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91 章
首页
更新于 20-01-26 19:34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第91章 婚礼(上)

  秦楼和宋书的婚礼最终定在了9月。
依两人本意, 婚宴这个步骤繁琐而且没什么意义,原本是要省略掉的。但秦屿峥和梅静涵两位长辈自然都不会同意,即便宋书一再使出拖延战术, 但还是拗不过两位长辈。
最后无奈之下,秦楼和宋书只得在梅静涵请人择的日子里选了一番,将婚礼定在9月中旬的一天。

  8月底,白颂忌日的前一天。
中午大约是刚吃完午饭的时候,栾巧倾就提前从公司请假来到秦家的老宅,打算陪宋书准备明天祭祀相关的事情。
管家把栾巧倾领进主楼一层的正厅,“栾小姐,您先请坐。宋书小姐现在在三楼午睡休息, 按照少爷吩咐, 我们不敢上去打扰……”
“我懂, 我懂。”栾巧倾了然又嫌弃地摆摆手, “那个妻奴什么脾性我还能不了解吗?谁多蹭他家小蚌壳一下, 他能拿眼刀给人刮下三层皮来。”
管家好脾气地笑着。
栾巧倾突然又想起来什么似的, “不过, 我姐什么时候搬去三楼的?”
管家回忆了下,“去年年底就搬上三楼了。”
栾巧倾撇撇嘴, “秦楼那个死傲娇小时候不是一直不让人上三楼的吗?”
管家笑道:“即便是现在,除了少爷和小姐以外, 其他人也是不能上三楼的。至于对宋书小姐, 少爷小时候就央着她上去, 只是她不肯罢了。”
“那肯定也是秦楼自作孽。”栾巧倾毫不犹豫地站在自己姐姐那边。
管家笑而不语。

  佣人很快给栾巧倾送上来备好的红茶, 栾巧倾自然不好意思管家这么一位和自己父辈年龄相仿的长辈站在旁边陪着, 接过红茶以后抿了一口,她就放下杯子对管家说:“您忙您自己的事情吧, 我在这里等我姐下来就好。”
管家点点头,“那栾小姐自便,有什么需要再喊我。”
“好的。”
“……”

  等管家离开,栾巧倾在正厅里坐了片刻就有些无聊。她从沙发上起身,往正厅侧旁走过去。
正厅的南侧向阳面是一道月洞门,门后一间耳房,再拐角便通往长廊。
月洞门两旁是沿着拱形空门设计的博古架,栾巧倾自然知道上面的摆件和玩意儿随便拿出来哪一件都是稀罕的能当传家宝的东西,她索性连碰都不碰。
只不过这博古架的C位上,却放着一个和整个架子上的摆件都格格不入的东西――
一只淡紫色的正方体礼盒,礼盒盖子拉开一半,繁复的装点礼花从盒体上垂下来。
但即便再精美的设计也掩饰不住这就是一个没有太多收藏价值的现代礼盒的本质――比起旁边每一个至少都比它大个几千岁的老祖宗们,它的存在显然显得十分诡异。

  栾巧倾没压住好奇心,上前两步,踮起脚去看那半敞开的盒子里放着的东西。定睛几秒后,栾巧倾脸一黑,伸手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一个六阶魔方。
也是她的童年阴影之一。

  栾巧倾把魔方拿在手里来回转了两圈都没看出这玩意有什么新奇的,既不是金镶玉也不像是藏了什么机关的样子,便十分嫌弃地准备放回去。
还没等她再碰到盒子,就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
“让秦楼看见,你小心出不去这道门。”

  “――!”
栾巧倾吓得一哆嗦,手里的魔方差点掉到地上,但所幸求生本能让她第一秒就先双手把魔方捞回怀里直接抱住了。
等确认魔方安全存活,栾巧倾长松了口气,随后叹着气哀怨扭头,“姐,你是不是打算要吓死我哦?”

  栾巧倾身后的正厅里,刚从楼梯上下来的正是宋书。
此时,宋书已经空白着表情地打完一个呵欠坐到沙发上,闻言,她很正经地抬抬眼,看向栾巧倾,“没有吓你,我是说真的。那魔方秦楼从不让人碰一下,被他看见,你确实就很难走出这道门了。”
“――?”栾巧倾闻言表情立刻谨慎起来,她小心翼翼地把魔方往回放,同时软着声笑:“哎呀,反正也没有第三个人看见,姐姐你不说,我不说,那不就没人知道了?”
宋书淡淡莞尔,“你以为秦楼是你么。他的东西,哪怕只被别人挪过一丁点距离再放回去,那他也是能分辨出来的。”
栾巧倾一僵:“……这么变态吗。也对,是他的风格。”

  心思转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到对策,栾巧倾只得苦巴巴地转过头,“那怎么办,拿我都拿了。秦楼不会捶死我吧?”
“从小就和你说不要乱碰别人的东西,你到现在都没记得。”宋书瞥她。
栾巧倾哭丧着脸,“我什么德行姐你还不知道吗?我这绝大多数时候行动都比脑子快多了――刚刚还好奇的时候,我就已经伸手拿出来了。”
“嗯。”
“都这个时候了,您就别嗯了啊,我看秦楼,不是,我看我姐夫快回来了吧?他用多久能察觉,我是不是没剩多少时间可活了?”
宋书忍俊不禁,“好了,别耍宝了。把它直接拿过来吧。”
“?”栾巧倾尽管疑惑,但还是听话地把魔方拎到宋书面前,“姐你是想……?”
宋书伸手接过。
魔方是复原状态的,六面颜色刷着整齐漂亮的釉彩。宋书接过去后,盯着看了两秒,嘴角清浅一勾,细长的手指就轻巧地把魔方拨弄了几圈。
没几秒的时间,魔方瞬间就到了乱七八糟的状态。
旁边栾巧倾没来得及阻止,看得瞠目结舌,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姐……你这是看我跳坑里,不但不拉我,还顺手给我填了两把土啊。”
“……”
宋书似笑非笑地瞥她一眼。

  正厅里又安静了几十秒,栾巧倾突然恍然,面露喜色:“姐你是不是准备把这事情揽在你自己身上?”
宋书沉默两秒,轻叹了声,语气里充满了对这个反应永远慢半拍的妹妹的遗憾,“你和楚副总的恋爱谈得还顺利么?”
“――!”栾巧倾差点从沙发上直接蹦起来,“谁谁谁谁谁跟楚向彬谈恋爱了!?”
宋书慢吞吞一抬眼,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玩着魔方一边瞥栾巧倾,“反正,应该不是我。”
“你你你肯定是听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谣言了,”栾巧倾急得眼睛乱转,不知道哪一刻目光瞄上宋书手里的魔方,连忙转移话题,“这个魔方是哪来的,怎么放在博古架上,还给了个展览C位?”
宋书没执着于之前的话题,顺着“台阶”下来,“秦楼生日,我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栾巧倾:“…………”
栾巧倾面无表情,“就一个生日礼物,他是准备一辈子就过一次生日吗,还要这么郑重其事地摆在正厅展览,碰都不准别人碰一下的?”
宋书想了想,“有个特殊节点――他今年生日那天我们做的结婚登记,所以这个也算是我送给他的新婚礼物。”
栾巧倾:“…………”

  栾巧倾腿一弯,毫不犹豫地就跪到了沙发前的地毯上,双手合十叩在宋书面前――
“姐你千万瞒住了别跟他说我碰过啊!就秦楼那个死脾气他要是知道我玷污了你们的结婚礼物,就算白天看在你的面子上忍住了,到了晚上也一定会梦游去给我把手剁下来的!”
宋书好笑地问:“你能不能出息一点?”栾巧倾泫然欲泣:“出息能保命吗?”
“好了,别作态给我看了。”宋书伸手把人额头一点,她从沙发上起身,“不是来陪我准备明天忌日的事情么,上楼聊吧。”
“哦哦,好。”
栾巧倾连忙站起来。
观察着宋书的背影,她悄悄松了口气――
来之前还担心宋书的情绪不稳定,而此时看,时间果然还是最好的治愈伤口的良药啊。

  *

  秦楼是晚上到的家里。
果然如宋书所说,他几乎是刚进正厅就发现博古架上的礼盒被人动过了。前一秒还懒散的神色瞬间阴云密布。
不过在秦楼走到博古架前,发现里面是空着的时候,他的神色又缓和下来了。
管家在旁边旁观全程,此时小心翼翼地问:“少爷,怎么了?”
秦楼懒洋洋地一抬眼,“魔方没了。”
“――!”管家脸色瞬变。
不等他开口说什么,秦楼眼神微晃了下,“碰倒是算了,但谁都没胆子拿走,肯定是在小蚌壳那儿。”
管家此时也想通了这一层,长松了口气,无奈地笑起来,“宋书小姐没提。”
秦楼解开西装扣子,一边脱下外套一边转身往楼上走,“下午家里来客人了?”
“栾小姐来了?”
“……她来做什么。”秦楼微皱起眉。
管家早就习惯自家少爷对栾巧倾那从来没消减过的敌意,此时也忍不住无奈地说:“大约是为了明天白颂夫人的忌日来的。”
“――”秦楼上楼的步伐戛然一顿。

  过了数秒,他才重新抬脚上楼,只是再也没多说一个字了。
也是恰巧,他这边刚上二楼,就见宋书和栾巧倾从二楼走廊里过来。三人在楼梯口的位置撞了个正着。
栾巧倾心虚地看了秦楼一眼,咕哝了句“姐夫好”就转头看向宋书,“姐,那我先回去了,明早我再过来陪你一起去。”
“嗯。”宋书点头。
栾巧倾转身准备下楼。秦楼也没有要多说的意思――对于被他视为情敌的生物,秦楼的原则基本就是能少见一秒就少见一秒。
不过栾巧倾在走下两级台阶后,还是没忍住回过头问:“姐夫,你明天还不肯去看我姨妈吗?”
秦楼背影一滞。
宋书面上情绪也顿住。几秒后,她撩起眼帘,没什么情绪地瞥了栾巧倾一眼,带着警告的意味。
栾巧倾瘪了瘪嘴,到底还是没说什么别的,嘟嘟囔囔地下楼去了。

  走廊里只剩下宋书和秦楼两人。
宋书像是眨眼就忘记了栾巧倾的话,她走了两步停到秦楼面前,抬手给他整理被拽得歪到一旁的领带。
只是还没正好,她的手腕就被秦楼抬手握住。
宋书微怔,抬眼看向面前的男人。

  秦楼握着她的手,眼底情绪翻涌片刻,最后他只垂下眼帘,有点固执地抓着她的手腕托到面前,轻吻了下她的指尖。
秦楼低声:“为什么不问。”
宋书:“问什么?”
秦楼无意识地皱了下眉,“问我……为什么不肯陪你去看她。”
宋书眼底浮起一点无奈的笑意,“需要问么。”
她垂回手,慢慢给秦楼理好领带,“就像我知道你每次都是到了家门口就会故意拽松领带,想让我过来给你整理好一样――你在想什么,我怎么会不知道?”
“……”秦楼眼神微动。
宋书捋平领带上的最后一点褶皱,她垂下手,然后轻轻向前一环。
宋书抱住秦楼,侧脸贴上去,轻叹了声,“我不问,因为就算我知道我问了、说了,也没有用。你一样会怪自己,你总是想不开。”
秦楼眼神一颤。
几秒后,他终于从那种僵滞的状态里回过神,抬手紧紧抱住身前的女孩儿。那声音在胸膛里便振鸣,带着似笑似哭的喟叹:
“对,我永远想不开。还好我也不必想开,因为我甚至不需要说出来――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比你更了解我了,小蚌壳,那么再多人误会都没关系,只要有你在,我不在意他们怎么看。”
“……”
宋书轻叹。

  安静片刻。
楼梯下方传来管家的询问:“少爷,宋书小姐,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知道了。”
秦楼哑着声音应了一句。
他退开半步,垂下手把宋书的手握进掌心,然后慢慢攥紧,“下楼吃饭吧?”
宋书刚要点头,突然想起什么,“等等。”
“?”

  秦楼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宋书走回长廊,没一会儿又回来了。
这一次,她手心里多了个被转得乱七八糟的魔方。
宋书把魔方举到秦楼面前,“饭前任务。”
“……”秦楼伸手接过,看了两秒,他微皱起眉。
宋书歪了下头,问:“怎么了,不会玩了?”
秦楼叹气,“六阶魔方的结构很不结实的,万一用错了力气,整个掰开都有可能。”
“这个质量好。”宋书木着脸儿。
秦楼迟疑许久后,最后还是慢慢地转动起来――这是他第一次把魔方玩得这么慢,谨慎的模样像是一不小心就会把魔方捏碎了似的。
不过宋书也不说话,就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看他转完。

  等魔方终于被秦楼在最少步骤却最长时间里复原,秦楼牵着宋书下楼,把魔方放回原处。
他回过身,“下次不许碰了。”
宋书没表情地瞥他,“明明是我送你的礼物。”
秦楼冷哼了声,“我没说你,我说栾巧倾。”
“……”
“下次再敢碰一下,手给她剁掉。”秦楼目露凶光。
宋书沉默地和秦楼对视两秒,叹气:“你是在眼睛上安了指纹扫描仪之类的么?”
秦楼轻声笑了下,“就像你最了解我一样,我也最了解你――你想瞒过我,觉得可能么?”
“……”
秦楼看着难得露出一点挫败情绪的女孩儿,愉悦地嘴角都快翘上天了,他伸手牵着人往餐厅走,余音在正厅里回荡――

  “认命吧,小蚌壳。”
“认什么命?”
“命中注定,我们天生一对。”
“……”

  宋书沉默两秒,慢慢反握住秦楼的手,眼底一点笑意渐染。
“对,疯子和蚌壳,天生一对。”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