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101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9-20 21:25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101
“生日快乐啊无隅哥哥。”丁霁趴在枕头上, 侧过脸看着林无隅。
“谢谢啊丁小霁。”林无隅笑了笑。
手机在旁边震了一下。
林无隅摸过来打开了,除去宿舍几个人的祝福之外, 他意外地看到了林湛发过来的消息。
-生日快乐,可以看礼物了
“亲哥还是亲哥,”丁霁立马蹦起来跳下了床,跑过去把那个大盒子拿了过来,“快打开吧。”
林无隅坐起来, 打开了盒子。
其实他已经猜到了会是什么,但看到的时候还是很惊喜。
林湛的确还是按他那天提出来的要求,给他做了一个微缩模型, 玻璃罩里的一只鞋, 飞溅的泥点子上有腾空的桌子和举着杯子的小人儿。
“真可爱啊,”丁霁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我好可爱啊。”
“……我不可爱吗?”林无隅问。
“你可以自己夸自己啊。”丁霁说。
林无隅也盯着模型看了一会儿:“我真可爱啊。”

  丁霁觉得林无隅的生日比他的生日要隆重些,大概是因为跳楼事件和一系列后续, 宿舍的人一直处于兴奋里,感情也比上学期要深厚了不少,毕竟是一块儿在楼顶惊心动魄过的友谊了。
吃饭的地方是熊大和吕乐去联系的一个轰趴馆, 跑了好几趟看场地,虽然丁霁觉得一共都没到有十个人,似乎没有必要。
“你是不是嫉妒我的待遇。”林无隅说。
“嫉妒你从小到大第一次这么跟人过生日么?”丁霁说,“小可怜儿。”
林无隅笑了起来:“一会儿别忘了把给我的礼物带上, 现在咱俩的礼物可以当着别人的面儿送了,不用躲着了。”
“也得看是什么的, ”丁霁说,“万一我送个什么情趣玩意儿呢?还是得避人的。”
“有吗?”林无隅马上问。
“没有,”丁霁看着他,“不是,你脑子里到底装了多少黄色废料啊?”
“不知道,”林无隅笑了起来,“我以前真不是这样的人。”
“那你是怎么一步一步堕落的?”丁霁问。
“问我?”林无隅勾了勾嘴角,“你最好别问我。”

  “收拾收拾准备走吧!”丁霁转身打开了衣柜门,“换件外套吧……应该去给你买两件新衣服的,我每年生日都有新衣服。”
“我穿你的就行,”林无隅说,“我没穿过的就是新的。”
丁霁扫了他一眼:“要不要这么明显?”
“要。”林无隅推开他,看了看衣柜,拿出了他过年的时候买的一件短风衣,又抓了一件他的毛衣,“就这两件吧,裤子我就穿自己的了。”
“……外套我还打算穿呢。”丁霁说。
“你是寿星吗?”林无隅说,“一会儿你那个涂鸦的围巾也给我。”
丁霁拿了围巾扔给他:“什么帽子手套是不是也要给你啊?”
“不至于,都三月底了,”林无隅说,“晚上怕会冷而已。”
丁霁啧了一声。
“你让我耍赖的,我耍赖了你又啧我。”林无隅脱掉自己的衣服,穿上了丁霁的毛衣。
“你就跟我耍赖特别来劲。”丁霁说。
“也不是,”林无隅走到他面前,搂住他,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就是跟你耍赖特别幸福,有瘾。”

  有人在他们屋门上敲了两下。
林无隅松开了丁霁,丁霁一边穿外套一边说了一句:“门开着呢。”
“开着又怎么样,”李瑞辰推开门,探出一只眼睛,“谁敢直接打开……好了没?许天博过来了,咱几个打车走。”
“好了。”林无隅往门口走,走了两步又回过头看着丁霁,“我礼物记得拿啊。”
“知道了!”丁霁压着声音,回手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纸袋。
林无隅走进小客厅的时候,许天博转过头:“丁霁你……林无隅啊?”
“你穿的丁霁的衣服?”李瑞辰看着他。
“嗯,”林无隅应了一声,“他说生日要穿新衣服。”
许天博愣了愣,笑了起来:“行吧。”
“你俩真是够了,”李瑞辰说,“走走走,受不了。”
“他们呢?”丁霁问。
“先打个车过去了,”李瑞辰说,“吕乐操心死了,非要提前点儿过去检查一下。”

  出了宿舍,穿过走廊往楼下走的时候,有隔壁宿舍的人回来,跟走在最前头的林无隅打了个招呼:“丁霁,出去啊。”“嗯。”林无隅应着。
那人又跟丁霁打招呼:“出去啊丁……”
“嗯。”丁霁忍着笑。
“哎?”那人猛地回过头,“靠,林无隅啊?”
“我是大丁霁。”林无隅说,“他是丁霁。”
“……可以。”那人点点头。
下了楼之后林无隅看了看身上的衣服:“这件风衣这么丁霁吗?”
“丁霁这阵总穿这件啊,”李瑞辰说,“前天还穿了。”
“记这么清。”林无隅说。
“你记这么清?”李瑞辰马上看着许天博。
“嗯?”许天博马上回头看楼上,“那谁记这么清?”
林无隅没忍住笑了:“行了,算我错。”

  今天不是节假日,来轰趴馆的人不多。
他们几个下了车给吕乐打了个电话想问是在哪个包厢。
“门口有牌子,迎宾没在的话你们顺着牌子走进来就对了。”吕乐说。
门口有没有迎宾还没看清,丁霁一眼就看到了牌子。
“我靠!”他一指牌子,然后就开始狂笑。
-林大帅哥看这里!又长大了一岁哟!
“这谁做的?”许天博笑得不行,拿出手机对着牌子就是一通拍,“林大帅哥你不过去合个影吗?”
“我。”李瑞辰很满意地一抱胳膊,“怎么样?”
“可以!”丁霁冲他一竖拇指。
林无隅过去站在了牌子旁边:“拍吧。”

  “您好,”里面迎宾走了出来,“请问几位是林……大帅哥生日PARTY的客人吗?”
“叫林先生就可以了吧。”林无隅说。
“熊大要求的,”李瑞辰笑着一指林无隅,“这位就是林大帅哥。”
“您好,生日快乐,”迎宾往林无隅脸上扫了好几眼,笑着做了个手势,“跟我来吧,你们有几个朋友已经到了。”
之前还没明白吕乐说的顺着牌子走是什么意思,进去了才知道。
这个轰趴馆很大,一路往里有很多走廊和小厅,每一个拐角的地方都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林大帅哥往这边走!
“我知道为什么刚迎宾小姐姐要看林无那么多眼了,”许天博小声说,“这一通林大帅哥的,林大帅哥的……人肯定得看看到底帅成什么样。”
“是。”李瑞辰点头,“还是名符其实的。”

  迎宾带了一段,前面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您好。”
“这几位……是生日会的客人,”迎宾跟服务员说,又加了一句,“这就是林……大帅哥。”
“啊!”服务员马上看了林无隅一眼,笑着小声说,“还真是……生日快乐帅哥!”
“谢谢。”林无隅笑了笑。
跟着服务员进了包厢之后,丁霁一边脱外套一边凑到林无隅耳边小声说:“我发现你脸皮真的挺厚的,一点儿没有不好意思?”
“我本来就是大帅哥,”林无隅也小声说,“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行吧,”丁霁看着他,“大帅哥生日快乐。”
“谢谢小帅哥。”林无隅说。
“凭什么我是小帅哥?”丁霁问。
“谢谢帅小爷。”林无隅说。
丁霁刚要再说话,那边熊大喊了一嗓子:“你俩腻完了没!过来啊!”

  包厢很大,内外两个大套间,都是蓝色调,深深浅浅搭配着,大沙发看上去很舒服,一帮人这会儿都往上挤着抢地盘,中间的台子上是各种自助式的小吃和饮料。
台子中间放着一个三层的生日蛋糕,旁边的小牌子上写着“林无隅生日快乐”。
林无隅走过去的时候,吕乐张开胳膊:“怎么样!”
“谢谢,”林无隅笑着说,“太夸张了,真的谢谢。”
“也不夸张,以后我们的生日都按这么来,咱们宿舍的共同资金拿一点儿,再A一下也不算贵。”吕乐说。
“下个月就是我了。”何家宝马上举手。
“好,”熊大点头,“牌子就写小宝宝生日快乐。”
“会不会有人以为是满月酒?”吴朗说。
一帮人顿时笑了起来,开始计划着每一个人生日的称谓。

  “先唱会儿歌或者看看电视,”吕乐说,“还有一会儿才开餐,现在就是鸡尾酒会时间。”
“行,听你们安排。”林无隅往一张摇椅上一倒。
晃了两下又站了起来:“算了我坐个不晃的吧。”
丁霁在旁边乐了:“是不是想起来海盗船了?”
“嗯,”林无隅摸了摸额头,“这辈子都不想玩第二次了。”
“挺好玩的啊,”许天博说,“多刺激。”
“你跟丁霁去玩吧。”林无隅说。
“还是玩得太少,”丁霁走到中间的台子旁边,拿了个盘子往里夹着点心,“多玩几次就觉得不过尔尔了。”
“我为什么要跟海盗船较这个劲,”林无隅说,“我愿意仰望它。”
丁霁笑得盘子差点儿掉地上,他到林无隅面前,把一盘小点心递给他:“吃吧寿星,你肯定饿了。”
大家轮流唱了会儿歌,林无隅听得一阵松快一阵提不上气的,宿舍这帮人唱歌的水准实在是错落得有点儿厉害。
熊大一嗓子吼出来的时候,端着水果进来的服务员差点儿把盘子给抛出去。
“这是我们送给您的小礼物,”服务员把另一个盘子递到林无隅面前,“是一小盒生巧,生日快乐,祝您的生活有滋有味。”
“谢谢。”林无隅有些意外地接过了礼物。
感觉从小到大他听到的所有生日快乐加一块儿都没有今天多。
“送礼物送礼物,”吕乐说,“人家店里的礼物都送过来了。”
“来,林无隅,”熊大一挥手,往里面的套间走了过去,“来收礼物……丁霁你礼物放过来了没!”
“没!”丁霁跳了起来,“等我等我。”
里间角落里有一个桌子,上面放着一个一个礼物盒子,堆成了一个小山。
丁霁跑过去,把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放在了最上面。
“这么多?”林无隅愣了。
“也不全是,”李瑞辰说,“有些是空的,服务员说多一点儿好看,给我们放了一堆盒子充场面。”
林无隅笑了起来,拿出手机:“等我拍一张。”

  “站到这儿来,”何家宝跑到了桌子旁边,指着对面的墙角,“那儿有个摄像机,今天晚上咱们的录像可以问他们要,过来一块儿招个手吧。”
一帮人全挤到了桌子旁边。
林无隅把丁霁拉到他身前,搂住他,小声说:“这个挺有意思。”
“招手。”丁霁跟着大家一块儿举起了胳膊,冲摄像机挥着。
这一瞬间让林无隅恍惚中像是回到了之前,丁霁第一次玩无人机的时候,对着天空喊,来了来了来了,冲镜头挥手,快!
在大家一块儿挥手笑喊着的时候,他偏过头,在丁霁脖子上用力亲了一口。

  “哎哟!”站在他俩旁边的李瑞辰跟被踹了一脚似地嗖就往旁边弹开了,“给他俩拖走!”
“干嘛了干嘛了干嘛了!”熊大立马喊着一连串地问。
“咬脖子了咬脖子了咬脖子了,”何家宝一连串地回答,“还没天黑呢林无隅就变身了!”
一屋子人笑成一片。
“惩罚一下吧,”吕乐说,“不罚不行。”
“罚他把丁霁礼物拆了,”吴朗说,“当面儿让我们看看送的是什么了不得的用品。”
“可以可以!”大家马上赞成。
“我敢拿出来就不会是什么了不得的……”丁霁笑着说。

  “那不一定,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熊大说,“上回你生日,林无隅也送东西了,没当场拆而已。”
“结果里头果然是了不得的,”李瑞辰一指丁霁胸口的牌子,“那个牌子写着什么?”
“让我们看看!”熊大凶神恶煞地走了过来,“我估计刘洋都看过了!我们居然没看过!”
丁霁笑得倒在椅子上,一扬手把链子摘了下来:“看吧。”
吕乐接过了链子,接着就被一哄而上的一帮人按在了桌子上,一块儿凑过去盯着看。
然后齐声跟小学生朗读课文似的开了口:“养――鸡――手――册――”

  “好了好了别念了,看就行。”吕乐赶紧说。
“我靠,”熊大说,“这是林无隅订做的吗?”
“这是林无隅做的吧。”李瑞辰说。
“嗯。”林无隅笑着点了点头。
稍微有点儿尴尬,毕竟被围观了,但更多的是愉快,一拉开窗帘阳光扑了一脸的那种愉快。
“马上!现在!马上!”熊大指着礼物堆,“把丁霁那个拆了,我要看看!让我们看看,说不定是养鱼手册!”
“你们是畜牧专业的吗?”许天博笑着问。
“我们是种柠檬的。”吴朗说。

  林无隅看丁霁一眼,过去把礼物堆最上头的小黑盒子拿了下来。
“我拆了啊?”他又看了看丁霁。
“拆吧。”丁霁笑着说,“生日快乐宝贝儿。”
“我要打他!”何家宝指着丁霁,边乐边喊,“太气人了,故意的吧!”
“给你十个□□,”丁霁说,“看看能不能打得了我。”
何家宝往下看了看:“……不了吧。”
大家顿时又是一通狂笑。

  林无隅把盒子放到了桌上,丁霁跟了过来,拿出了手机对着他。
“干嘛?”林无隅愣了愣。
“拍下来啊,”丁霁说,“纪念一下。”
一帮人立马轮流从他镜头前掠过,许天博平时挺文气的一个人,这会儿也被带得神叨叨的,从他镜头前经过的时候还说了一句:“大家好我是许天博。”
丁霁笑得差点儿拿不出手机。
林无隅把小盒子举到镜头前晃了晃,然后拆开了上面的小蝴蝶结。
“是不是一打开盖儿就能看到了?”他问。
“是的。”丁霁说。
林无隅慢慢把盒盖儿打开了。
“我靠,”熊大凑过来喊了一嗓子,“什么东西啊?好酷啊!”
盒子里放着的是一个黑色的金属小方块儿,根据旁边的链子判断,这也是挂脖子上的。
“是不是还能打开?”林无隅拿出了小方块儿。
“能,”丁霁说,“里头还有东西呢。”
林无隅摸了摸这个小方块儿,盯着又仔细看了几眼,方块并不是整体的,除了一个角上有一个小环是挂链子的,还能看到有几个小突起,中间还有一条缝隙。
林无隅晃了晃方块,里面没有能动的东西。
他试着轻轻抠了一下小突起,马上发现不光上面的缝隙其实是个插片,两个侧面也都是固定在同一条轴上的插片。

  “你做的?”林无隅偏过头看着丁霁。
“嗯。”丁霁有些得意地挑了挑眉。
林无隅抠着侧面的第一个小突起,侧面的黑色金属转开了,露出了里头银色的内|壁,和一个黑色的小人儿,盘腿坐着的。
“这也是你做的?”李瑞辰眯着一只眼从林无隅后头瞄着看。
“这个不是,这个是现成的。”丁霁把镜头移过去,拍了一下盒子的内部,“还能打开。”
林无隅又抠着第二个小突起,把中间的插片转了出来,小黑人儿的后面出现了一个着着的银色小人儿。
把另一面的金属壁也转开之后,小方块儿变成了一个小方管。

  丁霁从他手上拿走了小方块儿,走到窗户边,对着外面:“你看,这样就是一个取景框,可以给小人儿换背景了。”
他把小方管对着窗外,慢慢移动着:“看到没,夕阳,晚霞,绿色的树……”
然后又转过来对着林无隅的眼睛:“巨人的眼睛,巨人在偷看。”
“太牛逼了,我靠。”熊大说,“给我摸一下。”
丁霁把小方块儿盒上,放到了他手上:“弄坏了赔啊。”
“你拿着你拿着!”熊大赶紧冲旁边的李瑞辰说。
李瑞辰想也没想,拉过许天博的手:“放这儿,这好歹是林无隅铁子,弄坏了可能不用赔。”
“你太单纯了,”许天博小心地拿起来,转开了一面,往里看着,“弄坏了说不定还要打我呢。”

  大家对这个手工礼物震惊成分,到吃饭的时候,都还在热烈地讨论着这个礼物。
林无隅虽然已经把它挂到了脖子上,但一直也没机会再仔细看一看,毕竟一帮人都在,他再看两眼还得被起哄。
一直到吃完饭,大家开始唱歌闹腾等着消消食儿好吃蛋糕的时候,林无隅才拉着丁霁悄悄到了里间外面的阳台上。
这会儿天已经黑了,但是晴空万里,能看到大片的灯光,一直绵延到天边。
“这个是怎么做的?”林无隅拿起小方块儿看着。
“就是切成片儿然后焊接起来,装个轴,”丁霁说,“打磨不是我弄的,实在是把握不住,覃维宇帮我打磨的。”

  “怎么能想到做这么个小玩意儿啊,”林无隅说,“我太震惊了。”
“本来是想做个鸡笼,林湛说的,里头放一窝鸡。”丁霁说。
林无隅迅速转过头看着他。
“后来又想改成鸟笼,”丁霁说,“从圆的改成扁的,反正都觉得不够好看不够酷,最后林湛说做个方块儿。”
林无隅笑了笑:“我喜欢这个方块儿。”
“本来想刻字,林湛说会破坏酷感,就没刻。”丁霁小声说着。
“想刻什么?”林无隅问。

  “沧海桑田,你看,”丁霁把小方块儿打开,对着前方的一片灯光,“背景一直在变,白天黑夜,春夏秋冬,但是咱俩一直在这里……棒不棒!”
“真棒!”林无隅说,“所以站着的那个是我对吧?”
“是,怎么猜到的?”丁霁问。
“站着多累啊,”林无隅说,“沧海桑田呢,你肯定挑个舒服的姿势,平时你在家里永远都横在沙发上……”
丁霁笑了起来:“这么了解我。”
林无隅看了他一会儿,凑过去吻在了他唇上。

  夜幕下万家灯火,他俩站阳台上裹着小北风,还没等亲出什么感动来,里屋熊大吼了一嗓子:“你俩是不是在外头!不冷啊!爱情真是火啊!进来吃蛋糕了――”
丁霁一掌拍开了林无隅:“来了!”
林无隅靠在栏杆上笑得不行。“走,吃蛋糕去。”丁霁又扑过来抱着他亲了一口。
“我已经尝到甜味儿了。”林无隅抹了抹嘴。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