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二章 两年之后
首页
更新于 17-07-25 13:50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子弹头狮子大开口,居然说他钱包里面有六千块钱。

  

  我是愤怒的冲上前,一把抓住了子弹头的衣领:

  

  “你骗谁呢?你这钱包里面怎么可能会有六千块钱?”

  

  子弹头被我抓住衣领,也不生气,先是笑了笑,然后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钱包里面怎么就不能用有六千块钱了?我可不是你这样的穷逼,我身上放六千块钱很正常,再说了,你偷了我的钱,我钱包里面有没有六千块钱,你不是最清楚吗?你可别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

  

  “你血口喷人,我---”

  

  “够了,你还嫌事情闹的不够大吗?”

  

  父亲大喝一声,上前猛的将我拉开,然后陪着笑脸对那子弹头说道:

  

  “小兄弟,六千块钱是不是,这个钱我们一定还给你!”

  

  “爸!我没有拿他的钱,我们凭什么给他钱?”

  

  父亲没有回答我话,在对子弹头说完一句话后,又转头对着庄志远恭敬的说道:

  

  “老师,这六千块钱,我们肯定让不归拿出来,我看要不然这样,我现在把他领回家,好好教育他一番,让他把偷的钱拿出来,明天一大早在让他把钱送到这位同学的手里,顺便给这位同学赔礼道歉,你看怎么样?”

  

  庄志远本意是想开除我,现在子弹头说不追究,他也不好再多说写什么,先是厌恶的看了父亲一眼,然后有些不情不愿的说道:

  

  “回去吧!今天就放他一马,记得明天让胡不归把钱带来,在写一个五千字的检讨交给我!”

  

  在同学们鄙夷嘲笑的目光下,父母带着我走出了学校。

  

  “爸妈,为什么?”

  

  走出学校大门,我心有不甘的看着父母问了一句,父亲掏出一根烟默默吞吐起来,母亲则是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孩子,爸爸妈妈不管你有没有偷东西,都相信你绝对不会做那种事情,但现在我们相信你没有用,大家不相信你,你们老师明显是向着别人在说话,现在如果不给钱,你就要被开除,所以这钱我们无论如何都要给,要怪你只能怪爸妈没有本事,吃了亏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可是我们要是把钱给了他们,不就承认是我偷了钱吗?再说了,就我们家的情况,那里去找这六千块钱啊?”

  

  “前几天我们工厂发了工资和奖金,虽然补贴了一些家用,但是凑一凑六千块钱应该还是拿的出来!”

  

  一听母亲这样说,我是激动起来,一口拒绝道:

  

  “不行,那是给父亲看病用的钱!”

  

  见我此番激动的模样,一直沉默不语的父亲将烟头掐灭,淡然的摆手说道:

  

  “我的病不碍事,读书重要,你读书重要啊!”

  

  回到家,父母催促着我写检讨,而他们则是拿上存折急匆匆的去取钱。

  

  我们家离银行并不远,按理说父母取了钱之后,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但我这一等,是足足等了快一个钟头也没有等到父母回家。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听见这敲门声,不知道为何,我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忙是去开了门,发现敲门不是父母,而是我们棚户区口开小卖部的钱婆婆。

  

  “不归娃!出事了,你爹娘在棚户区对面的马路上被车撞了,流了好多的血,怕是不行了!”

  

  钱婆婆的一番话,好像是千斤铁锤一般砸向我,听完之后我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不过我却很快反应过来,犹如一条疯狗般,冲了出去---

  

  棚户区对面的马路上,此时已经围满了棚户区的老百姓和路过的行人。

  

  我疯了一般的冲进人群,就看见此时父母正满脸惨白的躺在一片血泊之中。

  

  “爸!妈!”

  

  我声音有些嘶哑的叫喊了一声,眼泪夺眶而出。

  

  此时父亲已经闭上了眼,母亲眯着眼虚弱的看着我,本想抬起手帮我擦脸上的泪痕,但可能是因为太虚弱,手臂只是微微抬起,便又放下。

  

  “孩子,对不起!这些年,没有让你过上好日子,其实爸妈比谁都清楚,我们的儿子有多优秀,你天资聪明若是生在富贵家庭,你如今想必已成人中龙凤,是爸妈不争气,让你一直在学校被人看不起,以后爸妈不在,你要好好活着,不要在像爸妈这样窝囊了,爸妈照顾不了你,你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

  

  母亲用最后一丝的力气,坚持对我说完了她最后的嘱托,也是闭上了眼睛。

  

  看着躺在血泊中没有了生气的父母,我心中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但我依然声嘶力竭的叫喊着,在人群中哭的像个白痴一样。

  

  最后救护车来了---

  

  父亲车祸当场死亡,母亲在送去医院的路上不治身亡,由于棚户区是贫民区,各项设施落后,摄像监控力度薄弱,肇事司机撞人后逃逸,没有查到任何消息。

  

  父母双亡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瘫软的靠在医院外的围墙上,手里紧紧攥着已经被鲜血浸湿的六千块钱,我心如死灰。

  

  此时的我,没有哭。

  

  因为我知道,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弱本来就是一种错,哭永远不可能解决问题。

  

  父母走了,对我打击很大,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被打垮,母亲最后的遗言我会一直记着,以后我会努力活着,不光要活,我还要让自己活的很好。

  想起老实了一辈子的父母,刚刚为了我,甘愿当着那么多人下跪,甘愿被那么多人嘲笑。

  想起一向节约的父母,连看病都舍不得花钱,为了让我继续读书,毫不犹豫的一次性掏出六千块钱。

  想起这些年,我受的委屈,受的凌辱,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要变强!

  从今往后,只有我胡不归欺负别人,没有人能够欺负我。

  

  就在我心里这样想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小伙子,节哀顺变!”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我下意识的转头朝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看过去。

  

  就见得一个穿着邋遢,蓬头垢面的流浪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的身旁。

  

  这流浪汉,自然就是那天晚上救下我的流浪汉,看见他之后,我是不由愣了愣,因为我实在想不到,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见我此时诧异的模样,那流浪汉是笑着开口问道:

  

  “怎么,前几天才救过你,你现在就不记得我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我一直在关注你!”

  

  流浪汉笑着回答了我一句,然后又接着说道:

  

  “还记得我前几天对你说的那些话吗?我说过你会被逼上绝路的,现在你相信了吧?”

  

  被他这样一提醒,我的确是想到了那天他给我说的那些话。

  而我想起他说的那些话,眉头不由紧紧皱在了一起:

  

  “你到底是什么人?”

  

  听见我的话,流浪汉又一次掏出了他的那把,精巧到不像话的匕首递到我面前: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愿不愿意接过我手中的匕首,愿不愿意变强?”

  

  看了看流浪汉,在看了看他手中匕首,我是冷冷一笑看着他: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流浪汉好像知道我会问出这个问题一样,在听见我的问题之后,是笑着回答道:

  

  “因为你现在除了相信我,没有别的选择!”

  “你父母的死,是由王勇而起,你难道不想报仇吗?可你现在一无所有,甚至连上学的资格都要没有了,你怎么找王勇报仇?而且你要是跟着我,你也就能脱离了被女人包养的日子,难道不好吗?”

  “你现在心里一定很想让自己变强,只要你愿意跟着我,做我徒弟,我保证两年之内,将我一身的本事传授给你,现在的你一无是处,但以后的你,前途无量!”

  

  听着流浪汉认真说出的一番话,我有些动容,是开口问道:

  “你觉得我适合当混子吗?”

  

  流浪汉点了点头坚定的说道:

  

  “适合,这么多年,你是我遇见最有天赋的年轻人,我一般不会主动让别人走上这条不归路,因为这条路是一条黑到伸手不见五指的路,上了这条路,就永远下不来!但你不一样,我算准了终有一天你会走上这条路,所以我才主动找到你,你本不应该是一个安分的人!”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说过,我身体快不行了,但我的仇还未报,我教会你本事,让你变得强大,我就是你师傅,师傅的仇,当然需要徒弟来报!”

  

  在流浪汉的一句话之后,我陷入了许久的沉思,最后我是一咬牙,伸手接过了他手中的匕首。

  

  ----

  处理完父母的后事,我便跟着流浪汉离开了天府市。

  从此以后,流浪汉成为了我的师傅。

  正如他所说,他有着一身的本事,教我打拳和对战技巧,用一种古怪的方法,让我接受着超乎常人想象的体能训练。

  在几乎变态的训练下,我每天都要承受这无尽的痛苦,但我却坚持了下来,因为我别谁都清楚,变强是没有捷径的。

  我的确天赋秉异,但我却知道,我不努力就是在有天赋也是徒劳。

  除此之外,他每天清早都会问我一个问题,等到晚上在让我回答。

  他的问题,大到排兵布阵,小到关于琐事的处理,每一次我都会认真回答,但每一次他都会摇头,说出他见解。

  而他的见解,总能让我眼眼前一亮,备受启发。

  我每天都在成长,但师傅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因为他的确有很严重的恶疾,也正如他所说,他的时间不多了。

  两年时间,转瞬即逝。

  

  当我坐车回到天府市的时候,看着车窗外车水马龙,不禁有些感叹。

  天府市还是以前的那个繁华的天府市,而我胡不归,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胡不归了。

  

  我带着我和师傅的仇恨,又回来了!

  

  而这一次回来,我还带回来一个新的身份,那便是---大学生!

  

  看着手里天府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心中感慨万千。

  天府大学,是我们省排名第一的大学,也是天府市很多学生心中,最为理想的大学。

  如果我还在读书,现在可能也已经高考完,拿到录取通知书了。

  这录取通知书,是师傅临终前给我的,我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给我弄到的这份录取通知书,我只知道师傅临终前告诉过我。

  天府大学,将成为我一展宏图最开始的地方。

  同时师傅还告诉我,在天府市我能遇见不少熟人,包括王勇。

  想到王勇,我心中冷冷一笑。

  以前我被他踩在地上,而如今他再让我遇见,我将会把他踩到土里。

  我父母的死,和他有脱不开的关系,我和他的仇,不共戴天。

  不过说来,找王勇报仇应该不是难事,但报师傅的仇,却没有那么容易。

  因为师傅的仇人,是如今天府市,乃至我们整个省,最大地下势力,野草组织的掌舵人---熊达。

  熊达这个人我早在以前就听说过,可以说在天府市他是无恶不作,臭名昭著。

  很多人想要搞垮他,但他势力太强大,没有人能够动的了他。

  别人动不了他,那我就来动,师傅的仇,我必须报。

  而要对付熊达,我必须尽快发展自己的势力,并且做强做大,所有我要走的路,还很长。

  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汽车刚好进站,收起思绪便下了车。

  刚下车,还没有走出汽车站,便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年轻女子,有些结巴的惊呼声:

  “抓---抓小--小偷!”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