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85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9-04 21:23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85
刘金鹏和丁霁的想法都是先冷处理一夜, 之前一直没见着面,现在面对面的肯定会有急切爆发的情绪, 隔一夜能稍微缓冲一下。
再说以前他放假,一个寒假一个暑假都未必回父母家呆得够一星期的,更别说放假第一天就回去了。
老爸的这句话,别说丁霁,连爷爷奶奶都愣住了。
“哎哟, ”奶奶说,“这才刚回来,飞一路跑一路的, 吃完了饭哪还有精神再挪窝啊。”
老爸没说话。
“今儿晚上别动弹了, 鹏鹏还专门跑来了呢,”小姑说,“再说丁霁这一学期都没见着爷爷奶奶,晚上怎么不得跟他奶奶腻一会儿啊。”
老爸刚张了嘴想说话, 老妈抢在他前头开了口:“也是,那明天再说吧。”
丁霁猛地松了一口气。
“嗯,”老爸应了一声, 语气有点儿硬,但还算克制住了,“先陪爷爷奶奶吧。”

  收拾完桌子,大家又聊了一会儿, 老爸老妈就起身要走了。
丁霁像每一次一块儿吃饭之后他俩要提前离开的时候一样,面不改色内心愉快地把他俩送到门口。
但没敢多送出去一步, 出去一步他就离开了爷爷奶奶的保护圈,老爸一脚把他从三楼踹到一楼也不是没可能。
老爸估计是觉得时间太短不好跟他算账,出门之后头也没回就往楼下走了。
老妈下了两级台阶之后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用很低的声音说:“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这事儿不是你跟我们犟两句就能完的。”
声音虽然低,但语气却非常重。
“嗯。”丁霁应了一声。

  老爸老妈一走,一屋子人似乎都松快下来了,小姑父都出溜到沙发上半躺着了,爷爷摆上了茶具,小姑和奶奶坐边儿上等着喝。
只有小绿豆跟之前一样,捧着她妈的IPAD正在看美剧,身边的大人有什么状态都影响不了她。
“干嘛又快进?”刘金鹏正凑她旁边看着。
“你看不出来吗?他俩马上就要亲嘴儿了,”小绿豆说,“我不想看。”
“那我想看啊。”刘金鹏说。
“鹏鹏你走开!”小姑指着他,“一点儿好的没有。”
“浑身上下都着写一个好字儿,”刘金鹏站了起来,走到丁霁身边,撞了他肩膀一下,“是不是?”
“豆儿,”丁霁转头看着小绿豆,“是不是?”
“还行吧,”小绿豆说,“就是有点儿傻乎乎的,不过你俩都铁了十几年了,还用问我吗?”
丁霁一下笑了起来,过去扒拉了小绿豆的脑袋一下:“你再过几年要吓死人了。”

  丁霁和刘金鹏一块儿挤在一张单人沙发上,边看电视边聊天。
“小神仙哪天来家玩啊?”奶奶一边嗑瓜子儿一边问。
丁霁顿了顿才开口:“还不知道呢,刚到家,事儿也多。”
“要来的话提前说啊,”奶奶说,“我给他炸油饼。”
“还用提前说吗,”小姑说,“咱家这过年的材料都备出一个食堂了,什么没有啊?”
“也不一定,”爷爷说,“这老太太永远觉得差一点儿,要不小霁每次过年也不会抱怨天天买菜了。”
一帮人聊了一个小时,小姑一家要走的时候,刘金鹏拉着丁霁说散步,跟着一块儿下了楼。
小姑父的车开走之后,刘金鹏往大路方向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回头说:“我出去转转,半小时我在路口垃圾桶那儿等你。”
“嗯。”丁霁把外套拉链拉到头,又把帽子往下拉了拉。
也不知道林无隅那边什么情况,他摸出手机,先发了个消息过去。
-方便吗?
-方便,电话?
丁霁直接把电话打了过去:“我靠,怎么样?你爸妈有没有为难你?”
“没有,都这份儿上了,”林无隅说,“还能怎么为难,你怎么样?”
“目前风平浪静,我爸看我跟看仇人一样,”丁霁说,“不过还行,刚吓死我了,突然让我跟他们回家,还好小姑和奶奶拦了一下。”

  “他们走了吗?”林无隅问。
“嗯,”丁霁说,“估计明天我就得回。”
“你说话控制着点儿,”林无隅说,“别太硬了,激化情绪。”
“我知道,反正说什么我就应着,”丁霁说,“这事儿也不是谁能改变得了的,我就扛着一顿骂,骂什么我都忍得了,打我个三五顿的也没事儿,不过我估计不会动手,他俩不好意思打我,毕竟也没管过我。”
“你在外头吗?”林无隅问,“我听到风声了。”
“楼下转悠呢,鹏鹏拉我出来的,”丁霁说,“在屋里打电话总还是不方便,万一让我奶奶扫到一句就完了,你在哪儿呢?”
“家里,”林无隅说,“就我一个人在家。”
“今年你就在家里过年了?”丁霁说,“还有别地儿去吗?呆不住的话去许天博家都比在你家强吧。”
“没事儿,在家过年都过了十几年了,还在乎多这一次么。”林无隅笑笑。
“反正我这边看情况吧,我这边没什么事儿就去找你。”丁霁说。
“丁霁,”林无隅说,“这阵儿别惹你父母,你只要出门,无论见谁,都会被认为是去约会……”
“那我还不能出门儿了啊?”丁霁说。
林无隅没说话。
“行吧,”丁霁叹了口气,他知道林无隅的意思,反正寒假也没多长时间,起码在跟老爸老妈摊牌谈话之前,就保持一个老实的状态,不激化矛盾,他踢了踢路边的冰,“我知道,这段时间我要想你了就电话和视频吧。”
“嗯。”林无隅应了一声。

  丁霁和刘金鹏没在外头待时间太长,还要回去陪爷爷奶奶,而且外头太冷了,马上过年,很多店都关门了,附近想找个进去暖和一下的地方都没有。
“就知道你俩得被冻回来。”奶奶笑着说。
“哎,”刘金鹏蹲到暖气片旁边,“过年真是,就家里热闹,走街上就感觉跟逃荒一样。”
“过年的东西买齐了吗?”丁霁坐到奶奶旁边靠着。
“齐啦,”奶奶说,“今年不要你陪着买菜了,你就玩你的吧,大学没有寒假作业了吧?”
“哪能没有啊,”丁霁说,“只是跟以前的不一样而已,要写报告呢。”
“不得了了,”奶奶伸手拍了拍爷爷,“听到没,才上了半年大学,就要做报告了。”
丁霁忍不住笑了起来:“奶奶你行了啊。”
“那你就好好做报告吧,别跟以前似的,”奶奶说,“要不就不写,让你小姑去挨老师一顿骂,要不就顶着最后两天才写。”
“嗯。”丁霁点点头。
跟奶奶待在一块儿是他最安心的时候。
但现在这种安心,对他来说却是最大的煎熬。

  不过意料之外的更大的煎熬却是丁霁没想到的。
第二天他坐立不安地在奶奶家等着老爸老妈的召唤,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没有消息,也没有电话。
丁霁有些蒙了,不知道这是怎么个意思。
但还不敢出门,只能闷在家里,跟林无隅聊聊天儿,两人一块儿猜一猜,老爸什么时候会找他。
“大概是要晚上过去吃饭,”林无隅说,“吃完饭再带走你,就比较自然。”
丁霁忍不住起身去了客厅:“奶奶。”
“这儿呢。”奶奶在厨房里应着。
“今天晚上就咱仨吃饭吧?”丁霁问。
“是啊,今天吃随便一点儿了啊,”奶奶说,“这几天我得准备一堆菜过年呢。”

  老爸老妈一直到晚上也没有任何消息,没有来吃饭,也没有叫他回去。
而第三天也是这样。
丁霁被弄得有些发蒙,还有两天就过年了,老爸是打算过完年再谈这个事儿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他回来的第一天就着急着要把他叫回去?
“你爸是不是……”林无隅说,“在等你主动?”
“我靠!”丁霁猛地一下坐直了,“说不定真是!我靠!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这第一回合就输了啊!”
“要不你就回去看看情况,”林无隅说,“如果他们打算过完年再谈,说明是想尽量不让你们几个人的情绪影响爷爷奶奶,那你回去了应该也不会有太大问题,如果是在等着你主动……那就更得回了,总得解决。”
“嗯,”丁霁吸了口气,“快亲我一口,给我点儿勇气。”
林无隅很响地嘬了一口。

  “我去那边一趟啊,”丁霁往包里塞了两本书,那边家里有他的换洗衣服,他只用带上两本书给老爸看到就行,“晚上估计就不回来了。”
“昨天就该回,”爷爷说,“你爸那个人就是不爱说,等着你自己领悟,你没领悟出来他就不高兴了。”
“那你也不提醒我。”丁霁说。
“那不是舍不得吗,想跟你多呆一会儿和,”爷爷笑着说,“特别你奶奶,就装傻了。”
“你俩……”丁霁过去拍了拍爷爷的肩膀,“老丁头儿你真牛逼。”
“去吧,赶紧的,”奶奶说,“还能赶上晚饭,先给你爸打个电话说一声,让他们做你的饭啊,要不又得自己泡方便面。”
“别操心了,”丁霁笑着说,“我知道。”

  电话没有打。
丁霁不知道是因为这个电话一但打过去就算是开始了,还是因为觉得老爸老妈就是在等着他,打不打都没所谓了。
走到楼下的时候,迎面碰到了住他家对门儿的孙姨,还没等开口打招呼,孙姨就先开了口:“哟,这是丁霁吧?”
“是,孙姨好。”丁霁笑笑,他回来的次数太少,邻居也就认识这一个,看样子孙姨对他也有些印象模糊。
“你爸妈刚从医院回来你就追过来啦,”孙姨说,“还是孝顺啊。”
“……啊。”丁霁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赶紧上去吧,”孙姨说,“说是烧已经退了,看着脸色比上午好多了。”
“好的。”丁霁赶紧点点头。

  这是老爸发烧了?还是老妈?
丁霁掏钥匙的时候手有点儿抖,倒不是多担心,就发个烧,还已经退了,但如果真是因为他的事儿,这就有点儿火上浇油了。
打开门的时候,丁霁一眼先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老爸,脸色有些阴沉。
“爸。”他叫了一声。
老爸转过脸看到他的时候,脸色更阴沉了。
“回来了。”老爸说了一句。
“嗯,”丁霁回手关上门,“我妈呢?”
“屋里歇着呢。”老爸说。
丁霁往他俩的卧室那边看了一眼,门关着的,他把包放到鞋柜上,一边换鞋一边说:“我刚碰到孙姨了,说你俩刚从医院回来,我妈发烧了?”
“已经退了,现在就是有点儿累。”老爸说。
“哦。”丁霁换好鞋,站在客厅里,不知道是该去看看老妈,还是就坐下跟老爸开始谈话。

  卧室门开了,老妈走了出来,一脸疲惫。
“妈。”丁霁赶紧转过身。
“还以为你不回来呢,”老妈拢了拢头发,“也没准备菜,我跟你爸这阵儿都不太吃得下东西,就正好让刘姐提前回家过年了。”
“没事儿,”丁霁说,“我……一会儿外卖叫几个菜回来吃吧。”
“吃不下,”老妈拉过张椅子坐到了桌子旁边,看着他,“哪有你们年轻人这抗性啊,我们这个年纪,本来压力就大,随便有点儿什么事儿,就倒了。”
丁霁没说话,犹豫了几秒,坐到了老爸对面的沙发上。

  客厅里一阵沉默,老爸不出声,只是看着他,老妈撑着额角不知道看着哪儿出神。
丁霁都没敢往沙发里靠,老爸本来就看不惯他在爷爷奶奶家一碰沙发就半躺的样子,这会儿他更是挺得笔直。
挺到后背都发酸了,他不得不弓了弓背,放松下来,胳膊肘撑着膝盖,先开了口:“就,我之前电话里跟你们说的那个事儿……”
他看了一眼老爸老妈,都没有什么反应,他才继续说了下去:“非常对不起,让你们难受了。”
“是谁?”老爸问。“什么……是谁?”丁霁愣了愣。
“总得有那么一个人你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吧,”老爸问,“是谁?”“这个其实不重要,”丁霁说,“是谁都一样,早一些晚一些的事儿。”
老妈笑了笑:“真感人啊。”
丁霁呼吸都停了两秒,没有出声。

  “你这个H大上得可以,”老爸说,“别人去学习,你去干这些事儿。”
“上大学谈恋爱的人也不少,”丁霁说,“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老爸说,“你还觉得自己挺对的是吧?”
丁霁闭了嘴,没继续说下去。
“行了,看你这个态度,现在谈也没有什么意义,”老爸说,“不谈了。”
丁霁愣住了,他没想到老爸会这么干脆,差点儿顺嘴接一句那我就回爷爷奶奶家了。
老爸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先回屋吧。”
丁霁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但眼下这个局面实在是他没想到的,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说点儿什么能改变僵局,只好也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包,走进了屋里。
回手关门的时候,他没有摸到门把手。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门已经被他随手带上了,接着又听到了咔的一声响。
“爸!”丁霁把包一扔,捶了一下门,又盯着门锁确认了一遍。
门锁被换了,而且换的不是室内锁,是一个入户门的锁,锁眼儿对着屋里。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丁霁吼了一声。
“你这两天好好想想,”老爸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放心,过年的时候会让你出去的,你不想让爷爷奶奶知道,我也不想气他们,但我希望你能冷静想想。”
“我想什么?”丁霁拍门,“我能想什么!我这不是做错了什么事儿!也不是犯了什么错误!这是我想想就能解决的吗!”
门外没有声音。
“就算我想通了!我十恶不赦!我罪恶滔天!”丁霁踢了一脚门,急得手都有些发抖,“这他妈是我能改得掉的吗!该冷静想想的是你们!你们都是留过学的人!这种起码的常识都没有吗!”
门外依旧没有声音。

  丁霁在屋里转了两圈,又回到了门后,贴着门板听了听外头。
听到了老妈细微的声音:“这样没有什么意义。”
“现在讨论有没有意义本身就没有意义,”老爸的声音也很细微,“他这十几年放肆惯了……”
老爸的声音更低了,后面说的什么,丁霁听不清。
但他算是明白了一点,老爸老妈很清楚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老爸依旧用了最不讲理的手段,理由大概是他一直不听父母的话。
丁霁转过身,靠着门,不知道自己这瞬间是什么感受,只觉得很茫然,很可笑。
他千方百计,准备了各种解释,想过了无数场景。
万万没有想到父母根本就不需要他做任何解释,对这件事也没有任何疑问。
只是选择了这样一个时机,惩治他的“不服”而已。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