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96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9-15 20:17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96
“吕乐你给他回消息了没?”丁霁一边跑一边问。
“还没有, ”吕乐说,“我怕回得太像他妈了, 就还没回。”
“回一个吧,”李瑞辰说,“先看看他要干什么,现在能肯定钱和东西是他拿的了,但是这么多天了, 突然说要还?”
“我怎么回?”吕乐喘着粗气儿。
“你天天跑步都一个学期了怎么还这样?”熊大看着他。
“我们为什么要跑啊,”何家宝忍不住问,“是大家都觉得他要自杀吗?”
几个人都停了下来。
“我还真是……这么想的。”吴朗说, “把东西还给我们, 然后跨出栏杆……”
“都是你们逼死了我――”李瑞辰张开胳膊跳了一下,“这样?”
“别瞎说,好歹一个宿舍的。”吕乐说,“能劝还是劝劝, 万一真是认识到错误了呢?”
“你是不是傻,”熊大说,“他脑子绝对不正常, 平时看不出来,闷声学习人缘差的学霸哪个班没有,他看着就那样的人,实际上受了刺激可能就……”
“别跑了, ”丁霁往那边继续走过去,“他是要还东西也好, 要跳楼也好,要干什么都好,我们没到之前他肯定就坐那儿等着。”
“没错。”李瑞辰点头,“有工夫猜他是不是要跳,不如想想一会儿怎么处理吧。”
“不管三七二十一,”熊大说,“上去看到人就先上去给他扯到楼下,他有本事磕地死。”

  这个提议得到大家一致同意,迈着大步就一块儿往器材室那个老楼去了。
林无隅看了一眼手机,这两天没有社团活动,推理社的那个“总部办公室”里一般不会有人,要是有人在,他们一会这么上去再闹起来,这事儿就别想只按在宿舍里。他看了一眼丁霁,丁霁倒是一点儿都不在乎的样子,虽然之前跟大家说前情提要的时候,丁霁也没提刘洋具体在信里说了什么。
所以丁霁哪怕是不介意有人知道,但在可控范围里,他也起码是觉得没有必要让谁都知道的。
现在刘洋这么一闹,估计宿舍这帮人全都得知道了。

  林无隅有些心疼,手在他背上隔着衣服捏了捏,但衣服有点儿厚,丁霁身上还挺紧实的,他没捏到肉。
丁霁转头看了他一眼。
他又伸手在丁霁屁股上掐了一把。
这回就挺有收获,捏到肉了。
丁霁看着他。
他笑了笑,收回了手。
“你说你是不是欠?”丁霁小声说。
“是。”林无隅点点头。
“我是不是胖了?”丁霁又小声问。
林无隅看了看自己的手:“从捏感上来说,没有,背上的肉都捏不起来呢。”
丁霁转头继续往前走了。

  吕乐跟刘洋又发了两条温柔的女友消息,刘洋什么也没多说,只说在天台上。
吕乐说风很大让他先下来,他没再回复。
“你高考作文得分儿了吗?”李瑞辰忍不住问,“除了天儿冷风大就没有别的词儿了啊?”
“现在的确是天冷风大嘛。”吕乐说。
李瑞辰叹了口气:“你以后爱上哪个姑娘了记得跟我们说一声,要不就你这种发消息的水平,我已经看到了你这奔向孤老头子的一生。”
丁霁对李瑞辰是一直绷住的,但这下还是没忍住笑了起来,这人要不是一开始给他泼了醋让他非常记仇,其实还挺有意思。
啧。
有个屁的意思。
丁霁看了林无隅一眼。
发现林无隅没有笑,笑点挺低的一个人,居然没有笑。
可以可以。

  器材室这个楼不高,一共就五层,真要跳下来……角度合适的话……应该是有救。
几个人走进楼里之前先一块儿仰着头往上看了看。
“学校还有这么老的楼呢?”何家宝说,“而且我发现……我居然从来没有来过这边儿?”
“我也是。”吴朗说,“一学期了啊,我们居然还没把校园走完。”“上去吧,”吕乐低声说,“现在天儿都黑了,有人也看不清。”
大家一块儿进了楼,不知道为什么,都跟要做贼似的,全都放轻了脚步,呼吸都轻了很多。

  林无隅和丁霁来过这楼无数次了,还从来没到过二楼以上的地方,反正都是空屋子,里面堆着换下来的旧桌椅。
不过五楼走廊的灯还能按亮,挺感人的。
毕竟丁霁是个小鸡胆子,哪怕有这么多人,亮着灯还是好一些。
“那儿。”林无隅看到了走廊尽头有个往上的铁制爬梯。
“我先上去,”吕乐说,“你们跟着我。”
“一次一个人,”丁霁看了一眼爬梯,挺沧桑的感觉,“别给踩断了。”

  吕乐最先爬了上去,接着是吴朗和何家宝。
“没看到人。”吕乐的声音从上面传来,“要喊一声吗?”
“喊吧。”李瑞辰正往上爬着,“别埋伏在哪儿给我们一闷棍。”
“不要老想这些嘛,”吕乐说完稍微提高了些声音,“刘洋?你在吗?”
没听到刘洋的回答。
跟他有“仇”的三个人最后上,熊大强行要求给丁霁和林无隅垫后,一脸紧绷的表情仿佛他们真是个什么深入敌后的小分队。

  林无隅往上爬到天台的口子时,听到了刘洋的声音:“你们来了。”
“你在哪儿?”吕乐马上打开了手机的灯。
林无隅探出头,蹲在边儿上等他的丁霁大概是嫌他太慢,拽着他胳膊把他拉了上去。
天台上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平坦无物,有排列着的一个个突起的方形台子,下沿是窗口,这应该是气窗。
还有一些旧花盆。
在一堆高低交错的黑影中,林无隅看到了跟他们上来的这个口对角的天台边儿上,站着个人影。
“对面角那儿。”丁霁也看到了刘洋。

  “这儿呢!”刘洋向他们挥了挥手。
声音一扫平时的阴沉,透着几分愉快,甚至能听出笑意来,仿佛他是中秋节在这儿给大家占了个赏月好地盘的功臣。
“他这什么意思?”何家宝小声说,“怎么听着这么吓人呢?”
“绝对受刺激了,发疯的人都这个调子。”熊大爬了上来,很不爽地说。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吕乐开始往那边走过去,“多冷啊,风这么大……”
“就算是个理科生也不至于词汇量贫瘠到这种程度吧,这可是母语,”李瑞辰陷入了吕乐这个天冷风大的旋涡里无法自拔,“我斯瓦希里语词汇量都不止你这么点儿。”
“斯瓦希里语是什么?”熊大问。
“非洲三大语言之一。”林无隅说。
“还有两大是什么?”熊大又问。
“阿拉伯语和豪萨语。”林无隅回答。

  “对不起啊!”刘洋的声音把他们几个拉回了天冷风大的天台上,“对不起啊!我对不起你们!”
“这说的什么话,”吕乐终于换了台词,“一个宿舍的,有什么事儿说开了都没事儿。”
“我偷了你们的钱!偷!偷了你们的东西!”刘洋说,“我该死!”
这动静听着很不对劲。
“别放屁!”李瑞辰马上说,“偷东西不至于!再说也没人说你什么!我们小时候谁没偷过爸妈的钱。”
“我没偷过。”刘洋的声音从之前的高亢突然就低落了下去。

  几个人赶紧快步走了过去,距离他还有两三米距离的时候,刘洋猛地抬起头,靠着身后的铁栏杆,指着他们:“别过来了。”
这个熟悉的,电影电视剧里听过无数次的台词,顿时让一帮人全都紧张了。
“你怎么个意思?”熊大看着他,“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啊?”
“好好说不了,好好说没用!”刘洋说,“你们懂个屁!”
“那你得也放个屁让我们试试吧?”熊大说,“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懂屁?”
“哎。”李瑞辰很嫌弃地偏开了头。

  林无隅和丁霁都没有开口,他俩算起来都是刘洋记恨的人,这种明显他状态不对的情况下,他们不出声是最合适的,不知道哪一句就能刺激到刘洋。
“我骗你们了,”刘洋说,“你们的东西我都卖了,李瑞辰的播放器卖了两千多,何家宝的鞋也卖了,还有钱,全都花掉了!都没有了!我没东西还给你们。”
“这些都好说,”吕乐说,“没关系的,花了就花了,我们也没打算跟你要。”
“是啊,没打算跟我要,”刘洋笑了笑,“这点儿钱在你们那儿根本就不算什么,平时吃穿用度,哪样不是好的贵的?这点儿钱算什么!”
几个人都没说话。
丁霁用很低的声音小声问:“他家经济状况不好吗?”
“是,”吕乐也小声回答,“辅导员说过他父母都生病,但是他不愿意申请补助,也不让人说,所以我没告诉你们。”
如果是这样,吕乐本来是好意安慰的话,刘洋这种敏感的人,他那儿听着就很刺耳了。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有病?”刘洋说着突然把一条腿抬起来,搭在了栏杆上。
“哎!”何家宝吓得声音都抖了,“谁觉得了啊,没人觉得!你干嘛啊!”
“过来的时候肯定就在说呢,”刘洋笑着看了看他们,“这人是不是要跳楼啊?这人偷了东西还玩跳楼这招,就是个神经病!”
“真没有!”熊大虽然平时特别讨厌刘洋,但这会儿也急了,“我算跟你有矛盾吧?我也没想过这些啊!都是年轻人,平时有个争吵也正常,你别自己想得太多了。”
“就是,”吴朗赶紧也跟着说,“咱们一个宿舍要生活好几年呢,大家有什么就说出来,你今天有什么不开心,对我们有什么意见也都可以说出来,相互理解体谅一下都没事儿的啊。”
“我对你们没意见!我对我自己才有意见!”刘洋吼了一声,“不!我对这个世界都有意见!所以我对你们很有意见!”
“说胡话了。”李瑞辰小声说。
“我也很努力!我拼着命!我晚上不睡觉!就要考个好学校!我要上H大!”刘洋突然带上了口腔,“结果呢,有什么用?再看看你们,轻轻松松是吗?上了大学想吃什么吃什么,想买什么买什么!多滋润!我呢!”

  林无隅没去听刘洋在说什么,他差不多已经知道刘洋是怎么回事了,家庭状况不好,费心费力拼命考上了好学校,但身边的同学似乎都过得很好,他却很辛苦,连给喜欢的女生表白也被拒绝……
“你们凭什么就这么快活?”刘洋吼,“你们是凭本事过这种日子的吗!你们不也就是靠父母吗!”
“我不是。”林无隅说,“你想赚钱找我,我初中起就自己赚钱了,你想赚钱我帮你。”
“不用!你得意什么?你得意什么!”刘洋指着他,“你这个死基佬!你有什么资格教育我!”
林无隅挑了挑眉毛。
“说什么呢你!”何家宝有些不高兴地说。
“还有丁霁!”刘洋又指着丁霁,“一对死变态!你们以为自己有多优秀呢?以为别人不知道你俩是怎么回事吗!是啊,你们多聪明,帅哥,女生都喜欢你们!敢让她们知道你俩背地里是怎么回事吗!”
“闭嘴吧!”李瑞辰忍不住吼了一嗓子,“谁规定了你喜欢的人就得喜欢你啊,喜欢别人就不行吗!发什么疯!说他妈谁是变态呢!”

  身边几个人脸上的茫然和疑惑,林无隅不看都能感觉得到。
不过他都没去管,他发现丁霁已经没站在之前的位置上了,而是已经移到了旁边的气窗台子前面。
现在他是离刘洋最近的人。
刘洋情绪激动,哪怕是正在骂着他,也没注意到他已经靠近了。
“给辅导员发消息。”林无隅低声说,“吕乐。”
吕乐的手机一直开着手电筒,这会儿再打开屏幕,不容易被刘洋发现。
吕乐站在李瑞辰旁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往后微微退了半步,在李瑞辰身体掩护下打开了手机。

  “我讨厌你们每一个人!何家宝你装什么小可爱!吴朗你装什么世外高人!吕乐你装什么知心大哥!”刘洋挨个指着他们骂,眼泪流了一脸,“熊一飞你上什么学,你去当打手吧!还有李瑞辰!你香水难闻死了!”
“我他妈抽你你信不信!”熊大指着他。
本来一帮人也没什么劝人的经验,还都不喜欢刘洋,这会儿再被他这么指着鼻子发泄式的一通臭骂,谁也忍不下去了。
“不用你抽!”刘洋说,“你抽不着。”
大家都看着他,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看刘洋这状态,也判断不出来他搭在栏杆上的那条腿到底是要吓人,还是真的想跳。
“对不起,”刘洋又低下头,“我其实知道怪不着谁,都只怪自己。”
“这起起伏伏的我真受不了。”熊大偏开头小声说了一句。

  刘洋没再起伏,突然一侧身,另一条腿也离了地。
“哎!”吴朗喊了一声。
刘洋本来搭在栏杆上的腿往外一带,整个人翻到了栏杆外面。
林无隅冲出去的时候,离得最近的丁霁已经冲到了栏杆边。
抓住刘洋手臂的一瞬间,刘洋的身体往前一倾。
“啊――”丁霁被整个身体已经悬空的刘洋拽得撞在了栏杆上,巨大的冲力拉得他拧着眉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大爷!”
林无隅扑到栏杆上,一把抓住了刘洋的手腕。
想要用力的时候才发现,他和丁霁挂在栏杆上的这个姿势根本用不上腰背的力量,只能是胳膊和肩用劲,想把人拉上来基本没可能。
刘洋还不是个瘦子。

  “打电话报警!”李瑞辰喊。
几个人都扑到了栏杆边。
“刘洋你干什么!”何家宝急得嗓子都破了,“脚快蹬一下墙!我们拉你上来!”
刘洋没有反应,就那么低着头,悬在空中。
“下去拉他,”丁霁吃力地咬着牙说,“这姿势撑不了多久,我他妈肋条要断了。”五楼的高度,翻到栏杆外头,再从外面把刘洋拉上来……
想想都知道很难,宿舍里这几个人,除了熊大,都不是什么运动型的人,跑个步都能苦死他们,出去拉人说不定能把自己弄到楼下去。
而熊大的体重有点儿过载,林无隅还怕他拉不住栏杆再一块儿掉下去。
刘洋他不是太在意,他怕丁霁受伤。
这事儿还是得他自己来才放心。
“熊大,”林无隅说,“你从边儿上拉住他,快。”
熊大什么也没问,直接扑到了丁霁脚边,从栏杆下面探了出去,一把拽住了刘洋的胳膊,又往外够了够,用另一只手抓住了刘洋的袖子。
“我松手了。”林无隅说。
“嗯。”丁霁应了一声。

  林无隅松开了刘洋的手腕,离开栏杆,回手往吕乐腰上抓过去:“皮带给我。”
吕乐刚给辅导员和保安那边打完电话,这会儿手机都顾不上收到兜里,直接扔到了地上,飞快地抽出了自己的帆布皮带。
林无隅拿过皮带,翻出了栏杆。
拉着栏杆最下端的铁棍,蹲在了天台沿儿上,身体完全悬在了外面,然后把皮带在自己手和铁棍上绕了一圈。
李瑞辰明白了他的意思,扑了过来,帮他把皮带拉紧了。
“准备用力。”林无隅松开了没捆的那只手,把自己的身体慢慢探了出去。
“快。”丁霁说。
林无隅能看到他的手已经开始在抖,熊大也是憋得一脸通红。
“来了。”林无隅猛地探了探,抓住了刘洋的裤腰,然后腿一蹬天台沿儿,猛地把刘洋给提了起来,“啊――操!”
“拉!”吴朗喊。
几个人扑上去,从左右两边一块儿往刘洋身上抓了过去,什么头发衣领胳膊的都顾不上了。
最后一块儿把刘洋倒着拎回天台,扔在了地上。

  “我他妈!”丁霁靠着栏杆喘着粗气,手捂着右边胸口,“真服了!”
林无隅过去想扶他一下,丁霁赶紧摆手:“疼,一会儿的。”
“你怎么回事!”一向脾气超级好的吕乐回过神之后,冲过去弯着腰冲着刘洋就吼上了,“你就是有病!有病!你有神经病!你想害死谁啊!啊!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那么多过得苦的人!怎么就你要怪别人啊!你怪自己啊!废物!谁没努力读书啊!你没有钱你去赚钱啊!打工啊!你不是说自己很拼吗!那你拼啊!你死什么啊!你拼了个屁啊!”
“乐乐,乐乐,”何家宝过去把他拉开了,“别气别气。”
“怎么样?”吴朗看着丁霁,“是不是拽伤了?轻轻动一下看看哪儿疼?”
“应该……”丁霁动了动胳膊,“没伤到骨头,大概拉着筋了吧,那一下力量太大了。”
“看好他,”李瑞辰指着躺地上一动不动瞪着眼的刘洋,“别一会儿再跳一回,那可就没人拉了!”
几个人都上去,围了一圈儿,盯着刘洋。

  “没事儿吧?”林无隅看着丁霁,小声问。
“不好说,”丁霁皱着眉,“我现在就觉得酸麻痛,也判断不出来到底是哪儿。”
“不管这儿了,”林无隅说,“我陪你去医院。”
“一会儿吧,”丁霁按了按肋骨,“没事儿,大家都在这儿呢。”
林无隅没说话,伸出胳膊搂了搂丁霁。
“刚我说下去拉,”丁霁很小声地说,“你那么下去,太危险了。”
“那我该怎么下去拉啊?”林无隅笑了笑。
“我也不知道,”丁霁皱着眉,“你不会怪我吧?其实那会儿能去拉人的也就是你了……我基本上就是让你去冒这个险了。”
“我不是拉他,”林无隅说,“我是怕你撑不到保安到,他要真没拉住掉下去了,这一屋子人以后还怎么过,多大阴影啊。”
丁霁揉了揉鼻子。
“你胆子还小。”林无隅说。
“滚蛋。”丁霁看了他一眼。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