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88 章
首页
更新于 20-01-22 08:59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第88章

  会议室里一片悄然。
虽然财务部的职员们没有听清楚宋书和秦楼之前说了什么, 但秦楼仰进椅子里后那两句话一个字不落地钻进耳朵里――他们在场每个人听得清清楚楚。
……不过那是什么虎狼之词?
会议长桌旁职员们表情微妙,面面相觑。

  宋书同样被秦楼的话噎住。
她发现自己越来越低估秦楼的脸皮厚度,也越来越高估他的下限位置――不排除这两者在日益纵深变化的可能性。
虽然宋书很想给秦楼一个教训, 但此刻绝对不合适:会议室里十分安静,财务部所有职员无论明处还是暗处的注意力显然都在两人身上。
她不作反应会让人误会,做错了反应更会让人误会。

  静止两秒,宋书轻吸了口气,合上面前的会议记录本。她面带微笑地站起身,然后微微俯身,低到秦楼面前。
秦楼亲眼看着宋书贴近,漆黑的眸子里愈发熠熠起来。
宋书看得清楚――那双桃花眼里映着她的身影, 盛着的几乎要满溢出来的分明是愉悦、期待和兴奋得难以自抑的情绪。
……这个疯子。
宋书忍不住在心里叹声。
然后她停住俯低的上身, 双手抬起来, 伸向秦楼。

  会议室从四面八方落过来的目光亮得快实质化了, 每一个人的好奇心都按捺不住, 几乎要从眼睛里蹦出来。
而在他们的目光下, 宋书细长的左手指尖掐住秦楼的衬衫领口, 缓缓捋平,随即调整到领带结的位置上。她的右手拉住领带, 然后用力一收。
“咳――咳咳……”
毫无防备的秦楼侧翻过身,低嘶着声咳了起来。

  会议室里蓦地一寂。
众人回过神, 男性职员们感同身受心有余悸地伸手去摸自己的喉结位置。
宋书拍拍手, 直起身, 笑容寡淡微凉, “秦总, 我毕竟不是您的生活助理,系领带这样的事情您还是自己学着些好。不然我这样生疏, 下手没个轻重的,下次再勒着您,那可如何是好?”
秦楼撑在椅子扶手上,半躬着身,他咳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平复下来。不等抬头,他那因为剧烈的咳嗽而带上一点沙哑的笑声已经先响起来。
恣肆,愉悦,兴奋难抑――活脱脱的一个疯子。
职员们表情都逐渐变得微妙而避畏。
而秦楼翻过身,慢慢倚进椅背里,他仰头看着面前笔直站着的女孩儿,咳得通红的薄唇,唇角一点笑意勾起来。
“喉结位置很容易致命的,你就不怕勒死我?”

  宋书眼神轻晃了下。
几秒后她弯下眼角,温和地笑:“秦总放心,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
“我当然放心,我有什么好不放心的?”秦楼抬手,慢条斯理地拽松了领带,仰起的脸上笑意恣肆而俊艳,“……死在你手里我都放心。”
“――”
宋书面上笑意蓦地一滞。

  须臾后,那点温和笑意的假象从宋书干净漂亮的脸蛋上剥离,她慢慢皱起眉。“那个字不吉利,收回去。”
这突然就冷硬下来的语气带着女王范十足的不容拒绝,前后反差之大让会议室里职员们纷纷愣了下。这回他们终于忍不住,即便有点怕和秦楼撞上目光,但他们还是小心地抬起视线。
只是甚至不等他们的目光定格到秦楼身上,众人就听见那个素来恣肆得谁也不在意的声音,此时十分“乖巧”且没有任何犹豫地响起。
“那我收回。”
职员们:“…………?”
这还是他们那个说一不二的疯子老板吗?

  等会议室里那座老式立钟敲了一下半点的钟声,众人纷纷回神。
他们没来得及得到更多看戏的机会,会议正式开始。

  财务部的总结展望会开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结束。他们这边散会时,时间距离十一点半剩下已经连五分钟都不到了。
部门里的高层没得推脱,部长全程观察过秦楼的表情,只是这位真实情绪里的喜怒哀乐实在不是能通过脸上的判断出来,所以此时即便看着秦楼面上带笑,财务部部长仍旧是小心翼翼地走过来的。
“秦总,我们这边结束了。您看您有什么指示还是……?”

  秦楼回眸看向身后收拾会议记录本的宋书,他挑了挑眉,“宋助理,会议记录完成了吗?”
即便知道秦楼是明知故问,宋书也点了点头,“整理完了。”
秦楼转回来,“那你们去吃饭吧,也到中午的下班时间了――宋助理留在这边陪我讨论一下会议内容就好。”
宋书:“。”
财务部部长如蒙大赦,他感激地看了宋书一眼,“那秦总和宋助理是在会议室里讨论?”
秦楼随意地点点头,“嗯,就不挪上22层,省得折腾了。”
“好的,那秦总和宋助理自便,我们就先散会了。”
“嗯。”
“……”
职员们迫不及待地脱离这片因为某人的存在而让他们觉得压力山大呼吸不畅的空间,顺着会议室的前后门鱼贯而出。

  几十秒后,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了秦楼和宋书两人。
会议室的前后房门都被财务部的职员非常“体贴”地带上了。Vio资本的会议室又都做过隔音处理――关门之后的房间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里面半点声音都不存。
如果换了别人在,那大概还会因为这过于安静的独处而觉得尴尬,然而对于早已习惯了彼此独处的秦楼和宋书来说,这一点显然构不成问题。
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问题。

  宋书刚把自己做好的会议记录内容从头到尾大略地排查一遍,然后在最后签下确认的会议时间和记录人后,就感觉面前的光线突然被削减了大约四分之三的部分。
宋书笔尖一顿,抬眼。
财务部在Vio高楼的18层,落地窗外原本就是比较开阔的高楼区中上层空间,光线充足。
然而此刻,落地窗前的电子遮光帘正在随着“咔咔”的响声缓缓降落――大部分的光开始被驱赶在外面。
宋书转回身,看向会议室的控制枢纽区。
秦楼站在那儿,手插着裤袋懒洋洋地靠在墙上,似乎终于等到了宋书的“青睐”和注意,他抽出手,朝宋书挥了挥。
表情又愉悦又疯子。

  宋书没表情地盯着他看了两秒,她合上面前的会议记录本,然后快速起身往前门走。
秦楼却仍是靠在墙上,就那样似笑非笑地歪头看着她,半点没有要阻拦的意思。
宋书的步伐迟疑地慢下来。
“……你把门锁了?”
秦楼一直身,晃着长腿懒懒散散地往她这里走,“你猜呢。”
宋书上下一扫,“钥匙藏在哪里了?”
秦楼想了想,嘴角一挑,双手则慢悠悠地举了起来,“不如你过来,给我搜搜身?”
宋书:“。”

  宋书沉默的间隙里,秦楼已经不紧不慢地举着双手走到她的面前。
到某个距离时,他的手突然放下来,将面前的女孩儿钳住,没给宋书任何反应时间便把她转过半圈抵在了会议长桌上。
宋书回过神,没什么情绪的脸蛋上微微皱起了眉。她抱着会议记录本,字音清晰缓慢:“秦总,这里是公司,也是财务部的会议室――你想做什么?”
“虽然是公司,但现在已经下班了。”秦楼朝着角落里的落地钟示意了下,“所以现在是私人时间,而这里是我的地方,我想做什么都可以。”
宋书:“。”
“至于我到底想做什么,”秦楼哑声笑了起来,他向前微微俯身,“我刚刚关上窗帘,你难道还没猜到?”
宋书抱着会议记录本的手慢慢收紧了点,她绷住表情,转开脸试图躲过秦楼贴近的呼吸,“秦总想多了,我没猜到。而且已经接近午饭时间了,秦总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我就先――”
“真不知道?”秦楼话没说完,突然在面前白皙的耳垂上轻吻了下。
“――!”宋书身影一僵。
秦楼低声笑起来,“现在知道了么?”
宋书转回脸来,白皙的面颊上已经染了藏不住的艳粉,眸子里更是盈盈着不知道是疼还是气得水气。
秦楼看得眼神一深。
“不知道就算了,我告诉你好了。”秦楼俯低了身,彻底将面前的女孩儿拢了满怀,他伸手解开她的发圈,揉着那些乌黑的发丝放在面前轻嗅,淡淡的紫罗兰香气沁人心脾。
秦楼心情愉悦地笑起来,“我开会前不是说了么,我想潜规则你啊……”秦楼一顿,想了想,将准备脱口的字音一转,他哑声笑,“‘秦情’助理。”
宋书被这个称呼弄得一怔。
须臾后,她反应过来什么,表情空白的脸蛋上,那双好看的杏眼深处流露出一点淡淡的嫌弃。
宋书微抿着唇,没说话。

  秦楼低头亲亲她,“现在该你说话了。”
“说什么。”
秦楼:“唔,说你只是我的助理,我不应该这样对你,再靠近点你就要喊人了。”
宋书:“。”
宋书忍不住想扶额,可惜手里抱着会议记录本又被某人压制着,根本没法动作。
她皱起眉,“都说了让你不要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了。”
秦楼放低了声音,“小蚌壳,快说台词。”
“不要。”
“求你了?”
“……”宋书木着脸儿抬眼,“你的求就用在这种事上面,不觉得把自己的脸皮卖得有点廉价了?”
“如果对象是你,那什么事我都可以用求的,你想听么?”秦楼毫不犹豫地说。
宋书失语。
秦楼更贴近些,“小蚌壳……”尾音拖得委屈极了。
宋书到底受不住他这样的央求,有些不自在地撇开脸儿,绷着表情没起伏没感情地念台词,“秦总别靠近了,再近点我喊人了。”
秦楼露出愉悦的笑,“喊人也没用,会议室里有隔音,门也被我锁了,没人能听得见你求救。”
宋书:“……”
宋书头疼地放轻了声,“你幼不幼稚啊秦楼。”
秦楼只催促她,“该你说台词了,你猜到剧本了吧?”
“说没猜到可以不说么。”
“不可以,那就我教你。”
“……”宋书想象了一下感觉那样更难以脱离这苦海,她只得屈服地无声一叹,然后配合着她已经猜出来的秦楼的剧本开口,“秦总已经有女朋友了,请您自重。”
看着他家小蚌壳一副生无可恋面无表情的模样还陪他演戏,秦楼就忍不住想笑场,但中途又忍回去,他绷起表情故意戏耍似的去蹂.躏.着吻女孩儿的唇――
“有女朋友怎么了?我又没有要你做我女朋友,我只是想潜规则你。”
宋书:“……”原来这还是个渣男劈腿的剧本。
秦楼笑起来,“知道什么叫潜规则吗,秦情助理?”
宋书空白着表情端稳了无辜清纯小白花的戏份,顺着他的话接,“不知道。”
“潜规则,就是睡觉的意思。”秦楼说完便忍不住勾起嘴角,“我说我想潜规则你,就是我想和你睡觉――那你知道睡觉什么意思吗?”
宋书:“。”
宋书懒恹恹地抬眼睨着秦楼,“秦总,你那脑袋里现在装的都是什么,成吨的黄色废料吗?”
秦楼失笑,很快又绷回来,“不知道的话那我给你解释。睡觉有两种意思,第一种是盖棉被纯聊天,那是我和我女朋友做的事情;第二种就比较简单了,两个字就能形容,那是我要和你做的事情。”
宋书忍无可忍地抬脚踹了踹秦楼小腿,“别闹了。”
“谁和你闹了?”秦楼压身上来,把宋书最后一丝活动余地压缩到无,他微灼的呼吸吹拂在宋书的耳旁,“我是认真地准备睡你了,秦情助理。听说你也有男朋友,那我小心点,不让他发现就是了。”
“――!”宋书终于再忍不住涨红了脸蛋,她手里抱着的会议记录本抵到秦楼身前。宋书一边把人推阻开,一边微微咬牙,“秦楼,这儿是会议室,你闹也有个限度。”
“……”

  看出小蚌壳是真的不准备配合自己了,秦楼只得遗憾地退开身,“你脸皮儿太薄了,蚌壳。”
宋书有点咬牙切齿的:“是你的脸皮太厚下限太低了!”
“是么?”
秦楼想了想,不在意地摆摆手。
“没关系,我以后会让你喜欢上剧本演出的。”
“……你做梦。”
“我们下次继续。”
“……”
“你要是不喜欢,我们换个剧本也行。”
“…………”

  宋书顶着一张透红的脸蛋,僵着身往会议室前门走,“钥匙拿出来。”
秦楼无辜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我没锁门。”
“――?”宋书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回眸看向秦楼,“你就不怕中途有人进来?”
秦楼淡定地走上来,“他们不敢。而且就算误入,我会挡住你的。我的小蚌壳,一点尾巴他们都别想看见。”
“…………”
宋书恼得想把面前这人直接踹出房间。

  *

  除夕年假前的最后两天转瞬而逝。
大年三十一早,宋书醒来,并在下床前发现自己身旁多了一坨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上来的“不明物体”。
沉默数秒后,宋书选择直接无视,穿着睡衣去套间的洗手间里洗漱。

  大约三十秒后,那坨不明生物也出现在她的洗手间里,并且动作非常娴熟地在出现的第二秒就从后面糊到了宋书的身上,毛茸茸的的脑袋蹭在女孩儿披散着长发的颈窝里――撕都撕不下来的那种。
宋书僵了两秒,举着牙刷的手放下,另一只手推了推自己肩旁的脑袋。
“昨晚我不是锁门了?”
秦楼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你睡着以后,我从窗户爬进来的。”
宋书身影微僵。

  虽然她住的是老宅二楼,但这边主楼的楼层吊顶一向极高,二楼已经接近正常楼房的三层了。
而且主楼外的地面除了水泥瓷砖就是花木从,连一处只有松软草丛泥土的地方都没有……
宋书紧皱起眉,转回身向秦楼。
“我以前就说过了,高处很危险,不许你再上去了。”

  秦楼本能地凑过来,在女孩儿嘴巴上亲了一口,“唔,留兰香味道的。”
宋书没表情地看着他,眼神发冷。
秦楼只得乖乖认错,“以后不会爬了。”
“……”宋书这才稍松了眉眼,转回去面向镜子,牙刷重新抬起。
秦楼问:“那睡在门外可以吗?”
宋书抬到一半的手僵在空中。
几秒后她垂了垂眼,“明天不会锁门了。”
秦楼眼底笑意一起。
忍了几秒,他没能忍住,从后抱着女孩儿贴在她长发间哑声笑起来――
“明知道我是故意的,你怎么就总是忍不住要顺着我来呢,小蚌壳。”
“……”
宋书咬着牙刷不说话。
藏在长发里的耳朵却一点点红起来了。

  半个小时后,两人去到楼下的餐厅吃早餐。
秦家老宅里的三餐都是按着秦楼和宋书的时间准备的。他们这边前脚下楼坐到餐厅里,后脚佣人们已经推着餐车将温度最适宜的早餐摆到两人面前。
管家亲自上来给两人布置的刀叉,做完以后他笑容慈和地退到一旁,问:“少爷,宋书小姐,今晚是除夕夜,两位有什么安排吗?”
宋书的动作一停。
秦楼垂着眼,情绪上没什么起伏,“安排?比如呢。”
“需要在外面布置烟火表演吗?或者,少爷要不要开着游艇带宋小姐去江上跨年?”
秦楼想了想,“江上太凉,不如抱着小蚌壳在被窝里困觉。”说完,他一抬眼,似笑非笑的,“小蚌壳,你觉得呢?”
宋书没理他,淡定地吃自己的早餐,“今晚如果你没什么事情,那陪我回去一趟吧。”
秦楼一顿。
须臾后,他轻眯起眼。

  秦楼当然知道宋书说的“回去”是回什么地方。毕竟现在这个世界上,对宋书来说能称得上“回去”的,除了他所在的地方外,已经只剩“秦情”家那一处了。
而秦楼更清楚的一件事是,按照他收到的消息,秦老爷子一直就住在秦情父母的隔壁。
像极了“守株待兔”。
在这样的情况下,让秦楼自己“自投罗网”显然是他不太想做的事情。
秦楼思索几秒,问:“把他们接来老宅怎么样?”

  “他们不会过来。”宋书抬眸,精致的脸蛋上没什么情绪,“而且,管家他们也是要回去过年的――这种时候了还不放假,你是周扒皮吗?”
“啊,”秦楼回头看向管家,“是么?”
管家连忙开口:“一切以少爷和宋书小姐的安排为重,这是我们的分内职责。”
宋书淡定接话,“老宅内从今天开始放假,初七再回吧。这期间去留自便,也可以带家人过来――配楼的地方他们随便使用。”
管家意外地看向宋书,“小姐给的条件有些太宽厚了。”
“大家辛苦一年,这也是应该的。”宋书抬眼看向秦楼,“你觉得呢?”
秦楼正撑着下巴看她,闻言嘴角勾了下,“我听你的。姓秦的地方都是你说了算。”
秦楼一顿,补充了句――
“嗯,我身上也是。”
宋书:“。”
宋书低头用餐,没表情地说:“顺便,谁最后清理垃圾分类的时候,把他一起送到不可回收分类去吧。”
“……”
管家在旁边忍不住笑起来。
秦楼没敢再骚,“委屈”地低回头去了。

  临近中午时,秦楼陪着宋书一齐回了秦情父母家。
这次提前得了宋书打回来的电话,等他们到的时候,秦屿峥和梅静涵已经在家里等了很久了。
秦楼和宋书这边刚停下车,联排别墅外的院门已经被推开,秦屿峥站在台阶中间,梅静涵喜气洋洋地笑着迎出来。
“囡囡,怎么才到,路上堵车了吗?”
“嗯,有点堵。”
宋书上前,秦楼也已经从后备箱拎出上门的礼盒,跟着走到梅静涵面前。
“伯母好。”秦楼这种时候大概是人生里看起来最乖巧的时刻了,拎着礼盒垂眼站在原地,一副温文无害的模样。

  恰巧同住的别排邻居从小路前过,隔着不远停住身,“梅姐,这是女儿回来了啊?”
“啊,是,”梅静涵连忙拍拍宋书手臂,“囡囡,跟瞿阿姨问好,瞿阿姨是住在我们后面那排的。”
宋书听话地回身问好,秦楼自然也要跟着一起。
他这边刚问完好,对面老太太眼睛一亮,“哎,这位是……?”
宋书正要开口,就听梅静涵突然抢了白,“我女婿。”
“啊?已经结婚了啊?”瞿阿姨顿时露出失望的表情。
“还没,不过明年就完婚,岁数也不小了,不能拖。”
“哎哟,那他有没有什么同事同学之类的?我看小伙子一表人才,应该也交了不少朋友吧?我这边啊…………”

  宋书和秦楼在旁边站了好一会儿,才听梅静涵终于应付完这位瞿阿姨,转身回来了。
对上两人微妙古怪的目光,梅静涵脸上客套的笑容一僵,尴尬了两秒,“啊,这个不是我特意给你俩撮合,是这老瞿她整天见着个适合的小年轻就想给她闺女介绍对象――我刚刚要不是那么说,她准还得惦记呢。她那个闺女说起来还比囡囡你小一岁呢,你都不着急,也不知道她们急个什么……”
梅静涵说完一顿,“哦我不是催你俩的意思,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们不管,不管哈。”
秦楼忍住笑,微垂下眼。
宋书难能有些尴尬,她轻飘飘地瞥了秦楼一眼以示警告,然后才转回身,“没事,妈,回去吧。”“哎。”

  中午家里简单地做了一顿家常菜,秦楼还陪着秦屿峥喝了几杯。秦屿峥不善酒力,午餐结束后已经通红着脸被梅静涵撵去屋里午睡了。
秦楼喝得不比秦屿峥少,但从面上来看没半点痕迹。
梅静涵见他端着餐盘进厨房来,扫了两眼后似乎无心地问:“小秦酒量不错啊,在酒桌上练出来的么?”
秦楼认真想了想,“应该是天生的。”
“……”难得见这么一个“实诚”的,梅静涵还真噎了两秒才有些好笑地回头看了秦楼一眼。“盘子放水池里吧。”
秦楼应了声,乖乖放下。
梅静涵走过来,“上次见你不太熟练,会刷碗碟吗?”
“……”

  秦楼默然。
身为秦家历代最年轻的掌门人,秦氏集团在他手里被打理得蒸蒸日上,论能力论谋划论眼光,秦楼可以自认同龄里没人能和他作比。
但是论刷碗……
秦总经理默默摘掉那两颗加起来能买一整个洗碗机生产工厂的袖扣,放在一旁,乖巧而坚强:
“我可以学。”

  宋书进来的时候,正听见这句话,眼见着秦楼撸起袖子准备去水池刷碗,她忍不住弯下眼笑起来。
“妈您别逗他了。”
宋书走过来,把秦楼拿起的那个碗放下,她看向梅静涵,无奈地笑:“上次我不是在电话里跟您说过了,他就一个小少爷出身,除了小时候吃了点苦外,一直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刷碗这种事情他哪会做?”
秦楼还试图在未来岳母那里给自己挣回一点印象分:“但我学东西很快的,伯母。”
宋书伸手把他推出去些,然后才笑着转回来。
“妈,他用不上学这个,再说这也不是他擅长的事情――您还不如让他给您选支股票呢。”
梅静涵叹气,“我就是听你说了我才不安心呢。回国前妈不是就跟你说过,谈恋爱结婚就找个踏踏实实的,长得不用好看,家里不用多有钱,人稳当些好过日子,他这个……”
梅静涵看了一眼还没离开的秦楼,眼神复杂而遗憾。
毕竟在眼前这个,这就是一条没贴上啊――
长得祸害,身家无价,综合前两条也不可能是多稳当的。

  大约是感受到未来岳母对自己的由衷嫌弃,秦楼委屈地看了宋书一眼。
宋书夹在两人中间,几乎忍不住要笑起来,“妈,您就别以貌取人了。您小心他被您逼得回去划花自己脸,那我们可就被他讹上了。”
“……”
这话一出,秦楼看向宋书的眼神更哀怨了。

  梅静涵犹豫了下,还是拉着宋书走到一旁,“我和你爸之前听过你来的电话,也觉得这孩子本性不差,就是身世可怜了点。但是后来我们去网上一查他的事情,他这性格是不是有点……”
宋书默然几秒,开口:“妈,我们刚认识那时候,您和爸应该也觉得我性格奇怪吧?”
梅静涵急了,“你那当然不一样――”
“他和我一样的。”宋书平静地说,“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当初的他,那我的性格大概会变得更偏执更奇怪――是他把我从那个深渊里推上来的,他还在里面,但那不是他自己选的,而且他对我来说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是……很好的。”
梅静涵听完,慢慢叹了声。
“妈妈其实相信你,你是个很聪明也很透彻的孩子,你看人是准的。不过做父母的嘛,总会有些废话,还有些不必要的担心……但是你打心眼里喜欢,那我们就喜欢。你放心,你们的事情,妈以后不会再说什么了。”
宋书眼角微弯下来,“谢谢妈。”
“这有什么好谢的,再这样和我说话我可要打你了?”
“嗯,以后不了。”
“……”

  *

  晚上的年夜饭,秦屿峥和梅静涵一番商量下,还是从隔壁把秦老先生一起请来了。
秦楼自然不愿,看见秦梁便有些冷下眼。
但岳父岳母当面,这没过门的女婿位置还没坐稳,再借他100个胆子他也不敢甩脸色。
一顿跨年饭吃得秦楼几次给宋书投以委屈眼神。

  等捱过饭局,三位长辈留在一楼客厅看春晚,宋书刚收拾完碗盘走出厨房,就被人捂住口鼻直接拦腰抱进楼梯间去了。
在一楼通往二楼的休息平台里探出一块露台去,宋书被人搁到外面,口鼻处的遮挡才松开了。
她原本也没挣扎,此时无奈回身,“秦楼,你又闹什――呜……”
一句完整的话尚未出口,面前的人已经俯身吻住了她的唇。

  须臾后秦楼意犹未尽,但还是退开寸许,转而将宋书抵在怀里,半是威胁地压在露台的玉石栏杆上。他低下头,月下眉眼深邃。
“喊秦楼做什么,你未婚夫已经气昏过去了,我不是他,我是专程夜里‘采花’的。”
“……”

  不知道这人脑回路又跳频到什么奇奇怪怪的电视剧里,宋书实在懒得和他掰扯。
而且今天在家里忙年事忙得她也有点累了,宋书索性靠在秦楼怀里,声音带着点慵懒,“气昏了的那个不是我未婚夫,不用管他。”
秦楼噎了下。
几秒后他把宋书勾起来,“委屈”地凑在她面前:“我怎么就不是未婚夫了?”
宋书瞥他,“你不是采花贼么?跟秦楼什么关系?”
“采花贼跑了,现在是秦楼了。”秦楼想都没想地乱扯一通,然后拽回主题,“我不是未婚夫吗?”
宋书抬抬眼,“你什么时候是了?”
秦楼:“好早以前!”
宋书:“那都是你自己说的,我没承认。”
秦楼:“可是我都在校庆上求婚了!”
宋书:“哦。那如果你再仔细往后回忆一点,你就会发现不但你求婚了,我还拒绝了。”
秦楼:“…………”
秦楼声音委屈,“你拒绝我求婚的事情传得人尽皆知,寒时都拿这件事笑话我好久了。”
“唔,那不是你自找的么,”宋书不留情面地拆穿,“在高中母校的校庆典礼上求婚,我不拒绝是要留你被钉在罪人柱上吗?”
秦楼理亏默然。

  两人身周安静许久。
宋书就倚在秦楼怀里,呼吸都轻得像是要睡过去了一样。
秦楼原本还有继续逗弄她的意思,但是发现宋书今天确实累得不轻,他便彻底沉默下来,只伸手把人抱在怀里护着,一动不动地等她睡着。

  不知道等了多久。
远处黑漆漆的夜空里,突然有个烟花飞上了天。
“砰”的一声,五彩斑斓的烟花在黑暗的夜空里炸出晃眼的亮度。

  秦楼皱眉,下意识伸手想去捂女孩儿的耳朵。只是在他动作时,靠在他胸膛前的宋书突然轻声开口:“新年到了,小疯子。”
秦楼停住,然后垂回手,慢慢抱进宋书,“嗯。”
“听说新年第一个愿望都可以实现的。”宋书仰起脸,眸子里有某种熠熠的光,“要许个愿吗?”
秦楼微皱起眉,“只能一个?”
宋书点头,“只能一个。”
秦楼又问:“一定能实现?”
宋书说:“一定能。”
“……”

  秦楼垂手,摸到了自己的大衣口袋,那里放着一只小盒子。
他沉默两秒,垂了眼,似乎是轻叹了声。
“那我许愿,”他抱紧怀里的女孩儿,“新的一年,我的小蚌壳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
宋书一怔,抬眼看向秦楼。
她可不相信他刚刚没听懂自己的暗示。

  似乎是察觉了她的动作,秦楼也低下眼,“如果每年只能许一个愿望,那我每年的愿望都是这一个。”
宋书沉默几秒,轻勾起嘴角,“那你岂不是要单身一辈子了?”
秦楼低声,“只要能实现,我宁可单身一辈子。”
“……那不行。”

  僵了几秒,秦楼才好像确认了宋书的话,他连忙低头看她。
“小蚌壳,你刚刚说什么?”
宋书眼角微弯,“你想单身一辈子吗?那我可要换个未婚夫了。我爸妈催婚催得急,想一辈子单身的未婚夫,再喜欢也只能扔出门了。”

  秦楼反应过来,慌忙低头去摸自己大衣外套的口袋。拿出那个天鹅绒的小盒子时,他手指都有些微微地抖。
对上宋书含笑的杏眼,秦楼脸上有些发烫,“冻得。”
宋书轻声笑起来,“我可什么也没问。”
“……”

  秦楼轻吸了口气,慢慢平复下胸膛里擂鼓似的心跳,然后他松开紧紧抱住女孩儿的发僵的手臂,退后两步。
秦楼屈腿,单膝跪到他的女孩儿面前。
他左手中那只天鹅绒的盒子被打开,里面的定制戒指露了出来――
钻戒是一片小贝壳的形状。

  秦楼右手牵起女孩儿的手。
低哑动听的声音里藏着一丝夜风和远处的烟花都压不住的轻颤。
他缓缓低身,吻了吻女孩儿的指尖,然后才抬眼――
“小蚌壳,你愿意嫁给你的小疯子了吗?”

  宋书垂眼,莞尔地笑。
“当然。因为这是我的新年愿望。”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