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16 章
首页
更新于 19-11-28 10:13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第16章 重逢(1)

  烈日当空。机坪上空晃眼的光被呼啸的风声撕碎了。跑道上, 一架大型客机疾速滑行过去,两边草地被掀起浪潮似的起伏。
机身缓缓停住。
公务舱里,空姐将通往经济舱的布帘拉合, 转身回到公务舱内,和其他空姐空少一起向两旁的乘客微笑俯身。
“秦小姐,飞机已经抵达Q市国际机场。您可以带好行李物品,从廊桥离开了。”
“……”
“秦小姐?”
“……抱歉,你是喊我吗?”
飞机舷窗旁, 长发微卷的女人回神, 她转过视线, 朝空姐歉意一笑。

  “没关系, 秦小姐。今天Q市的天空确实漂亮得让人入迷。”
“嗯,但我想,我只是还不够适应自己的名字。”
“?”空姐怔了下, 随即了然微笑,“您是在国外生活习惯了,很少听见国内姓氏称呼了吗?”
窗旁的女人轻摇头,但并没有解释, 她跳过这个话题, “我刚刚错过什么了吗?”“没有。我们的航班已经抵达Q市国际机场,这是您的行李箱,您可以下机了。”
“好的,谢谢。”

  宋书拉着小号的行李箱走出舱门时, 廊桥内衔接处的航班空乘人员面带微笑, 一齐向她弯腰。
“欢迎回国。”

  廊桥玻璃外, 一架飞机凌空而起,机翼划破云霄。
遮蔽的光重新落下。
宋书停住身, 望着这片熟悉的天空。

  是啊。
欢迎回国。
整整九年,背负着刻骨的冤与仇,她终于从那个孱弱无力到连自己的命都无法把握的孩子成长起来。
她回来了。

  当年参与那件惊天的eag庞氏骗局案的所有人……
从今天开始,她会叫他们一个一个,付出自己应得的代价。

  望着映出自己身影的玻璃,宋书慢慢勾起一个笑。
那笑像是一张面具,和她没有情绪的五官一点点重叠,最后完全契合。
她眨了眨眼。
反光里的女人也俏皮妩媚地眨了眨眼。

  “我叫秦情。”
反光里的女人轻声说。
*

  机场1号出站口前,宋书的脚步随着目光停下。
她面前正对的临时停车位上,此时停着一辆黑色的奢华轿车。副驾驶座一侧的车门打开,穿着修身西装的男人单手扶门站在车旁,笑容温和。
“宋书,不对,我应该称呼你‘秦情’了?”
男人上前,接过宋书手里的行李箱。
宋书没有推辞,“谢谢,劳驾余总百忙中来接。”
“才多久不见,你就跟我这么生疏了?”余起笙谢绝旁边机场工作人员的帮助,提起行李箱走向后备箱,“你先上车。”
“嗯。”

  车上一番寒暄后,余起笙说:“我在Q市的L区给你安排了一处住处,你暂时住在那里,有什么更喜欢的地方再换。”
宋书:“看来余总律所里的员工福利不错。”
“不是每一个员工都有这样的员工福利。”
“嗯?”
“这是未婚妻特有的员工福利。”
宋书一怔,两秒后她回头看向驾驶座,“半年不见,余总幽默了。”
余起笙没接话。
沉默蔓延数秒,车里气氛逐渐微妙。
宋书轻眯起眼,那双温顺如猫的瞳孔微微缩紧。

  安静最终是被余起笙打破,他苦笑了下。
“不瞒你了。我引荐你进秦楼的‘Vio资本’任职,不止是以律所员工、更是以我归国未婚妻的名义。”
听到那个名字,宋书晃了下神。但她没有开口,似乎在等余起笙的后话。
余起笙说:“没有通知你就私自决定,是我的不对。可你想要尽快接触Vio核心,就需要能让Vio董事会信任的身份。”
宋书平静地看他,眼神里有一瞬淡漠发凉,只是那凉意错觉似的散去,她坐回身,勾唇笑笑。
“当然,我懂余总的良苦用心。”
余起笙再次沉默。
十几秒后,他突然打开应急灯,拐进旁边的应急停车道。
轿车刹车停住。
宋书的身体随着惯性前倾,又被安全带拉回靠背。一声闷响,宋书后脑勺撞上柔软的真皮靠枕。
不知道是急刹还是撞击或者别的什么带来的一阵眩晕感,让她意识蓦地一阵恍惚。

  像是突然闪回多少年前最后的那个五月。秦楼和她的车沿着狭长的海岸公路开了一晚,急刹在黎明的沙滩前。
少年俯身下来,眼底藏着黎明里唯一的幽暗,却比光都灼人。他捧着她的脸却只敢亲吻她的眼睑,他是她最狂热的信徒,也是最虔诚的疯子。
那一吻里炽.热窒息,时至今日她都记忆犹新。

  耳边一声“宋书”把她叫回神。宋书瞳孔里的焦点重新定住。
和原本模糊的少年清隽凌厉的面孔不同,她眼前是余起笙微皱着眉的脸。

  “你真懂我的用心?如果真懂那为什么一定要进入Vio?你明明知道那是秦楼的公司、知道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更知道他对你有多……”
余起笙收住话声,他似乎懊恼于自己的失言,转回头去,攥紧拳捶了一下方向盘――
“而且你怎么知道当年那件事他就一定不知情?当年那个案子的证人、证据、证词环环相扣,秦家里和公司上下,哪个人你敢确保干干净净?”

  “我不确保。”宋书定神,声音平静。“但Vio是我必经之路,不管它的掌权者是不是秦楼。而且……秦楼只和宋书有关系。”
“我当然知道他和你有关,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同意你进Vio。”
“不。宋书九年前就已经死了――我不是宋书,我是秦情。”
“……”余起笙扭回头,“他会认出你。”
宋书瞳孔轻颤,须臾后她弯眼,轻声地笑,“只要你不说。一个死了九年的人,谁会记得?又怎么认得出?”
余起笙紧抿住唇,皱眉不语。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似乎妥协了似的叹出一口气。
“既然你坚持,那我也没有办法阻拦。只是我要提醒你,一旦进到Vio,你要面对的旧人可就不止秦楼一个了。”
“还有谁?”
“栾巧倾,你的表妹。”
宋书一愣。这是重逢以来的第一次,余起笙在她的脸上见到这样意料之外的神情。
“怎么会……巧巧进了Vio?”

  余起笙沉默几秒,轻嘲,“这些年你不在的时候,栾巧倾全是依托于秦楼的照料。如今在风投业界,秦楼那天才疯子的名号下,还有谁不知道他任何女人都不放在心上、唯独对栾巧倾照顾有加?”
余起笙一顿,看向宋书。
“栾巧倾从小受你照顾,跟在你们俩身边,却处处被忽视,处处不如你,她对秦楼真没有一丝觊觎?那时候你们姐妹情深,她还会为你克制,但这些年你不在,足够她把机会利用得彻底。说不定在秦楼心里,你早就被取而代之了。”

  宋书听得失神。她再落回视线时,正对上余起笙意味深长的目光。
她失笑,“宋书已经死了。秦楼、栾巧倾,谁和谁在一起我都不会也不能阻止。而且……你不需要试探我。”
“你怎么知道我是试探,不是事实这样?”
“因为如果你真信了这种传言,也不会给我捏造出一个未婚妻的身份了,对吧?”
余起笙一愣,无奈摇头,“你永远聪明又犀利。我承认,未婚妻的身份不止是让Vio的董事会信任你,更是在秦楼那里给你加的一道保护罩。”
“保护罩?”不知道想到什么,宋书垂眸,莞尔,“那你还是太不了解他了。”
“嗯?”余起笙皱眉回头。
“如果他真确认了我的身份,未婚妻这件事只会让他……发疯。”
“……”
余起笙的表情顿时严峻。

  宋书很快从掠过去的那些记忆碎片里回神,她抬起头,明媚地笑。
“玩笑而已,别放心上。就像我们刚刚说的那样――九年了,什么都已经变了,谁还会记得一个已经死掉那么多年的人呢?有时候我自己站在镜子前,也几乎认不出自己了,他也……不会的。”
宋书说完,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转向窗外。

  余起笙沉默,重新发动车。
他一边望着后视镜轻打方向盘,一边不安地皱起眉。
凭秦楼曾对宋书怀有的那样疯狂决绝的感情……事情真会如她所说的顺利?

  *

  倒时差无疑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宋书昏沉两天后,进Vio的任命通知发进了她的邮箱里。
回国第四天是个周一,宋书从余起笙为她选址的高级公寓住处赶去了Vio资本设立在Q市的投资总部。
听宋书说明来意后,Vio的前台打了一通内线电话。简单说了几句,对方挂断,前台小姐放下座机朝宋书微笑。
“秦小姐,请您稍等,人事部会安排专人下楼来接您。”
“好的,谢谢。”
宋书转身走去沙发区。

  余起笙的律所在Q市乃至国内业界都小有名气,与多家投资公司有长期合作和良好口碑。它派遣的顾问人员在Vio享受薪资和信任度上的较高待遇并不让人意外――这也是宋书选择借助余起笙进入Vio的主要原因之一。
果然,大约两分钟后,一道身影就出现在大堂内。
“秦小姐,抱歉抱歉,让您久等了。”迎上前的人笑容满面,朝宋书伸出手,“我是与贵律所接洽的负责人,Dennis。”
宋书和对方握手,微笑,“您好,我今天是过来办理入职的秦情。”
“秦小姐请跟我上楼。”

  宋书跟上前。走出两步,她包里轻震动了下。宋书拿出手机。
【余起笙:生日快乐。】
宋书脚步蓦地一停。
生日……吗?
“忌日”还差不多吧。
站在原地的女人唇角无意识牵起一点薄凉的弧度。

  “秦小姐?”
“嗯?”宋书抬头,前方那人停下来,不解地回头看着她。宋书眼底的情绪飞快地敛去,换作温顺柔婉的笑。“抱歉。”
她重新迈开腿,走上前去。

  Dennis领宋书进了电梯,用自己的员工卡轻刷了下,随即想起什么,从口袋立拿出一张淡金色的卡片递给宋书。
“秦小姐的员工卡需要等入职手续录入后才能发下来,在那之前,您先用这张最高权限的访客卡。Vio理念开放,随时欢迎您到其他部门参观。”
“谢谢。”宋书没有推辞,笑容温顺地接过来。

  随后,Dennis开始给宋书介绍公司情况。
Vio脱胎于改制前的秦氏集团,如今是国际闻名的风投公司。除了设立在世界各国核心城市的办事处外,Vio在Q市的总部更是占据一整座写字楼,不计天台,楼层高达23层。
既是主要控股人又任职总经理的秦楼之下,Vio平行设立两位副总经理、一位财务总监和三个委员会。两位副总和财务总监则各自分管三个以上部门。
而宋书即将进入的法律合规部隶属风险管理部,直接向公司里的林姓副总负责。

  听Dennis介绍完各部门和相应的楼层分布,宋书抬手示意了下电梯里唯一被略过的最顶层。
她回眸笑问:“23层没有部门或者办公室?”
“没有,23层是秦总的。”
“总经理办公室不是在22层?”
“是,但23层不是总经理办公室……”Dennis挠了挠头,尴尬地说,“事实上,那一层不属于办公区域,是秦总的私人楼层。”
“私人楼层?”
“秦总住在公司里。”宋书怔了下。“他……不回家住?”
“总经理的事情我们这些员工哪好过问。”Dennis尴尬地笑了笑,扭头看见女人柔软长发下白皙姣好的侧颜,他心头一动,下意识地补充了句,“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听说是由于私人原因。虽然秦总年纪轻轻就资产雄厚,但名下房产始终空置,他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住在公司里的。”
宋书垂眼轻喃了句,“自己……一个人么。”

  “叮。”
电梯到达人事部所在的楼层。
Dennis茫然回头,“嗯?秦小姐您刚刚说什么?抱歉我没有听清。”
“没什么。”宋书淡淡一笑,抬手将垂下的一缕长发捋到耳后,那点露头的情绪也掩饰下去,“我们走吧。”
“哦哦,这边请。”

  在Vio的入职却不是宋书想象中的顺利。
“抱歉,秦小姐,您的人事任命书必须由副总以上的管理层签字。负责的副总现在不在公司。”人事部档案室的工作人员目露歉意。
Dennis意外地问:“林总不在?”
“林总这周出差。”
“啊,这样,那送去秦总那边,让他签字?”
“……”办公桌后的人脸色微变,给Dennis使了个眼色,起身走到旁边。
Dennis犹豫了下,跟过去。
宋书面上笑容不变,眼神却紧了紧。她的目光追上两人,隐约听见那边的议论声传回来。

  “今天去找秦总,你疯了?”
“林总不在,找秦总签字不是正常流程吗?”
“你忘这周是什么时间了?”
“这周怎么――”话声戛然而止,几秒后接了一声急促的吸气,“艹,我还真把秦总这一年一次的地狱周给忘了。”
“……”

  又一番交谈后,两人分开,Dennis走回宋书面前。
“抱歉,秦小姐,我们这边出了一点意外状况。待会儿人事部的栾部长会过来,我们得向她征询一下意见。”
宋书点头的动作停住,“栾部长是……栾巧倾?”
“秦小姐认识我们部长?”
宋书默然几秒,眼角微弯,笑着摇头,“不。只是听说过。”
Dennis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一点暧.昧的笑容,“看来公司里的事情,秦小姐也有所耳闻。”
宋书笑而不语。

  正在此时,几人身后的会议间玻璃门被叩响,咔哒咔哒的高跟鞋声随着一个女声进来。
“我刚刚接到电话,新员工的人事任命书卡住了?”
Dennis脸上表情一收,绕开宋书,殷勤地迎过去,“栾部长,麻烦您了。是隽升律所那边过来的秦小姐的人事任命问题,这是相关合约文件。”
文件翻动声后,“这个属于副总级以上的文件了,找我也没用。林总出差了?”
“是,所以我们想送去23层……”
会议间里蓦地静下来。
几秒后,栾巧倾不悦地说:“这周他不会处理任何事务。进公司几年了,这件事还要我提醒你们?”
“……”
“她就是来办入职的?”
“啊,对,这位是秦情秦小――”Dennis回头,看着那背影愣了下,“秦小姐?”

  宋书握着手提包真皮手柄的指尖收紧,指腹泛起微微的白。几秒后,又蓦地一松。
她转回身,微卷的长发在空中划过一道弧。
那副并不好看的黑框眼镜下,女人的笑意却有藏不住的妩媚动人的味道。
“您好,栾部长……我是秦情。”

  栾巧倾翻着文件,低着头走过来,“你好。秦小姐是余总的未婚妻吧,果然跟传闻里一样漂――”
话声蓦地停住。
走到宋书面前的栾巧倾表情僵住了,余下的话音也梗在喉咙里。她睁大眼睛,见鬼一样。

  她对面那张漂亮脸蛋上明媚不减,“栾部长?”
“……抱歉。”
栾巧倾半晌回神,眼底一瞬间掠过去无数的复杂伤感的情绪。
又过了十几秒,她才找回声音,“秦小姐……这周无法办理入职,你下周再过来吧。”
宋书一笑。
“我知道了,栾部长再见。”
她拎着提包,错身走过栾巧倾。

  直到那道背影消失在玻璃门外的楼层尽头,栾巧倾才收回视线。
“Dennis,你刚刚说她叫什么?”
“秦情。”
“隽升律所介绍过来的余起笙的未婚妻?”
“是……”Dennis小心翼翼地问:“有什么问题吗,部长?”
“没有。”栾巧倾目光黯了黯,“只是她来的时间太巧,让我想起了一个已经过世的人。”
会议间安静两秒,栾巧倾抬头说:“秦情的这份人事任命书先扣下吧。”
Dennis一呆,“啊?不等下周送给秦总吗?”
“不行,不能让他看见!”
栾巧倾突然提高的音量让Dennis一惊。等她回过神,紧皱起眉,手里的文件被捏得褶皱了。
“秦情不行。她……太像那个人了。联系隽升律所,让他们换一个人过来吧。”
“栾部长,这是不是不合――”
“按我说的办。”
“……是。”

  宋书走进空无一人的电梯里。
笑意像浸入水里的画布颜料,一点点剥离褪尽。
梯门关合。
“请刷卡。”电子女音响起。
宋书闭了闭眼。十几秒后,她终于恢复镇静,从包里取出那张最高权限的访客卡按在刷卡区。
“请按楼层。”
“……”
宋书的指尖移到最底部的数字1上,却停住了。几秒后,鬼使神差地,她抬手按向数字23。
料想中的“权限不足”的提醒并没有响起。
电梯启动,缓缓上行。
宋书怔了两秒,垂眸笑了笑,轻声自语:“安保漏洞啊。”

  电梯在23层停了下来。
梯门打开。
果然不同于之前楼层极简的白色办公风格,走进23层,入目就是最深沉的紫色绒质的菱形墙壁软包。
耳边更有轰鸣的音响咆哮声:

  “Why don't you lock me up with joy and kisses(你为何不用欢.愉和亲吻把我锁住)?”
“Lock me up with love(用爱把我禁锢)?”
“Chain me to your heart's desire(用你的欲.望把我囚困)”
“I don't want you to stop(不要停驻)”
“Lock me in and hold this moment, never get enough(将我锁在这一刻吧,我永不满足)……”

  宋书怔在梯门前。
几秒后,她垂眼笑了笑。
原本听Vio的员工说他只住在公司、每年的这一周完全不接触外界,她还有些担心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层更像是在开轰趴。
宋书笑过,转身回电梯里。

  然而就在踏入电梯的前一秒,宋书突然停住。她皱起眉,侧身看向这片平层的入口。
音响咆哮声从黑暗里传来。
和它一同涌来的还有一丝淡淡的……血腥。

  想到什么,宋书的瞳孔蓦地缩紧。
下一秒,手提包直接扔下,她转身冲进那片黑暗里――

  23楼内是一片没有隔断的大平层,看不清的地板上滚着乱七八糟的杂物和酒瓶。
宋书紧张得呼吸急促,中途磕磕绊绊摔了几次,她才终于在那厚重帘子的遮蔽下适应面前的昏黑,依稀分辨出不远处靠在墙角的那道身影。
瘦削的身影就靠坐在墙根,垂着头颈。
死寂的房间里听不到呼吸声。

  宋书胸口一窒。
她顾不得多想冲上前去,离着还有半米远时脚下一滑,脱力跪到坚硬的地板上,撞出“砰”的一声。
然而膝盖处的撞疼早就传不进麻木的感官内,她只颤着手去探那人的颈动脉。
指尖冰凉,但跳动。

  “……!”
宋书猛地松了口气,骤然涌进肺里的带着浓重酒气的空气呛得她剧烈地咳嗽起来。
她气急败坏,几乎想抬手抽面前这张醉睡的再熟悉不过的面孔。

  攥拳几秒,宋书还是收回手。她压着咳嗽,撑住膝盖慢慢起身。
手腕突然被钳住。

  宋书一怔。

  下一秒,巨大的拉力传来,她猝不及防地往前一扑。
跟着眼前天旋地转,她被人翻身压在冰凉的地板上。

  眼前黑暗。
感官里是滚烫的呼吸,炙热的身体,还有充满血腥味的沙哑呢喃:
“宋书――”

  “!!”
宋书陡然僵住。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