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95 章
首页
更新于 20-01-31 20:04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你是人间翘楚(Ⅱ)

  栾巧倾翘着二郎腿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晃荡了好一会儿, 才终于等到公用浴室的磨砂玻璃门被人从里面拉开。
那个比她还要矮上一两公分的少年慢吞吞地、一瘸一拐地从满是水汽的浴室里走了出来。
黑色的碎发已经被擦得半干,顺帖地垂下来,碎碎地遮住少年的眉眼, 只露出好看的鼻梁和嘴唇。
他微低着头,手里抱着浴巾,身上穿着的是栾巧倾刚刚递给他的自己的衬衫和长裤,大小比他自己那一套要适合得多,到底是男生,肩背骨架要比女孩子的宽一些,撑起衬衫来也好看。
栾巧倾看得呆了两秒,从沙发上蹦下来。

  她像只小猴子似的, 几乎是跑跑跳跳地来到少年面前, 伸手拍了拍文彬的肩膀, 呲着牙笑:“没想到你换好衣服看起来还人模人样的嘛, 哪像刚刚, 缩在墙角跟只脏兮兮的小土狗似的。”
文彬被她拍得晃了一下, 眉也轻皱起来。
栾巧倾这才想起什么, “哦,你身上还有伤是不是?我给忘了。来, 你坐到沙发上,我去给你找药箱。”栾巧倾没给文彬半点拒绝的机会, 拖着少年便把人拽到沙发前。
她的力气实在大得很, 半点不像个女孩子, 文彬原本是有心反抗的, 但果真没挣过她, 被拖到沙发前摁着肩膀坐了下去。
然后女孩儿就嘀嘀咕咕地在家里转着圈找药箱去了。

  栾巧倾哼着小调儿抱着药箱回到客厅的时候,却不由地愣住了――
抱着浴巾的少年坐在沙发一角, 大约出于本能地蜷缩着身体。他窝在沙发角里歪靠着靠枕,黑色碎发垂到一旁而露出的眼睛紧紧阖着,显然是已经睡过去了。
栾巧倾下意识地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她把怀里抱着的药箱放到了地上,自己扶着沙发扶手鬼使神差地蹲下去,观察着少年的睡颜。

  直到栾巧倾蹲得腿脚都有点麻了,少年还是没有半点要清醒的迹象。
“睡得真熟,也不怕被人卖了,还说我没防备呢。”
小姑娘嘀嘀咕咕地说着,轻手轻脚跑去自己房间扯出来一条毛毯,给沙发上的少年盖住了身体。
收回手,她又在原地看了几秒。
“原来眼睛长得这么好看,那怎么还留这么长的刘海,真奇怪…………”

  文彬这一觉睡了不知道多久。
等他睁开眼的时候,窗外原本放晴的天都已经完完全全地暗下来了。
文彬慢慢眨了眨眼,昏沉的意识让他有点难以分辨自己此时在什么地方,又是什么时间。
他动了动身体,然后感觉到身上好像盖了什么柔软而暖和的东西。文彬怔了两秒,慢慢抽出手,掀起身上盖着的东西。
那是一条毯子,带着某种好闻的清淡香气。

  “――你醒啦?”
客厅沙发这一角的动静叫醒了昏暗里的小姑娘。
文彬还没来得及确定好声音传来的方向,就听见“咔哒”一声类似开关的轻响,然后眼前整个房间里被温暖的光晕铺满――
沙发正对面的餐厅厨房一体化的环形吧台前,一个剪着奇奇怪怪的寸头的小姑娘坐在高凳上,正揉着眼睛看他。

  文彬反应了好几秒,才慢慢想起自己身在这个陌生环境的前因后果来。
他僵了几秒,拎着毛毯要起身。
“哎你别急着动啊,我给你找来的药箱还没用呢。”小姑娘嗖地一下从高凳上蹦了下来,几步就跑到文彬面前。
放在沙发旁边的药箱被她拎到桌上,她自己也坐着桌沿一角,把手搭在膝盖上睁着眼睛看文彬。
文彬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第一次在同龄人面前生出点局促的感觉来。

  两人就这么安静地对视了几十秒。
小姑娘终于有点不耐烦了,“你怎么跟个木头似的呀,你不把伤口露出来,我怎么给你上药呢?”
文彬终于会意。不知道是小姑娘的语气还是表情让他心里不好意思,少年沉默地憋了一会儿,脸上飘起点红,“不用了。”
“受伤了就要处理伤口,你小小年纪怎么那么倔?”小姑娘一副“我是大人你要听我的”的口吻,还故意板起脸来看着文彬。文彬拗不过她,沉默数秒后慢慢伸出胳膊。

  栾巧倾这才松开皱紧的眉头。她伸手给少年解开衬衫的扣子,一点点挽了上去,露出青紫的伤处。
“还好没有出血,不然刮蹭着伤口肯定很疼……”
小姑娘一边嘀咕着,一边从药箱里拿出跌打损伤的药瓶,熟练地往手心里倒出来一些,揉开了才一点点抹到少年的手臂上。
“……”
药水凉冰冰的,但女孩儿的掌心温热,细腻的触感慢慢轻揉过伤痛的位置,少年的脸颊一点点热了起来。

  等好不容易上完药,文彬心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他放下袖子站起身,“谢谢……衣服我会洗好,给你送回来的。”
“不用了,那多麻烦,我又不一定什么时候在家。”小姑娘江湖气十足地挥了挥手,盖好药箱盒子以后她转回来,眨巴了下眼,“你要走了啊?”
“嗯,谢……谢谢。”
“……”小姑娘乌黑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一圈,然后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谢就不用了,你帮我做件事吧。”
文彬愣了下,从碎发下抬眼看她。
小姑娘摸了摸肚子,“你陪我吃一顿晚饭,就算是抵过了,好不好?”
“…………”

  文彬很想拒绝。
而且那个“不”字已经到嘴边了,但是对着小姑娘那双乌黑的眼睛,话却怎么也出不了口。
鬼使神差地,他慢慢点下头去。

  小姑娘脸上的笑容顿时更加灿烂了,她几乎是从桌角原地跳了起来,转身就飞奔向厨房――
“你等着!看姑奶奶给你露一手!”

  文彬:“……”
这么小一个小姑娘,也不知道是哪学来的这么些乱七八糟的用词。

  *

  平心而论,栾巧倾煮泡面的水平还是可以的。
至少能吃。

  虽然里面软硬夹杂的部分的口感有点奇怪,但文彬还是努力地把自己那碗全部吃下去了。
放下碗筷的时候,文彬明显地从坐在自己对面的小姑娘的眼睛里看到了心满意足的情绪。
――真是个奇怪的小姑娘。
文彬那时候这样想。

  然后他便从吧台前的凳子上下来,还是微低着头,“我要走了。”
小姑娘沉默几秒,点点头,还是板着小大人似的气势,“那你,路上小心。”
文彬没说话,去洗手间拿了自己洗好叠好的半湿衣物,转身往玄关走。
他蹲下去换鞋的时候,小姑娘似乎突然想起什么,“我去给你找个袋子装衣服。”
没给文彬拒绝的余地,她已经转身跑回自己房间了。

  栾巧倾拿着一个硬质袋子出来时,已经换好鞋的少年安静地站在玄关柔软的灯光里。
栾巧倾走过去,把袋子递给他。
“……谢谢。”
少年接过,装进衣物,转身去开门。
然后他走了出去。

  栾巧倾低了低眼,面上笑容淡下来,等着那声她最熟悉的关门声。
只是等了好一会儿,栾巧倾都没有等到。她有点奇怪地抬起头,就见少年站在拉开的门外,扶着门把手,露出迟疑的表情。
栾巧倾更奇怪了,“怎么了?”
少年仍是沉默。
这沉默持续好久,栾巧倾听见少年低声说:“生日……快乐。”
栾巧倾一愣。
好半天她才回过神,然后慢慢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过生日的?”
“日历上,我看见了。”
“……”栾巧倾扭头看向玄关墙壁,今天的日子果然圈着一个红红的圈,旁边写着“女儿的生日”。
栾巧倾呆了两秒,扭回头笑,“你还挺聪明嘛,所以知道自己有多幸运了吧――要不是不想自己一个人回来,我才不会在学校后门逛游那么久,更不会看见你然后带你回来呢。”
“……”少年抿着唇不说话。
“看在你这么聪明的份上,以后在学校就我罩你啦――你记住了,我叫栾巧倾,在学校里大家都叫我巧巧姐,你跟他们一样叫就行!以后再有人欺负你,你就报我的名字!”
“……”
“你怎么又不说话啦?”栾巧倾皱起眉,随后大度地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不为难你了。你赶紧回家吧。再见啊!”
“……”

  房门在少年的面前合上。
过了好久,走廊上的感应灯也暗了下去。
少年站在黑暗里,抱着怀中的衣服袋子,慢慢转过身。

  其实看见挂历上的生日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女孩儿只是不想一个人过生日,不想一个人吃生日晚餐。
就算今晚在雨里遇见的是一只小野猫或者小土狗,她大概也不会把对方抱回来的。
这点善意并非为他,大家各取所需,按说他也不需要挂怀。
只是……

  少年慢吞吞地挪出一步去,声音轻得恍若不闻――
“再见。”

  黑暗里,感应灯的光蓦地亮了起来。他面前那条长长的走廊也被照亮了。

  *

  尽管说了再见,但栾巧倾和文彬两个人谁都没有想到他们的再次相遇会来得这么快。
――仅仅时隔一周,在文彬他们班的卫生区。
那天早上是文彬的卫生值日。他每次值日的惯例都是提前很久到学校,然后把卫生区打扫出来。
学生们进教室的时候,他往往已经坐在教室内了。

  然而这天一早,早自习上到一半的时候,教室里突然有人敲了敲门,把卫生委员叫了出去。两分钟后,卫生委员表情不好看地走进来,上到讲台,“谁今天做卫生区的值日啊,检查的说垃圾都堆满了!”
文彬愣了下。
然后他听见教室后方传来几声不怀好意的笑声。

  沉默几秒,文彬站起来,“我去重新扫。”他转身走到教室后方的工具角,拿了需要的卫生工具,从后门离开了教室。
文彬没看见的是,班里后排那几个笑过的男生对视了一眼,其中就包括那个挨过他几拳的。然后他们纷纷起身,跟着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

  几分钟后,文彬他们班的卫生区。
那些一看就是恶意被倾倒出来的垃圾旁边,穿着大两号的白衬衫的少年吃疼地佝偻下.身体。
而围着他的两个男生死死地摁着他的手臂不让他挣扎,第三个人站在他前面,正抬脚踹向他的腹部――
“让你他妈打老子,你就是活腻歪了!老子骂你那是给你脸……你他吗给脸不要脸!”
男生一边表情狞恶地咒骂着,一边重重的一脚又要踢下去。

  就在这时,一个笑嘻嘻的声音响起来――
“学长,你怎么又打人呢?”

  这会儿早自习已经上课了,校园里根本没什么人,突然听见这个声音,围着文彬的三个男生同时一僵。
为首的那个立刻扭过头,“谁!?”
“我啊。”
顺着声音,只见一个剃着寸头穿得像个男孩子似的小姑娘蹲在卫生区紧邻的那面矮墙上。
――这是学校里最矮的一堵墙,也是学校过了时间关校门后,校内那些不良学生最喜欢进进出出的通道。

  为首的那个男生看清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原本都松了一口气了,只是刚准备把人骂走,他就看着小姑娘那一头标志性的短发沉默下来。
和那张丝毫没被他凶恶表情吓退半点的灿烂笑脸对视几秒,为首的男生转过身,“你是……初三那个栾巧倾?”
“哎呀,学长听说过我啊?”栾巧倾一扶脚旁的墙,出溜一下就跳了下来。落到地上后她还拍了拍巴掌,拍掉了那些不知道存在不存在的灰土。
然后她仰起脸儿,朝比她高了一个多头的男生呲牙一笑,“是我呀。”

  三个男生都皱了皱眉。
这个小姑娘他们有印象,算是学校里那一群小太妹的头头。不过毕竟是小姑娘们,再怎么闹腾真打起架卖起凶来也成不了气候,比较让他们忌讳的是,听说这小姑娘家里条件很好,尤其更是有个非常牛掰的姨妈,据说她姨妈来给她开家长会那次,在他们学校都是校领导亲自却迎的。
换句话说,除非对方蹬鼻子上了,不然他们还真不想主动招惹她。
万一出点小问题,那恐怕就不是能解决的小事情。
这么想完,三个男生对视了眼,为首那个皱着眉说:“这件事和学妹你没什么关系吧?我们就是教训个不识时务的小子。”

  “哎呀,不巧。”
栾巧倾俏皮地背着手,闻言歪了歪身体,看向被他们三个挡在后面的、蹲在墙角的少年。
然后她眼睛笑成了月牙儿,又正回身来。
“这个不识时务的小子刚好我认识啊。三位学长给点面子,我帮你们教训他?”

  为首那个眉头拧起个疙瘩来,“你认识他?”
另一个也嗤笑了声,接话,“他一个怂包三好生,走路都顺着墙角的,怎么可能和你认识?”
“就说啊栾学妹,你可不能这么哄我们。”

  “我真认识啊。”
栾巧倾眨巴了下眼睛,笑容灿烂地说――
“他是我上个周刚交的男朋友嘛。”

  “――??”
三个男生同时一呆。
随后三人不可置信地对视了眼。

  过了十好几秒,为首那个才反应过来,冷笑了声看向栾巧倾,“他是你男朋友?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栾巧倾脸不红气不喘,“我上周还送过他衣服呢。”
“……”为首那个一咬牙,“那谁知道你说的真的假的?说不定你是唬我们的呢。”
“你不信啊?嗯,那我想个法子,给你们证明一下。”

  栾巧倾说着话,主动从墙根走向三人。
三人表情警惕地看着她。
栾巧倾一直绕过他们,停到墙角处坐着的少年面前,她蹲下身来,笑得没心没肺――
“喂,男朋友,你说我们怎么证明给他们看啊?”

  “……”
文彬慢慢抬起头,眼神复杂地看了面前这个胆子大得很的小姑娘一眼。
停顿几秒,他有些干涩的唇瓣动了动。
“不关你的事,你――”

  “有啦!”
小姑娘吓了一跳,连忙提高声音,把少年低哑的声线盖了过去。
她乌黑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圈,眼底飞快地掠过去一点情绪。
然后小姑娘咬了咬牙――

  她向前俯身,白净的手按着少年身旁脏兮兮的地面,闭着眼吻到了少年干涩的唇上。

  “……!”
文彬的话音蓦地消止。
黑色的碎发下,少年的眼眸里满是惊诧而茫然的情绪。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