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98 章
首页
更新于 20-02-06 09:19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你是人间翘楚(Ⅴ)

  当然不怎么样。
文彬心里这样想。他对眼前这一幕早有预料, 他该知道以栾巧倾那样的性格,迟早是压不住的。
但他没想到,在自己已经逐渐熟练心机处事以后, 这样一件早有意料的事情竟然也会让他在心底看到那样狼狈的一个自己。
嫉妒、狰狞、扭曲、丑陋,甚至是歇斯底里……
但那些所有的负面情绪他都只敢藏在心底,半点不敢表露出来――面前女孩儿朝他露出的笑容和第一次他们相遇时一样地灿烂,他很珍惜它,绝不想亲手破坏。

  然后他听见自己声音平静地开口,“好啊。”
如果语气里没有那一丝颤音还有一点喑哑,那这场表演大概就再完美不过了。
但栾巧倾惯常没心没肺,这点细微的语气上的差异她自然无法察觉。所以小姑娘一听见这个回答, 顿时笑得更加灿烂了, “是吧?你也觉得我们挺合适的对吧?我听说他学习成绩很一般, 主要是靠体育特长送进来的――从这点上来说我就觉得我俩特别合拍了。而且我还听说……”
小姑娘兀自一人说得兴奋, 满带着青春期少女喜欢上一个人时的悸动和不安。
但她没有看到的是, 站在她旁边的少年的眼神, 却随着她的话声一点点暗了下去。

  等这场独白结束好几秒, 没有等到任何回应的栾巧倾才终于后知后觉地转过头,她不解地问:“你怎么了?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
“……没事。”文彬低声道。
栾巧倾不放心地看他, “真没事?”
“嗯,”文彬抬眼, “你是不是还有别的想说?”
栾巧倾脸一红, “你怎么知道?”
文彬没说话。
栾巧倾笑着搂住少年的肩膀, “你看, 我们是关系最铁的朋友了, 对吧?”
“。”
“那你说,我要追人, 你是不是应该帮帮忙――尤其是你跟他同班哎,这么好的机会我都觉得我们是命中注定了!”
“如果这算命中注定,那不该是我们么。”
“……哎?你说什么?”正望着教室里傻笑的栾巧倾好奇地转回头,“你声音太小了,我刚刚没听清。”
“没什么。”文彬说,“但是我帮你的话,我有什么好处吗?”
栾巧倾一愣。
她扭头看向文彬――说话时的少年突然让她有一种莫名的陌生感,那种语气和情绪,陌生得……就好像她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一样。

  不过栾巧倾想了几秒,没能想通,只当做是自己的错觉了。她笑着拍拍文彬的肩膀,“那我肯定不会亏待你啊,等以后你有喜欢的女孩子了,我也帮你追怎么样?”
“……”文彬沉默许久后,点头:“好。”
“那就一言为定啦!”
“嗯。”

  那天晚上,文彬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因为年少,有些东西即便想要也无法争取,所以总有太多遗憾。
而里面最遗憾的一个叫,明明是你先遇见、你先喜欢的人,却没有道理一定也要喜欢你。
若能得互相喜欢,那是何其有幸――那时候他愿意用自己所有的所有去换这一个结局。

  但那一年,栾巧倾的小心思并没有成功。
或者说,在成功之前,她就突然离开了――
没有任何前兆或者留信,栾巧倾在文彬的世界里消失时就如同她出现时一样,迅疾而不可预料。
很多年后楚向彬才知道她是因为家里的重大变故――父亲突然的再婚之后,新婚妻子对她的排斥和提出的结婚条件就是让她离开故土去和姨妈同住。

  但那时候的文彬并不知道。
中考之后他等了她很久很久,每天固执地去那个高级公寓看她是否回来了。
等得春去冬来,那道防盗门的花纹凹陷处落了一层无人扫去的灰尘,他仍旧再也没有等到她回来……

  考进省重点高中那年,文彬和母亲并入继父的户口本里,按照继父要求,他把自己的名字改做了随继父的姓。
那天开始他姓楚,叫楚向彬。

  高中以后,楚向彬的成绩愈发优异。而在母亲嫁给继父后,随着家庭条件的改善,从过去的营养不良的状态脱离出来的少年也开始飞快地拔起身高。
没用多久,他成了高中的学神和校草,是女生们心目中的男神,是男生眼里最叫人嫉妒又无可奈何的存在。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沉默孤僻,初四那年给栾巧倾和她的小姐妹们辅导功课的过程让他逐渐习惯了迁就常人和融入群体。
――他变得优秀、耀眼、无可挑剔,身上半点不见当初孤僻少年的影子。

  但他的身边,再也没有那个会拍着他的肩膀、嬉皮笑脸地喊他“兄弟”的小姑娘了。

  *

  世界偌大,人口数十亿,住在同一栋居民楼里的两个人可能在一辈子几十年的时间里都不会碰一次面,哪怕他们的住处的指节距离只是数十米。
所以楚向彬一直以为,自己和栾巧倾大概是没有再见面的可能了――难以接受但不得不接受,这大概是成人世界给他上的第一堂课。
但命运却给了他第一个奇迹。

  高考之后,楚向彬进入A大。
大二那年的第二学期刚开学,楚向彬的室友看上了校辩论队的女神,立志要把人追到手。
室友是个有经验的,知道追女孩儿的要素之一就是要“买通”她的闺蜜或者好朋友。而既是巧合也算是可以理解的事情――楚向彬作为刚一进入A大就得到全校学姐和同级女生密切关注的校草级人物,恰好就是女神闺蜜的心头好。
色字当前,室友“卖”楚向彬“卖”得毫不手软。

  于是大二下学期刚开学没几天,楚向彬便被这位室友死皮赖脸地从书桌前拽到阳台上――
“楚神,跟你商量个事情呗。”
楚向彬没急着开口,目光从手机上抬起来看了室友一眼。
室友反应过来,“哦我忘了,你最讨厌别人说话用‘呗’了是吧?我收回我收回。不过你这个习惯真是有点奇怪啊……”
楚向彬打断他,“有话直说,没事我回去敲程序了。”
“楚神你这也太忙了,你是我们经济学院的又不是他们计算机院的,干嘛还要――哎哎哎我不说了,你别走啊!”室友连忙把不耐烦的人拉回来,“是这样,今晚校辩论队有个纳新晚会,我准备过去看看――你跟我一起去怎么样?”
楚向彬没抬眼,“我不参加学生组织。”
“这我知道啊,大一下学期那会儿校学生会的副会长亲自来招徕你都不进嘛,更别说别的学生组织了――所以我也没指望让你参加,就是让你陪我去一趟。”
“……”楚向彬抬眼看他,眼神平静但总叫人觉着在这双眼睛下有点藏不住心事的犀利。室友僵笑几秒。
楚向彬揉了揉脖颈,“为什么不找别人,非得我和你一起去?”
室友装无辜,“我问他们了,他们都要陪女朋友,没时间啊。毕竟咱寝室里单身的就剩咱俩了,他们哪像楚神你这么洁身自好,跟个修行和尚似的清心寡欲?”
“……”

  尽管楚向彬不太想去,但在室友死皮赖脸得只差跪下喊爸爸的央求下,他最后还是陪着室友去了一趟校辩论队的纳新会。
就算起初,楚向彬只隐约猜到室友有没说出来的目的而没有猜到真正的原因,那么在到了校辩论队纳新晚会的教室门外之后,楚向彬也很快就捋清楚了前因后果――
他这位室友拉着他迫不及待地赶过去,刚到教室前门,就和站在那儿的一个女生对上眼神,然后热切地拉他过去打起了招呼。

  “楚神,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孙雨冉学姐,也是咱校辩论队的副队长。”室友说完,转过头朝面前的女生直眨眼,“孙学姐,这位是谁,应该就不用我介绍了吧?”
“当然。”那位叫孙雨冉的学姐在和楚向彬的室友飞快地进行过目光交流后,此时再望向楚向彬时,眼里的倾慕和喜意已经有些压抑不住了,她清了下嗓子,笑着伸出手,“想来在A大没人会不认识楚向彬学弟了――学弟你好,我叫孙雨冉,文学院德语专业的,比你们高一级,目前是辩论队的副队长。”
“……”楚向彬没去握手,而是微眯起眼瞥了自己的室友一眼。
室友被这很是清明通透的一眼看得背后冒冷汗,他僵笑着背过身,低声对楚向彬说:“求求你给个面子吧楚爸爸,我是真的有求于这位,不得已才这么干的――但是只此一回,我发誓,回去我就跪寝室门口还不行吗?”
“……”

  楚向彬没说什么,收回目光后他很随意地碰了一下对方伸出来的手,算是握过,语气也平淡,“学姐好。”
女生的笑有点发僵,但很快就绷了回去,“我们纳新晚会还没开始,不过你们也不是大一学生了,就先进来找个位置坐吧?”
“谢谢学姐谢谢学姐。”室友一叠声地应了,生怕楚向彬反悔似的把人拉了进去。

  校辩论队的纳新晚会选了间不小的教室,此时教室内空空荡荡的,除了校辩论队的成员外还没其他人。他们都聚集在讲台上下,有的三五个人凑在一起商量什么,还有的人在台上调试待会儿纳新会上要演讲用的PPT。
楚向彬进来以后就坐到最靠着墙边上的位置,自己一个人低头研究转存到手机里的代码文件。
他那位重色轻友的室友自然老早就跑到了自己女神身旁献殷勤去了。

  楚向彬清静了没一会儿,身边的位置投下一道阴影。
“楚学弟,你在忙吗?”
“……”楚向彬一抬头,还是刚刚那个叫孙雨冉的学姐。他停顿两秒,才疏离地笑了下,“学姐有事?”
“我就是个刚忙完,看你一个人坐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我就过来问问。”孙雨冉把脸颊一侧的碎发挽到耳后,顺势坐到楚向彬身旁的那个位置上,然后将手里的饮料放到了楚向彬面前,“学弟空手过来的吧?纳新会估计能开很久,你先喝口水吧?”
楚向彬停顿了下,伸手接过,“谢谢。”他把那瓶饮料放到一旁,没再去碰。
“……”

  孙雨冉长得也算漂亮了,主动对哪个男生表示点什么的时候还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冷淡,她一时表情都有些发僵。
感觉到不远处或明或暗地投来的来自辩论队其他人看热闹的目光,孙雨冉咬了咬牙,在心底告诉自己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人看了笑话,于是强撑着笑继续和楚向彬攀谈:“我听祝鑫阳说,你们是经济学院的工商管理专业是吧?”

  祝鑫阳就是楚向彬那个室友的名字。
楚向彬再次从手机屏幕上抬起视线的过程中,不冷不淡地刮了一眼讲台旁祝鑫阳的背影。
大约是这眼神里的冷意和杀气非常实质化,那边的某人一僵,小心翼翼地扭回头,然后隔空给楚向彬做“求求你了兄弟”的口型。
楚向彬微垂了眼。

  除了“呗”字是他最不喜欢听到的结尾语气词,“求你了”“兄弟”这种也是他的特殊情感区。
不过包括祝鑫阳在内的知道他这习惯的人其实都误会了,他并不是多厌恶这种说话方式,只是它们总会叫他想起一个埋进记忆里的身影罢了。

  “――楚学弟?楚学弟??”
耳旁的声音拉回楚向彬飘远了的思绪,他转回头,“抱歉,走神了。”
“没事。”孙雨冉咬着牙保持微笑。
“学姐刚刚问了什么?”
孙雨冉说:“我是问,你和祝鑫阳都是经济学院的?”
“嗯。”
孙雨冉眼神一转,笑着问:“那太好了。我家里每个月给我不少生活费,开销上完全用不完,搁着又觉得可惜――所以今年我准备了解点指数基金定投的事情,正愁没人能请教呢。”
楚向彬没说话。
孙雨冉只能硬着头皮自己说:“要是楚学弟方便的话,我能不能加一下你的微信,之后有这方面的问题就……”
孙雨冉话没说完,楚向彬开口了,“不好意思学姐,这方面我不擅长。不过我们西方经济学和资产管理学的几位教授的邮箱我都有,之后会让祝鑫阳发给你的――他们比我专业太多了,学姐不如去请教他们。”
“哎……?”

  不等孙雨冉反应,楚向彬起身,“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件事情要去找导员谈谈,必须得先离开了――麻烦学姐让一下位置,我出去。”
孙雨冉僵着表情起身,“学弟不听纳新会了?”
“看来没机会,遗憾但也没办法了。”楚向彬这样说,但表情和语气都看不出什么遗憾的情绪。“谢谢学姐的饮料。”说完,男生淡定一笑,转身往外走。

  讲台前后,校辩论队的学生们纷纷低头议论。
“孙学姐还真是敢想,楚向彬什么人啊,我听说整个就一无性恋,从大一进学校到现在一年半了吧?追他的明恋暗恋他的女生不得绕学校三圈了?他什么时候给过哪个人眼神了?”
“我也觉得学姐有点妄想。”
“就是,校学生会那位校花副会长在他大一那时候专门去招徕过他,不还是铩羽而归么。”
“不过他今天能来我已经很意外了。不是说他对任何学生组织都没兴趣吗?这在工管专业多异类啊?”
“我听说也是,不接受任何学生组织的邀请呢,今天竟然还来我们纳新会――可惜了,没看完又要走,不然我们辩论队得在学校论坛里出一把名。”
“哈哈哈,是有点可――”

  几个学生聊天的话声戛然而止。
原因无他――只是他们议论话题里的那位男主人公原本正在向教室外走的路上,而此刻却突然毫无征兆地止住身影,眼神震惊地看着投影幕布。
校辩论队的几个学生一愣,下意识地跟着回头看向垂悬在黑板前的投影幕布。

  上面放着的正是纳新演讲PPT中间的一页,大约是某次辩论赛时拍的照片,照片里正中黑板上还写着A大校辩论队vsQ大校辩论队的字样。
而黑板前,两队各自的四位辩手表情严肃地坐在辩论桌后,正在讨论着什么的模样。

  校辩论队的几个人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懂这张照片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能让楚向彬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他们正茫然无措的时候,楚向彬终于回过神。他的眼神发僵地从坐在Q大辩论队那边的一辩身上挪开,过了好几秒,他才走到讲桌前。
“这张……”楚向彬张口时声音无故地发哑,他甚至在自己心底感受到了已经很久没有过的紧张的情绪,他听见自己声音僵得像另一个人,“这张照片里的比赛是,什么时候的?”

  正在调试PPT的学生犹豫了下,小心地回答:“上学期期末的。”
“里面都是两边辩论队的人?”
“对,这场是新人赛,就是校辩论队的大一新成员之间切磋热身、适应辩论环节的。各大高校的辩论队之间,经常有这种固定下来一对高校频繁切磋的比赛。我们学校就是和Q大配对的,几乎每个月都有一场。”
“……”楚向彬的目光再次投想Q大辩论队里坐在一辩位置的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孩儿,很久以后他垂下眼,“你们纳新会有申请表格吗?”
“――哎?”
开口那学生愣住了。

  而旁边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听着这边动静的校辩论队的人,也纷纷将震惊的目光投来。
在那些注视里,已经慢慢平复心绪的楚向彬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张照片,转向面前的学生――

  “我申请加入。”

  *

  楚向彬加入了校辩论队的事情很快在全校范围里传开。
对于这个消息,所有人一开始都是不相信的反应――

  “怎么可能,楚向彬吗?”
“他大一那会儿拒绝了多少学生组织邀请?校辩论队我不信他没拒绝过,怎么会都到大二下学期了才突然要参加的。”
“对,肯定是谣传。”
“……”

  大约是不忿于这种质疑的声音,校辩论队这次纳新评选的效率格外地高――不到一个周后,校辩论队新加入成员的名单就在校宣传栏里张贴公示出来。
其中高高居于第一位的,赫然就是“楚向彬”三个字。
继校辩论队众人之后,全校都被震惊了一把。所有人开始议论纷纷地猜测起楚向彬加入校辩论队的原因,猜什么的都有,但没一个人知道真正的真相。
这场议论和“学术探讨”一直持续到一个月后。

  甚至连自认为是始作俑者的祝鑫阳都非常良心不安地找楚向彬求证:“楚神,你到底为啥进校辩论队了啊?难道真的是为了给兄弟我助攻吗?那你要是这么够义气的话,我可真就无以为报了啊!”
楚向彬正在收拾衣物,闻言头都没回,“别做梦了。”
“……不是因为我啊?”祝鑫阳遗憾地说,跟着又好奇地凑上前,“那到底是因为什么?”
楚向彬没答话。
祝鑫阳摸着下巴做思索状,“难道,真是因为校辩论队的哪个女生你看上了?可是我那天看你对孙雨冉学姐一点都不感冒啊?”
“。”楚向彬仍旧没理他,只在转过身后开口,“让让,我拿行李箱。”
“哦好。”祝鑫阳让开位置以后才突然反应过来,“等等,这不过年不过节的,就放个周末而已,楚神你怎么还收拾起行李来了?”
“……”

  楚向彬身影顿住。
半晌他都站在柜子前,保持着那个姿势没动。他背对着寝室,祝鑫阳也看不到他的眼神或者表情。
祝鑫阳只听得见,很久以后楚向彬才开口:“辩论队要去Q大……打一场辩论赛。”
祝鑫阳愣了下。
那是他从来没在楚向彬那里听到过的无比复杂的、好像藏了很多很多往事的情绪。

  *

  那天只是个每月例行的普通比赛。
A大和Q大之间隔着数个城市,但是每天都有十车次以上的高铁直通,所以往来从来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
Q大主场,A大要参加比赛的校辩论队成员纷纷来了Q市。而因为楚向彬的缘故,这一行里显然还多了几位不必要出现的老成员。

  楚向彬为这场比赛期待了整整一个月――当年高考的时候他都没有紧张过,一路上难得完全失序的状态,心不在焉的模样所有人都看得出来。
有人大着胆子玩笑,“楚神怎么紧张得像是要去见心上人一样?”
“……”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紧张的缘故,楚向彬就像没有听见这句话似的,没有给出任何否认的反应来。
校辩论队里的人是最清楚楚向彬那天突然要加入校辩论队的起因的,他们纷纷交换了视线,显然各自心里都有了猜测。

  下车后一行人直奔Q大。在那边安排的休息室里没待上多久,他们就被通知去了比赛用的教室。
听说Q大校辩论队的人都在里面了,进到教室里时楚向彬几乎快要紧张得同手同脚。
然而进到教室内,楚向彬的目光仔仔细细地搜寻过所有陌生的面孔,却唯独没有见到自己最渴望见到的那一张。

  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或者机会,比赛已经就要开始了,楚向彬只能心思烦躁而沉锁地坐到四辩的位置上。
一直到裁判宣读规则的前一秒,他的目光犹带着某种刻骨的不甘,一遍又一遍地刮过Q大校辩论队的那些身影。

  “亲友席”的两方都察觉到了。
Q大今天带队的人和A大带队的坐在一起,此时表情略有尴尬,“这就是你们新招的那个A大校草吧?”尽管也尴尬,但作为宿敌,A大带队人显然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露怯,他露出嘲讽十足的笑容:“哟,你们也都听说了?怎么样,嫉妒不嫉妒?这脸、这模样、这脑子,全都是门面啊。”
“长相气质却是没的说,你们还真是走了狗屎运……”Q大的翻白眼,“就是这人怎么这么凶啊,你们赛前动员怎么做的?看我们眼神跟那血海深仇似的。”
A大难得语塞,过了好几秒才冷笑了声,“估计是你们不招人待见吧――明明这位楚校草在我们学校那会儿就算说不上和乐,但也没这么冷过。”
“……”

  出乎两边意料,这场比赛结束得格外快。
原因还得归结在那一个人身上――
原本来路上看起来无比紧张的某人,进到教室以后反而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区别于他身旁三位队友和对面四位敌人,原本八个人都是新成员,唯独他表现得像个上场虐菜的老油条。
自由辩论阶段,Q大四人几乎是被楚向彬一个人完全碾压,言辞犀利逻辑无懈气场惊人,局面一度看起来是场降维打击――对面四个像是在恶霸面前被欺负得彻底的小可怜,到了自由辩论后面几分钟的时间,四个人已经完全崩盘。
结辩阶段,面对全程几乎压根就没坐下过的对方阎王脸色的四辩,Q大的新人四辩连话都快说不利索了。
比赛草草结束,胜负不言而喻。

  两队带队人表情各异。
裁判宣布结束后,两人之间沉默数秒,Q大的先开了口,“你们这是打哪儿找来的大杀器?确定不是偷偷藏了一年半,到今天突然掏出来?”
“……我们犯得着么我们,早知道他有这实力,我们肯定直接拉进一队了,怎么还会放下来打这种虐菜局?”A大的说到一半就忍不住开嘲讽,“对不住啊,欺负坏了你们新人了吧?我看这局回去以后你们得给你们队的新人好好做做心理辅导――不然这么一场容易被打出心理障碍来啊,万一以后吓得都不敢碰辩论了,那我们这得多么良心难安?”
“你们还有良心呢。”Q大的斜了对方一眼,反唇相讥,“而且少只说我们的新人――你们的能强到哪儿去,自由辩论阶段明显自己的队友都蒙了,完全跟不上逻辑进度,全靠人家一个人打全程啊。这哪是四对四,分明是一对七吧?”
“…………”

  两位带队队长成功在几秒内挑起对方怒火,开始了众人很熟悉的、每月每场比赛都会发生的、台上刚刚结束台下又无规则开杠了的情景。
而在众人纷纷搬板凳看热闹的时候,没人注意到台上已经结束了比赛的八人的“友好”握手阶段,楚向彬在四个已经被他吓出心理阴影的对手面前,目光冷峻地握住最后一位四辩的手――
“你们辩论队里,有个叫栾巧倾的吗?”

  对方四人都愣了下,被握手的四辩男生表情僵硬地笑,“楚、楚同学是说栾巧倾学姐吗?有,有的。”
“她今天没来?”
“栾学姐今天跟队长他们在我们队的活动室讨论事情……”
“活动室?”楚向彬二话不说把人拖出去,“麻烦你带我去。”
“哎……哎?”

  男生欲哭无泪地被这个可怕的魔头拎了出去,连挣扎都没敢――
实在是那句“麻烦你”的语气听起来更像“敢说不就鲨了你”。

  两人很快到了Q大辩论队的活动室。
然而敲开门后,却只有辩论队长一个人在。男生犹豫了下,感受到身旁楚向彬再次陡然一落的气压后,他小心翼翼地上前问:“队长,栾学姐……不在吗?”
队长正忙着写什么材料,闻言没抬头地回:“去北门了。她不是每个下午都回家吗?”
“哦……”

  男生退了出来,小心地转达。
楚向彬沉了眸色,微微咬牙,“你能领我去你们学校的北门吗?越快越好。”
“……”

  几分钟后,两道身影在Q大的校园里从南向北的主干道上飞奔而过。
大学生们已经很少有这样火急火燎的生活节奏了,一路上所有人都忍不住看过去。
在发现其中一个还是个极品帅哥以后,大家更好奇了。

  楚向彬对那些目光和议论声全不在意,直到Q大的北门门前,他终于停下脚步,胸膛起伏。他的目光快速巡视过校门内外杂乱的人流。
慢了数秒,Q大辩论队的那个男生终于气喘吁吁地停到楚向彬身旁,同时撑着膝盖,坚强地指了指马路对面的方向――
“栾……栾学姐一、一般都在那里等……来接她、她的车……”

  “――”
顺着男生的手指,楚向彬第一眼便看见了那个站在马路边的女孩儿。
他的身影僵住,连呼吸好像都忘掉了。

  到某一刻,楚向彬蓦地回神,胸膛再次剧烈地起伏起来――像是在强行的窒息后突然恢复了呼吸,他的脸色慢慢涨红。
他的目光一瞬都不敢移开地看着那道身影。
他张开口。

  在那个名字要喊出来的前一秒,一辆无比嚣张而扎眼的亮紫色的跑车突然停在了那个女孩儿面前。
几秒后,在楚向彬僵滞的目光里,驾驶座走下来一个染着紫色头发的年轻男人,那张俊美面孔散漫得没什么表情。和女孩儿说了几句话,那人把女孩儿的小行李箱扔进跑车座位后。

  隔着一条马路,楚向彬看见那个自己熟悉又陌生的小姑娘,对着那个年轻男人委屈抱怨地说了什么。
听不清,但是看得出来――那是一种只有对自己至亲至爱的人才会有的亲近。
然后两人一起上了跑车的驾驶座和副驾驶座。车身扬长而去。

  许久之后,楚向彬仍然僵在原地。
他身旁的男生大约已经看穿了什么,不忍心地开口:“那个人好像是栾学姐的男朋友……我听队里的人说,栾学姐每个月回一次家里,他们好像……早就住在一起了。”

  像是过完了一生那么久。
楚向彬慢慢转身。

  他笑了笑,眼底一点点黯下去。
“谢谢。还要麻烦你最后一件事。”
“别告诉她……我来过。”

  *

  回去以后,楚向彬仍旧在辩论队里留名,并且承诺到自己毕业前,校辩论队的所有活动和宣传他都愿意配合,唯一的条件是,从此以后他不会再参与任何与Q大辩论队的比赛。
一度担心他要退队的校辩论队众人自然同意了。

  也是在楚向彬从Q大回来以后,祝鑫阳发觉楚向彬好像发生了什么很大的变化――说不分明,只是那个人给人的感觉一点点不同起来。
直到偶然看过一场楚向彬的比赛,祝鑫阳终于看清了那点变化:楚向彬的某一面被解封了。

  ――原本为了某一个人和这个世界达成的和解被彻底抛弃,他不再像少年时孤僻寡言,但他最具攻击性的那一面,彻底吞掉了他心底的最后一点柔软。
楚向彬在辩论队里渐渐成了一个“恐怖”的代名词。
那种卓绝和碾压和不容余地带来的恐怖感和压迫感,一直延续到了后来。

  直到大四那年,楚向彬的继父独力经营的小公司因为市场份额变化外加应对做出调整的经营策略不利而走了下坡路,眼看着就要面对不得不宣布破产的局面时,常家父子伸出援手,调度资金帮助楚向彬继父的公司度过难关。
而早就听闻A大这位后起之秀的学弟的能力,常亭在故意亲近楚向彬后挟恩图报,半是威胁半是逼迫地让楚向彬以一个应届毕业生的身份“卧底”进入了Vio资本。
楚向彬那时候对自己在什么公司、做什么工作已经没多大所谓了。

  ――他不知道,自己人生里的第二次奇迹,在那一刻开始降临。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