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六十六章 战前准备(2)
首页
更新于 17-12-15 23:19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计划已经制定下去了,今晚两点便能开始行动,在这之前的两个小时,则是完全交给我们把握。

  徐富贵对即将要参与行动的其他十一名刑警做了最后的讲话,即便面露恐惧,可那十一个人却没有任何一位选择退出。

  他们害怕死亡,可又深知自己肩上沉重的责任。一旦让余英豪的诡计成功,整个城市,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危机之中。

  计划即将要开始,可就在这时,刑侦支队这边却迎来一个特殊的家伙。

  负责运送余天龙的车辆,提前六小时赶到了这里,令我们所有人都意外的,这次负责押送的家伙,居然是我在京安港市遇到的那位审讯大师:唐衍!

  许久不见,唐衍变得愈发的精神,他那对眸子还是和从前一样,犹如鹰隼般锐利,仿佛随即能够看穿一个人内心的真实想法。

  “喲,唐衍兄,什么风把你吹来了!”眼见唐衍走下了押运车,老严却是第一个迎了上去。这两个原本就是旧识,在经历了京安港的剥皮案之后,这两个老家伙的关系则是更进一步。

  说实话,老严能挨过那一关,倒还真是幸运。如果没有他的帮助,黑金市的局面会演变到什么样的地步,谁都无法得知。

  唐衍看了我们一眼,依旧以那种沉稳的方式开口道:“刚好在H市办点事,从刘浩那边听说了这件事,知道车里的那个人对于你们的重要性,所以就率先把那个家伙给你们送了过来!”

  这样一来,再好不过,离着最终行动还有两个小时左右。

  在这段时间内,如果能从余天龙口中问出更多的线索,则无疑会让形式对于我方更加有利。

  环顾了一周之后,唐衍估计猜出了我们内心的想法,一转眼,原本还乐呵呵的老头却突然拉下脸来:“不过,对于车里的这个人,我劝你们还是不要报有太大的希望。”

  “为什么?”

  “哎,看看他的状况,你或许就能明白我话里的意思了!”

  唐衍话音刚落,徐富贵当即派人上去负责将余天龙带去审讯室。

  刚打开押运车的后侧铁门,一阵臭味便迎面扑来,呛得众人都捂住了口鼻,不敢上前。

  在押运车后方那个小小的空间之中,弥漫着各种难以言状的味道,负责照顾余英豪的护理人员也跟着押运车一同来到了现场,见状,皱着眉头走了上去。

  护理员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大姐,扎着一条干练的马尾辫,刚走过去,眼睛鼻子就全挤在了一起,二话没说,几步上了押运车,将余天龙直接从上面拖了下来,

  “我的天,才几个小时没见,你怎么又拉了!”

  大姐拖着一个瘦削的身影,逐渐从押运车的正后方出现。

  时隔三个月之后,我再一次见到了余天龙。在此之前,我怎么也不可能想到,短短三个月的时间,竟然能让一个人产生如此大的变化。

  相比一个月前,余天龙近乎瘦了二十多斤,两侧的颧骨以及眼球完全突兀出来,远远的看上去,宛若一尊骷髅那般。

  余天龙的两只手被束缚带紧紧的勒死,几乎不可能动弹,裸露在外侧的皮肤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伤痕,他的精神变得愈发的萎靡,两眼混沌不堪,嘴角沾满了口水以及一些不知名的黄色粘稠物,几乎要在女护理员的搀扶之下,才能勉强走动。

  看起来,L宅37号的事情确实对余天龙的精神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现如今,他的精神已经彻底陷入了疯狂之中,诚如唐衍所言,以他这样的精神状态,的确很难问出有价值的线索。

  在此之前,谁能够想到,曾经叱咤风云的余氏集团董事长,曾经在我面前西装革履,那样不可一世的余天龙,竟会变成如今这幅疯癫的模样。

  都说,虎毒不食子。

  可余英豪却完全利用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作为自己的傀儡,等到榨干他的仅有的价值之后,再将其残忍的抛弃。我真想知道,一个人在经历了什么之后,才能拥有余英豪那般的铁石心肠。

  可换句话来说,要对付上余英豪那样的残忍家伙,也必须得尽早做好准备才行。

  女护理员按照徐富贵的吩咐,很快将余天龙带进了警局之中,稍加洗漱之后,便把他送进了审讯室里。

  即便看见了余天龙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我们却还是得尽力一试才行,毕竟,这也是我们手中仅存的,可以和余英豪对抗的筹码。

  唐衍和老严最先走进了审讯室之中,在彻底的清洗之后之后,余天龙也在女护工的陪同之下,颤颤巍巍的走进了审讯室里。

  他表现的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都周围的一切都无比的好奇。看起来,L宅37号的事情极大程度的刺激到了他的神经,使得这个家伙,忘记了过去发生的一些事情。

  明明做了那么多的恶事,明明害死了这么多人,明明落得了现在这种下场,这辈子都得和束缚带以及电击枪生活在一起,几乎不会有机会走出安定医院的铁门。可我看着审讯室里余天龙那副痴傻的模样,心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之情。

  他们两父子做的恶事,造成的命案,牵扯进的无辜人,早已经无法用数字来衡量了。相比起自杀了事,现在承受的这一切,都是他应该经受惩罚。

  不知不觉间,我默默的攥紧了拳头。躲藏在黑金市地底的那个老家伙,你也应该和你儿子一样,经受和这一样的惩罚!

  纵然唐衍有过无数的审讯经验,可倒还是头一次对上精神病人,整个审讯的过程进行的十分不顺利,问了半个小时,却也没有余天龙的嘴里问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这个混蛋,没想到真的忘记了曾经犯下的那些罪行,难怪即便掌握了犯罪的证据,S市的警方也没办法直接对他定罪!”边上,路远咬着牙开口道。

  从审讯开始的那一刻,路远的视线就没从余天龙的身上离开过。此刻,他的眼神锋利的几乎能杀人。

  路远的身上,还有着当初在L宅37号的地下研究所里留下若干条伤疤。仇恨不该被忘记,那天,我们几乎就被烧死在了那间地下研究所里。所以,不单是路远吗,我们所有人,都有资格去仇恨余天龙。

  要换做从前,或许不等审讯开始,路远就得冲进去胡闹一番,至少得给余天龙的脸上结结实实来上两拳,以解心头之恨。

  可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他也变得愈发的沉稳起来,此刻,只是同我一起站在审讯室外面,默默注视着里面发生的事情。

  又过了半个小时,我们依旧没能从余天龙口中问出太多有用的情报。

  按女护理员的话来说,经过了激烈的刺激之后,余天龙的大脑中枢出现了异变,现在的他早就已经记不得过去发生的事情了,所以无论我们再怎么询问,估计也很难有所掌握。

  在这之后,老严和唐衍一脸忧愁的从审讯室里面走了出来,两个都是面容铁青,在这之前,我还从未见过他俩露出这样的表情。

  “不是装的,这家伙真的疯了,这么多年的审讯经验,这一点我还是能看得出来的!”唐衍点了根烟,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让他回去吧,这种情况,再问下去也只是白白浪费时间。”

  “或许,可是让我试试!”

  人的大脑,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即使在科学高度发达的今天,科学家们却也无法参透人脑中蕴含的奥秘。

  在我看来,既然余天龙是因为L宅37号的刺激,才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或许,给予他相同量度的刺激,能够让他回想起一些什么也不说不定。

  我需要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与余天龙单独相处,并尽可能的让这个家伙回忆起过去发生的事情。

  虽然我的努力很可能无功而返,不过却值得我一试。

  在征得了女护理员的同意之后,我带上了手机,缓缓走进审讯室里。

  余天龙双手被束缚带紧紧勒死着,端坐在椅子上,那种呆滞的神情令我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那一刻,我甚至冒出了这样的疑问:该不会安定医院把余天龙和其他的精神病人弄错了?眼前这个家伙,怎么可能是当初把弄得如此狼狈的余天龙?

  我小心的在他面前坐下,生怕一个不注意,就会打破如今平静的局面。

  等到确认下眼前的余天龙对我没有敌意了,这才敢缓缓开口道:“你还记得我么?”

  “呵呵.....饼干....我要....饼干。”余天龙一脸痴笑的望着我,许久,才从嘴里挤出了这么几个字。

  “我叫高飞,就是我把你弄成现在这幅样子的,怎么,过去的事情,全都忘了?”

  “高飞....呵呵....饼干...呵呵。”

  诚如唐衍所言,他现在这幅样子,的确不像是假装出来的。看来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更棘手,余天龙这混蛋当真把我给忘了。

  我想了一下,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手机,缓缓的放到了余天龙的面前。

  伴随手机屏幕中的画面缓缓浮现,那一刻,余天龙原本呆滞的眼神里,突然闪过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诧异。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