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七十七章 最后的决战(7)
首页
更新于 17-12-27 23:57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感谢叶先国在临死前告诉我的那些事情,即便他掩饰的那么完美,可现在,我还是准确的找到了他的软肋。

  童年是的经历,能对一个人造成很大的影响。而叶先国这样病态的心理以及人格,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童年时悲惨的经历所造成的。

  作为他的父亲,江阿才是他这辈子不能忘记,也不可能忘记的人。

  所以,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利用江阿才分散他的注意力,并为埋伏在周围的武警找出开枪的契机。

  最新的消息,唐衍从省里紧急调遣来了拆弹小组,目前,小组的成员已经在玉屏山下就位了,随时都可以采取行动。

  只要能保证击毙江生,那么装在花花身上的炸弹应该构不成威胁。

  然而,越是到这种时候,越是要把风险降至最低。我不能肯定,除了那个炸弹之外,江生是否还在别的地方留有后手。

  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到了这最后关头,我不想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引发任何意外。

  “叶先国都告诉我了,你的父亲江阿才,为了保下你的一条命,生生用匕首刺入自己的心脏!”

  “哼,那个臭老头是咎由自取!”江生的喉头再次抖动了,而他挟持着唐以柔的右手,也逐渐朝下耷拉着。

  “如果不是他,我就不会得上这种怪病,从小就被人当成“怪物”!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背井离乡,流落至此。”那一刻,他的目光突然变得无比凶狠,依稀透露着几分杀意。

  江生握紧了手枪,用力顶向唐以柔的额头,因为愤怒而过分颤抖的手指,好几次差点扣下了扳机:“如果不是他把我交给叶先国那个混蛋,我也不会被当成受试者,一步步变成现在这种样子!他该死,你该死,你们所有人都该死!”

  确实,江生有足够的理由憎恨江阿才和叶先国,只是,我想不明白,一直以来,这个疯子为什么拼了命的想要置我于死地。

  在黑金案之前,我和他素未谋面,更从来没有听说过江生的存在。而整个黑金案,却是江生专门为我设计下的死亡圈套。

  这个混蛋几乎设计好了所有的细节,无数次将我逼入死地。说实话,我这辈子还从未有过如此狼狈的时候。

  “当时在那片竹林里,就差一点,你就能得手了!”

  “是啊,就差一点,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江生狞笑了一阵,突然发力,死死的掐住面前唐以柔的脖颈。

  随着我们间距离不断的减小,一种诡异的“滴答”声,正透过风声,一点一点钻进我的耳蜗里面。

  此刻,我一直保持着精神的高度集中,所以不可能出现幻听。而这种细微的“滴答”声,也是真实存在着的。只是,因为声音太过细微了,埋伏在周围的武警们几乎不可能听见。

  如果我没猜错,那是秒钟转动时发出的声响,只是,我不明白,这动静为什么是从唐以柔所处的那个方位传来的?难不成,除了花花那边,江生在唐以柔的身上也安装了定时炸弹?

  看来,这个疯子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江生已经料到自己不可能活着走出这里,只是,最后的最后,他还想再拉上几个人共赴黄泉路。

  “或许你不知道,当初要不是她,你和你的小妞就得死在我精心布置的那片竹林里面了!”说完,江生又煞有介事的用枪口指了指唐以柔的脑袋,黑暗中,那家伙的脸颊因为愤怒而近乎扭曲了。

  我也早就猜到了,其实,不止是竹林。

  在圣玛利亚教堂还有其他的一些地方,也多亏了唐以柔的出手,我才能捡回一条命。

  可直到现在为止,我依旧想不明白,为什么唐以柔当初要救我,后来却又想害我。

  这个女人就像是一个不速之客,擅自闯入我的生命中,随后把所有的一切全都给搞乱。

  没有她的出现,四年之前,我就不会被赶出警校.....如果事情顺利,或许,现在我已经成为一名普通的警察,并过上了平凡的生活.....

  “你知道她为什么要救你吗?”

  “为什么?”

  “你住口!”原本一直默不作声的唐以柔,在听见江生这么说之后,却猛地开口打断。

  不料,她的脑袋却又结结实实挨了一枪托,而原本已经凝固的鲜血,又开始顺着额头朝外淌落。

  “为什么?哈哈哈!”黑暗中,江生突然开始放声大笑,而那家伙原本就丑陋的面颊,也变得更加扭曲了:“为什么,你还不明白吗?因为唐以柔她爱你,所以她才会冒着性命危险,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救你!”

  爱我?

  江生话音刚落,我的心紧跟着颤动了一下,可随之而来的理智,却又让我很快放弃了这种荒谬的想法。

  这怎么可能!

  如果她爱我,又怎么会答应余英豪的请求,潜伏进警校之中,就是为了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如果她爱我,又怎么会在L宅37号布置下那样的圈套,只是为了将我逼疯。如果她爱我,又怎么会为了报仇,不惜给我注射APTX4870死亡试剂。

  我只听说过爱一个人是自私的,却还从没有听过,爱一个人会如此的疯狂。

  “她确实爱着你,这一点,我必须得肯定!”江生望着我,血淋淋的嘴角,突然勾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只是你别忘了,她也曾经是教化场计划的一员,在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唐以柔和我们一样早就不是正常人了。她不知道什么是爱,更不知道如何去爱。或许,她变得和我一样,只是一个遵循自己内心想法而行动的生物罢了!”

  “闭嘴,就算唐以柔再怎么不济,你还是没有资格和她相提并论!”

  那一刻,我几乎疯了一样走上前去,对着江生开口喊道:“你想杀了我吗?”

  “做梦都想!”

  “为什么?”

  “因为我嫉妒你!”他倒也不隐瞒,利落的回答道。

  嫉妒我?回忆了一圈之前对话的内容,猛地反应过来,江生的言外之意是他喜欢唐以柔!

  “你喜欢她?”

  “是的,我承认。”

  “看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伤害她?”

  “因为,一切得不到的东西,我都要将它毁灭!”

  这些话,倒是很符合这个疯子一贯的作风。缺乏同理心,泯灭人性,面前的江生,早就已经不是人类。他是由教化场计划而诞生出畸形的怪物。

  “所以,你把她选为了第九个?919,9/9,最后一个死者,对么?”

  “哈哈,没错!有始有终,这是我做事的一贯风格!”他看着我,又朝前逼近了几步:“不过,今天,你和唐以柔,一个都逃不了!”

  就在这时,耳蜗里面的无线电传来了最新的消息,拆弹小组已经赶到了现场,而我们也是时候对江生采取行动了。

  只有一枪的机会,这一枪如果不能将他击毙,情况便极有可能进入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毕竟,天知道这个疯子究竟在玉屏公园里面放置了几个炸弹。到时候,不单是唐以柔和花花,就连在场的所有警员,也都会陷入危险之中。

  老严通过无线电,不断的为我提供接下来的思路以及手段,可到了这种时候,我也没时间参考他给出的意见了。

  这种时候,一切算计和手段都失去作用,或许,只有最原始的行为想法,才能博得一线生机!

  “高飞,你想做什么,快回来!再走过去,警方的火力可就掩护不了你了!”老严看出了我的意图,正通过无线电,尝试着让我放弃之后要做的事情。

  “如果实在不行,就连着我一起射击把!”说完之后,我就扯下了耳蜗里的无线电,直接丢在地上。

  在这之后,我挺直胸膛,一步一步的走向面前的江生。

  “嫉妒我?呵呵,你这个怪胎根本不配!现在,我就站在你面前,想杀我,就来试试啊!”

  话音刚落,江生没有丝毫的犹豫,对准我,直接扣下了扳机。

  “砰!”

  枪响的瞬间,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惊呆了。

  只见唐以柔几乎在同一时间抬起左手手,用她那纤细的手掌死死抓住手枪的枪口。

  近距离打出的子弹,产生的破坏力无法言喻,枪响的瞬间,他的左手瞬间变得一片血肉模糊,子弹直接将他的手掌炸出了一个血窟窿。

  没想到原本奄奄一息的唐以柔,竟然还能做到这些!

  江生显然也吃了一惊,两个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一时间竟然都无法动弹。

  埋伏在周围的武警大队,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砰!”枪响过后,子弹稳稳的命中江生右手手腕。

  狙击枪子弹巨大的破坏力,直接将他的右手连带着大半手腕一并轰掉。鲜血宛若决堤的喷泉般不断溢出,将黑暗的夜空印染得通红。

  江生已经失去了行动力,眼见警方就能顺利活捉这个杀人犯。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