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九百七十六章
首页
更新于 18-11-28 23:50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他们也是能够很清楚的知道我的能力,在知道我能力的情况之下,他们自然也就愿意相信我的安排,他们也愿意相信我的安排是没有问题,不会出错的,在这件事情上我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他们都是很配合的转身要离开,可就在我们准备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我们是听到了四周突然响起了一阵异动的响声,而当我在听到了这异动的响声之后,我内心也是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因为看来我们的猜测并没有错,果然是的确有人早就已经看上了,我们这个时候已经是准备要对我们进行下手了,我们也的确是被人埋伏了。

  当我们这个时候,在听到了有异动的声音响起之后,我在第一时间就能够感觉到我们是中了埋伏,我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但是我虽然很清楚的知道,就我们现在的情况来说很危险,可是我同样也非常清楚的知道,我们现在既然手里面有这两个北派的领导人,这样的底牌,那么在类似于这样的事情上我们及时出现了,可能会有一定的风险,可是这个风险也绝对是在我们控制的范围之内,也绝对不会说是有什么太多太严重的问题。

  起码从我的角度上来讲,只要我手里面有背叛这两个重要领导做人质,那么这群人就不能够把我和许茹怎么样,当然我们也肯定会尽可能的保证我们下面这些食品的安全,因为凭借我们的能力才要保证他们的安全,其实是不在话下的,我们也有这个自信,可以保证到他们的安全。

  只不过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有一点我还是不能够太多的确定,那就是我到现在也不能够肯定的说,他们究竟到底是何方神是哪个来路?他们又究竟到底要干些什么?如果说这群人不是一些简单的人,他们来路很强势很厉害的话,那么我觉得很有可能我们也会出现一些问题,我们也很容易遇到一些麻烦。

  我是在心里面暗自疑惑,但是很快我的疑惑便是得到了解答,因为这属于埋伏,我们的人也是有一个算一个的,全都是冒出了头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而这些人在出现我们面前之后,我也是大概的看清楚了这些人的相貌,这些人里面他们是肤色各异,年龄大小差不多都是在20多岁到40多岁之间,看他们这个肤色,我就是不用多想,也能够大概的猜到这群家伙应该是雇佣兵团队的人,只不过我是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影还是暗,这两个雇佣兵团队里面其中的哪一个。

  不过在有一件事情上,我还是能够在心里面暗自有一些肯定,的。

  那就是不管这个佣兵团对他们究竟是这两个最大的佣兵团队里面的哪一个,但是起码我是能够很肯定的保证,那就是这个佣兵团队肯定是和北派有关联的,也就是说他们肯定是北派的人,当然说他们是北派的人,肯定是有一些不太准确的,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他们和北派之间应该存在有某种关系,某种关联。

  他们并不是什么隶属的关系,他们更多的是那种相互之间的合作关系。

  当这些肤色不同神态和模样各异的家伙,将我们给团团围住之后,我在心里面其实是很不淡定的,毕竟现在我们的处境其实是一种很危险的处境,因为这些雇佣兵我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按照套路来做事,如果这群雇佣兵他们不按照套路来做是真的,就在现在对我们做些什么的话,那么我们的情况就会很危险,当然这种情况发生的几率会非常的小,因为我觉得像这些雇佣兵一般情况下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讲道理的,而像他们这样的这些雇佣兵,在做事情的时候,也会尽可能的想着说要让自己,淡定从容一些,也不希望说是让自己出现一些什么莫名其妙的问题。

  而且我作为一名现在在场所有人里面最高的领导人,我也必须要让自己做到从容淡定一些,因为只有我自己坐到了床上淡定,别人在跟着我的时候才不会感觉到害怕,如果大家看到我都是一副慌里慌张的样子,那么在场的众人基本上可能都会慌了神儿,只要大家一旦慌了神,那么情况相对来说就会变得很麻烦,事情也很容易出现一些问题,我可不认为在这件事情上,我都慌乱了,下面的小弟还不会慌乱,下面的这些士兵看到我,只要一旦慌了,估计他们连魂都要丢,而我作为他们的主心骨,是绝对不能够最先乱了阵脚的,一旦我提前乱了阵脚,那么我们很有可能就会出现一些问题,我们的情况也会变得很糟糕。

  我在心里面暗自这样想着的时候,我也是暗自的感觉到这件事情其实还是挺麻烦的,而我心里面在这样想着的同时,目光也是在这群人里面不停的扫视,因为我想要从这些人里面看到这群人里面究竟到底谁才是最为厉害的,谁才是最为强大的。

  我这个人相对来说是属于那种比较理性化的人,所以说像我这样的人,一般情况下做事情也会相对来说比较理性一些,这群家伙有一个算一个可都不是什么好惹好对付的人,而像他们这样的人,其实要收拾对付起来的话,也会很麻烦。

  而且他们是有备而来,提前就对我们做好了埋伏,所以说这个时候我们就是他们盘子里面的菜,我们对于他们来说基本上就是属于任他们宰割的类型,这个时候我们如果不想到一些办法可以来对付他们的话,那么我们的处境就是非常的恼火,而就现在的这种情况,他们提前包围住了我们,那么他们肯定就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和百分之百的自信,可以收拾对付得了我们。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觉得我们可以做到最好的方式就是运用擒贼先擒王的方式,因为这个方式如果我们用的好的话,那么对于我们来说是有很大帮助和好处的,因为这个擒贼先擒王的方式其实从某种程度和意义上来说,能够很好的节约时间,能够很好的把握一些度,能够很好的将一些事情给处理的很完美,很完善。

  因为这个时候我们只要控制住一个人,那么其他的人都不会在把我们给怎么样或者说都不敢把我们该怎么样这样一来的话,我们大大的降低了我们做事的工作效率,同时我们不光是大大的降低了我们的工作效率,我们还是很大一部分程度上的让自己有了一些发展,有了一些改变。

  反正这个时候如果我们运用了擒贼先擒王的这个战术的话,那么对于我们来说肯定是有很大好处和很大帮助的,因为这个时候我们如果一旦是运用了这样的一个战术,那么只要我们请到了他们这里面最为重要最为关键的那一个人,那么我们就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很多相对来说比较麻烦的事情,而像他们这样的人,我是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有一个算一个都不是那么的轻松,都不是那么的好对付,而像他们这样一群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我们越是要对付起来就越是麻烦就越是得头疼。

  我这个时候是在心里面如此这番的暗自琢磨着,而当我这个时候在心里面如此这番暗自琢磨的同时,一旁的许无言是开始和这群人交涉了起来,因为我肯定是不会他们这里的语言,所以说也没有这个和他们交涉的能力,但是我没有这个能力,不代表许茹这个丫头没有许茹这个丫头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很厉害,也还是很有能力,叽里呱啦的说出了很大一番话,而当我再听到他如此这般叽里呱啦的话语之后,我也是把询问的目光看上了他,因为我这个时候很想知道这个丫头到底都说了一些什么,因为这个时候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其实都很重要,我们也绝对不能够随随便便的把这些话给说出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事情给说清楚说好,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说要怎么样展示自己的能力,展示自己的个性,而是要怎么样确保我们能够处在一个安静安全的环境之下,要知道虽然我们也很想要硬气,但是有一句话我觉得还是很好,那就是好死不如烂活着,在这件事情上我们该萎缩一点就萎缩一点,该低调一点就低调一点,该进行退步就进行退补,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我们反正是绝对不能够去招惹他们。

  因为我们现在是处在一个敌强我弱的状态之下。

  像这样一种敌强我弱的状态,我们就应该很清楚的知道,像类似于这样的事情,我们必须要尽可能的做到小心谨慎,必须要尽可能的把一切该处理好,该做好的事情给处理好给做好是绝对不能够留下或者是出现任何的问题,因为我们如果一旦是出现了任何的问题,那么我们现在的情况就会很麻烦,我们的处境也将会变得很糟糕。

  这个时候许茹这个女人也是开口对着我说道:

  “放心,我没有把不该说的话说出来,我现在是在问他们到底谁是负责人,他们干嘛要报给我们,我们之间又有什么恩怨,他们到底想要有什么样的一个目的!”

  当我再听到许茹说出这句话之后,我也是暗自表示认同的点了点头,因为这个时候我们应该问的都是一些这样的话语,我们是强势的态度,门要拿出来的就是一种商量事情的态度,因为这个时候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们就是处在弱势的一方,而在像我们这样处在弱势的一方的时候,我们该进行退步的就得进行退,不该进行让位的就进行让位,我们反正是绝对不能够把事情做的才开,做的太大胆。

  当我心里这样暗自想着的时候,我反正也是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像类似于这样的事情,如果我们是不能够把它做得很好的话,那么我们就会变得很麻烦,我们的情况也就会很糟糕。

  就在我和许如我们两个之间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是很清楚的看到了这个时候那个雇佣兵团队里面是站出来的一个人,而这个站出来的家伙看上去就是属于那种面,是不是很和善的人,一张脸是充满了横肉,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种非常彪悍,非常强势的感觉,而对于像他们这样的人,我反正在心里面感觉到很不舒服,我反正也是觉得说像他们这样的人,我能够尽可能少去得罪,就尽可能能够尽可能的不去招惹,就尽可能的不去招惹。

  虽然我是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其实这个家伙他的身份地位都并不是特别高,但是这个时候我们也算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这群家伙就算是身份没有我们高,就算是地位没有我们强,现在我们落到了他们手里,我们也就必须要乖乖的跟着他乖乖的听从他的安排,因为我非常清楚知道一点,那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看不懂形势,很多人掌握了解不了自己的位置,以前的他们可能会高高在上,觉得说要万人金鹏蛋事当他们真的是走到了那种环境之中之后,你就会发现,原来你跟别人嘴硬,原来你在表现的过多嚣张,其实到最后害的都只有你自己,俗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该低头的时候就要低头,大丈夫能屈能伸,你要是连这些东西都做不到的话,那么我觉得也就不要再继续混下去了,也就没有任何的必要和理由的继续混下去了。

  当然像我这样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人,其实并不是特别的多更多的人都是属于那种高风亮节不愿意低头的人,当然这些人到最后都是付出了代价,人比较和善的,而对于一些冥顽不固的人,他并不会特别的和善。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