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八章 隐晦的线索
首页
更新于 17-08-08 22:15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让我十分在意的是,刘媚死前,说的那句:“对不起,都是那个家伙吩咐我做的!”

  既然是对我说的,明摆着就是指在警局污蔑我招妓那件事。

  也正是因为她,我差点死在那片竹林里。

  可问题来了,是谁吩咐他做的?不得而知。

  很遗憾,金边眼镜和刘媚一样,也只是被利用的对象。“那家伙”指代的是谁,终究还是一个谜。

  因为有过尸体失踪的前例,所以这一次,警局上下格外注意,方叔更是增派了警员,围在解剖室里,日夜不停的守候着刘媚的尸体,生怕再出现变故。

  好在这一次,并没有发生什么怪事,林晓雪配合着黑金市警局的另外两位法医一起,顺利的解剖了刘媚的尸体,可得出的结论,却并没有太多的帮助。

  首先,刘媚在死前一天左右,应该就已经被凶手控制了,且多次遭受到了侵犯。她的四肢因为被麻绳捆绑了太久,导致双手双脚因为血液无法流通,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坏死。

  其次,刘媚死亡的原因确实是因为失血过多,她的身上遍布着刀伤,都是由尖刀直接穿透造成的,正面九处,背后七处。奇怪的是,所有的伤口都刺得很深,可却完美的避开了身体上的所有要害。

  凶手的目的,只是单纯的想折磨她,并完成一直以来,自己的杀戮之作。

  起初,我以为自己差一点就能赶在对方下手之前,救下刘媚。

  可尸体呈现出的种种迹象表明,凶手在行凶时,根本不像是时间紧迫的样子。而且,刀伤的数目,十分隐晦,7和9,像极嫌疑人一贯想表达的意图。

  719,七分之九!那个混蛋,果然是借着刘媚的尸体,再一次传达出了他的意图。

  “你的意思是,那个混蛋已经准备对下一个目标动手了?”林晓雪讶异的开口道,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以他的性格,很有可能。”凶手每次行动之前,总会留下一些类似死亡征兆的痕迹,以此来挑战公安系统的权威,增加自己的犯罪满足感。

  和他交锋开始到现在,我唯一可以算得上胜利的一次,就是那夜从竹林之中活着逃了出来,其余几次,全都是输的遍体鳞伤。

  那家伙习惯在每次动手之前,留下一些线索,好让警官根据留下的线索,推测其他作案的时间。

  既然它把719的死亡数字,隐晦的表现在了刘媚的尸体之上,以凶手一贯的性格,他的下一个目标,肯定和刘媚,有着一些关联。

  要么是她认识的人,要么这个人,和刘媚之间,有着某种联系。

  我找了了刘媚从出生开始的所有资料,全都看了一遍,可是越看思绪却越混乱。刘媚是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里长大,在她以往29年的人生履历中,辗转过了许多城市,就算在黑金市,也换了不下十次住所。

  因为其从事职业的缘故,人际交往十分复杂。

  单是这一层的联系来推测,调查范围实在太广。糟糕的是,这次找到的线索,实在太少了。而且,我也没找出家伙下一次动手的时间,可能是一周之后,也可能是,下一秒。

  等不了太久了,我只能吩咐下去:凡是在黑金市,与刘媚有过交集,而且年龄在35岁以下的女性,全都找出来,并且重点保护起来。就算是大海捞针,也总好过于现在的无作为。

  就在我分配任务的时候,金边眼镜突然着急忙慌的冲了进来,大喊道。

  “有人打电话来,说黑金案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是...是...”

  “卧槽,是谁啊,你别卖关子啊!”

  他跑的太急了,趴在桌上,喘了半天才勉强继续说了出来:“是季队的女儿,季花花!”

  季花花!季颜死后一直呆在他身边的那个小女孩!

  我脑子一懵,冷汗顺着发丝就流了出来。

  经过了刘媚的事情之后,我不觉得金边眼镜还会故意整我,况且黑金案闹到这种程度,来自各界的压力实在太大,要不是严老师一直帮我们压住,整个黑金市警局估计都得换人了。

  “消息是从哪里来的,靠谱吗?”

  “就刚才,一个神秘人打电话到市局内部,恰好是我接的电话!他说的很简单,说完就挂断电话了。”我们一行人跟在金边眼镜后面,赶到了那个电话旁边。

  警局内部的电话,都自带有录音功能,我按下回放按钮,之前通话的内容,便缓缓开始播放了。

  “你好,请问哪位?”

  “告诉高飞,黑金案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是季颜的独生女,季花花。话已经放这了,信不信随他。”只说了这么简单的一句,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神秘人的声音经过特殊处理,带有很重的金属回音,即使用专业设备,也无法恢复出原声。

  更奇怪的是,黑金市警局的内部电话,只有内部警员才会拨打和使用。而且,对方指名道姓把这句话带给我,莫非,他知道整个黑金案的进程,以及警局里正发生的一切?

  “会不会又是那个黑金案凶手打来的,为的是误导我们?”林晓雪有些担心的开口道。之前凶手也曾几次打电话来警局挑衅我。

  “不太可能是那个凶手。”与之前几次来电的装神弄鬼不同,这通电话的说话方式倒是很直接了断。而且,我隐隐觉得,这个神秘人应该认识我,以这种语气发来的线报,倒是最有可能让我信服。

  让我疑惑的是,那个神秘人又怎么会知道黑金案凶手的下手目标,难道,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人在默默关心这黑金案。

  我询问了电信技术人员,能否通过来电,追踪到对方的方位,可得到的答案,却让人失望。

  虽然这是一通是用手机打来的电话,可因为通话时间实在太短,而且对方在挂断电话之后,就直接拔下了手机电池,所以就算现在想要用GPS追踪定位,也是实现不了的。

  既然对方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我也不在神秘人的身份上花太多时间了,更重要的是,现在,我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管其他闲事了。

  所以,还是将注意力,转移到季花花身上,以验证这条线报是否可信。现如今,黑金案才是当务之急。

  “季花花现在人在哪里?”自从那天在季颜家分别之后,我就一直没见过季花花,也没有听过有关于她的消息。

  “据说因为受了刺激,精神有些不太正常,而且她亲身母亲那边不太接受她,无处可去。所以方强就把她送去了黑金市第二福利院,每天会有市里的医生赶去福利院为季花花治疗。而且从那之后,方强就经常去看望季花花,连警局都不常来了,妈的,那个老家伙到现在都分不清哪边更重要.....”

  突然间,我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脑海里一闪而过。

  “等等,送去了哪里?”我这一吼,直接把边上喋喋不休的金边眼镜给喊懵了,隔了很久,才反应过来:“黑...黑金市第二福利院啊...怎么了?”

  我夺门而出,冲进档案室,将刘媚的所有档案悉数翻出。金边眼镜估计从来没有见过我这种办案风格,整个人被吓傻了,连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季花花居然被送去了,黑金市第二福利院!天呐,这世界上应该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资料显示,刘媚从小待过的福利院,正是黑金市第二福利院,并且她的曾用名,刘子歌,就是这个福利院的老院长替她起的。

  离开了这家福利院之后,她才把自己曾经的名字,改成刘媚的!

  重点是,凶手要杀刘媚之前,留下的死亡讯息,刘子歌。恰好是她在这家福利院里曾经使用的名字。况且,季花花又是季颜留下的唯一女儿,并且,当初极有可能亲眼见过凶手杀害季颜的场面!

  结合以上种种线索分析,神秘人发来的线报可信度极高!

  这个混蛋凶手,竟然连八岁的小女孩,都不肯放过!

  我将分析出的情况,告知给在场所有警员,引得在场一片哗然。

  “季队已经走了,那个混蛋竟然还不肯放过他的女儿!”

  “花花可是我看着长大,就算拼了命,也得保护她。”

  “高先生,你就下命令吧,我们全听你的!”

  季颜虽然死了,可他的威望却摆在这里。黑金市警局的警员,几乎都和他共事过,更有好几个,是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意想不到的是,因为季颜与季花花的缘故,黑金市警局的全体警员,前所未有的团结在了一起,我第一次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希望的光芒。

  我依旧让大部分警员驻守在警局这里,以维持日常的工作与排查搜索工作,另外带着一小部分有经验的刑警,赶去了黑金市第二福利院。

  这次的行动十分危险,出乎意料的是,林晓雪偏要跟着一起过来,说是要亲手抓到那个杀人凶手。方叔现在不在警局,那小丫头一哭二闹三上吊,我被吵得没办法,只能随她高兴了。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