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章 鸢尾花
首页
更新于 17-08-08 22:15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季颜死亡多日,部分地方已经开始腐烂,甚至长出了蛆虫,只是因为屋子里环境干燥,不够条件滋生出太多的菌类,所以尸身大体上还算保持着比较完好。

  季颜的怀里,还夹着一份泛黄的档案袋。

  我忍着尸臭,强行把袋子取下来,抓到手上。借着这个当口,我也看清了躺椅下面,散落着许多截老鼠的尸体,全都被拦腰咬断,而季花嘴里咀嚼着的,正是这些东西......

  方叔很快联系了警局,找人前来整理现场。

  经过DNA对比,确定了屋中的死者,正是黑金案调查组前队长,季颜。

  季颜至少死亡半个月了,死因和在竹林与遇害的两个警员类似,都是心肌梗塞引起的心脏破裂。

  在他死后的那段时间里,女儿季花,一直呆在屋子里,陪着他的尸体一起。

  方叔心疼季花,连忙把她带去了护养院,只是能不能康复,还是个未知数。

  小女孩遭受了剧烈的刺激,不会开口说话,精神也变得不正常,留在她脑海里的只剩下本能。这几天来,她呆在屋里,饿了就吃冰箱里的食物,等能吃的东西全吃光了,就只能抓屋子里的老鼠,喝厕所里的脏水....

  赶来的警员都在屋子里忙碌着,有的帮忙整理尸体,有的帮忙勘测现场。大多数人都埋头做事,不发一语和,有几个年纪稍长的,甚至红了眼圈。

  这之中的大多数人,和季颜都是老相识了,没有一个人能够想到,往日雷厉风行的季队,居然,就这样一声不吭的死在了屋子里。

  逆着人群,走出了屋子,找个没人的地方,静静的坐着,往日种种,潮水一般涌上了心头。

  我他娘的真希望自己看错了,躺在屋里的是别人,很快,季颜那个混蛋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就像当初,他在追击悍匪时被霰弹枪打中腿骨,第二天,还是活蹦乱跳的出现一样。

  然而,奇迹并没有发生。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你注定改变不了,只能选择默默接受。

  我心里从未这么乱过,以至于一整根香烟燃到了尽头,都还没觉察到。

  季颜是怎么死的,他死前经历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唯一可以确信的事,今天早上跟我通话的人,绝不是季颜,死人怎么能和我通话?更加诡异的是,原本应该存在的通话记录,居然消失不见了。

  我拜托了电信局的朋友,去查我这条通话记录,得出的结论,也是我的这部手机,在当时那个时间段,根本没有过通话记录。

  也就是说,通话记录不是消失不见的,而是,根本就没有通过话。

  难不成,清晨经历的那一切,都是幻觉?脑海里,又不自觉浮现出往日季颜的画面。

  我擦干了湿润的眼角,看向了怀中抱着的那份档案袋,那是季颜死后抱在怀里的物件。老哥,如果你当真在天有灵,就请给我一下指示吧!

  档案袋已经泛黄,轻轻解开环扣,三张陈旧的照片顺势滑落出来,奇怪的是,每一张照片的背后,竟然黏着一株淡紫色的六瓣花卉,我确信,这夹带的花朵,正是鸢尾花!

  猛然想起早前和季颜的谈话中,他似乎有提过自己正在照看鸢尾花。

  不对劲!季颜少说已经死了半个月了,可档案袋里面的鸢尾花却还保持着鲜花的状态,估计采集下来的时间连半天都没到。

  也就是说,在我和方叔来到现场之前,还有一个人进到了屋里,将这株刚采下的鸢尾花,放进了档案袋中。而且,这个人还知道今天早上,我和那个“季颜”通话的内容。

  我感觉浑身的毛孔都颤栗起来,冷汗不自觉顺着后脊梁流淌而下。

  在花语中,鸢尾花有着众多含义,可在中国,最具有代表性的,则指的是“明察秋毫!”

  多么具有挑衅意味的花语啊!

  档案袋里的三张照片,每一张都拍摄着一只被虐待致死的动物。

  在我看来,能不动声色的完成这一切的,并且选择了鸢尾花,寄放在档案袋中,只有可能是这起黑金案的幕后黑手。

  第一张,是一只被砍掉前腿的猫,第二张,是一只被切掉右腿的小羊,而第三张,是一只被开膛破肚,陷在泥潭里的鸟。

  照片里每一只动物对应的死法,竟然都和前三起被杀害的红衣女出奇的吻合。

  而且,每张照片的背后,都用红色的中性笔,写上了一个大大的数字,其中一张,还留下了这么一串文字。

  “试试看,能不能救下第六个。”

  猫后面写着6,小鸟后面是1,而小羊,则是6。若是按照那几个女人死亡的顺序来拼接,这三个数字,分别是6,1,9!

  619,六分之九,第六个受害人!我感觉脑袋咯噔一下,都快要炸开了,果然,我之前关于数字的猜想是正确的!

  先是那通诡异的电话,随后人体模特,在到今天早上季颜的事情,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黑金案的凶手,弄出来的。

  这个疯子,居然以这种方式,向我发起了挑战。

  凶手向破案者挑衅的事情,在以往时有发生。最出名的莫过于“开膛手杰克”的案子。

  在1888年,伦敦白教堂区有五名女子,惨遭谋杀,凶手曾多次写信,到有关当局进行挑衅,遗憾的是,到如今,那个犯人还没有落网。

  细数我历年参与过的刑事案件,从没有一个凶手,敢如此的张狂。

  原本我只是代替老严,前来查看案件的,没想到,短短一天的时间,自己完全被卷进了案子的核心中。

  现在,情况十分不容乐观,不但黑金市的无辜女人,会成为那家伙下手的目标,就连查案的警察,也并不能幸免。

  我看着面前的鸢尾花,不自觉的摸了摸胸口那道可怖的伤痕,一时间,过去的画面潮水一般涌上了心头。

  曾经,我不止一次遇到过比这还要绝望的场面,可一次次都挺过来了。

  这混蛋不是第一个想要我命的人,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既然你这么想和我玩,那就让你知道,你遇上的,究竟是个多么可怕的家伙!

  就在这时,手机响起了,是林晓雪打来的电话。

  话筒中,她说自己有重大发现,正朝这里赶着,让我呆在原地等她。

  听她的语调,十分焦急,估计真的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她们法医的事情,我也不好推测。大部分警察还在屋里勘测现场,趁着这个功夫,我索性继续研究着那三张照片。

  让我感到疑惑的是,虽然鸢尾花和中性笔写上的数字和字迹是崭新的,可那三张照片,包括档案袋,确实旧的发黄了。

  以我对现场的分析,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三张照片,真的是季颜死前,放进档案袋里的重要线索。凶手来过之后,并没有将其拿走,而是放进了鸢尾花,并且用中性笔写上了那些文字。

  好可怕的对手,他是故意留下线索,以便让我能够跟上他的行动吗?

  我将三张照片反复看了几遍,确认了这三只动物悲惨的死法,确实和黑金案之初,前三个身穿红衣的女人死法相同,这算是凶手每次作案之前,率先开始的献祭仪式吗?

  如果当真如此,那么不久前死去的王丽,应该也会有同样的动物对应其死法。

  就在这时,又有几辆警车驶进了住宅区,带队的就是金边眼镜,林晓雪也在其中一辆车上。

  他们一行人,很快从现场警察那里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对季颜的死,也是充满了震惊。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