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09章 时光
首页
更新于 18-12-15 10:22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昏暗的灯光下。

  字迹很工整。

  爱留信的唐家人,似乎是一个继承。

  只是打开箱子看到一封信,神佑就落泪了。

  泪流满面。

  留信算什么?

  留信有什么用?

  你能预料到一切吗?

  没有人回答。

  只有一封信,躺在那。

  不知道碰一下,会不会如风一样飘散。

  神佑的手轻轻的碰了一下。

  没有散。

  信纸用的材质很不一样。

  字迹居然还是有点熟悉。

  或许唐希自小临摹的就是他们祖皇的字迹,也是工工整整,像是孩童练字一般。

  只是字体更扁一些。

  看着扁扁的,一排一排的,很整齐。

  “唐家祖训,不可轻启宝藏,若是有朝一日,此门被打开,恐怕唐家危在旦夕,初,吾并没有想成为皇,吾年少时只想出海,走的远一些,再远一些,看看天下到底有多远……走远就需要乘舟,舟往还还可以运货,唐家就这样起来了,起来的甚至快的控制不住,从一个小家族变成大家族,最后甚至成为一国……吾坐在皇位上之时,甚感惶恐不安,待到吾儿稍长,吾就想传位于他……兄弟相争厮杀,然许是上天报应……吾觉吾命不久矣,唐家人都生病了,活不久,原只想看更远的天下,后来却真如传言,想寻仙问药,吾儿死,传位于孙……”

  一封不算长的信,有些地方模糊,有些清晰。

  像是一个老者在述说历史,讲了前因后果,却没有讲后续。

  他出海了。

  他的病好了吗?

  他还活着吗?

  或者死了?

  神佑想,现在可以告诉老者,海的那边还有天下,天下很大,并不太平。

  她环视了这里面的箱子,很直接的金银,很多很多。

  唐家是真的有钱。

  如山一般。

  那老者最初也是有些自豪的吧。

  但是也有些哀伤。

  他赚的钱太多了,搬不走,他的兄弟死完了,儿子死了,只剩下孙子。

  孙子是否适合当皇帝,是否能继承家业,他也不确定。

  他还是要出海离开,去寻找活着的机会。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快死了。

  神佑让人搬出了一部分钱财,退出了门,门哐当的关上。

  关上的还有那陈旧的历史。

  过去的往事。

  她还要回去换甲衣,给她换衣裳的沈明珠发现她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过。

  “皇,您不要哀伤,臣妾自幼失去娘亲,然后被寄养在殷家,最初总是哭,总是会想,娘亲在多好,实际娘亲在的时候,也并不太关心臣妾,她总想要生个儿子,女儿于她可有可无,当然有时候在父亲面前,她也会表现出对臣妾的慈爱,我回想她的时候,总是记得慈爱的那一部分,实际臣妾的教养都是从殷夫人殷君那里得到,他们并没有偏薄,只是臣妾心中一直记着娘亲,有些失衡,现在想起来,很是不必,离开的不是最好的,留下来的才是永久的,需要在意的。”

  神佑顿了顿,微微点头,看着眼睛亦是红了的沈明珠,开口道:“谢谢。”

  她没有想到自己需要别人劝说,她一直以为自己在情感方面处理的不错的。

  可是想到李伊仁也总是嘲讽自己。

  在大战大是大非面前,儿女长情都是云烟,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神佑收拾好行装,也收拾好心情。

  ……

  今日阳光晴好。

  出征的军队队伍很长。

  相送的人也很多。

  街角卖果子的老太太还在卖果子。

  神佑转头看着殷君,满面风霜。

  “等朕归来。熙城交给您了。”

  殷克州点了点头。

  略弯的肩膀陡然挺直起来。

  挺着有些显怀的肚子的李伊仁也来送行。

  不过她送行的时候,送出了身边的丫鬟。

  “让冬施照顾你,你不要死,你死了,我们都活不了。”

  李伊仁声音冷冷的。

  她丈夫也在出征的队伍里。

  已经告别过。

  她对战争中冒出来的火药也很惊讶,不过她原本也就是个办公室普通文员,文科生,怎么会知道这些,只是乱七八糟的把自己懂的说一通。

  此刻看着出征的李神佑,她有些崇拜,又有些担心。

  她很怕疼,随便碰一下都觉得疼。

  可是李神佑却是总是受伤。

  她手上的伤都还没有好,战争会给她加上新伤。

  李伊仁觉得疼,觉得害怕,她不敢上战场,不敢直面杀人,或许最后,连自杀都不敢。

  终究,战场还是要有人上。

  她是个普通人。

  只是在殷雄面前是妻子,在李神佑面前是妹妹。

  李神佑看了看冬施,一直知道她身手应该不错,不过她常年刘海遮脸,总是看不清的模样。

  此刻刘海都梳起来了,一身戎装,脸是鹅蛋脸,略微有些长,看着并不娟秀,反而是有些狂野,明显的有荆国人的感觉了。

  神佑点了点头。

  冬施转身朝李伊仁恭敬的跪拜了三下,然后走到了队伍当中。

  李伊仁只觉得眼角热泪滚下。

  看着大军离去,仿若一个时代的离去。

  ……

  大军前行,一路坦荡,实际已经有一支军队更早的前去了。

  荆云一路收罗散落的荆国人,这些活下来的每一个荆国人,都像是死士一般,他们不畏惧死亡。

  他们只想战死。

  而枯木长河和枯木春兄弟也一路配合。

  慢慢的也有一支渐渐壮大的队伍。

  蛮荒也组建了一支队伍,南下。

  天下重新是一副战图,不过此刻是都朝申国汇聚。

  而申城似乎一派平静,却是再也没有消息外传。

  那是一个战场?还是一个巨大的陷进?

  谁都不知道。

  申城里,曹九带着女儿在院子里溜达。

  说是院子已经是很小很小的地盘了,比以前还小。

  在过去,也就是大家族仆役的屋子,屋子门口有个天井,一边是住人,一边是厨子,天井可以放些杂物,若是天晴,可以把饭桌摆在天井吃饭,小小的天井抬头望向天空,天空当然不是四方的,因为天井没有那么高,当然天空也不是很宽广。

  比井宽,有云彩飞过,正午会有太阳路过。

  不过一般曹九回家都是晚上了,今日是难得的沐休日。

  城中大多数地方都被二皇子征用了,用来盖监狱,盖城堡。

  大兴土木。

  人如同牲口一样用。

  小小的天井里,有一个蔓藤,冬日已经枯萎,但是蔓藤的样子依旧保留。

  曹九抱着女儿绕着天井转圈圈跑,女儿蓝媛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这一刻,在这个孩子的记忆中,大概是最美好的时候了。

  潮湿阴暗的天井于她来说,是幼时的花园,是有父亲在的最幸福的时候。

  ……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