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二更
首页
更新于 20-01-18 20:11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第83章

  秦楼的六阶魔方对于除了他和他家小蚌壳以外的所有人来说, 绝对是心理阴影级别的存在。
因为按照曾经他们共同生活在秦家老宅里数年的经验来看,只要秦楼手里拿着六阶魔方,就代表着他此刻的情绪处于一种随时会发疯或者爆炸的边缘――也只有在这种时候, 宋书才会把一只拧得乱七八糟的六阶魔方塞进秦楼手里,用来给他转移注意力,顺便镇定情绪。
所以六阶魔方在其他人眼里就是一种预警,大概类似“前方雷区,蚌壳科属以外生物勿近”这种红色标语。

  而在今晚,看见这只已经暌违数年未见的六阶魔方再次出现在秦楼修长的十指间,宋茹玉和宋帅姐弟俩的心理阴影程度也就可以预料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回过头对视一眼,在各自眼底读出“珍重”的意味。

  管家在旁边看这一代秦家晚辈的戏, 看得差点忍不住笑, 直到有所察觉的秦楼的视线淡淡刮过去, 他才连忙正色, 开口:“宋帅, 茹玉, 你们两个就坐这边吧。少爷和宋书小姐等你们好一会儿了。”
宋茹玉下意识抗拒要和秦楼坐一桌吃饭这件听起来就很恐怖的事情, 她张口推阻,“我们来之前已经吃过――”

  “你们吃过晚饭了, 还赶在我们的晚饭时间过来,诚心来打扰的?”
从他们进来以后抬头问了那一句就低下眼去玩魔方的秦楼终于再次开了口, 面上笑意懒懒散散的, 声音里却透着某种凉意。

  宋茹玉一噎, 宋帅连忙伸手拉了她一把, 随即笑道:“哥, 我姐就是怕打扰你们才这样说的,我们是来道歉的, 哪有心情吃晚餐呢……那你们要是不介意,我们就坐下了啊?”
秦楼似笑非笑地瞥了宋帅一眼,收回目光去。
宋帅松了口气,连忙给宋茹玉一个眼神示意,然后拉着她坐下了。

  管家去餐厅侧门旁拉了一下响铃,通往厨房的长廊门被拉开,佣人们推着准备好的餐车进来给四人布菜。
今晚宅子里过来掌勺的是法国大厨,做的也都是法式西餐。最先放在柔软的白布篮子里端上来的是烤上一圈淡淡的金黄色的餐前面包,面包被切成漂亮的小方块,外层酥脆金黄,沾着点香葱之类佐料碎末,而内里松软香甜。
无论温度还是口感都是最适宜,只这点餐前小点心也足够尝得出厨师的专业水平造诣。

  只可惜桌上也只有宋书有心情品这味道了,其余三人全都心不在焉――秦楼是在专心致志地叠着长腿靠在椅背上玩魔方,宋茹玉和宋帅别说尝味道了,眼神交流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估计吃进嘴里的东西是什么他们也完全没顾得上注意。
这样的情况下,餐厅里的空气安静得让食物都难以下咽。
直到大约两分钟后,秦楼手里的魔方“咔哒”一声轻响,最后一层转回后,魔方完全复原。
他炫耀式的把魔方举到宋书面前。
“看,蚌壳。”

  宋书叉着餐前面包停住,转过来瞥了他一眼,然后她低头看过腕表后才抬起视线,“比以前慢了好多。”
“是吗?”秦楼捏了捏修长的指节,“太久不转了,手生了。”
宋书点点头,“之后可以多练习。”
“好。”秦楼没犹豫地答应下来,跟着他扶住宋书坐着的高背椅的椅背,微微倾身过去,“虽然慢了点,但是毕竟也转出来了――有没有什么奖励?”
“……”宋书默然地空白着表情盯着他看了两秒,然后才开口,“你想要什么奖励?”
秦楼眼睛一亮,“什么都可以吗?”
“不行。”
这次轮到秦楼噎了一下,“我还没说呢。”
“你说了。”
秦楼皱着眉扭过头,看向对面的两人,“我刚刚有说什么吗?”

  突然被cue到的宋茹玉和宋帅姐弟差点被下咽的食物噎住。等两人回过神,宋茹玉求助地看向宋帅,宋帅只能硬着头皮笑,“哥,我也没……没听见。”
“啧。”
秦楼不满地轻嗤了声。
他把手臂从宋书身后的椅背上拿下来,往铺着洁白餐布的餐桌上一支,那双黑漆漆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住宋帅。
“这种时候,你应该说你听到了。”
“?”纵使是宋帅拍惯了马屁这次也没跟上秦楼的脑回路,他茫然地看向秦楼。
却见秦楼嘴角一勾,笑得恣肆又得意,他撑着颧骨歪过头去,盯着依然没什么表情地微鼓着脸儿咀嚼着食物的宋书,“我家小蚌壳说什么都是对的――她说我说了那就是我说了,没说也说了。”

  宋帅:“…………”
他突然发现他骨子里被激发出来的狗腿基因分明是家族遗传――不只是他,在宋书面前,秦楼分明比他狗多了!
不过再借宋帅100个胆子,他也不敢说这话,只能嚼着嘴巴里狗粮味的餐前面包,一边僵硬地笑着,一边附和地点头。

  而秦楼已经重新挪到宋书旁边。
“你真听见我刚刚说什么了吗?”
“不是用听的,”宋书无奈地瞥他一眼,“你在想什么,全都写在脸上了。”
秦楼笑了起来,“哦?我在想什么,我自己怎么都不知道?”
“……”宋书不想跳坑,索性不理他了,“吃饭。”
“谈完条件再吃也不晚。”
宋书沉默几秒,扭过头,“真要奖励?”
“……”
秦楼眼睛亮起来,飞快地点点头。

  那期待的表情看得桌对面宋茹玉和宋帅心情复杂――
多少年了,他们没见过秦楼在任何人面前这样一副压着本性装乖巧摇尾巴的模样。果然宋书只要一回来,秦楼就不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疯子秦楼了。或者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秦楼就会变得比他们平常见到的那个模样更“疯”一些。

  宋书左手靠在餐桌边沿,朝坐在她左边的秦楼勾了勾食指:“那你过来,我给你奖励。”
秦楼想都没想,一拖椅子凑到宋书面前,然后他就看着女孩儿慢慢俯身过来――
在某人眸子里的狼光都快要压不住的时候,一只叉着餐前面包的叉子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拦住了他看向宋书的视线。
不等秦楼反应,那块小小的餐前面包就被拿着银色叉子的手推到了他唇上。

  秦楼一怔,而宋书表情淡定:“奖励,你要的。”
秦楼的眼神里凶性藏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里面的情绪飞快地委屈下来。
“不要这个奖励……”
他话还没说完,宋书推着叉子把面包趁他开口的工夫塞进他的嘴巴里。

  “咬住。”女孩儿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
秦楼没精打采地耷拉下眼皮,但还是听话地张嘴咬住了。
宋书的眼瞳里掠过去一点淡淡的笑意,只是很快便被她掩饰住了。收回手里空掉的叉子,宋书垂回视线,声音平稳:“今天的厨师很不错,餐前面包也很好吃。你尝尝,不要浪费。”
“……”
秦楼没懂自己这次装可怜完全没奏效的原因何在,他垂着眼苦思冥想了好几秒,似乎突然想通了什么。
然后秦楼叼着那一小块餐前面包,回头看向餐桌对面――

  突如其来的冷冰冰的目光把宋茹玉和宋帅姐弟看得一懵。不等他们反应,就见秦楼的视线压到他们面前的餐盘上。
然后他伸手在空中平压了下。
宋茹玉还不理解,宋帅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连忙拉了拉宋茹玉的衣袖。
“低头,吃饭。”
宋茹玉从进来餐厅都是僵着的,一步一个指令,跟着宋帅一起低下头去。

  见两人照办,秦楼直接起身走到宋书的椅子旁边,然后他按着椅子靠背蹲身.下来,低到宋书眼前。
宋书手里的叉子再次停住,她无声地转过脸,眼神平静淡定地瞥着半跪在她面前的秦楼。
秦楼叼着一边面包块不说话,也不动作,就安安静静地看着她。
宋书很轻地皱了下眉,“……不要。”
秦楼仍是不说话不动作。
这样僵持数秒,宋书终于妥协了,她抬眼确定了下对面那姐弟俩确实没人敢抬头,这才侧过身。
女孩儿的手在秦楼肩头轻搭住,她自己微垂着眼低下头去,在他咬着的面包块上咬下一小口。
宋书太清楚秦楼那得寸进尺的性子,咬完以后她就立刻想要退身离开,然而已经晚了――
秦楼早有预谋地扶在她椅背上的手垂下来,把宋书向着自己低低一扣,被宋书咬了一小口的面包被他用舌尖勾进嘴巴里,同时他微微抬身,在那透着嫣色的唇上轻舔了下。
“……秦楼。”
宋书退回去时已经被占足了便宜,她眼神微有些恼,连白皙的一贯没什么明显情绪的脸蛋上都泛起压不住的嫣红。

  秦楼得逞地把面包吃完,“你说得对,厨师做得不错……确实很甜,很好吃。”
说话时,某人那压着狼性的眼神几乎没离开过宋书的唇。
宋书微攥着刀叉,有些恼又无奈地转开眼。
“生气了?”秦楼凑上前。
“……”宋书不说话。
秦楼反省了下,“我以后在餐桌上不这样闹你了。”
宋书瞥他一眼,显然并不信任。
“但是,你也不能怪我,是你纵容我的。”
“……”
“你明明知道我要做什么吧,小蚌壳?”秦楼俯到她耳边,笑意愉悦,又更复杂,“你如果不心软第一步,那我不会做什么的。可是明知道前面我给你挖了坑,你还是跳下来了。这要怪谁呢?”
宋书微微咬牙,“下次不会了。”
“啊,是吗?”秦楼语气低落下去。
宋书木着脸,“这时候装可怜没用,你觉得我刚吃过教训,还会再心软吗?”
“不知道。”秦楼低声,干脆蹲下.身,顺着趴到她膝前,仰着张俊美又失落的脸看她,“下次就不会理我了么?”
宋书:“…………”

  半晌,宋书气极反笑。
不知道是在笑自己还是笑秦楼,女孩儿只是垂着眼,勾着唇角,眼神无奈而柔软:“行了,你赢了……疯子。”
秦楼眼神微晃。宋书被他那逐渐难以掩饰深里情绪和欲.望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她视线躲开,脚尖抬起来很轻地踢了踢他小腿。
“吃饭吧,别闹了,一顿晚餐都快消化不良了。”
秦楼沉默许久,慢慢把心底那只不甘的野兽一点点压回牢笼。
他垂眼,遮住眸子里漆黑的光。
“好,听你的。”
“……”

  一顿晚餐吃得宋茹玉和宋帅姐弟多次险些被噎进医院,倒是宋茹玉那份已经准备背诵了很久的自我检讨完全没有用上。
因为等到吃完晚餐后,秦楼就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半点再多留他们的意思都没有。
宋茹玉还想说什么,被经过这顿晚餐后已经有所会意的宋帅阻拦了。
两人起身告别,走之前宋帅突然想起什么,对秦楼说:“哥,二中那边有个学校领导前不久联系过我,他说这个周日就是Q市二中的校庆典礼,末尾还安排了一场校友会――他托我来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回学校,希望能给安排一次演讲。”
“演讲?”秦楼意外地抬眼,“什么演讲?”
“嗯,大概就类似已经功成名就的荣誉校友对在校的学弟学妹们的鼓励?”宋帅挠了挠后脑勺,不确定地说。
秦楼轻嗤了声,“他们确定我是‘荣誉校友’?”
“……”想起秦楼当初在学校时那些足够名垂校史的“丰功伟绩”,宋帅讪讪地笑起来,随后坦然道:“说到底他们估计还是想蹭一下哥你的名义,替学校做一下宣传吧。那你如果不想去的话,我就替你把他们那边回绝了啊?”
秦楼刚准备点头,突然就顿住了身。

  须臾后,他微撩起眼,眸子里光色熠熠――
“如果是校友会,那我能带人一起去吗?”
宋帅一愣,“应该可以吧,他们没说。但这本来也没什么,能请到你就很不错了,他们不会连这点要求都拒绝的。”
“好,”秦楼嘴角一勾,眼神沉沉地笑起来,“那你告诉他们,我去。”
“……”
对着秦楼那个眼神,宋帅心里本能地一哆嗦:虽然没猜透秦楼这一行的意图到底是什么,但他觉得他得替那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被秦楼惦记上的人默哀三秒钟了。

  等宋茹玉和宋帅离开,宋书走到秦楼身旁。
“这周日你要回二中?”
“嗯,”秦楼垂下眼,笑着看她,“小蚌壳,跟我一起回去吧?”
“……为什么?”宋书问。
秦楼沉默了下,笑,“你是问我为什么要回去,还是为什么要带上你?”
宋书眼神淡淡地瞥他,“这两个问题的原因难道不是同一个吗?”
“是。”秦楼低声笑了起来,“去了你就知道了,所以到底要不要跟我去?”
宋书淡淡睨着他:“我有不去的选择吗?”
“没有。”
“那你还问。”
“以示公允。”
“……”

  宋书懒得理他了,转身准备往楼上走。
身后秦楼的声音不依不饶地缠上来,“到底去不去,小蚌壳?”
“……”
女孩儿的身影慢吞吞地走上通往二楼的木质楼梯,等到转过拐角,身影都要消失不见的时候,一点回声传下来。
“去。”
“……”
秦楼愉悦垂眼,无声而笑。

  管家在旁边站着,目睹全过程后,终于在此时忍不住露出笑容。
“像少爷很爱宋书小姐一样,小姐也很爱少爷您啊。”
秦楼抬眼,“是么?”那双会盛满疯子的恣肆的眼眸里,此时难得温柔而笑意盈盈。
管家仍是慈和地笑:“少爷您明明知道的,何必还来问我呢?”
“虽然知道,但是也很喜欢从别人那里听见。”
“听见什么?”
“听见你们告诉我,她很爱我。”秦楼忍不住勾起嘴角。
管家一愣,跟着笑了,“那是不必求证的事情――即便是少爷一句明知故问的话,也没什么选择的选项,宋书小姐都不舍得让您的话落空,怎么也要纵着您应下来――这世界上应该不会有人比她更爱少爷您了。”
秦楼垂眼。
“我也一样。”
说完,秦楼愉悦地笑起来,他跟在那道已经离开的身影后,一步一步走上楼梯。

  管家站在一楼台阶下,等两人都上去了,他摇头而笑。
“所以,疯子少爷和蚌壳小姐才是天生一对啊。”

  家里的佣人推着餐车过去,闻言抬了抬头,半是玩笑。
“管家先生,可别叫少爷听见――他不喜欢别人也那样喊宋书小姐,听见以后肯定要吃醋了。”
管家笑着点头,“是是,差点忘了。”
“……”

  *

  周日,Q市二中校庆典礼。
邀请函在前一天已经被宋帅亲自送过来了。正式的荣誉校友演讲是在临近晚上的时候,秦楼和宋书中午吃过午餐,便提前到了二中。
学校里负责的相关领导接到消息,紧赶慢赶地到了学校门口,等秦家的专车将秦楼和宋书送到校门外,对方已经笑意满面地迎了上来。

  “秦总,久仰久仰,我是这次庆典校方的负责人,刘瑜笙。”男人和秦楼握了握手,笑着说道:“今天我负责接待您,要是有什么怠慢的地方,您尽管对我提出来就是了,我一定改正。”
刘瑜笙说完,才将目光投向秦楼身旁的宋书,“这位是……?”
宋书正要开口,秦楼的话声先她一步出来:“我未婚妻,也是跟我同届的二中学生。”
“哦?没想到还能有这样一段缘分呢?”刘瑜笙惊讶说完,笑了起来,他朝宋书伸手,“不知道怎么称呼您?”
宋书和对方轻一握手,便垂了回来,她淡淡一笑,“刘老师客气了,叫我宋书就好。”
“好的,那我带两位参观一下学校?”
“……”

  刘瑜笙领着秦楼和宋书在二中简单看了几处标志性的建筑物,便算是结束这趟参观。
“学校里这两年变化还不算太大,两位看着应该多少有些亲切感,”刘瑜笙说,“我看走了这么远,你们应该也累了,我带你们到校庆典礼的休息室吧?”

  宋书刚准备点头,就听一直懒洋洋地没什么兴趣的秦楼突然抬头,开口问道:“今天校庆,学校里的老师们应该多数都在?”
“那是自然。”刘瑜笙回答完,疑惑地问,“秦总是想……?”
秦楼微微一笑,“我想去看望一位老师。”
刘瑜笙一愣,反应过来,“噢,原来秦总还有恩师想要探望?还是您心细。不过我对学校里的教学老师的安排不是很熟悉,还得麻烦您给我尊师的名字,我去教务处查一查。”
秦楼想都没想,“我们跟你一起去。”
刘瑜笙意外地看了秦楼一眼,还是点点头,“好。那两位随我来。”
“……”

  趁着刘瑜笙转身走到前面,宋书淡淡地收回目光,瞥向秦楼。
“这就是你回学校来的真正目的吧?”
秦楼勾着嘴角,笑意漫不经心的,“嗯。”
“初中部那时候你几乎没来上过学,就算后来高中部,多数老师也是被你气得半死。我怎么不记得你有什么‘恩师’要探望?”

  “……有啊,当然有。”
秦楼眼底笑意沉了下来――
“不过不是我的,而是你的。”

  宋书不解地转向他,“我的?”

  秦楼笑了起来,“你是不是忘了,当初有一次被我撞见,你那时候的班主任把你叫到办公室,警告你离我这种人越远越好?”

  宋书一噎。
她的记性不算差,所以即便这件事情其实已经被她忘得七七八八了,但是听秦楼一提,她还是勉强能从脑海里翻找出那天的画面。
宋书想了几秒,轻叹了声,“那个班主任不是第一个这样对我说的人。”
秦楼轻嗤了声,“那我不管,我只听见了他说的。”
宋书无奈,“这件事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了,而且对我们好像没什么影响……你会不会有点太记仇了?”
秦楼说:“你才知道我有多记仇么?”
“……”

  见宋书不说话,秦楼伸手勾了勾她的手指,憋着坏问:
“你说待会儿我们要怎么做?”
“‘我们’?”
“对啊,当然要我们一起做点什么才够。”
“……比如呢?”
“嗯,让我想想,”秦楼眼神一晃,笑意盈上来,“当着他的面,一个法式热吻,会不会不太够?”
宋书:“。”

  宋书那素来没什么情绪的脸上终于藏不住漫起一点嫣色。
她轻咬了咬牙――

  “你做个人,秦楼。”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