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九章 福利院
首页
更新于 17-08-08 22:15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黑金市第二福利院,坐落于国道与市区的交汇处,三面环山,总体上比较偏僻。福利院的建筑风格,基本维持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样式,这么多年一直如此,给人一种十分古朴的感觉。

  我让金边眼镜带着刑警,查看好福利院周围的情况,并与院长进行交涉,希望福利院能配合警局的工作,交代完之后,我就带着林晓雪一起去找方叔和季花花。

  自从方叔把季花花带到福利院之后,就没少朝这里忙活。

  因为花花当时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精神受到了影响,不但无法够开口说话,而且智力受到了影响,几乎只有两三岁孩子的水平,留在她身上的,只剩下一些人类的本能。

  虽然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已经能够开口说出一些东西了,可总体情况,还不是十分乐观。

  我在三楼的看护室外,见到了方叔。令人意外的是,方叔的边上,还站着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穿戴整齐,很有贵妇的气质,两个人不停的在争论着什么,似乎谁都不肯退让。

  “我公司还有事,晚上再来看小花,至于接她回去的事情,绝不可能,就算我同意,我现在的丈夫也不肯答应的!”女人见到我和林晓雪走过去了,拎着提包,转身就走了,只留下一个傲娇的背影。

  方叔望着离开的女人,把手里的香烟狠狠摔在了地上,暗骂了几句。

  “季颜的前妻,林婕?”我走上前去,给方叔续上了一支烟。他有些讶异的看着我,似乎没想到我竟然认识眼前的贵妇。

  “可不是吗,全天下也就只有她,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方叔接过香烟,使劲抽了一口,随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林婕是个女强人,一直有自己的事业,可她的性格太过骄纵,霸道。以季颜的脾气秉性,两个人注定无法走的长久。

  季颜出事后,方叔原本想将花花交由林婕抚养,奈何她一直以现任老公无法接受为借口,迟迟不想接走花花。方叔估计,林婕就想把花花丢在这福利院里。

  “妈的,什么人啊,明明是母亲,却要自己的女儿去福利院!”林晓雪有些不忿的抱怨道,她开始心疼花花的悲惨遭遇了。

  刚好,季花花就在隔壁的看护室里睡觉,她躺在床铺上,红扑扑的脸蛋十分惹人喜爱,有时候,我多么希望她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不用经历这么许多悲惨的遭遇。

  我又吸了几口烟,看了眼屋内熟睡的花花,思考了一下,还是把凶手可能对季花花下手的事情,告诉给了方叔。后者听完,脸都吓白了,飞快的嘬着烟头,半晌,才把我拉到一边,神秘兮兮的开口道。

  “高飞同志,有件事,我一早就想告诉你了,奈何被林婕这边给耽搁了。不瞒你说,花花这几天,有点不正常。”

  不正常?怎么个不正常法!方叔叹了口气,吐出了最后一口烟云,才开口告诉我。

  原来经过几天的治疗,季花花的情况,其实已经有些好转了。现在的她,能够开口说出一些简单的话语,而且也可以认出方叔和她的母亲,方叔也相信,只有继续治疗下去,季花花一定可以康复。

  然而,就在几天之前,情况突然出现了变化。季花花多次在睡梦中惊醒,每次醒来,就嚎啕不止,有时候又会回归在屋子里见到她时那种野兽的本能,对着周围又咬又啃的。

  有一次,甚至还把赶来值班的护士,咬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疮口。

  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花花从睡梦中惊醒的次数,变得愈发频繁了。

  医生进行检查之后,询问花花在睡觉的时候,是不是梦到一些什么可怕的事情,花花想了很久,才费力的说出来:“有个穿红衣服的阿姨,在不停的追我!”

  我思索了一阵,开口道:“季花花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上述的症状?”

  方叔迟疑了一下:“不瞒你说,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是从刘媚死后的那天下午,开始的。”

  刘媚死后的当天下午开始的!凶手刚杀死了刘媚,留下了死亡讯息,季花这边就出现怪症了,难不成,天底下真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啊!”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屋内突然传出了一阵尖叫声,随即,情况变得复杂起来。方叔转身,立马冲进屋内,我和他一起,紧跟着进去了。

  就看见看护室里,季花花好像中了邪一样,挥舞着手四处乱抓。她披散着头发,瞪大眼睛,张开还没长全的牙齿,四处乱咬,每一下都冲着林晓雪裸露出来的脖颈而去。

  那种样子,像极了之前影视剧里出现吸血僵尸。

  林晓雪尽力控制花花,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尽量不伤害花花,方叔也紧跟上去,按下了边上的报警铃。

  没过多久,几个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就冲了进来。

  他们用软胶绑住花花的双手,随后将胶棒塞进她的嘴里,防止她咬伤自己的舌头,就这样持续十几分钟,癫狂的花花才终于平静下来,恢复了之前乖巧的模样。

  “今天已经第三次出现这样的症状了,几天之后如果没有好转,还是转市里的大医院看看吧。”工作人员交代完情况之后,就带着工具,离开了看护室,对于花花这种突然的情况,福利院里面也是十分头疼。

  我缓步走到林晓雪边上,拍拍她的肩膀,竖起大拇指,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刚才那种突然情况,就算是我,也不一定会做的比她更好。

  “那当然,姐姐厉害着呢!”

  我看着他穿的露脐装以及超短裙,有些无奈的开口:“还有一点不足之处。”

  “哦,什么?”

  “这里是福利院,你穿那么少,带坏我就算了,别带坏小朋友啊。”

  “你妹的,滚!”

  “。。。。。。”

  等到花花的情况最终稳定下来之后,我走到她面前,缓步蹲下。看着面前乖巧的小女孩,我丝毫无法将它和刚才那种疯狂的表现,联系在一起。

  “花花,还记得叔叔吗?”几年之前,和季颜办事的时候,我也见过季花花。当时她害羞的紧,一直抱在季颜的裤腿,不敢和我说话。

  花花看着我,明丽的眸子清澈无比,过了一阵子,她才像想起什么似得,轻轻点了点头。

  “那么你能告诉叔叔,刚在睡觉的时候,是不是有看见什么东西啊?”

  “红衣服。。阿姨,追我!”她说起话来还并不十分流畅,只能勉强挤出这么几个字。

  “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吗?”

  花花瞪着我,努力的想了很久,随后,摇了摇小脑袋。

  孩子的大脑本来就没有成年人发育的完全,加上花花的大脑还受过刺激,就算记得,也无法清楚表述出来。

  这时候,金边眼镜带着几个刑警刚好过来找我,估计是和福利院这边谈妥了。我安慰了花花几句,起身正要走。

  就在这时,花花的小手,突然紧紧拽住我的衣袖,死活不让我离开。

  她瞪着水灵灵的眼睛,靠在我耳边,轻轻嘟囔了一句:“那个穿红衣服的阿姨说,今晚,要来找你。”

  霎时间,我从头到脚,全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我不会,也不可能会听错。季花花的这句话,说出来一气呵成,中间完全没有半点停顿。

  “那个穿红衣服的阿姨,今天晚上要来找我!”

  看她的表情,不像在胡言乱语,难道,今天晚上,就是凶手下手的时机。

  等我再次转头看向她的时候,花花却已经钻进被窝里休息了,好像,刚才的一切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直到林晓雪几次提醒之后,我才重新回过神来,走出了看护室。

  屋外,金边眼镜已经和这所福利院的院长交涉过了,他也给我们拿来了福利院的建筑地形图。

  福利院整体上分为三层,一层是孩子与工作人员生活的地方,二层为教室和活动中心,至于三层,就是餐厅,办公场所和看护室所在之处。

  因为几天前市里刚好有个活动,邀请了福利院里大多数孩子与员工,人走之后,这里显得十分冷清。

  院长对警方的行动,表示完全的支持,所以这几天,我们可以在福利院里随意安排警力,以最大程度的保障季花花的安全。

  因为这次跟来一起的刑警人数并不太多,方叔看过地形图之后,建议将警力部署在三层楼,主要环布在看护室附近。而且,一旦发生变故,可以再从警局里面抽调人手。

  福利院就建在国道附近,市局里面支援过来,二十分钟就可以赶到。

  现在以临近下午时分,天色渐暗。屋外的天空遍布着几块巨大的雨云,周围的空气变得十分混沌,大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我点了根香烟,靠在窗户旁,满脑子都是花花临睡前,和我说的那句话。这一次,也许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和凶手发生正面冲突。以那家伙神鬼莫测的行事风格,这一次,我们能从他手中,救下花花吗?

  正在这时,我听见远处的楼道里,传来了高跟鞋的声响,一步一声,动静大得吓人。

  顺势转过头去,却瞧见黑暗的楼道口,正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此人身穿红衣,脚踩高跟鞋,缓步朝我逼近。不安的预感潮水般涌上心头,我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下意识做出了防御的姿势。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