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番外2
首页
更新于 19-09-24 20:15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番外2
“鹏鹏那个钱我就借了啊, ”丁霁盘腿儿坐在床上,低头看着手机, “他说年底能还上。”
“这还问我?”林无隅把奶奶的摇椅搬到了卧室里,这会儿躺上头一下下晃着,“我要说不借,你能答应吗?”
“我不是在问你,我是在告诉你, ”丁霁看了他一眼,“你又把椅子搬进来,一会儿奶奶回来抽你。”
“她回来的时候我扛着椅子就出去迎接她了, ”林无隅说, “这椅子是真舒服,爷爷手艺不是吹的,这椅子有二十年了吧?一点儿都没松动。”
“十五六年了,”丁霁说, “我小学的时候就喜欢睡上头。”
“刘金鹏那个店什么时候能开起来啊?”林无隅继续晃着,偏过头看着他,“开起来了怎么办的吃穿用度就都从他那儿搜刮了吧?”
“他还从这边儿给寄过去吗, ”丁霁笑了起来,“我看他店里卖的东西都未必有林湛给怎么办买的高级。”
林无隅啧了一声:“这狗让他惯得不像样子了,咱们回来之前我不是把我机子拿他家去放着嘛,他让放怎么办那屋, 坏狗居然不让我进去!”
“其实真没想到,”丁霁说, “当初说要把狗搁他那儿的时候,他不知道嫌弃成什么样了,现在要想拿走估计不太可能了。”

  “我们再养个猫吧。”林无隅说,“狗被抢了,还是得有个自己的宠物。”
“谁养?”丁霁问,“俩住宿舍的,还忙得要死。”
“你啊,”林无隅说,“你不是不打算考研么,你毕业以后就回出租屋住去,然后养猫。”
“……你计划得挺好啊?”丁霁说。
“比养狗省事儿,还不用出去遛。”林无隅晃了晃椅子。
“那怎么不是我考研你去上班养猫。”丁霁放下手机,跳下床,一条腿跨到了椅子上。
“哎哎哎,”林无隅抓着他胳膊,“不合适吧,在家呢,搞得这么涩晴,爷爷奶奶回来了怎么办。”
“你想什么呢?”丁霁坐到了他腿上,“脑子里能不能有点儿正直的内容了?”
“你这姿势还跟我说正直?”林无隅看着他。
丁霁笑着低头亲了他一口,脆响。
“行吧,反正我已经发现了,奶奶平时回家,拿了钥匙就开门,利索着呢,”林无隅说,“只要是咱俩同时在家,她钥匙不抖个两分钟都掏不出来。”
丁霁一下乐出了声音:“你也发现了啊?”
“不是,”林无隅在他嘴上弹了一下,“你还好意思笑?多尴尬啊。”
“你以为咱俩在屋里排排坐着看新闻,她进来的时候就不抖钥匙了?”丁霁问。
林无隅叹了口气:“老头儿老太太太懂事了也不好。”

  丁霁撑着椅背用了用劲,椅子晃了起来,他捏了捏林无隅的下巴:“你刚说你不考研了去上班养猫吗?”
“我是说你考研,我就去上班养猫。”林无隅笑着说。
“我不。”丁霁很干脆地回答。
“你爸能放过你么?”林无隅问。
“他现在不怎么管我,”丁霁说,“我再读个研出来也没什么意义,本来也不是读书的料。”
“哎,这话说的,”林无隅说,“你是要气死谁啊?小神童说自己不是读书的料,比跟人说你玩着考上的H大都气人。”
丁霁叹了口气:“气人就气人吧,我就是不喜欢上课,这事儿你别拦我啊。”
“不拦你,也不会跟你说什么以后别后悔,”林无隅说,“你想怎么样都行,奶奶说的,只要不干坏事儿,你想去要饭也可以,只要你觉得要得开心。”
“那就不必了。”丁霁赶紧说,“虽然我吃饭没你那么讲究,但是还是要正经吃的。”
林无隅笑得椅子都抖了。
“行吧我要是上班了,就养只猫给你玩,”丁霁说,“你到时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你要真不考研,我怕杨叔叔要骂人,你现在没事儿都老帮他干活了。”
“成天杨叔叔杨叔叔……”林无隅叹了口气。
“我也没当别的学生面儿叫,”丁霁嘿嘿笑了两声,“我都叫年轻了,应该是杨大叔。”

  林无隅其实并不介意丁霁毕业之后是工作还是继续上学,丁霁总体来说是个有谱的人,不喜欢念书了就去工作,以他的脑子,干点什么都没问题,说不定哪天又想念书了,再回去考也能考得上。
只是丁霁他爸妈现在都还不知道他的决定,想当然地认为他会一直读下去,到时还不知道会不会又闹起来。
“哎。”林无隅伸了个懒腰。
“担心我爸妈生气?”丁霁问。
“别老猜这么准,”林无隅说,“烦死了,一点儿神秘感都保持不了。”
“你叹个气还要保持个屁的神秘感啊叹了一个神秘的气……”丁霁又晃了晃椅子,“放了一个神秘的屁……能唱出来了。”
“下去。”林无隅推了他一把。
“干嘛?”丁霁没动,“现在气性这么大?一句话就赶人走?”
“不是,”林无隅往下扫了一眼,“压着我了。”“我坐这儿半天了,现在压着你了?”丁霁很不屑。
林无隅没吭声,只是看着他。

  丁霁跟他对视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一边赶紧下了椅子,一边忍不住笑:“知道了知道了,我不是故意的啊,我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我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无意识的,我眼下对你只有纯洁的爱情……”
“给我拿瓶冰红茶。”林无隅说。
丁霁往门口走了两步又停下了:“对身体不太好吧?你不如拿水冲一下呢。”
“滚蛋,”林无隅说,“我就是要喝水。”
“好好好。”丁霁跑进了厨房,拿了冰红茶给他,“就还两瓶了,这两天咱们喝得有点儿多,一会儿得去超市补一提,要不小绿豆过来一看就剩这点儿了,肯定得怒。”
“再买点儿冰淇淋吧,双色那种,”林无隅说,“好久没吃了,学校冰柜里全是三色的。”
“行,”丁霁也往下看了看他,“你一会儿好了就去吧。”
“……你别老提醒我,别老盯着我,我很快就能好。”林无隅很无奈地冲他挥了挥手,“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我去洗个脸。”丁霁出了卧室。

  林无隅喝了几口冰红茶,感觉挺舒服,起身打开衣柜,抽了一件T恤出来,是丁霁的,不过也无所谓了,他俩现在衣服基本都混着穿。
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走到客厅的时候,林无隅听到客厅的门锁响了一声。
今天奶奶回来居然没抖钥匙?
他赶紧把T恤往下扯,虽说什么也没干,但一想到奶奶每次出门都觉得他俩会趁着家里没人干点儿什么,他就很尴尬。
还没等扯好衣服,门已经开了,小姑拎着一兜菜走了进来。
林无隅的T恤刚扯了一半,还有一半卷着没拉下来。
她进屋一抬头就愣了愣:“哟。”
“小姑来了啊。”林无隅把衣服扯好,正想着再说点儿什么证明一下自己只是换了件衣服而已,丁霁突然从厕所出来了,挂着一脸水,看着跟刚洗完澡似的。
“哟。”小姑又愣了愣。
“小……”丁霁话还没说完,小姑已经转身又出门去了,手里还拎着菜。

  “我靠,”丁霁反应过来,赶紧跑过去一把把她拽了回来,“干嘛呢你跑屁啊?”
“收拾完了?”小姑问。
“收拾什么啊!”丁霁说,“我俩准备去超市给小绿豆买饮料!”
“这两天把她的冰红茶都喝光了。”林无隅说。
小姑打量了他俩一下,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哎呀,你俩吓我一跳。”
“不是你吓我们一跳么?”丁霁说,“我们是清白的。”
“行了吧你闭嘴,”小姑笑着推开他,把菜拎进了厨房,“你俩去超市赶紧去吧,一会儿奶奶回来该张罗做饭了,你们回学校之前这几天都隆重着呢。”
“小绿豆呢?”丁霁说,“兴趣班下班了吧。”
“在家生气呢,”小姑说,“打了同学,被她爸说了一顿,这会儿正闷屋里反省,不肯出来,晚点儿她爸带她过来,你俩帮着劝一下。”
“为什么打同学?”林无隅问。
“见义勇为呗,”小姑叹气,“她同桌被欺负了,她就打人。”
“那这要被我小姑父批评了肯定委屈啊,”丁霁说,“她是做好事呢。”

  “所以让你俩看看能不能劝一下,做好事也不能抬手就打人吧,”小姑说,“现在都成恶霸了,今天两家带着孩子上学校去跟老师面谈,那孩子见了她就哭,话都说不出来。”
“小姑,听你这语气,”林无隅靠到墙边笑着说,“其实还挺得意啊。”
“哟,”小姑捂住了嘴,“听得出来?”
丁霁乐了:“听得出来啊。”
“那小孩儿是烦人,家里也不管,放假了他们几个同学一块儿去兴趣班,又欺负小姑娘,”小姑皱着眉,“就是欠揍……但是我不能这么说啊。”
“打人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林无隅说。
“对嘛!”小姑拍拍巴掌。
“你看她哥,小时候一般是跑,跑不掉才打。”林无隅说。
“林无隅?”丁霁看着他。
“她哥要打你了,”小姑笑了起来,“快去买饮料,一会儿跟小绿豆聊聊。”

  丁霁拎了一箱冰红茶,又拎了一箱可乐,最后抱了一堆冰淇淋。
林无隅看了看购物车:“可以了,再拿点儿零食吧。”
“奶奶昨天还说你吃得比猪多。”丁霁说。
“以前她可不这么说,”林无隅叹气,“现在熟了,我地位一落千丈。”
“比鹏鹏还是高点儿的,”丁霁说,“鹏鹏是低层。”
“我回学校马上有个无人机大赛的评委的活儿要干,肯定很累,”林无隅伸手拿零食,“得提前补一补。”
“评委能有多累?”丁霁看着他,“你要说拿个捕网跟着走我都信你累了。”
“行吧。”林无隅犹豫了一下,从车里拿出了一包豆皮,放回了架子上。
丁霁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你打算怎么跟小绿豆聊啊?”林无隅推着车往收银台走。
“随便怎么聊都行,你以为她爸妈说的那些她真的听不进去么,”丁霁说,“我哪怕把他们的话重复一遍,小绿豆就能听了。”
“嗯。”林无隅笑了笑。

  丁霁的判断还是挺准确的。
小绿豆往他床上一躺,叹了口气:“行了,我都知道,我打他是不对,要打也不是我来打。”
“吃吗?”林无隅递给她一个冰淇淋。
“打人解决不了什么根本问题,他怕我了,不敢欺负我,不敢欺负我罩着的人,”小绿豆接过冰淇淋,“但他没觉得自己错了,他还可以找别的人欺负。”
“嗯,”丁霁点点头,“你本来也没有替他爸妈教育他的义务。”
“但你说就这个事儿,”小绿豆看着他,“我除了揍他,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讲道理?告状?”
“告过状吗?”林无隅问。
“我没告过,别人告诉老师了,老师说他也没用,”小绿豆一脸嫌弃,“他爸妈也不管。”

  “你想没想过要打不过怎么办?”丁霁笑了笑。
“我当然挑我打得过的啊,”小绿豆说,“我又不傻,打不过的我就只能安慰一下被欺负的人,起码让她别那么难过,觉得谁都不帮自己。”
林无隅笑了起来,吃了口冰淇淋,没有说话。
“那你现在都校霸了吧?”丁霁说,“起码现在你有一个另外的解决办法了。”
“恐吓吗?”小绿豆问。
“嗯,”丁霁点点头,伸手一抓旁边林无隅的衣领,“我警告你最后一次。”
林无隅看着他,一秒钟之后开始演:“干什么!你放开我!有本事打我啊!”
“我打人什么样你没看过也听说过,”丁霁指着他,“你要再找我家小绿豆的麻烦……”
“放开我放开我!”林无隅挣扎着往后退。
丁霁松了手,指着他:“没有下次了!”

  “你俩真是够了,”小绿豆趴在床上笑得脆响,“行了我知道了,别演了。”
“演完了。”丁霁拍了拍手。
“我以后会注意的,”小绿豆吃了一口冰淇淋,“其实我生气就是我爸劈头盖脸就骂我打人不对,也不管我是为什么。”
“他着急,”林无隅说,“一个小姑娘,力量啊体力啊,都比不上男生,万一吃亏了怎么办。”
“他不说我都明白,”小绿豆皱了皱鼻子,又看了他俩一眼,“你俩还真是,默契啊,一看就是情侣。”
“别打岔,”丁霁说,“你现在受教育呢。”
“我知道啦!”小绿豆翻了个身躺着,“知道啦!”
“豆儿。”林无隅叫她。
“嗯?”小绿豆应了一声。
“尽量做自己能控制结果的事。”林无隅说。
“知道啦。”小绿豆点头。

  作为感谢,他俩回学校头一天,小绿豆送了他俩一个自己做的蜡烛,是两个亲嘴的小人儿。
如果她没有介绍一下这个作品叫做“你俩在亲嘴”,林无隅觉得基本就是靠在一起的两根棍儿。
不过他还是很珍惜,上飞机的时候怕被压坏,都没搁行李箱,一直拎着袋子。
“我度蜜月去找你啊。”刘金鹏在旁边跟丁霁交待着,“你俩管住就行。”
“你这蜜月度得是不是有点儿太凑合了?”林无隅说。“第一站!”刘金鹏说,“我专门挑的从那边出境,我是为了看看你俩!”
“好,”丁霁说,“带你俩玩。”
“回来的时候也从那边回,给你们带东西。”刘金鹏说。
“不好拿就别带了,意思到了就行。”丁霁说。
刘金鹏摆摆手:“还是得带,我不是那种有了媳妇儿忘了……兄弟的人。”
“谢谢。”林无隅笑了起来。
“有时候我就瞅你这个笑特别来气。”刘金鹏瞪了他一眼。
“谢谢。”林无隅笑着过去搂了搂他。

  现在他俩回学校,家里都不派人送了,已经不稀罕了,没有了第一次出门时的不舍之情,每回都是刘金鹏接送,刘金鹏要是没时间,他俩就得自己打车。
倒是回学校接机,现在基本都是林湛开车过来。
头两回是丁霁打电话烦来的,后来不知道是怕了丁霁,还是习惯了。
挺好的。
林无隅走到停车场,看到坐在车里玩手机等他们过来的林湛时,都会有种说不上来的温暖感觉。
丁霁过去打开后备箱:“怎么这么多东西?行李怎么放啊。”
“扔后座。”林湛头都没回。
丁霁和林无隅把后箱里的工具和装模型的箱子都拿到了后座,把行李塞了进去。
林无隅坐到了副驾,一边扣安全带一边问:“还是你请吃饭吗?”
“我说不请管用么,”林湛等丁霁关好车门,发动了车子,“你俩脸皮那么厚,说什么都当夸奖来听。”
“那是丁霁。”林无隅说。
丁霁在后座一通乐。
“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林湛打开了音乐。
丁霁在后座笑得呛了一下。
“你俩自己去考个本儿吧,”林湛说,“谁先考下来,这车就给谁开。”
“你要换车了?”丁霁马上坐直了。
“嗯。”林湛点头。
“我从宿舍,开车到食堂,再开到教室?”林无隅说。
“给丁霁了。”林湛说。
“谢谢湛哥。”丁霁立马接上。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