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七十五章 最后的决战(5)
首页
更新于 17-12-25 23:59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在听到消息的那一刻,余英豪这个癌症病人,却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

  “你们以为自己赢了吗?做梦!教化场计划怎么可能是你们这些家伙就能阻止的了?我还有最后一张王牌没出,而他的出现,会让你们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都付之东流!”

  “他是谁,你究竟再说什么?”

  “这个问题,留给你自己,最后的最后,还有他在等着你!”说完这些之后,余英豪便三缄其口,不再多透露任何一个字。

  与此同时,一种无法言喻的不舒服感,席卷了全身。

  可是,我想起那个老疯子当时的表情,他似乎真的认为花花也已经被烧死在了杂货间里面,为此不惜对我大声嘲讽着。

  难道,在此之前,他也不知道有人偷偷带走了花花?

  我不明白,这之中,究竟是哪一环出了问题?而花花,现在又在哪里?

  下一秒,我有了结论。或许,唐以柔能够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

  我让徐富贵找来技术组的成员,还原了之前给我通话的那个无线电波长,通过这种方式,一步步找出唐柔所用的无线电频段。

  用无线电接通了这个频段之后,我们希望用这种方式,能够联系到她。

  “着火的确实是二层杂货间,可花花并没有在那个杂货间里面。有人提前在杂货间里录制了那段影像,之后在会议室的投影机上播放,以此误导了我们所有人。你能不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等待的时间,无比漫长。一阵沉默之后,在耳机里面,才逐渐传来了嘈杂的电波音。

  她那边的声音十分嘈杂,我估计唐以柔呆着的地方,应该距离文莱小区有一段距离了,所以信号传递的不是很好,听起来模糊不清。

  “我也不太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听你这么一说,季花花她极有可能还活着!”

  “花花还活着!”正是她的这一句话,让我宛若死灰的内心,又重新燃起了一线希望。

  散落在外面处理紧急情况的警员,也已经陆续返回了文莱小区附近。随着警员的不断聚集,整个局面已经彻底处在了警方的掌控之下。

  地下研究所内的所有雇佣兵,连同着余英豪以及“年轻人”都已经被警方带走了。整个三层地下停车场也都被翻了一遍,却根本找不到花花或是其他嫌疑人的影子。

  如果唐以柔所言非虚,那么现在这种时候,花花会在哪里?

  又停顿了几秒钟之后,无线电另一头的唐以柔,才压低声音开口道:“我估计,这一切,都和江生有关系!”

  江生!又是那个混蛋!

  恍然间,我明白了余英豪最后那席话的含义,原来,他一直隐喻的家伙,就是江生!

  确实,我和江生都是由教化场计划诞生出的怪物。

  从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开始,我们注定要走上与正常人截然不同的道路。

  经过了这一切之后,我明白了一些道理,也开始向往与之前不一样的生活。在晓雪,路远,老严,林婕,还有其他人的帮助下,我终于逃出了当初那片黑暗的泥沼,朝着更加光明的未来前进着。

  然而,江生那个恶魔,却在黑暗中越陷越深,最终发展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

  那家伙从诞生之初就是个错误,毫无同理心,毫无人性,只为了嗜血而杀戮而生。

  我和他,就像是硬币的两面一般,注定只有一面,能面对着光明的未来。

  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尽可能的保持冷静:该来的总会来的,即便余英豪已经被逮捕,即便教化场计划被彻底的捣毁,可只有江生还在外面一天,黑金市就永无宁日!

  “报告,不好了!”就在这时,一个小警员慌乱声音,却突然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徐富贵眉头一皱,连忙厉声质问道:“快说!什么情况?”

  “刚才让研究所的工人人员请点研究所的APTX4870药剂时,发现里面少了一箱!”

  “什么?少了一箱!”

  APTX4870的恐怖程度,我们早已经见识过了。那种东西,每一针都可能成为害人性命的毒药。可现在,研究所内却少了整整一箱的药剂,一旦那些东西流传到市面上,后果不堪设想。

  老严眯着眼,接连不断的抽着香烟,满脸上印着的都是愁容:“我感觉,发生的这一切事情,可能都和江生有关系。”

  “你的意思是,那家伙不仅带走了花花,而且还从研究所里偷走了一整箱药剂?”

  “很有可能,而且,江生还是在余英豪不知道的情况之下,完成这一切的。”

  老严的分析,也正是我所担心的。江生智商奇高,而且有着很强的反侦察能力。让这家伙弄到如此大量的危险品,造成的危机,根本无法预计。

  我赶忙让技术组的成员更换设备,加强了无线电信号,以此保证和唐以柔的联系。

  到了这种时候,就算不想和唐以柔联手,也只是硬着头皮强行上了。

  加强了电波之后,我又重新联系到了唐以柔,此刻从耳机里传出的,满是呼啸的风声。我不明白,从文莱小区离开之后,她又去到了哪里。

  “告诉我,江生在哪里?”

  “他....”顿了几秒钟,唐以柔才继续开口说道:“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恩怨,也必须得由我和他了结,所以我希望你们警方不要过多的干预!”

  “别傻了,丫头,这早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老严一把抢过无线电,情绪激动的开口说道:“以柔,就算你当初欺骗了我,可我也不想过多的责备你。我知道你经历过一些什么,也知道你本性并不坏,这一次,请相信我们,告诉我,江生究竟在哪!”

  沉寂,又是沉寂.....无线电的另一头,只剩下狂风在接连不断的作响着。

  “既然你说过要合作,那我现在就答应你,过去的事情暂且不提,眼下,咱们先把江生抓住,你看如何?”

  近乎过去了半分钟,无线点的另一头,才再度传出唐以柔冰冷的声调:“玉屏公园,江生应该就藏在那附近......”

  “可以确定吗?”

  “可以。”

  “为什么?”

  “那是...当初...我和他约好的地方.....”

  约好的地方?她的这段话说的莫名其妙,可我也没工夫考虑多余的事情了。所有警员几乎在同一时间都坐上了警车,从四面八方赶去了玉屏公园。一时间,那原本黑暗的小区,却被无数盏闪动的警灯映照得透亮。

  唐衍几乎把黑金市周围所有的警力,都调集过来。可即便如此,我心中的不安却一点儿都没有散去。

  如果说余英豪疯狂的外衣之下,尚且还保留着一丁点的理性。那么江生那个家伙,就是一个早已经泯灭人性的恶魔。

  对待余英豪,我希望他能够接受审判,在病痛与监狱之中度过自己的下半辈子。可对于江生,我却希望警方能立即将他击毙,省得这样的混蛋继续为祸人间。

  “放心,一定不会有事的!”就在紧张之际,一只温暖的小手却突然伸了过来,将我的左手紧紧的抓住。

  转头看去,边上的晓雪依旧笑靥如面,双眼中透露出的温暖,仿佛能将我心底的忧愁尽数散去。

  “我相信你一定能抓住江生,也一定能平安救出花花!”

  “嗯,但愿如此把。”我也不自觉抓紧了她的手:“只是希望,在我们赶到之前,唐以柔那边不要惹出太多的事端。”

  “怎么,信不过以柔姐?要知道,她当时可是把你们所有人耍的团团转!”

  要论及凶狠程度,唐以柔丝毫不弱于江生。可我担心的是,愤怒会影响唐以柔的判断,从而导致她犯下致命失误。若真是如此,局面或许会变得更加棘手。

  “砰!”一阵爆炸声,震耳欲聋,全车的人似乎都有些猝不及防。

  “快看,那是什么!”

  警车已经开进了玉屏山脉之中,听见前方的报告,我们赶紧摇下了车窗。

  抬头望去,却发现黑暗的夜空里,闪耀着炫丽的烟火。

  由近即远,每隔几分钟,就会有一串烟火冲向天空,在黑暗的夜空中不断闪动着。那感觉,就像有人在刻意引导着我们前进一般。

  等到车辆车逐渐接近玉屏公园,我才猛地反应过来,原来江生那个疯子,提前在沿路设置下了一长串的烟火,并用很长的引线作为定时器。等到我们接近了玉屏公园,他在顺路点燃烟火,像是夹道欢迎警方的到来。

  如此疯狂的做法,倒是符合那个疯子一贯的作风。目中无人,公然挑战司法体制,面对着如此多的警察,却依旧猖狂到了极点!

  只是,从黑金案开始,江生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着很深的含义。

  这样一来,无论是他沿途设置的这些烟火,又或者是把最终地点选在了玉屏花园,似乎都隐含着危险。

  我心头一紧,连忙用无线电联系了唐以柔。可这一次,无线电那边,却迟迟没有回应。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