑了呗,”丁霁说,“他们不是已经买了奶茶了吗?”
“他们刚点了三份醪糟汤圆!还没给钱呢就跑了,”梁春说,“我都做好了!”
“给我呗。”丁霁说。
“白喝我家奶茶,还白给你三份汤圆啊?”梁春看着他,“丁霁你是哪里跑来的讨债鬼?”
“我给钱!”丁霁瞪她。
“好嘞,一杯珍珠一杯冰淇淋三份醪糟汤圆,”梁春马上说,“还要什么?”
“以前我跟鹏鹏吃过的那种,芝士馅儿和红豆馅儿的鸡蛋仔有吗?”丁霁问。
“有,要一份?”梁春问。
丁霁思考了一下一份鸡蛋仔的大小,犹豫了一下:“先给我五份。”
“玩我呢?”梁春说,“吃不完不给退啊。”
“作为下午茶来说……我还怕不够。丁霁扫了码,把钱给付了。

  丁霁拿着奶茶和冰淇淋过来,放到了桌上:“还有点儿吃的,一会儿她拿过来。”
“吃不了那么多吧。”林无隅说。
“你说这话不亏心啊?”丁霁坐下。
林无隅没说话,笑着从兜里拿了几片创可贴扔到了他面前:“你手破了,贴一下。”
“嗯?”丁霁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关节破了几个口子,估计是砸老六的时候弄破的。
有两道口子还挺大,又正好在关节正中间,不知道的时候因为气血上涌,再加上被林无隅围观了他开狂暴打人有点儿尴尬,也没觉得疼,现在林无隅这么一提醒,他顿时就觉得有两只大蚂蚁挥着大牙齿正在咬他。
“谢谢。”丁霁拿了创可贴,贴到了这两个口子上,“你怎么还随身带这个啊?”
“剩下的,”林无隅指了指自己的脸,“校医室拿的。”
丁霁这会儿才仔细看了看他脸的伤,已经基本好了,中间的位置口子稍深一些,估计还没好透,所以林无隅用创可贴贴了一下。

  “说说吧。”林无隅拿起冰湛淋,抽出小勺在杯子里慢慢戳着。
“刚那人,还记得吧,就老六,”丁霁皱着眉,“他帮光头收账,钱收了交不出,光头要收拾他,他说钱给我了。”
“嗯?”林无隅挑了挑眉毛,有点儿吃惊,这么莫名其妙的理由也能面世?
“逗吧?”丁霁说,“正好那事儿以后,我就没往小广场这边儿来,怕光头找麻烦,结果光头就真觉得是我拿了钱。”
“所以你要把钱给他?”林无隅问。
“我给他个屁!”丁霁说,顿了顿又叹了口气,“他找鹏鹏了,光头那人,就是个粘了刀的牛皮糖,鹏鹏怕这事儿影响我复习,就火烧火燎的把钱凑给光头了,他自己手头只有三千,别的都是借的,他借钱的那些人也没几个好玩意儿,我就想先把钱还了,别等我高考完才发现鹏鹏被追债的打死了。”
“为了两万八不至于吧,”林无隅笑了笑,“那这钱你打算怎么办?”

  “盯着老六呗,见一次打一次,见一次搜一次身,有钱拿钱,没钱扒光了典当。”丁霁咬牙。
“就那样的人,打碎了也凑不出吧?”林无隅说。
“最后也还有招,我知道他爸在哪儿上班,实在要拿,他爸能拿得出来……”丁霁说得有点儿费劲,眉毛拧成了一团,“不过他爸腿不好,给人扛煤气罐呢,真拿了估计……”
林无隅没出声,手指撑着额角,看着他。
“靠,”丁霁有些郁闷地拍了一下桌子,然后抬头看了看他,“就这情况了,最后可能我就是一边打老六,一边打工还你钱,我肯定没法跟家里说,我怕我爷爷奶奶撅过去了。”
林无隅还是没说话也没动,就那么看着他。
“你风险评估结束了没?”丁霁问,“是不是就这情况……借不了?”
林无隅笑了笑,拿出手机,低头戳了几下。
丁霁感觉手机震了震,拿出来的时候,看到了有转账消息。
三万。
“不不,我是想借两万,”丁霁说,“我自己这还有几千。”
“得了吧,”林无隅说,“我喜欢凑整,不喜欢零零碎碎的,我又不会在你高考以后追债把你打死了。”
丁霁笑了起来。
点完收钱之后他突然又有点儿想哭。
抬手揉了揉眼睛。

  “你别哭啊,”林无隅一下坐正了,“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哄。”
“滚蛋,”丁霁吸了吸鼻子,笑着说,“我就是例行公事感谢一下。”
服务员把汤圆和鸡蛋仔都拿了过来,摆了一桌子。
“喂猪呢。”林无隅拿起一个鸡蛋仔,撕下一块放进了嘴里。
“我给你写个借条吧,”丁霁回头准备问店里的人拿纸和笔,“我……”
“不用了,”林无隅又吃了两个汤圆,“没什么意义,真要写,你能把什么时候还写上吗?能把如果还不上怎么办写上吗?”
丁霁看着他。
“那还写个屁呢,”林无隅指了指鸡蛋仔,“这个真好吃啊。”
“都是你的。”丁霁马上把几份鸡蛋仔全都堆到了两个盘子里,推到了林无隅面前。
“丁霁。”林无隅看着他。
“嗯?”丁霁应着。
“我从来没有借过钱给别人,”林无隅说,“当然,我朋友不多,他们也没有人问我借过钱,但我自己知道,一般情况下我不会借钱,我怕麻烦,也怕扯不清。”
“嗯。”丁霁点点头。

  “我借钱给你除了信得过,也是因为你的确急需,刘叉……刘金鹏太冒险了,”林无隅说,“但是你要再这样,我就不借了。”
丁霁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知道了。”
“这事儿就这样了,考完再说。”林无隅说。
“好。”丁霁沉默着发了一会儿愣,有些犹豫地问了一句:“你真没有男……朋友吗?”
“没有,”林无隅勾勾嘴角,“怎么,你要自荐吗?”
“滚蛋!”丁霁拿着奶茶往桌上敲了一下,想想又笑了,“我就觉得你这样的人,真的挺……那什么,按一般情况来说,你如果喜欢女生,应该会有很多女朋友。”
“不急,”林无隅说,“好货沉底。”
“什么屁话。”丁霁笑了起来,伸手揪了一个鸡蛋仔。
“不说都是我的吗?”林无隅迅速在他手指上弹了一下,鸡蛋仔掉回了盘子里。
“我靠?”丁霁瞪着他,“你这什么人啊!”
“应该会有很多男朋友的人啊。”林无隅说。
丁霁呛了一下,笑了半天。

  “我问你啊,”林无隅拿起杯子,把剩下的半杯冰淇淋都倒进了嘴里,“你是怎么能想到问我借钱的?”
“我是实在没人可借,放眼望去,就普通高中生,还有我平时玩的那些半混子,”丁霁说,“谁能一下拿出两三万来?我就记着你说你初中的时候就能经济独立。”
“记忆力还真是不错。”林无隅笑了。
“我一想,就是他了,有钱,心软。”丁霁说。
“我心软吗?”林无隅问。
“软,”丁霁点头,“我第一次给你看手相的时候就知道,后来接触接触就更知道了,我看人准得很……不过我找你的时候真的是很不好意思。”
“是啊,还绕个弯,让我问你。”林无隅说。
丁霁嘿嘿笑了两声:“还好是你,要是鹏鹏,他可能真就去帮我找个地儿打工了。”
“一会儿请我吃晚饭吧。”林无隅一边吃鸡蛋仔一边说。
“那必须的。”丁霁说,“我先把钱转给鹏鹏,让他赶紧先还了。”
林无隅点了点头。

  “有个事儿,我很好奇,”丁霁在手机上划拉着,“就是不知道你方不方便说。”
“那你别问。”林无隅说。
“你真能借十万给我?”丁霁问。
“是不是后悔了,刚应该借十万。”林无隅说。
“我疯了吗借十万我怎么还。”丁霁啧了一声。
林无隅笑着没说话。
丁霁趴到桌上,隔着一堆鸡蛋仔,压着声音问:“你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有些是压岁钱,我爸妈过年的时候挺大方的,”林无隅说,“还有些是兼职存下来的钱,我平时也没什么花销。”“什么兼职啊?”丁霁忍不住继续压着声音。
“你保密啊,”林无隅也压着声音,趴到桌上,把中间那堆鸡蛋仔挪开了,“鸭子。”
丁霁有些震惊地看着他:“你他妈能不能有点儿学神样子啊?”
林无隅笑了半天,坐直了之后收了收笑容:“飞过无人机吗?”
“没。”丁霁摇头。
“考完了带你去玩。”林无隅说。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