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100 章
首页
更新于 20-02-10 08:52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你是人间翘楚(Ⅶ)

  路上, 车内十分安静。
助理开了一会儿车,见后排两人除了熟睡靠肩以外没别的什么亲密举动了,他吊着的那口气也稍微松下来些。
安慰过自己可能只是高层管理之间的私交后, 助理开口问:“楚部,部门里大家听说您要回公司来都挺高兴的,这几天商量着给您办一个庆功会,您看您最近方便吗?”
楚向彬刚想开口,枕在他肩膀上睡觉的栾巧倾却好像被这车里突然的声音给吵醒了。
她迷迷瞪瞪地坐直身,揉着眼看着窗外,“怎么这么黑啊?我是不是瞎了?”
“……”
楚向彬也跟不上喝醉以后的栾巧倾的脑回路,沉默数秒之后他笑了声, “只是怕影响你休息没开车里的灯, 你要打开吗?”
顺着声音, 栾巧倾揉着眼睛转向自己身旁, 安静几秒后, 她往前凑了凑:“你是谁啊?”
楚向彬无奈叹气, “我是楚向彬。”“噫……我知道你, 霸王龙,说话特别坏。”栾巧倾一副嫌弃的口吻之后, 突然又笑起来。“而且我最近还知道了你一个大秘密!”
“……”

  开车的助理胆战心惊地从后视镜看了两人一眼。
他很担心今晚上他们楚部长忍无可忍把栾巧倾给灭口了的时候,会不会捎带上自己一起。
结果他就听见, 他们楚部用一种他们部门里所有员工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近乎温柔的语气笑着问:“哦?什么秘密?”
“嘻嘻……不告诉你。”
“你知道的不是我的秘密吗?“
“是啊!”
“那既然是我的秘密, 我自己当然知道, 你就算不告诉我我也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栾巧倾原本就被酒精麻痹得近乎迷糊的脑袋被这么一番绕下来更加陷入呆滞状态了。
琢磨许久之后她才点了点头, “好像是这个道理哦。”
“……”
开车的助理同情而心情复杂地从后视镜看了栾巧倾一眼。

  栾巧倾在这一番纠结后,“那我就告诉你吧。你过来点, 我偷偷和你说。”
楚向彬依言,朝栾巧倾的方向靠了靠。栾巧倾趴到他肩上,温热的呼吸吹拂在他耳边,带着微醺的酒气和轻笑:
“我发现的秘密是――楚向彬他好像喜欢我!”

  轿车车身猛地一晃。
楚向彬下意识扶住座椅的同时,抬手把栾巧倾护在怀里。等轿车稳定下来,男人压着恼怒抬眼。
“抱、抱歉楚部……我我我一时没把住方向盘……”开车的助理的声音都带上颤气。
楚向彬心知这也不能完全怪助理,只能拧着眉直回身,“继续开吧――别再走神了!”
“是,是。”
助理心惊胆战地看了从后时间看了一眼,连忙转过头聚精会神地看着前路,不敢再有半点心思去听两人说话了。

  而车座后排,方才的始作俑者这会儿是看起来最无辜的那个。从楚向彬怀里爬起来,她茫然地转转脑袋。
“刚刚……为什么晃得这么厉害?地震了吗?”
楚向彬无奈地收回视线,看了她一眼,“地震也是你震出来的。”
“啊?”
“你明天清醒以后,可不要后悔得想自杀。”
“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啊?”
“明天你就知道了。”
“哦……”

  后路无话。
助理小心地把栾巧倾和楚向彬送到楚向彬住处的停车场里。
楚向彬这边的住处是电梯入户的,每栋楼对应的入户电梯都在各自停车场的区域有入口。下车之后,栾巧倾非常自来熟地就跑进楚向彬那栋楼的电梯间里,楚向彬却没急着跟上去。
他回头看了一眼眼神有点瑟缩的处理,缓下语气开口:“今晚辛苦你了,回去好好休息。我从下周一开始上班。”
“好、好的,我下周一按时来接您。”助理小心地应下。
楚向彬想了想,“今晚在车上,栾巧倾说过的事情……”
助理立刻接话:“楚部您放心!我绝对、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

  沉默一会儿后,楚向彬却笑了声:“不,还是要麻烦你说出去的。”
“是,我肯定不会――啊??”助理呆滞抬头,“说……说出去?”
楚向彬点头,“对,最好是下周一上班的时候,全公司所有人都知道她说过这样一句话。”楚向彬停顿了下,微笑,“我想这对你们来说应该不难吧?”
“…………”助理半晌才终于回过神,他艰难地点下头,又挤出一个笑,“我明白了,楚部。”
“辛苦了。”
“不……不辛苦……”
“那,下周见。”
“好的,您慢、慢走。”
“……”

  *

  新的一周,从令人崩溃的周一开始。
一整上午,人事部部长办公室大门紧闭,栾巧倾把自己闷在办公室里一步也没踏出去。
――她实在没脸见人了,尤其是没脸见楚向彬了。谁能想到,她明明是去找人道歉的,结果竟然把自己灌醉不说,还当着人家助理的面只差拿喇叭喊出来那句“我知道你喜欢我”了。

  如今全公司里传得风风雨雨,大家都在讨论到底是栾巧倾自作多情,还是那位楚霸王确有其意。
“叛投”风波刚有平息的迹象,她又一举把人送到了风口浪尖上――栾巧倾一上午都在思考这次自己是不是应该去投资发展部负荆请罪了。

  “啊――什么酒都敢喝什么话都敢说――栾巧倾你别是个傻子吧??”
办公室里被自己折磨得半疯状态的女人痛苦地揉起了自己的头发。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叩响:“栾部长,外面有――”
栾巧倾凶巴巴地扭过头,“我不是说了今天上午特殊情况,下午再来汇报工作吗?”
“不是,是有人来见您。”
“谁啊?有预约吗?没有预约一律不见!”门外犹豫了下,小心翼翼地说:“是今天来办理复职手续的楚部长。”
“…………???”

  几十秒后,办公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栾巧倾表情严肃地站在门内。
“楚部长进来吧。”

  站在栾巧倾的助理身后,楚向彬笑着问:“栾部长如果不方便的话,那我下午再来也可以。”
“不不不,没关系,很方便。”栾巧倾承受不住外面人事部其他职员偷偷望过来观察两人的目光,她给楚向彬拼命使眼色,“楚部长请进吧。”
“……”
楚向彬走进办公室内。

  栾巧倾下意识地想甩上门把那些目光全都隔绝在外。
但经过她身旁的楚向彬似乎早有意料,压得极轻的声音掠过栾巧倾的耳边:“你如果关门,那只会让他们觉得我们要做什么不能见人的事情。”
栾巧倾:“……”
栾巧倾:有道理。

  栾巧倾摸上门把手的手也没空抽回,她一用力,把房门拉开,一直敞到最大角度。
楚向彬瞥见,一点有所图谋的笑意划过他的眼眸。
栾巧倾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把最大的“恶狼”放进窝里了。她转身回到办公室内。
刻意保持距离地和楚向彬聊了几句公事以后,栾巧倾小心地放轻声音:“那个,上周六晚上的事情……实在……对不住了啊。”
楚向彬不在意地笑笑,“没事。”
“……”栾巧倾松了口气。
楚向彬:“反正你对不住我的事情,也不止这一件了。”
“――”栾巧倾蓦地一噎。她很想张口反驳,但是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因为楚向彬说的确实是事实。

  栾巧倾欲哭无泪地垂下脑袋,“楚部长,你说吧,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事情,我一定做、一定补偿到你满意为止。”
楚向彬眼神微晃了下,“真的?”
“真的!千真万确!”
“那我确实有一个条件。”
“嗯?”
“很简单,以后在公司里,我发表过意见的事情,希望栾部长能无条件支持我。”
“额……”
栾巧倾迟疑地顿住。

  楚向彬笑了下,“而且你放心,不会影响到公司或者其他人的利益――只要在我或者别人征询你对我某个说法的意见时,只听得到‘好’,‘可以’,‘没问题’。”
“……”栾巧倾隐约觉得楚向彬在给自己挖坑,但是琢磨半天都没想出来坑到底在哪里。
楚向彬作势起身,“看来栾部长没什么诚意,那就算了吧。”说完话,他已经快要走到门外了。
“别别别――别算了啊!”栾巧倾连忙追上去,“我答应就是了,以后我无条件站楚部长的队,只要你说好,我绝对不跟你唱反调了。”
“说定了?”楚向彬背对着栾巧倾,嘴角微扬起来。
“一言为定!”栾巧倾咬字铿锵。
“……好。”

  楚向彬说完,走出栾巧倾的办公室。
栾巧倾长松了口气,心想这件事总算还是解决了,然后不等她去关门,突然就见已经走到人事部办公区的楚向彬停住身。
“啊,对了,栾部长,我忘了件事情。”

  “?”
栾巧倾一僵。对着楚向彬那笑容,她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楚向彬淡定微笑:“上周六晚上我问你的那个问题,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栾巧倾笑容僵硬,“什么问题?”
“……”

  楚向彬站在人事部职员们的办公区中间,在所有人好奇的目光里,他淡定开口――
“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
众人懵住。

  等人事部职员们回神以后,都觉得大概下一秒他们的暴躁部长就要冲上去杀人了。
然而半天没等到动静,众人茫然望过去时,只见栾巧倾涨红了脸蛋。
半晌。
她盯着楚向彬眼底那狐狸似的笑容,咬牙切齿又忍不住羞恼:
“……好、可以、没问题。”

  “女朋友,”楚向彬笑着转身,“中午见。”
“――!”

  至此,楚向彬延续数年的“奸计”终于得逞。
他挖了多少年的深坑,掉进去的“兔子”注定一辈子都跑不出来。

  *
*
*

  【番外中的小番外】

  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栾巧倾才通过楚向彬家里的一张毕业照,发现了楚向彬就是当年那个“文彬”的真相。
震惊过后,她不解地问楚向彬,“那你最开始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那时的楚向彬笑着反问,“告诉你,然后让你继续拍着我的肩膀喊我兄弟?”
“也……不至于吧。”栾巧倾自己说着就心虚了。
楚向彬说:“而且,我也不想借以前的‘红利’。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所以既然你忘了,那我就不去提醒――就像现在,凭现在的自己和你在一起。”
“……”

  栾巧倾坐在他怀里,抱着照片研究,看了一会儿后,她忍不住指着照片上那个有点阴郁的少年直乐――
“哈哈哈,鬼才信你的话呢。你其实是怕被我发现了会丢人吧?你看你以前哈哈哈哈多小一只啊,我记得那时候还给你穿过我的衣服呢,你当时从我家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看起来又白又瘦,小小一只的,还没我高呢哈哈哈哈哈嗝……”

  笑着笑着,栾巧倾就有点笑不出来了:她隐约察觉被自己坐在怀里的某人的情绪开始接近某个危险的临界值。
栾巧倾慢慢收住猖狂的笑,小心翼翼地僵着脖子扭回头。
“啊,额,我其实,没有别的意思――”
话没说完,栾巧倾惊叫一声。
眼前瞬间天翻地覆――她被突然从沙发起身的男人直接垫着腰扛到了肩上。

  “‘小小一只’?”楚向彬冷笑了声,往卧室走,“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昨晚上怎么哭的了?”
“啊啊啊楚向彬你混蛋!放我下来!”
“。”
“……楚爸爸我错了!你放我下来吧!”
“晚了。”

  一声冷笑后,房门砰地合上。

  *
*
*
【你是人间翘楚,完。】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