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六章 生死时速
首页
更新于 17-08-08 22:15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自然生长的竹子,因为阳光照射的关系,向阳面的竹叶会相对茂盛,而且会有一定的弯曲程度。

  可这里的竹子,每一棵几乎都是直立生长的,竹叶分布均匀,普遍茂盛,不但无法区分向阳面,还十分有效的遮挡住了视线。

  而且,所有的竹子都是依照固定位置栽种下去的,每六颗竹子之间,距离和角度几乎是正好相等的,构成了一个正六边形,之后所有的竹子都是以这个正六边形为中心,无止境的朝外扩展着,构成了一个又一个正六边形。

  无数的正六边形,堆叠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巨大的蜂巢,不出意外,我所处的位置,就是这个巨大蜂巢的正中心!

  正六边形的布局,茂密的竹叶,加上黑夜的模拟条件,这一整片竹林,赫然就是一个巨大的蜂巢迷宫!

  蜂巢迷宫,可以算是世界上最难的密室逃脱项目。

  因为每一个正六边形,都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区域,每进入一个新的正六边形中,便要将脑海中的线路图,重新更新一遍,一旦走错或者记混了自己所处的方位,要不了多久,就会被近乎相同的景致,弄得崩溃。

  而这片竹林,正是依据蜂巢迷宫的原理制造出来的。白天还好,一旦到了夜间,视线受阻,想从里面走出去,弄不好就会遇到鬼打墙的情况。

  凶手不惜花费重力,弄出了这么一个死亡陷阱,就是想借此,困死住我。

  虽然如此,可竹林这种模拟情况,相比起真正的蜂巢迷宫里,还是简单太多了。最典型的,就是这片竹林,不存在唯一进出口的情况,只要到达了整个迷宫的边缘,就一定能走出这里。

  我深吸一口气,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以现在所处的正六边形为中心,朝外探索,每走入一个新的六边形区域,就在其中一棵竹子上做上记号,以此来确认我前行的方向。

  我要根据自己这些记号,以演算出自己在迷宫的具体位置,并且找到出路。

  按照这种方法,走了几十分钟之后,周围的景致果然变得不同了。

  越朝外面延伸,竹子茂密程度就出现了区别,即使不用标记,我也可以判断出前进的方位了。

  就这样,再朝走了一阵子,终于,走出了这片诡异的竹林。

  天色边吐出了鱼肚白,周围起了一层薄雾,现在这时候,山里的气温终于有所缓和了,再此之前,我的手和脸,一直暴露在空气中,早已经被冻得没有知觉了。

  我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幕后黑手把我弄进竹林之后,就是想趁着这段时间,杀死刘媚。

  没有多余的休息时间了,我必须一刻不停的赶去警局,通知方叔他们这一情况,刘媚的处境,十分危险!

  从这以后,只要根据太阳的位置,就能轻松分辨出方向了。

  我一路小跑着下山,脸蛋,手掌,凡是裸露在外的皮肤,全都被树木剐蹭的血肉模糊,起初还痛痒难忍,可时间久了,倒也麻木了。

  记不清自己究竟跑了多久,总之,等我冲到山脚之下,才终于遇到了几个赶路的村民。

  对方都是朴素的庄稼人,见我这幅样子,拽着连忙就要送去医院。我摆摆手,谢绝了他们好意,同时问了几个问题。

  听完之后,刚缓和的心瞬间又变得拔凉。

  现在是四月一号早上八点左右,糟糕的是,我选择了相反的下山路线,跑到郊区。这里与黑金市警局离着好远,而且交通状况奇差,想要赶回警局,还得花上好久。

  几位农夫刚好要进城,他们答应开着拖拉机载我去城里。谢过之后,借来了手机,拨通了林晓雪的电话。

  几阵盲音之后,电话的那一头,终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你好,哪位?”不知为什么,能再次活着听见她的声音,竟然激动的有点想哭。

  “是我,高飞。”

  “卧槽,你他妈死哪去?徐富贵气炸了,整个警局都在出动找你!”

  “找我?找我做什么?”

  她缓了口气,随后告诉我昨晚发生的事情。

  昨夜,他们搜寻结束,回到警局之后,发现我已经不在档案室里了,而且里面一片狼藉,地上残留着血迹。

  林晓雪怕我出事了,赶紧调出监控录像,查看是怎么回事。

  监控录像显示,在夜里十点左右的时候,一个身穿红衣,脚踩高跟鞋,带着口罩的人,溜进警局后门,打开了档案室的门,再之后,我就从里面出来,跟着他走了。

  此人十分熟悉警局的情况,安放在角落的每一处监控器,都恰到好处的躲开了,所以,只是探头只是捕捉到他的身影,并没有拍摄到正面。

  林晓雪告诉我,从录像里看出来,当时我目光呆滞,就像提线木偶一样,跟着那怪人直接离开了出了警局,所以这一晚上,她也一直担心我的安危。

  “所以,昨晚究竟是什么情况?”

  “多余的事情回去再和你们解释。先听我说,刘媚现在十分危险,凶手下一个目标就是他,赶紧联系方叔,派出所有警力,将刘媚保护起来!后面的事情,我回去再告诉你。”

  挂了电话之后,我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无力。

  监控器所呈现的情况,和我的亲眼所见,截然不同。

  那家伙究竟是怎么样把我带出了警局?关键是我还丝毫没有觉察到,就这么一直走到了后山竹林那里。不得而知!眼下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霎时间,疲倦,疼痛,困顿,数不清的感觉传遍了全身,身上被刮开的小口,全都结成了血痂,痛痒难忍,我这辈子,还从未如此狼狈过。

  在拖拉机上颠簸了三个小时,才到了市区,打了辆出租车,连忙朝警局赶去。在此期间,我又给严老师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无论如何,通知金边眼镜按照我的要求去做,能不能抓住那个变态凶手,就看这一下了。

  我原以为自己安排妥当了,事先把所有能设想的情形,都安排好了。

  可没想到刚下出租,数不清的警察从四面八方冲出,领头的就是那个金边眼镜,将我团团围死。

  林晓雪也跟在后面,满脸焦急,有两个小警察死死拦住她,不让她冲过来。

  “好啊,高飞,我找了你一整夜了,你这混蛋竟然敢越狱!从实招来,那个穿红衣服的怪人是谁,你的同伙在哪里?”

  “我干你大爷!不是让你们去保护刘媚,怎么全在这里堵我?”我直接吼了出来,把面前的金边眼镜吓呆了。

  “你...你别以为拿严老师就可以压住我,告诉你,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对付你这种人,就得....”

  他话还没说完,我上去顺势一拳,狠狠把这混搭砸到在地。

  昨晚累了个够呛,这一拳抡下去,我差点也跟着昏了过去。

  “明摆着告诉你,那个凶手下一个目标就是刘媚。我现在没力气和你们解释那么多,想要抓住那个凶手的,就跟我过去,不然就老实在这呆着,不然上级追查下来,几个脑袋都不够你们掉的。至于我,先走完这一趟,等回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或许因为我这一段嘶吼似的发言,真的说服了在场大多数人,警员中大多数人都选择暂时相信我。

  金边眼镜捂着腮帮子站了起来,看到现在这种情况,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默许了。

  林晓雪趁机冲了出来,开了辆警车,叫上方叔一起,开向刘媚所住的城乡结合部。

  现在已经接近中午十二点,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有多少时间救下刘媚。林晓雪看我脸色奇差,一直询问我是否要送去医院,我心里烦的很,一路上也没搭理她。

  警车挂着警铃,一路奔驰,冲到了之前的城乡结合部,车还没停稳,我就率先冲了出去,一个没站稳,又摔了够呛。

  后面的警察一辆接着一辆跟上,因为大部分警员还是被派在外面,调查线索,我粗略估计一下,这次赶到的,也就十来个人。

  “别管我,先去救刘媚!”谢绝了林晓雪的好意,我扶着墙,勉强站了起来,眼前的画面完全是晕眩的,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因为上次我去过她家调查红衣的线索,这一路也算是轻车熟路,绕过平房区,前面屹立着几栋六层小楼,,刘媚就住在这里。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四十分,离着对方给出的期限,还有二十分钟。我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凶手还没来得及下手。

  刚走到门口附近,发现刘媚家的窗户全都被从里面封死了,窗帘也给拉上了,叫了半天,里面根本毫无应答。

  “别愣着了,撞门进去看看!”方叔也赶了过来,一晚上没见,他又变得苍老了许多。

  “咚,咚!”那种老式木门顶不住强烈撞击,没几下就裂开了一个大口子。

  两个小警察刚撞开房门,里屋突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响。

  突然,从刘媚家的阳台附近,顺势就翻出一个人影。

  那人穿着红衣,脚踩高跟鞋,可身形高大,肩膀奇宽,一看就是个男人的骨架。

  更重要的是,他手里,还握着一把剔骨尖刀,鲜血滴落了一地!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