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99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9-18 22:01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99
“好了, 大家准备好了的就可以出发了,”社长说, “路上有人受伤或者有什么状况就给我打电话,医疗小分队在后面跟着的。”
“出发――”有人喊。
“走走走出发――”大家跟着一块儿喊。
“走?”丁霁冲林无隅一偏头。
“走。”林无隅笑着也一偏头。
林无隅这组三个女生,比起丁霁那组的确是吃亏点儿,毕竟一般情况下,女生的体力稍弱些, 不过比起一组四个全是女生的还是强不少了。
大家对于各种分组倒是没有什么异议,反正跟春游似的,第一和最后一名也没什么区别, 能上去了就行。
丁霁那组的林无隅都认识, 不过丁霁不爱记人,这会儿又重新跟人家认识了一遍,然后出发了。
林无隅这组就慢一些,三个女生要先摆个造型拍个照片。
“林无隅你站我们后头, ”一个女生指挥着林无隅,“我们三个在前头。”
“嗯。”林无隅应着,站到了她们身后。
副社长给他拍了照片, 组里最后来的女生是新加入的成员,几个人也重复了一遍自我介绍。
顺着路出发的时候,丁霁那一组已经在前面的山路拐了弯,看不到人了。

  刚上山的这一段风景一般, 视野还不够开阔,只能看到一边的山泥和石头, 另一边看出去还只是一个小土坡。
但是这会儿大家的状态是最好的,体力充足,情绪高涨,树上开始发芽的嫩绿色也让人觉得心情愉快。
林无隅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朋友圈,丁霁果然已经发了照片,树梢上像薄绒毯一样的小绿芽,刚钻出土的小绿芽,还有四周一块儿往上走着的社团成员。
-踏青
下面还有种在朋友圈的刘金鹏的评论。
-哪有青?
以及丁霁的回复。
-瞪大你脸上的芝麻!
林无隅笑了好半天,把手机放回了兜里,看了看同组的三个女生。

  “不用担心我们,”李瑶冲他摆摆手,“我胡雯雯可都是田径队的。”
“我也不会拖后腿的,放心吧。”新加入的女生也笑着说。
“匀速前进就行,”林无隅说,“一开始冲太猛了后头就没力气了。”
他又看了一眼新加入的那个女生,发现自己居然没记住她的名字,这会儿也不好再问一遍了。
居然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对于他来说真是太稀奇了。
也许是因为刚才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一多半的注意力都在丁霁那边……不,大概是全部注意力都在丁霁那边吧,但凡有一丝留在这边,他都不至于连人家名字都没记下来。
过目不忘过耳不忘的神技,居然因为丁霁失灵了。
说是匀速前进,林无隅还是下意识地加快了速度,想要追上丁霁那一组。
倒不是为了咬紧了冲刺的时候好追。

  社团这次活动的人到得挺齐的,来的人不少,但没走到一半的时候,队伍就慢慢拉长,人也变得越来越少了。
林无隅有些吃惊,居然一直没追上丁霁那一组。
“这里有条小路,”走在最前面的胡雯雯停下了,“走这里的话,是不是能近一些?直接切掉前面的弯到上头了?”
“应该是?”李瑶看了看他们,“要不咱们走这条路吧,也比走大路有意思。”
看三个女生都没有意见,林无隅点了点头:“好。”
他们拐进了小路。

  小路也不算小,平时走的人估计也挺多的。
不过这条路似乎并不是只切掉了一个拐角。
丁霁停下看了看前面:“我感觉这条路是跟大路平行绕小圈往上走。”
“我感觉也是,”周海飞也停下了,“这样是近不少啊,怎么没见别的组跟上来?”
“让女生歇会儿吧,”丁霁说,“我们走得挺快的,别的组都追不上了,这儿路不平,累了容易滑倒。”
“行。”周海飞点点头,“歇一歇,喝点儿水什么的。”
几个人休息的时候,丁霁自己往前又走了一段,发现这条路虽然应该走的人挺多的,但这会儿却一个人也没有。
人都哪儿去了呢?
大白天的,也是登山的好天气,为什么没有别的人呢?
他虽然努力控制着自己,但脑子还是脱离了他的掌控,迅速给他拉出了一大片恐怖场景。
然后又自动挑选出了一个非常不靠谱但他总是莫名其妙会害怕的答案。
他们都被吸进了一个未知的空间里。

  “靠。”丁霁小声骂了一句,走出一百米之后就没再往前,这会儿他无比希望林无隅就在他后面。
转过身的时候当然是没看到林无隅的,组员也看不到。
但他听到了声音。
踩在树枝上的声音。
咔嚓。
他汗毛都竖起来了,顺着声音看过去的时候却什么也没看到。
“谁?”他问。
“我。”一个老太太的声音回答了他。
这比不回答还让他惊恐,赶紧顺着声音又盯了两眼。
路边林子深处有一团东西动了动。
他终于看清了,阴影里有个穿着灰色外套的老太太正拎着个塑料袋,手里还有一把小小园艺锄头。
“挖野菜呢。”老太太说。
“这会儿有野菜了?”丁霁松了口气,往那边走了两步。
“怎么没有,”老太太说,“现在嫩着呢。”
“我奶奶以前都是摘菌子,”丁霁拿出手机,“我给您拍个照片行吗?”
“拍吧,”老太太说,“拍好看点儿啊。”
丁霁本来就挺想奶奶的,老太太这句话一下让他更想奶奶了。

  给老太太拍完照片,丁霁跟她道了个别,也不害怕了,一边往回走一边给奶奶发了刚才的照片。
-这个奶奶在挖野菜,有点像你
奶奶过了一会发了条语音过来。
“像个屁啊,我比她好看多了,还比她年轻!我又不挖野菜!谁知道有没有毒啊!”
丁霁听得一下乐出了声,抓着手机笑了半天,回到他们组休息的地方时差点儿踩着石头滑一跤。

  “笑得这么开心,”前面突然传来了林无隅的声音,“摔了谁背你。”
“嗯?”丁霁一抬眼,看到前面多了好几个人,林无隅靠在一棵树旁边正看着他,身后是四组的那三个女生。
他愣了愣,虽然知道被追上了有点儿郁闷,说明林无隅这组三个女生并不弱,但他还是忍不住心情一阵轻快,差点儿笑了个满脸。
“你们挺快啊。”他忍住了笑意,扬了扬眉毛。
“你们也没多快啊。”林无隅也一扬眉毛。
“怎么样?”丁霁冲他们组的人看过去,“咱们继续?”
“继续。”几个人回答,都站了起来。
“走了。”丁霁扫了林无隅一眼。
“嗯,”林无隅眼睛里全是笑,低声说,“不跟我一块儿吗?”
“不了,你们先休息吧。”丁霁冷酷地回答。

  二组很快重新出发,往前走了出去。
但是没走多远,也就五百米不到,丁霁听到了后面传来的说笑声。
他回过头:“靠。”
林无隅那组四个人已经跟了上来。
“我们要再加快吗?”周海飞问。
“不用,”丁霁说,“跟他们一块儿走吧,最后冲刺的时候再想办法看能不能拉开距离,人多点儿走起来也有意思些。”他们没有加快速度,林无隅他们的慢慢赶了上来,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你说的啊,不跟我一块儿。”
“嗯?”丁霁看着他。
林无隅没说话,笑着往前走了。
他们这组明显速度更快一些,没几分钟就拉开了丁霁他们一段距离。
“追上去。”丁霁说。

  大家加速,很快又超过了林无隅那一组。
“哟,”丁霁经过林无隅身边的时候也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又见面了啊小哥哥。”
“你烦不烦。”林无隅笑了起来。
“你哥说我俩都很烦。”丁霁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前去了。
但几分钟之后,被他们拉开了距离的林无隅组又上来了,超过他们的时候,林无隅在他背上轻轻拍了拍:“少年好腰啊。”
“追上去!”丁霁没等他们超出十米,就发出了指令。
几个人速度又追了上去。
超车的时候丁霁在林无隅肩膀上撞了一下:“小哥哥别跑啊。”

  第不知道多少回合之后,丁霁再次下达命令:“追上去!”周海飞停下了,转头看了看他,又往前喊了一声:“四组的!等一下!”
“嗯?”林无隅在前面一米的地方停下了。
丁霁看了看这个距离,的确是有点儿太近了,不太配得上追上去这个指令。
“你俩,”周海飞笑着指了指他和林无隅,“你俩从几百米追到现在一米都不让了,半小时了也不累吗?”
“要不就……休息一会儿?”丁霁有些不好意思。
“累了啊?”林无隅说。
“嘿?”丁霁看着他。

  李瑶也笑了起来:“服了你俩了,要不这样吧,咱们这两组就派代表单独出战得了,后面的估计二十分钟之内都追不上来,你俩先拼着吧,我们一起走不分先后了,先后就按你俩的顺序。”
“这……”丁霁有些犹豫,“不太……”
“好。”林无隅没等他话说完,已经转身继续往前走了。
“哎?”丁霁愣了。
“快追!”胡雯雯笑着喊了一声。
“追上去!” 周海飞一挥手,学着他的语气。
然后一帮人都喊了起来,笑成一片。
丁霁也顾不上别的了,他一个人扛不住这种大家一块儿冲他乐的场面,赶紧埋头往前冲了出去。
“丁霁加油――”后面不知道谁喊着。
“林无隅加油――”马上又有人跟着喊。

  丁霁开始追林无隅的时候,才发现这厮冲得很快,他差不多跑起来了,才把刚才那不到一分钟时间里林无隅窜出去的距离追了回来。
“你疯了吧!”他一把揪住了林无隅的裤腰。
“不带耍赖的啊,”林无隅赶紧抓着裤腰,“拼不过就扒人裤子啊?”
“我拼不过你?”丁霁眯缝了一下眼睛。
“那你别扒裤子。”林无隅说。
“谁扒你裤子了啊!”丁霁瞪着他。
林无隅垂下眼皮看了看他的手。
“我是要跟你说话!”丁霁立马松了手,还唰唰甩了两下。
“边走边说吧――”林无隅没等他反应过来,又跑了出去。
“神经病啊你!”丁霁拔腿就追。
“来追我啊来追我啊。”林无隅挥了挥胳膊。
“下一句。”丁霁说。
“追上了我就让你……”林无隅提高了声音。
“你闭嘴!”丁霁赶紧往四周看了看。
“你刚想跟我说什么?”林无隅一边小跑着一边问。
“让你气忘了。”丁霁紧跟在他后面。
“气性这么大,轰炸鸡啊。”林无隅说。
“一会儿就炸了你!”丁霁说。

  这条小路在快到山顶的时候回归到了大路上,林无隅前后看了看,没有别的人。
他俩抄的是近道,而且用的是跑,没人再有他们这么强的胜负心了。
人家都是登山,他俩是跑山。
不过林无隅觉得丁霁保留了实力,山路上他其实应该跑不过丁霁,奶奶说丁霁从小就不好好走道,哪儿不好走哪儿有个台子有个坎来个栏杆的,他就往哪儿窜。
这点林无隅比不上,他从小走路都规矩得很。
但丁霁在小路上没有超他,一直都只跟在他后头。
“你是不是让我了?”林无隅边跑边问。
“发现了?”丁霁冷笑一声,“我不是让你,我是留着实力最后冲刺呢。”
“是么。”林无隅看到了前面的一块牌子,距离山顶观景台还有500米,估计拐过弯就到了,他瞬间冲了出去。

  丁霁反应很快,没让他拉开距离,还是死死跟在他身后,听脚步声前后差不了两米。
林无隅转过去就看到了前方的小亭子,社团后勤部一男一女两个同学正站在亭子前面。
“组员呢?”一个同学喊了起来,“怎么只有你俩?”
“个人代表赛――”丁霁喊着回答。
后勤的愣了愣。
“旗子插哪儿!”林无隅从兜里抽出了他们组的小旗子。
“亭子里!”男生指了指亭子里的石桌。
林无隅冲了过去。
刚冲到桌子前,胳膊还没伸出去,丁霁突然从他身边窜了上去,一把抢走了他手里的旗子。
“哎?”林无隅笑了,“干嘛!”
丁霁扑到石桌前,把自己的旗子往上头一拍:“二!”
然后再把林无隅的旗子一拍:“四!”
林无隅撑着石桌一下笑得不行:“你是不是就要这个效果?”
“输给我0.1秒,”丁霁非常愉快,一边喘着一边拍了拍桌子,“服不服!”“不服。”林无隅一指亭子后头,“那儿才是最高。”
丁霁回过头,看到了停子后面还有一个山尖尖,大概十多米高的土堆,他有些无语:“这也算……”
林无隅已经跑了过去。
他一咬牙,跟着冲了出去,扔下了莫名其妙的两个后勤部同学。

  土堆上居然也有被踩出来的路,绕圈儿往上,看来的确有不少人把这儿当成最高点往上爬的。
林无隅已经绕到了土堆后面,丁霁赶紧跟过去,最后这一哆嗦不能让林无隅……
转过去还没看清状况,丁霁就感觉自己胳膊被人拉住了,接着就被拽着甩到了土堆上。
“这位小爷,”林无隅胳膊一撑,凑到了他面前,“跑这么急要去哪儿啊?”
丁霁瞪着他,过了几秒钟忍不住笑出了声:“林无隅你怎么这么能演?”
“快说!”林无隅瞪他。
“去山顶。”丁霁说。
“带买路钱了吗?”林无隅说,“这个土堆堆是我的。”
“没有,”丁霁说,“我就是一个流浪天涯的可怜人,哪儿来的钱。”
“这么穷?”林无隅说。
“你以为你多有钱啊,你也就这么一个土堆堆,”丁霁说,“哪儿来的脸笑我啊……”
“让我亲一下就放你上去,”林无隅说,“怎么样?”
“好。”丁霁马上回答。
林无隅啧了一声:“你能不能稍微反抗一下,你也太配合了吧?”
“劫道的这么帅,我还反抗个屁啊,”丁霁说,“赶紧的,快亲我吧小哥哥。”
林无隅偏开头,笑得手都差点儿撑不住了。
“你快点儿,”丁霁扳着他下巴,“一会儿都上来了就没机会了。”
林无隅转过头,吻了过去。

  这个吻有点儿短暂。
丁霁感觉大概没超过五秒。
倒不是因为有人来了,是他俩喘得太厉害,这会儿把嘴堵上了光用鼻子有点儿倒不过来气儿。
“靠。”林无隅有些不甘心。
“算了吧无隅哥哥,”丁霁说,“这个接吻的条件有点儿太艰难了,我都怕喷你一脸鼻涕。”
“行吧,既然已经亲了,”林无隅说,“让你上去。”
丁霁爬到了土堆顶上,发现只多了这么十来米的高度,感觉上居然比在观景台那个亭子里看到的景色好了不少。
“这是我们的了。”林无隅一挥手。
“嗯。”丁霁点点头。
十分钟之后,身后就站满了人。
他俩的地盘很快就被挤得只剩下了脚底下的这一小块,土堆顶上站满了陆续到达然后发现这里才是最高点的社团成员。
“哇!这里好像看得远很多啊。”
“怎么感觉就高了这么一点儿风都大了不少……”
“挤一挤挤一挤,取取暖。”
“喊一声有没有回音啊?”
“啊――”
“嗷――”
“哇呜――”
“没有回音?”

  林无隅站在角落里,看着远处,在一堆人声嘈杂里小声说:“我们暑假找个什么山上住几天吧,肯定挺舒服的。”
“好,要叫别人一块儿吗?”丁霁问。
“叫上也行,”林无隅想了想,“你想叫谁就叫谁。”
“我想想啊……”丁霁沉默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哎现在想这事儿是不是太早了,暑假还有好几个月呢。”
“时间过得很快的,”林无隅说,“我现在想起来在小广场看到你,还跟前几天的事儿一样,你还记得你跟我说什么了吗?”
丁霁笑了笑。
林无隅看着他:“不记得了?你还小神童呢,什么脑子。”
丁霁掏出根棒棒糖叼着,舌尖裹了裹,棒棒糖的小棍儿往他脸上一指:“看什么?”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