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92 章
首页
更新于 20-01-28 08:49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第92章 婚礼(下)

  清晨, Q市公墓。
天气预报里明明没有什么征兆,宋书到公墓的时候,天却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这处公墓里除了台阶少有冰冷的石砖, 多是以泥土为基。雨滴落下来,也就使墓地周旁格外泥泞。
宋书一路走上来,泥点子都飞溅到鞋子和小腿上,斑斑驳驳的缀着。

  白颂的墓掩映在一片松林中间。
墓地一直有专人打扫和摆置贡品,宋书来的时候,墓碑前早就堆满了洁白的花束。花束中央不乏各种各样的卡片,花式的落款更多。
宋书知道里面不少是为了顺着她来巴结秦家的――案情未明之前,白颂的墓地从来都冷冷清清, 终年没什么人来过。
所以现在那些刻意留了落款的, 宋书自然看都不会看一眼。
她独自在墓碑前默不作声地站着。墓碑上那小小的一方照片里, 与记忆里的音容笑貌一般无二的女人也温柔地望着她。

  不知道这安静过去多久, 新的脚步声走到宋书身旁, 然后停住。几秒后, 栾巧倾上前, 把手里的花束放在墓碑前。
她退身回来,“跟姨妈说你要结婚的事情了吗?”
“说了。”
“骗人, ”栾巧倾叹气,“明明我刚刚站在那边, 什么都没听见。”
宋书无声地笑了下, “在心里说的。”
“那姨妈同意了吗?”
宋书想了想, “她会同意的。”
栾巧倾迟疑两秒, 还是实话实说, 只不过声音放低了很多,“我看才未必呢。本来就不是什么良婿, 在她忌日都不肯来看一眼,姨妈会同意才奇怪了……”
宋书无奈地望她,“路上不是说过,秦楼有自己的原因么。”
栾巧倾皱起眉,“那我问他也不见他搭理我。”栾巧倾停顿了下,“姐,其实你知道吧?他是不是跟你说过?”
“……没有具体说过,但是我也差不多能猜到了。”宋书说。
栾巧倾连忙问:“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啊?”
宋书望着墓碑沉默几秒,轻叹了声,“虽然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不止秦扶君一个,但她却是诱因,也是导.火.索。秦楼一直觉得这件事是因他而起,如果没有他的存在,或者说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之间的感情影响到了秦家的家产与权力的划分,当初秦扶君或许不会选择那样一条路。”栾巧倾慢慢睁大了眼,“你是说,秦楼把这件事……怪罪到他自己身上了?”
宋书沉默片刻。
她转回头,认真地看向栾巧倾,“巧巧,你没怪过他么?”
“我――”
栾巧倾语塞。

  她当然怪过。
在宋书不在的那些年里,尤其是最开始她最无法接受最亲近的两个人离世这件事的时候,栾巧倾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少次责怪过秦楼。她记得自己找不到可以怨恨的人,便把一切归咎于秦楼的迟归,明明她也知道,宋书的“死”会伤得最深的人大概就是他了。

  栾巧倾慢慢低下头去。
“对不起,姐,我那时候……”
宋书轻摇了摇头,“巧巧,你不用跟我道歉的。你能理解他不来的这件事并且不要再怪他,这就够了。”
宋书转回头,看向墓碑,轻叹声:“说到底,他自责也不是因为你的责怪。只是连你都这样想,他就也难免的。在心理上,秦楼从小承受的事情就比我们要多很多。我们不懂他最真切的感受,也就不该说什么――如果待在那里面能让他好受些,那就让他待在那里面吧。我会陪着他的。”
栾巧倾听得似懂非懂。但她听得出宋书话里的怅然和担忧,所以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只点了点头。

  栾巧倾又陪着宋书在这儿站了片刻,便例行准备先下去到车里等宋书。只是转身离开前,她又想到什么似的停了下来,“姐,秦楼以前来过墓地么?”
宋书回忆了下,“他父母去世的时候是在国外,那时候他还很小,不知道有没有参加过葬礼。其余,应该没有过。”
栾巧倾点了点头,“那秦楼的记忆里唯一一次来墓地,应该就是在……你那时候的葬礼上。”
宋书一怔,回头。
栾巧倾回忆起那曾经让自己记忆深刻的一天,慢慢紧皱起眉,神色里露出些苦楚,“你的葬礼比姨妈的只晚了几天,那天我记得也下了雨……秦楼那时候的痛苦大概是没什么词能够形容的。我刚刚突然想到,这可能也是他不愿意来墓地的原因之一吧。如果是我,那在我死之前,我都永远不会想要再来这个地方了。”
说完,栾巧倾歉疚地看了宋书一眼,转身走向公墓中间的下级台阶去了。
宋书独自站在墓碑前,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

  九月初九,宋书和秦楼的婚礼如期而至。
婚礼的举办地就在秦家老宅,婚宴的布置按照宋书的要求,一切从简。
秦屿峥和梅静涵夫妻二人在国内并没有多少称得上至交的好友,所以宋书这边的客人基本上只请了白颂的一些故交以及公司关系亲近些的同事或者高层。
至于秦楼那边,他限定出来可怜巴巴的几个名额数量后就全部甩给了管家安排。
于是秦楼和宋书的婚礼消息传出去没几天,谁拿到婚礼请柬谁没拿到的话题就成了豪门圈里盛传一时的地位划分趣谈。

  婚礼前,毛手毛脚的新佣工早半个周就被老人们“扔”出去做琐事了,婚宴上下大小不论一概由老人们亲手打理,务求这对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少爷小姐一定要有一场完美的婚礼。
只不过对于即将做新郎的这位少爷,大家都表示不太放心,生怕他又在婚礼当天做出点什么耸人听闻的惊骇举动来――尽管关于秦家和秦楼的传闻也不差哪一桩――再破坏了他们准备已久的婚礼。
为此,全家以老管家为首的佣工们开了几次紧急会议,重点内容就是讨论可能会出现的状况以及必要的应对措施。
做了N个应急方案后,老人们总算稍宽心,眉开眼笑地等着婚礼到来了。

  婚礼当日。
宋书一大早便被栾巧倾请来的最顶配的造型师团队从被窝里“挖”了出来,迷迷糊糊地被端进化妆间里。
一通折腾死人不偿命的妆容精修持续了数个小时,宋书困得几次对着镜子磕头,都被化妆师恐慌又紧急地抢救回来重新补妆……紧随其后,换婚纱的过程同样漫长而可怕。

  而秦楼那边,按照秦屿峥和梅静涵那边的要求,婚礼前一整周秦楼都没能见着宋书的面。
好不容易忍到婚礼的头一天晚上,秦楼万分艰难地听了栾巧倾的“劝告”――为了不让他家小蚌壳顶着遮不住的黑眼圈参加婚礼,秦楼又忍了一整晚没有再趁着半夜溜去宋书的房间里抱着他的蚌壳睡觉。
结果婚礼当天一早,他换上新郎装后踹开了还想在他脸上动那一堆乱七八糟的化妆工具的化妆师,满心愉悦急不可待地到了宋书房间,却发现他家小蚌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偷”了。
这顿时点了疯子的炸.药.库。
秦家上下所有抽得出空闲的佣工们集体出动,也没能拦住他们火急火燎地往新娘化妆间跑的少爷,反倒是在化妆间外被秦楼撂倒了好几个。
踹开化妆间门的时候,秦楼大概觉得自己是从恶龙手底下勇夺公主的勇士。至于惊魂甫定的化妆师们,自然只觉得他就是恶龙本龙了――“疯子”的名号也注定从这一秒开始跨界远播。

  不管是勇士还是恶龙,秦楼见着他家小蚌壳以后,满心的躁怒总算是消停下来了。
那位语言不通还得带着翻译的化妆师战战兢兢地表示他还没搞定这个新娘妆后,秦楼眼神躁戾地瞪了对方一眼,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自己搬了个椅子,坐到宋书旁边死死地盯着宋书――生怕再有人趁他一不注意就把他的蚌壳端走。
宋书是习以为常了,化妆师却着实吓得不轻,好几次差点手抖画歪了妆线,全是凭着国际一流的职业素养才硬生生补救回来。
等到终于完成这场全妆,化妆师长吁了一口气,安排着助理要快速离开这个虎狼之地。
请人来的栾巧倾尴尬得不得了,偷偷瞪了秦楼好几眼后,才赔着笑把这位国际知名的大造型师往外送。
到了门口,对方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身后,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句外文,栾巧倾笑着点完头,回身问自己这边带的翻译――“他刚刚说的什么?”
“……”那个翻译表情古怪地看了栾巧倾一眼,低头,“他说,刚刚进去那位是新郎吗?比起是来结婚的,这位新郎更像是抢婚的。”
栾巧倾:“…………”
不得不说这位国际友人说的很有道理了。

  即便秦楼再舍不得,秦屿峥和梅静涵结束化妆出现在后台时,他还是还是没什么选择地被“赶”回了婚礼现场。
为此,秦家年轻的当家人穿着一身新郎服站在自己婚礼上战战兢兢的司仪身旁,眼神表情却沉冷得很。要不是在座哪一个都对他和宋书的传奇恋爱史耳熟能详,那大概不少人要以为他是被逼婚的了。
直到婚礼进行曲奏响。
一身雪白婚纱戴着白色长手套的宋书挽着秦屿峥的手臂,顺着铺好了洁白的玫瑰花瓣的长毯,一步步踩着音乐走上司仪台旁。

  在众人的目光下,秦屿峥郑重其事地把宋书的手交到了秦楼的手上。按照司仪的安排和秦屿峥与梅静涵事先的准备,自然不免一番令人眼眶湿润的托付致辞。
致辞之后就是宣誓环节。
司仪长提了一口气:
“秦楼先生,你是否愿意谨遵婚礼誓言,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贫穷还是富贵,无论健康还是疾――”
“等等。”
“――!”

  司仪被自己的一口气差点噎过去。
做他们这一行的,最怕就是这句“等等”,因为这句话一出基本意味着喜剧变悲剧,甚至还可能出现点什么临场抢婚导致的流血事件的发生。
但是司仪凭职业本能迅速扫视全场一圈后,才震惊地发现:这句话不是别人说的,是新郎说的。
司仪早就听说过这一位流传在外的事迹和名号,顿时笑得比哭都让人心疼――
“秦、秦先生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秦楼皱眉,“我不喜欢这套结婚誓词,千篇一律而且毫无诚意。”
司仪:“……”
要不是在婚礼现场,要不是面前这位实在得罪不起,那他可就要骂人了。
司仪沉默许久,挤出一个诚恳的笑容:“那不如,秦先生自己来?”
秦楼嘴角一勾,笑意恣肆,“来就来。”
司仪没来得及反悔,手里的话筒就到了秦楼那里了。
熟知秦楼脾性的众人几乎要吓得屏息了,不知道这“疯子”又要搞出些什么事情来,纷纷紧张地看着。

  秦楼拿过话筒便没再看那个司仪,他的视线转回宋书身上。
疯子那个恣肆又妄为的笑容有了一点收敛。又过几秒,话筒里始终很安静,他看着她,笑容一点点淡下去,慢慢归为平静和严肃,而一个字都没说过。
空气便跟着他们一起安静。

  安静到某个极点的时候,扩声器里传来一声低哑的笑声。
“真奇怪,原来我也会有明明很多话都想说、但偏偏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我还以为我不可能会有紧张这种情绪的。”
宋书没做声,只安静地看着他。
秦楼慢慢扣住她的十指,勾紧,“他们的那套誓词我听过,也知道,他们最后会让我说――我将爱着你、珍惜你,对你忠实,直到永远。”
秦楼一顿,他低下眼笑,“可是我知道,没有什么感情是永远的。”

  “――!”
台下所有宾客的表情顿时僵住,有人倒抽了一口冷气。
后面司仪更是差点昏厥――他觉得自己简直要亲眼目睹结婚变离婚了。

  秦楼却不在意其余人的反应,他的声音低下去,“从十二年前,我就已经无比,无比深刻地知道这件事了。只要一秒,一件小事,一个意外……死亡就可以把我对你所有所有的感情,完全隔断。”
宋书眼神轻颤了下,“秦楼。”
“但是没关系,”秦楼抬眸,“从那以后,我也从来不奢求活着的永远。”
“……”

  秦楼笑了起来,在自己的婚礼现场上刚说过这样的话,他的笑尤其让台下的所有人觉得他像个疯子。
但他全不在意。
他的眼里从头到尾只站着宋书一个人。所以他也只看着这一个人。
秦楼笑着说:“我想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人像我一样――参加过我最爱的人的葬礼,然后又在十二年后和她一起走进我们的婚礼现场。”
宋书微怔着。须臾后,她也垂眼笑道:“这样听起来会有点吓人了,小疯子。”
“……”

  秦楼握紧宋书的手,低声。
“所以也就没人比我更有资格说,我爱你,是最深切浓烈甚至让他们都畏怕躲避的爱,是我人生里从遇见你到画上句点的过程中所有的属于人的情绪。我把它们连同我自己全部献给你――直到我们呼吸停止的那一刻。”
“然后,就像我说过,生同衾死同穴,百年之后并骨而葬――我再说不出口的那些感情,让我烧成灰烬的魂和灵来说,在那个小小的黑黢黢的盒子里,你不要怕啊,小蚌壳……因为它会永远永远地陪着你。”

  秦楼说完,他看着眼圈泛红的宋书,慢慢一笑。
“我们该管这个叫什么?”

  宋书含泪而笑。
“就叫,你和我的至死不渝。”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