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六十章 幕后黑手的名字
首页
更新于 17-12-09 21:11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绑匪虽然被抓住了,可我们却依旧没有找到花花的下落。

  我依稀感觉,除了王远和他的两个副手之外,绑匪应该还有其他人,而那个脖子上系挂有玉制十字架的家伙,或许才是整个绑架案的始作俑者。

  现如今,王远是我们能够继续下去的关键所在,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家伙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乖乖的配合。

  我看了王远一眼,照着计划继续开口道:“老哥,不瞒你说,我们早就看出来了,你不过是一个公司的老板,根本不可能策划出这么大的一起绑架案!”

  “怎么不可能,人如果被逼急了,可是会做出一些难以想象的事情!”王远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公司从去年开始就负债累累了,那些债主追的紧,有的甚至都给我下死亡通知了,你说我横竖都是死,倒不如拼一次,兴许还有一线生机。”

  我注意到,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总会下意识的收缩双手,靠近胸前。

  从行为学的角度来分析,这是一种典型的保护手势,这表明王远在说这些话时,极度缺乏安全感。

  他在害怕些什么呢?害怕被人伤害吗,可是又有什么人会伤害到他呢?

  我和老严?不可能,从进入审讯室开始,他就压根没有怕过我们。或者王远是害怕被那些追债的人伤害?那就更不可能了,这家伙都已经被债主追了一年多了,照理都应该习惯了那些事情。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呆着的地方可是黑金市刑侦支队,那些债主再怎么丧心病狂,也不可能在警局里面乱来。

  我将刚才讨论的话题重新回想了一遍,这才突然明白过来,王远所害怕的,或许是整起绑架案的幕后主使。

  也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个混蛋才一直拖着不敢说出真相。

  “别特么扯淡了!”我看着面前的王远,一字一句的拆穿了他的谎言:“据我们调查,你这家伙在公司的总亏损高达3600万元人民币。可你勒索林婕的现金,却只有一百万美元。我虽然不如你们商人这么精明,可这笔账也还是算的过来的,你这家伙搭上命拼来的一百万美元,怎么够填补这个巨大的资金空缺?”

  话音刚落,王远却不再做声了。

  审讯室里面的气温并不算高,可这家伙的脑袋上,却已经渗出了一片细密的汗珠。

  费了这么多口舌,王远这家伙,总算被我抓住命门了。

  我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继续顺着推理说了下去:“既然这样,你参加这起绑架案的动机,就显得十分暧昧了。除非,有人给你的报酬,远高于绑架案所能获得的那一百万美金。只有这样,你才有冒着生命危险犯案的理由!”

  王远没有继续辩驳下去了,那家伙看了我一眼,随后缓缓的低下了他的头。

  看起来,我刚才所做的推理,每一项都恰好命中了关键。

  幕后黑手的真实意图并不是在那一百万的赎金上面,在我看来,对方之所以在绑架发生了接近半个月之后,才打来了勒索电话,最有可能的意图,就是想要借此浪费黑金市的警力,让我们分散注意力,从而将精力转移到花花的绑架案上。

  而我们也正是这么做的,这么两天的时间,除了徐富贵那边留下了少部分警员之外,其余所有的警力,全都搭在了绑架案上面。

  结合在绑架案前发生的那一系列事情,想来,整个黑金市里,唯一有可能这么做的,也唯一有实力操控王远的,只剩下余氏集团的人了。

  我看着面前的王远,一字一顿的开口询问道:“告诉我,吩咐你这么做的人,是不是余英豪!”

  刹那间,整个审讯室里面的气氛几乎低至冰点。

  半晌,他咬了咬嘴唇,冲着我缓缓开口道:“你们警方,能够保证我的生命安全吗?”

  “不能保证,不过至少我可以安排人手二十四小时保护你。相比起继续隐瞒下去,诚实的说出真相对你来说更好。”我顿了一下,这才继续补充道:“毕竟我也不知道,市局内部,以及看守所里面,究竟有没有渗透进他们的卧底。”

  犹豫再三之后,王远才终于下定决心,告诉我们真相。

  事情,是从两个月前开始的。当初,正是联华公司最为困难的时期,除了林婕以外的债权人接二连三的找上门来,整个办公大楼,也几乎都被那些家伙搬空了。

  有的债主被逼急了,知道王远肯定还不起欠款,索性在黑道里面放下狠话,找人来砍王远的胳膊。那段时期,王远一度被逼的快跳楼,也就是这时候,那些人找上了他。

  对方要求很简单,协助他们绑架季花花。

  事成之后,不仅帮王远偿还欠款,甚至连还许诺给上王远一大笔钱,足够他东山再起。

  考虑再三之后,王远决定答应下对方的请求,并在一个月前,开始同林婕再次接触,借以获悉林婕以及季花花的相关情报,并为整绑架提供重要的线索。

  我和老严四目相对,彼此心里都清楚,接下来询问的事情,将会是整个事情的关键。

  深吸一口气,由我继续发问道:“那些是什么人?你还记得他们的长相么?”

  “我知道这些家伙非同一般,而且他们的组织十分庞大,同我交涉的,只是他们之中的一个年轻人。年纪不大,可心机却深的可怕,每次的会面,都处在那个家伙牢牢的掌控之中!”

  年轻人!又是年轻人!王远提供的线索,倒是和我们在购物中心逮捕的家伙一模一样,如果不出意外,他们两个见到的,应该会是同一个人。

  我想了一会,连忙问王远是否记得对方的体貌特征。

  “那个年轻人应该不是整个事件的策划者,他只是负责和我进行交涉。每次见面时,那家伙都会带着黑色的口罩,捂着严实,所以他具体长什么样,我实在记不得。”王远思索了一阵,突然像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连忙坐直了身体:“不过有次他在打电话交涉的时候,我好像无意中听见了电话里的一个称呼,不出意外,那个称呼应该是那个年轻人的名字。”

  “什么称呼?”

  王远没有直接说出来,他的嘴角,突然勾起了一道诡异的弧线。

  “警察同志,这算是一条重要线索把。如果我把这条线索告诉你,能否在量刑的时候向法庭申请减刑五年?要知道,我现在可是豁出性命才告诉你们这些信息的。”

  到底是生意人,即便深处泥沼之中,也不忘记利用自己手中掌握的筹码。

  老严微微一笑,颇具意味的开口道:“减刑?可以啊!那得看你这条线索的价值了,如果能对我们有所帮助,我倒不介意帮你说上几句好话。如果只是单纯耍我们玩的,我也会很乐意不再为你提供人身保护。要知道,现在警局外面,可不止一个人想要弄死你呢!”

  “好。。。我说!”王远咽了一口唾沫,随即一字一顿的开口道:“和那个年轻人通话的应该是一个老头,而且,我无意中听见,那个老头称呼他为:余。。。。。天。。。。。龙!”

  余天龙!

  话音刚落,不仅是我,就连边上的老严也吓得够呛。

  余天龙,赫然就是余英豪的儿子。也正是那个老家伙在装死期间,替他担任余氏集团一把手的提线木偶。

  如果我没记错,在L宅37号的事情过去之后,余天龙已经因为精神问题,被收入了一所康复医院的特殊病房之内,不出意外,那个家伙这辈子都会和电击棒以及束缚带活在一起。

  既然如此,王远所听见的余天龙,又是从何而来的?难不成,是这个家伙在故意耍我们?

  我没有急着下结论,而是打电话给刘浩,让他确认关于余天龙的情况。

  半个小时之后,H市那边传来了答复,余天龙依旧是身处康复医院之中,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并没有走出踏出康复医院一步。

  “混蛋,你在耍我们!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付出代价?”

  王远见状,有些慌了,连忙解释道:“没。。。没有,警察同志,我所说的句句属实!当时我亲耳听见,电话里的老头确实称呼他为余天龙的!”

  综合来看,王远给出的反应,的确不像是说谎。况且,都到了这种时候,他也犯不着继续维护绑架案的幕后主使。

  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复杂了。对此,我能想出几种解释,可也仅仅只是推测罢了。

  不过,王远给出的线索,还是有一定价值的,那就是近一步肯定了,整个绑架案都是余氏集团搞得鬼。那般家伙,究竟在背地里做着些什么?

  结合着骆兵以及钟悦临死前说的那些信息,不经意间,我只觉得后背发凉。

  余英豪在黑金市所做的事情,或许并不是针对某几个人,那些家伙对这座城市造成的威胁,早已经难以想象。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