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七十八章 尾声
首页
更新于 17-12-29 09:31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江生被远处埋伏下的狙击手,一枪轰掉了右手,半截鲜血淋淋的手腕与手枪一起掉在了地上。

  手部的神经组织尚在,在地上滚了一圈,断手的几根指头依旧在不断抽搐着。

  我冒着生命危险换回来的这一枪,使得江生彻底的失去了行动能力,直接昏迷过去。拆弹小组与武警也一起行动起来,也迅速挤过了人堆,一边负责替徐富贵止血,而另一边,则是负责拆除绑在花花身上的炸弹。

  眼见局面得到了控制,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预料。

  电光石火间,唐以柔一把反勒死江生,并且用那只尚且能活动的右手,快速的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手枪,直接死死抵住了江生的脑袋。

  阴冷的枪口满是通红的血液,似乎随时可能喷射出寒光,单是这样看着,就足够让人不寒而栗。

  “唐以柔。。。。你?”

  “别过来!”唐以柔厉声呵斥道,顺势把食指搭在了扳机上面。我看出她不像在吓唬我们,所以也不敢贸然前进,并用手势提醒身后的武警不要再继续刺激她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江生和余英豪都已经完了,你的仇人们都将接受法律的制裁,你也没必要再继续顽抗下去了。放下手枪,和我回一起警局,好么?相信,警方会给你一个公正的结果的。”

  唐以柔摇着头望着我,眼睛里像是有万千情绪,可到了最后,却只汇成了淡淡的一句:“我已经回不了头.....一切都.....太晚了!”

  那一刻,她空荡的双眸里充斥着绝望。

  “什么太晚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还没搞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唐以柔便用那只鲜血淋漓的左手,一点一点的掀起自己的衣服。之后呈现在我们的面前,令人震惊。

  只见她的的腹部,被无数条颜色各异的细铁丝紧紧勒死。而在那些铁丝的中心处,却结结实实的固定着一个巴掌那么大的定时炸弹。

  显示屏上那串通红的数字,一再刺激着我脆弱的神经。

  05:31。

  还剩下五分钟,这个炸弹就要引爆了。

  稍微侧转过身去,才猛地发现,那些细铁丝有很大一部分都穿透了唐以柔身上的衣服,朝着江生腹部所在的位置蔓延过去。

  铁丝数量之多,更是直接将这两个人牢牢的捆绑在一起,根本不可能分开。其中,任何一根铁丝都有可是炸弹的引线。没有经过专业的检测,根本不敢贸然拆剪。

  因为人手的原因,唐衍调遣来的拆弹小组在一段时间内,只能应付一个炸弹。据他们的组长估计,拆掉花花身上的炸弹,至少得花三到四分钟,换言之,在这段时间以内,他们根本不可能腾出人手来顾及唐以柔身上的炸弹。

  倒计时系统依旧在不停运转着,时间每减少上一秒钟,我的内心就会凉上一大截。

  那一刻,我或许才能明白过来,唐以柔眼神里那种绝望的意味。

  江生这个疯子从没想过活着走出这里,他早就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就算要死,他也得带着第九个目标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9/9,之于他而言,却是一个都不能少!一切的开始,即是终结!

  “唐以柔,先冷静下来,相信我们,一定有办法处理这个炸弹的。你在警校待过,应该清楚我们的手段,这种程度的危机,根本不值一提!”

  “是啊,以柔姐,相信高飞说的话把。”林晓雪也挤过了人群,和我并排站在一起,望着黑暗中的林晓雪:“我了解你,知道你本性善良,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全都是被那些坏人逼的!你不该和江生这个杀人犯一起去死,你配的上一个更好的未来。所以,答应我,千万不要死在这里啊!”

  “女娃儿,先放下枪,之后的事情,就请交给我们吧!”

  不知为何,我们所有人都忽视了那个炸弹的存在,不惧危险,一起站在了唐以柔的面前,恳请她配合着警方的行动。

  那一刻,我再也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我不想让唐以柔就这么死在这里,我想亲眼看着她好好的活下去。

  同为教化场计划的受试者,我和林晓雪都已经从那噩梦一般的泥沼里逃脱了出来,沐浴在阳光之下。而现在,只有唐以柔一个人还在那泥沼中翻腾着,挣扎着,奄奄一息。

  我缓缓上前,朝她伸出了右手:“以柔,不要再一个人继续背负那些东西了,我们所有人,都在这里等着你!”

  仇恨能够封闭一个人的内心,使其变得扭曲,变得怪异。而爱,却可以化解这一切!

  唐以柔握抢的手臂终于开始微微颤抖着,她那死灰般冰冷的双眸中,终于涌出了一些截然不同的东西。

  她拖着怀里已经昏迷的江生,努力朝着我们这里走来,似乎就要摆脱那片黑暗。

  然而,才仅仅走出了两步,唐以柔却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收住了脚步,朝着黑暗的树林里猛地倒退过去。

  她的身形,再次同无尽的黑暗融合在一起,渐行渐远。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这种情况之下,周围的武警也呆不住了,连忙下了进攻的命令。

  唐以柔和江生的身上绑有一个定时炸弹,如果让他们随意的行走,带来的危险根本无法估量。所以,上级部门也下达了指示,为了防止意外牺牲的出现,必要时候,允许开枪将她直接击毙!

  “唐以柔,快回来,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说过,太晚了,这个炸弹不是你们能够应对的,更何况,江生留下的后招,还不止这一个!”

  我心里一紧,连忙问她话里的意思。难不成,江生在其他地方也一并安置下了炸弹,亦或是那个疯子在这人附近留下了其他的危险?

  “所有部门注意,将玉屏公园附近再搜查一遍,务必清除所有可能的安全隐患!”

  唐以柔一边拖着江生朝密林深处钻着,一边开口告诉我。原来,之前在实验室里丢失的那一箱APTX4870,就是被江生趁乱偷走的。

  她不知道江生把那些药剂用在了哪里,只是,从时间上来推断,那一箱APTX4870药剂应该还在玉屏公园附近,江生没有时间将那些东西带出这里。

  “我明白了!”电光石火间,我突然想到关键所在。

  玉屏公园边上不远处就是水库,黑金市中有不少饮用水源,都是直接穿过这里。江生一定是想通过这些水源,将APTX4870扩散出去,就算水稀释了药剂,可那其中的有毒物质,依旧会对人体造成未知的伤害。

  更何况,那不是一只两只,而是整整一箱的APTX4870药剂。

  一旦黑金市市民饮用了那些被污染的水源,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马上把自己的想法反应给唐衍,唐衍当机立断,让市里先是截断自来水供应,随后让武警一一排查可疑的水源,确保将可能出现的危机扼杀在萌芽之中。

  到了这种时候,我们已经再也输不起了。

  转眼间,唐以柔拖着江生一起,到了一处悬崖边上,而她腹部的倒计时,也只剩下一分三十秒了。

  望着她身后那深不见底的悬崖,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后知后觉的我,直到此刻,才明白过来唐以柔究竟在想些什么。

  她已经,不想再连累我们了...

  “以柔....冷静下来....拆弹专家已经顺利拆下花花身上的炸弹,现在他们正在朝我们这里赶来,千万不要做傻事啊!”

  唐以柔看了一眼身前的江生,又看了看我,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人一旦拥有了什么东西,就会害怕失去。高飞,如果能早点遇到你,遇到你们,或许,我也能变成那个不一样的唐以柔把。

  所有的初见,都是久别重逢,所有分离,都是为了再次的相见!”

  她冲着我们微微一笑,那张冰冷的脸上,第一次笑靥如面。

  “你好,再见!”

  眼见江生的眼皮跳动了一下,唐以柔没有丝毫的犹豫,拖着江生一起跳下了悬崖。

  “以柔!”

  我拼了命的想去拉住她,却最终还是慢了一步。那一刻,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突然从生命里消失不见了,鼻子一酸,泪水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

  我终于,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身影浸没在黑暗之中,直至完全消失不见。

  十秒钟之后,一阵巨大的爆炸从从崖底传来。撼天的声响,摇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内心,通天的火光,将整片天际映照得透亮。

  沉默,依旧是沉默。

  不知哪个武警走上前去,朝着悬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再之后,更多的人加入其中,也一并冲着那悬崖敬礼......

  一个小时之后,原本黑暗的天空,才终于吐露出了鱼肚白。久违的阳光,将整个黑金市映照得透亮。这个城市,似乎很久没有沐浴在阳光之下了。

  ......

  关于唐以柔以及江生尸骸的搜寻结果,却进行的十分不顺利。警方在悬崖下面找到了江生的一些断肢残骸,可却没有找到任何有关于唐以柔尸骸的线索。迫于司法流程,警方这边只是把唐以柔列为了失踪人员,并没有宣布她的死亡。

  她还活着吗?我还能再见到她吗?不得而知,或许冥冥之中,一切都已经注定下了吧。

  .....

  余英豪最终受到了审判,被控诉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不得保释。

  而余氏集团因为受到了九十多条控告,这个名盛一时的跨国集团,也已经濒临破产。

  整个审判的过程,在全国范围内都进行了详细的报道。唐衍作为案子的负责人,在法庭上,一条条的叙述着关于余英豪的所有控告。

  这次,那个骄傲了一辈子的老头,终于低下了他那高傲的头颅。

  事后,唐衍告诉我,因为胃癌的缘故,余英豪最多还能再活三个月,而这三个月里的每一秒钟,对于他而言,都是折磨。

  江生将所剩的APTX4870全都倾倒进离着玉屏公园不远处的一个蓄水池了,警方整整搜索了一整个晚才找到那个蓄水出的下落。好在因为前段时间的泥石流,蓄水池已经无法使用了,所以关于这一试剂的威胁,没有进一步扩大。

  当晚,警方救下花花之后,就在第一时间把她送进医院里。她的身体与精神都恢复的很快,要不了多久,就能重返校园了,过上正常的生活。

  江生那一枪,差了几公分,就能要了徐富贵的命。经过医生两天两夜的抢救,他才终于捡回了一命。

  路远经过一个星期的治疗,也逐渐开始苏醒过来。只是,他面部以及身上多处皮肤严重烧伤,通过与他本人的交谈之后,医院这边正在为他筹备着植皮手术。而手术的所有费用,都由林婕一个人承担下了。

  处理完案件之后,老严正式宣布了退休。这个在岗位上奉献了大半辈子的糟老头,终于能有有时间滚回乡下,过着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了。

  世界之大,我们都只是其中一颗“不起眼”的沙粒罢了,只有拼尽全力,才能在这片天地之中,奄奄一息的活着。落幕之后,一切逐渐归于平淡。

  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从中走了出来,在晓雪的陪同下,逐步回归到正常的生活。我花了很长的时间,理清思路,并一点点记录下了这半年多以来发生的事情。

  你们现在所看到的内容,是我在无数次的斟酌之下,才最终修改出来的版本。因为之前签了保密条款,所以故事中的人名地名,我都用了化名,部分情节,也进行了删减。

  虽然有不足之处,但对于我个人而言,已经算是不容易了。

  ......

  一个月之后,我带着林晓雪一起返回华源市度假。

  开车路过玉屏公园的时候,刚买的汽车却突发意外抛锚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连忙下车查看情况。

  打开车门,正准备取工具,却突然被什么人拍了一下肩头,回头望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赫然立在眼前。

  “咦?怎么是你!”

   《无妄之罪》全文完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