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10 章
首页
更新于 19-11-23 00:26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第10章 做我的锁好吗(2)

  栾巧倾到宋书身边那年14虚岁,剃了个板寸的头发,拽得不得了,看人喜欢拿眼白,一身衣服叮叮当当地响,比二中的小太妹还要小太妹。
  宋书第一次见这样的女孩子。
  ——栾巧倾也是这样想的。
  不知道是不是血缘和基因的奇妙,宋书的长相性格都和栾巧倾的妈妈白歌有点像。尤其是栾巧倾每次一对上这个比自己还矮了两公分的姐姐的眼睛,总觉得自己回到拥有一个严厉妈妈的童年。
  哦,宋书还和她妈妈一样没什么表情。
  所以栾巧倾一点都不怕自己那个总是笑意温柔对她嘘寒问暖的白颂姨妈,但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没声音没情绪地盯着她看的表姐,从心里觉着怵得慌。
  那条恨不得翘到脑袋顶上去的二郎腿都局促地放下来了。

  “巧巧,这是你的姐姐宋书。书书,这是电话里妈妈跟你提过的表妹,她叫栾巧倾,你叫她巧巧就好。”
  栾巧倾在心里翻白眼,想说巧巧巧巧的难听死了,她才不要叫这么肉麻的名字。
  然后栾巧倾一抬头,嘴巴张开到一半,刚好就对上女孩儿那双没什么情绪的乌黑眼瞳。
  话声在嗓子眼一卡,噎回去了。
  巧……巧巧就巧巧吧。

  宋书安安静静地看了栾巧倾几秒,慢慢点头,“好。”
  “妈妈之后会安排巧巧转进二中的初中部读初三。作为姐姐,以后在学校里你要好好照顾巧巧啊。”
  宋书沉默几秒,又看向栾巧倾。
  再次接受审视的栾巧倾不自觉地挺了挺腰:“……”
  宋书点点头,“好。”
  “那你们在家里玩吧。妈妈还要去公司,有事情给妈妈打电话,好吗?”
  “嗯。”
  “……”
  目送白颂离开,想到自己即将和这个奇奇怪怪的表姐独处不知道多久,栾巧倾第一次对这个过于温柔的姨妈产生深刻的不舍之情。

  但是没用。
  房门一关,偌大的公寓里只剩下两个小姑娘。
  栾巧倾咬了咬牙,她觉得自己得把自己面对同龄人的气势拿出来,压过她这个表姐,然后才能在以后的日子里……

  “玩魔方吗?”
  “嗯?”栾巧倾没跟上这个急转弯,满眼茫然。
  “这个。”
  栾巧倾低头去看,然后就看见宋书从自己背包里拿出了一个——格子块儿密密麻麻的魔方。
  栾巧倾:“……”
  这个姐姐连玩的魔方都和正常人不大一样。
  宋书似乎看出栾巧倾的退意,“这个一点都不难,你看。”
  栾巧倾真的看了。
  看了大概三分钟,眼花缭乱到已经快要分不出那六种颜色的时候,耳边“咔哒”一声。
  一只复原好的六阶魔方在她眼前晃了晃,然后露出来的是她表姐那张精致漂亮还没表情的脸蛋。
  “你看,很简单吧?”

  栾巧倾:“…………”
  这个姐姐是变态,她想回家。

  *

  栾巧倾真的跑了。
  那天早上白颂走的时候,给了宋书和栾巧倾一人一份零花钱,让她们两个结伴去游乐场玩,玩完还可以手拉手逛逛街。
  栾巧倾对手拉手这个说法表示深度的嫌弃,但是宋书看了她一眼。
  栾巧倾沉默两秒,乖乖地抬起手接过钱,还礼貌地道谢:“谢谢姨妈。”
  “巧巧真乖。”
  巧巧心里泪流满面。
  但是转头她就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她本来就知道爸爸的新住址,只是一直没有时间和钱用来帮她去那里,现在似乎两件东西都有了。
  栾巧倾开始动心思。

  到了游乐场以后,栾巧倾发现人很多,非常适合她跑路。她眼睛转了转,拉住宋书,“姐姐,我肚子疼,我要去洗手间。”一边说话,栾巧倾还把手放在了肚子上假装在揉。
  “我陪你。”她姐姐面无表情。
  栾巧倾一噎,“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姐姐你在这儿等我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栾巧倾就要跑路,却被一把拉住。
  她心虚回头,宋书安安静静地盯了她两秒,慢慢点头,同时松开手。
  “路上小心。”
  “……”
  栾巧倾吓得扭头就跑。
  她跑出去很远以后,回头看身后,那个比她还矮了两公分的女生仍旧站在人群里,安安静静地看着她的方向。
  宋书那时候十五六岁,已经长出小美人的雏形,周围好多路过的男生都在或明或暗地打量着她。
  然而她眼里好像谁都看不见,只专注地望着这边的方向。
  栾巧倾突然有点心虚。
  但她还是想回家。她想如果以后有机会,那她还是愿意陪这个表姐来游乐场里玩一玩的。
  手拉手去逛街……也不是不行。

  栾巧倾拿着白颂给她的钱,跑到游乐场门口打了一辆车,直奔她爸爸的新住址。
  那边是一片高档住宅区,一栋栋的小楼格局规整,外面漆得也端庄漂亮。栾巧倾是第一次来这里,她有点害怕,但她还是壮着胆子走进去了。
  按照门牌号艰难地找到爸爸的新家,看着院子里面那栋漂亮的小别墅和小门庭,栾巧倾深吸了口气,按响院子外面的金属门上的门铃。
  不一会儿,里面台阶上的门打开了,一个女人的身影露出来。
  “谁呀?”
  “……!”
  栾巧倾嗖地一下蹲到了门旁的灌木丛后。她抱着膝盖茫然地睁大了眼睛,回忆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个人。
  那是她的新妈妈,她知道,对方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对方;但是回来之前她想过了,她可以为了爸爸忍下来。
  但是……
  为什么那个阿姨的肚子是挺起来的?

  不等栾巧倾想明白这个问题,她听见灌木丛后,一个熟悉的男声走出来,带着点不舍的责怪。
  “不是说我来开吗?你还大着肚子呢,小心点。”
  “我听见有声音,忍不住嘛。”
  “不行,这边台阶这么多,万一伤着你或者宝宝,那我得多心疼?”
  “就你会说话。”
  “来,让我跟宝宝也说两句……”
  “哎呀好了你别闹了,我刚刚看见好像有人在外面的。”
  “是吗?……没人啊。我就说肯定又是你听错了,走吧走吧,外面这么热,别热着宝宝……”
  “……”

  声音渐远。
  最后“砰”的一声,那些一家三口的思言蜜语没了,只有寂静被关在门外。
  栾巧倾蹲在灌木丛后。
  她蹲得腿和脚都麻掉没有知觉,蹲得外面的天也一点点黑下来,蹲得噼里啪啦的大雨滴砸到她面前的地砖上,画下一块又一块形状不同的水斑。
  栾巧倾终于撑着膝盖站起来。
  她看见不远处的拉着薄窗帘的窗户里亮起来,男女的身影在窗户里依偎着,屋里的灯光很温暖。
  她抬了抬头。
  其他的小楼,房间,灯光一盏又一盏,书里说的万家灯火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但是书里没说,看到万家灯火的人都是站在门外,大雨会瓢泼,外面的天又黑又暗。
  万家灯火里没一盏跟她有关。

  ……
  栾巧倾把自己淋成了一只落汤鸡。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雨幕那么大,天地中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行人急匆匆地从她身旁经过,很少有人愿意迟疑地多看这个淋得湿透的孩子一眼。
  栾巧倾只能盲目的晃着,一直晃到这片高档社区外面。
  门旁就有唯一的一间24小时便利店,栾巧倾摸了摸口袋,不知道他们还收不收湿透的钱。
  她抬头看过去,然后僵在了雨里。
  僵得像个傻子。

  像个傻子是从便利店玻璃的反光里看出来的。
  导致她像个傻子的,是反光再往里,坐在便利店休息区高脚凳上,那个晃着腿、脸上没表情的漂亮女生。
  女生也看见她了。
  女生跳下椅子,推开便利店的门,然后停在屋檐下,朝她招了招手。

  栾巧倾回过神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已经要上高二了的姐姐坐在高凳上还能晃起腿来,这得有多矮?
  第二反应,看着那张没什么情绪但就是叫她亲切和心安的脸,她“哇”的一声扑上前。
  ——她以为全世界都把她抛弃了。
  原来没有啊。
  还好……没有啊。

  栾巧倾抱着比她矮两公分的宋书,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尽管被她抱着的人没出声也没挣扎,但栾巧倾还是觉得所有的委屈都有了一个泄洪口:
  “妈妈,爸爸他有别的孩子了!他不要我了!哇——”
  躲雨的路人扭头看向这边,看俩十几岁的孩子的眼神像是在看两个智障。

  宋书安静也平静得多,所以她注意到了。但她没说什么,只是在心里轻轻叹了声气。
  她想起那年在秦家的小楼里。
  那个满脸笑容地抱住扑进怀里的宋茹玉的父亲,那个亲昵地哄着他的孩子的父亲,那个唯独把厌恶和最伤人的冰冷留给她的父亲……
  宋书轻轻摸了摸抱住自己的女孩儿湿漉漉的头顶。
  “那我们也不要他了。”

  那些辜负了我们的,我们都舍弃吧。

  *

  从那天起,栾巧倾对宋书有了更复杂的情绪,一定要形容的话大概是爱恨交织。
  爱来源于栾巧倾从来没体会过的姐姐的关怀和安抚,尽管那人没什么表情。
  至于恨……
  栾巧倾至今都记得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后,一边抽泣一边不解地问宋书为什么她跟来了还没淋湿。
  然后宋书淡定地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把雨伞,在淋成落汤鸡的她身旁缓缓撑开——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
  “……”
  看着女孩儿精致而无情绪的脸,栾巧倾从来没有哪一刻这样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姐姐大概是个魔鬼这个事实。

  栾巧倾最终还是进了她的魔鬼姐姐在读的Q市二中。
  二中是排名很靠前的省重点高中,在全国都小有名气,尖子生满地走,而栾巧倾的成绩……不提也罢。
  所以当栾巧倾进入初中部,发现几次学校表彰的优秀学生代表里都有宋书的名字时,她总是又会想起初遇那个下午,被那个格子多到密集恐惧症都要发作的魔方支配的恐惧。
  由于两人成绩相差过于悬殊,栾巧倾对谁也没提过高中部高二那个漂亮的学霸小姐姐真的是自己姐姐。
  这个秘密被她捂得很严实。
  直到一个“意外”来临——

  栾巧倾一直认为,一个优秀合格的小太妹,就应该有十分丰富的情感史。从幼儿园开始,她就对交小男朋友这件事乐此不疲。
  或许是白家优秀的基因使然,剃成平寸的发型都没耽误栾巧倾“辉煌”的感情履历。
  然后栾巧倾就在二中遭遇了她人生里第一次滑铁卢。
  她和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男生成功手拉手的第二天,就被一帮小太妹堵在了教室门口。

  互相放狠话,约个“决斗”时间和地点——这是她们的一贯流程。
  考虑到对方人多势众,栾巧倾觉得自己一个人去有点掉面子,想了想就把时间和地点又发给宋书。

  中午放学去之前,她同桌趁没人注意白着脸色告诉她:“你完了,你不知道那帮女生什么来头。”
  栾巧倾自认打架一个顶五个,丝毫不怵,“能有什么来头?”
  “她们在高中部认了一个干哥哥,那人是秦楼的跟班!”
  “秦楼,谁啊?”
  “秦楼你都不认识,那你还在二中混个什么劲儿?”
  同桌嫌弃又鄙夷地瞪了她一眼,然后眼冒桃心地讲了一遍这位秦楼学长的传奇史。
  不过说到最后,同桌又郑重地嘱咐:“楼哥要是真去了,你就乖乖道个歉认个错。我虽然没见,但听人说过,他疯起来可不是正常人的,学校里的老师都怵他。”
  “好了好了知道了……”
  栾巧倾看时间差不多,没心思多待,告别同桌就奔赴战场了。

  她们“约战”的地方是学校的西南角,多媒体教室楼的后面有一片小运动场。
  这片运动场相当于在负一楼,比全校的水平地面要低个三四米的样子。
  临近午餐时间,学生们都往东北角的食堂走,这边几乎没人。
  栾巧倾到的时候,就见那几个小太妹站在树下,旁边有个高中部的男生,应该就是她同桌说的“干哥哥”。

  那位干哥哥看清栾巧倾自己来的,气笑了,扭头问几个小太妹,“不是说她也带人吗?就一个女生还忽悠着我把楼哥叫来,溜我们玩呢?”
  说完,他扭头转向高台。
  “楼哥,对不起啊,我这帮学妹瞎胡闹……”

  顺着这声音,栾巧倾扭过头,才注意到树荫下还有一个人。
  白衬衫的少年,晃着修长的腿,坐在那个三四米高的台子上。听见声音时他放下手里的书本,抬了抬眼。被树荫下的光影描摹过的五官俊美极了,薄唇的流线,鼻梁白皙挺直,还有一双墨色的眼。
  栾巧倾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少年。

  但少年不怎么和善。
  他冷淡地瞥过她,视线移开,手里的书本扣合上,往开口的那个男生那儿一砸。
  “《长恨歌》再背不过我今天又见不到小蚌壳,你特意来害我的?”
  男生讪笑着接住,“不是,楼哥,下次绝对不敢耽误您时间,您继续背,继续背。”

  栾巧倾想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好学的不良少年,就是不知道他说的“小蚌壳”是……
  “巧巧。”
  “!”一听见这个没起伏没波澜的声音,栾巧倾背后一毛。她嗖地一下转回头,应激反应地张口就喊:“姐姐!”
  “……”
  这一声喊得动静有点大,引得那边台子上下几个人都看过来。
  空气突然安静。

  栾巧倾第一次在宋书的脸上看到很明显的表情——女孩儿望着她身后的某个方向,慢慢皱起眉。
  “你《长恨歌》背完了吗?”

  “……”
  这话显然不是在问她。
  栾巧倾扭头看过去。

  然后她看见那个让她惊艳的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身。
  意外让那双墨黑的眸子里没有来得及压住情绪——
  他望着栾巧倾身旁安静皱眉的女孩儿,那一瞬间眼底腾起的情绪近乎狂热。

  她同桌说的没错,这少年确实是个疯子。
  栾巧倾想。

  因为一定要形容这个眼神和表情的话……
  就像上|瘾的病人。
  那是无法压抑的渴求。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