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一章 隐匿的死亡通知
首页
更新于 17-08-08 22:15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原来,你早上到这来了?找了你好久。”林晓雪拿着一份文档走了过来,刚想继续说些什么,目光却突然落到了我手里的照片上面。

  “这是?”

  “季队死时怀里抱着的。”我将大致情况和她描述了一遍,听的这小丫头脸上一阵红一阵绿的,估计她也没想到,这个凶手竟敢如此大胆。

  “天呐,那你的处境不是十分危险吗?要不我和徐富贵说说,多派点警察保护你?”

  徐富贵就是金边眼镜,我无奈的笑了笑。就以昨天酒店那种凶险程度来说,倘若那个凶手真的想要我性命,就算再多的警察保护,也是白搭,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找出更多线索,好阻止那家伙的下一次行动。

  对方既然写出619这组数字,代表着,他已经准备好动手了,不能再让一个无辜的女人,成为黑金案的受害者了。

  “快说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林晓雪听了,赶紧将手里的档案翻开,其中记录的,就是当初,王丽后背那个醒目的咬痕。

  因为王丽的尸体消失不见了,林晓雪只能通过图片,求助于当初大学导师。

  幸运的是,她那位导师,在咬痕鉴定上算是国内首屈一指的。

  经过模型模拟与详细比对,得出了一个惊人的发现,那就是,王丽后背上的咬痕,无论从咬合力度,还是齿痕分布来看,都不太可能是由人类牙齿造成的。

  他的导师估计,如此恐怖的咬伤,反倒像是由犬科动物造成的,只是因为尸体消失不见了,所以无法得出更加详细的结论。

  妈的,她的这个结论,让原本离奇的案情,变得更加错综复杂了。

  死者背后的咬痕,是由犬科动物造成的。难道那个凶手是条狗?还是他行凶的时候,身边带了一条狗?

  无论哪种情况,我都必须重回案发现场走一趟了。

  林晓雪也同意我的想法,她也得回现场重新确认一些东西。想着,我们两人便下楼,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候,金边眼镜突然带了两个警察,直挺挺的拦住了我俩的去路,看他的表情,估计是来找麻烦的。

  金边眼镜看了眼我身后的林晓雪,额上的眉头,就皱成了一个川字型,厉声道:“晓雪,你怎么和他在一起,快和我回去!”

  “我和谁在一起,用不着你管!”林晓雪索性侧过脸去,不再搭理他。

  这个情况,搞得金边眼镜挺尴尬的,他下意识咳嗽了几声,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我身上:“高飞先生,能告诉我,今天早上,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季队家里吗?”

  “我和方叔一起来的,季颜是我的老朋友,本来想看看他的,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好了,徐警官,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说完,我就给身后的林晓雪一个眼神,那丫头领悟的倒也快,顺势跟了过来。

  “站住,高飞,你不能走!这里出了凶案,你作为第一个接触案发现场的,必须和我回去录口供!”

  卧槽,大哥,季颜都死了至少半个月了,你不会怀疑我杀了他吧。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金边眼镜一直在针对我。难道只是看我和林晓雪走的近,所以借机公报私仇,找我麻烦?

  金边眼镜依旧挡在前面,不依不饶。

  我赶着去查看现场,没办法,只能拨通了老严的电话,让他帮我解围。

  老严那边好像在开会的样子,接了电话,立马问询我黑金案的具体进展,看得出,他对这起案子还是十分上心的。

  我将大致情况同他说了一遍,老严也提供了一些中肯的分析,随后直接让我把电话给了金边眼镜,将他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让他无条件配合我查案。

  金边眼镜虽然老大不情愿的样子,可严老师在警界的地位还是放在那里的。

  他面子,金边眼镜还是要给的。这家伙挂了电话,只能安排一个警员,将我和林晓雪送去王丽死亡现场。

  分开前,他故意走到我边上,咬紧牙根,压低声音,狠狠说了句:“高飞,你等着,别有什么把柄落到我手里,到时候,就算老严来了,也救不了你!”

  这时候,林晓雪直接走过来,瞪着金边眼镜,大声说道。

  “徐警官,不知道高飞哪里得罪了你,你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难为他。可在我眼里,他可是一直努力想要破案。我希望你记住,我们肩上扛着的职责是什么。究竟是你的面子重要,还是抓住那个凶手重要!”

  她这一席话,直接将周围警员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来了。或许是因为她的正义之言,这一次,许多人,都对她投来了赞许的目光。倒是弄得金边眼镜,有点难堪了。

  虽然我知道,林晓雪这么说,只会让金边眼镜更痛恨我,可打心里,我还是挺感激她的。

  我们开着车,一路奔驰,两小时之后,终于赶到了王丽死亡的那间平房边。

  平房外面还飘散着许多封条,昨日遗留的血迹,早已经干涸,变成了暗黑色。或许是因为死了人,不怎么吉利的缘故,平房周围依旧显得十分冷清,几乎没有什么人来往。

  这一次,我没有执著于案发现场,而是让林晓雪与跟来的那个小警察一起,帮我去周围采集口供。主要问问周围居民,在案发前后,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情况,或是看见动物尸体之类的。

  那三张照片是季颜死后一直攥在手里的,我也坚信,里面绝对藏着一些十分重要的情况。

  他们两人被我弄得摸不着头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却还是听话照做了。

  我们三人分开行动,从附近居民那里打探消息。这里是城中村,住的人鱼龙混杂,有些人看见警车过来,本能就有了敌意,压根不肯好好配合。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小时之后,林晓雪那边,终于有了进展。

  有一对夫妇,几天前的傍晚,果真的在这城中村附近,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

  那对夫妇是从外地过来做生意的,也都是老实人,前天晚上,两口子工作回来的时候,突然在家边上的一处榕树旁,发现了一只奇怪的鲤鱼。

  那只鲤鱼个头不小,连头部分被整个切掉了,鱼背上还有一个醒目的咬痕。

  更加奇怪的是,在那死鱼边上,还写着一长串奇怪的数字,不知代表着什么。

  当时丈夫觉得可惜,就想把半条死鱼带回家下酒,可妻子却觉得不太吉利,死活不让,两人当时还起了争执,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林晓雪一说情况,两个人立马就想起来了。

  那就没错了!无论是被砍掉头部,还是身上的咬痕,都与王丽有着惊人的相似。

  每一个红衣女尸体的周围,总能发现一具相同死状的动物尸体,从这点上看,绝对不是巧合。

  季颜很可能也是因为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招来了杀身之祸。

  在死鱼边上发现的数字,让我十分在意,问清楚了具体情况,连忙赶到了夫妻俩发现那条死鱼的榕树旁。

  到了地方一看,这棵榕树,竟然就和王丽住的房子挨着不到一条街的距离,如果警员当时搜索现场的时候,能够再认真一些,说不定一早就能发现这不同寻常的情况。

  那条死鱼是在榕树边上发现的,至于数字,则是写在了树根边上的一块空地上。

  地上覆盖着一片杂草,若不细心检查,很容易忽视那些数字。因为昨夜刚下了一场下雨,暗红色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了,辨认了好久,才勉强分辨出来。

  那一行数字,写着的是:519,3.27,21,最边上,还有两个歪歪扭扭的大字。

  “王丽!”

  519,3.27,21!

  霎时间,感觉脑海中灵光一现,我连忙转身,抓住后边的林晓雪,几乎使出了生平最大的气力,嘶吼道。

  “当时你们推测出来王丽的死亡时间,大概是什么时候?”

  林晓雪被我突如其来的反应,弄得有些懵逼,可她也知道我是发现了很重要的东西,赶紧努力回忆着。

  “当时初步结论,王丽是在10到12个小时之前遇害的,只是根据尸斑,眼球特征,与尸体僵硬程度做出的大致推测,因为没有进行具体尸检,所以我也....”

  “按时间推测,也就是说,王丽应该是死在了前一天八点到十点这段时间里。”我看了手表,现在是3月29号下午四点钟。

  换句话来说,王丽很可能就是死在了三月27号夜里八点,到十点这个时间段。

  小警察和林晓雪听了,都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随后,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榕树旁的那一串数字上面。

  林晓雪惊恐的张大了嘴巴,终于明白过来。

  “519,代表死者王丽是第五个遇害的。3月27号代表王丽死亡的日子,至于21,则是,她具体死亡的时间!王丽是死在夜里九点钟的!”

  “没错,正好和你预计的死亡时间相符!”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