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13章 一柄小刀
首页
更新于 18-12-16 09:48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越靠近申城,肃杀的感觉越浓烈。

  一路上破败不堪。

  可是快到申城的时候,却是安静的风吹草动都让人惊觉。

  蛮荒的队伍和神佑的队伍约好在梨城汇合。

  梨城曾经被大水淹没过,后来又重建。

  重建的梨城非常美。

  是太后昭亲自下令重建的,亲自开口监督的。

  而手下的官员为了太好太后昭,重建的非常细心。

  一草一木,似乎都合符审美。

  而且为了拍太后昭的马屁,梨城除了规划整齐,更有一种北方原野之美。

  视觉上十分平坦。

  不得不说,文人为官,若是用心的话,潜力无穷。

  要把一个小山城做成平原,又规整,又有北原的大气,又有申国的文气,实在是不容易。

  可是偏偏有人就做到了。

  而且为了防止水淹梨城再次发生,连着整个城市都水利都重新修建了。

  可惜的是,这座重建后号称申国最美的城市都等不及太后昭来巡视一遍,太后昭就身死命陨。

  太后昭来不及看的新城。

  二皇子并不在意,他认真的打造他的城堡。

  所以这座还没有完全投入使用的新城梨城,人本来就不多,遭遇的肆虐也不算多。

  那些火鬼急着进申城,不会在这里停留。

  于是这座崭新的城市,迎来了他们的第一批访客。

  来自蛮荒的同乡。

  第二批访客,来自熙国的大军。

  实际上,是海的这一边的有反抗意识的青壮年,无论男女,还活着,自由着,都来了。

  梨城,人声鼎沸。

  ……

  瞿柒看着冬施,冬施看着瞿柒。

  瞿柒白皙的脸上有两片红,像是被阳光晒的。

  蛮荒一半是属于高原,阳光很猛烈。

  “比过去好看些,过去白的像死人。”冬施说。

  瞿柒也反驳道:“不要刘海好看,遮着刘海像老姑婆。”

  然后两人相视一笑。

  瞿柒的主子是殷克州。

  瞿柒出征,殷克州知道,只是告诉她,活着回来,以后你就是你自己,可以是鹿夫人,可以是昭福他娘……随便什么,活着回来就好。

  她是上战场,可是她一点都不难过,满心欢喜,从今以后,她就是她自己。

  就是死,她也能死在她夫君鹿五跟前。

  值了。

  ……

  三当家王如意端起一杯茶,递给了陈结余。

  陈结余年纪稍长一些。

  没有想到,多年以后,两人居然是这样再见的。

  按照二皇子发出的檄文,他们都是奸逆,叛军。

  二皇子在申城是保护申国皇室血脉。

  皇室血脉是一个女孩。

  叫做李思的女孩。

  谁都知道她是谁生的。

  然而只是一个借口,借口真假不重要。

  王如意头发半百,但是人看着挺精神。

  而陈大人头发全白了,人看着精神头有点不足,他毕竟是纯粹的文人,走南闯北,一路行军,对他来说是很疲惫。

  可是今日,他看到了他过去的学生们,看到了那些小伙子大都成家立业,他很是高兴。

  大军在此,不喝酒,但是可以以茶代酒。

  茶也不是好茶,但是却品出了满口回甘的甜。

  申学宫的老院长,留在了蛮荒,年轻的能走的,都出来了。

  像是重新上课一般。

  王如意陪着陈结余走了一圈,学生们纷纷起立,跟先生问好。

  区别就是,先生满头白发,学生也脸有皱纹。

  都老了。

  但是这不是终结,学生成家立业,有了孩子,他们的孩子在蛮荒继续上学。

  这就是延续。

  一杯清茶,换了地方,人依旧。

  ……

  神佑四兄妹,也在这里相聚。

  鹿歌为长兄,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妹妹。

  鹿五的伤看着好多了,一身戎装,威风凛凛,两军相遇的时候,看到对面那强壮的将领,就知道是鹿五,很安心。

  鹿寻依旧打扮的整整齐齐,脸上笑容和和煦煦的,耳垂很翘,不耐逗。

  变化最大的是神佑。

  脱下甲衣,穿着常服,也是绣着龙的龙袍。

  她是整个梨城所有人的皇。

  蛮荒属于她,熙国尊她为皇,所有人听命于她。

  但是她比过去瘦削许多。

  脖子纤细的似乎一拧就断了。

  穿着龙袍,形容却更美了。

  奇异的美。

  龙袍的威严,她的柔弱又坚定,任何人见她,都会舍不得移开目光。

  他们平常的一起吃了一顿饭。

  一顿很家常的饭。

  饭后,他们就又要启程了。

  不管有什么阴谋,有什么陷阱,都要去闯一闯。

  不过这一刻,还是宛如儿时,不论大家穿了什么衣衫,成为了什么人,他们依旧是兄妹。

  吃饭有点快,抢着一般。

  ……

  申城里,一座豪华的大宅子里,一张漂亮的桌子上,摆满了饭菜。

  然而吃饭的只有一个人。

  叶首辅。

  他如今还是首辅。

  国破家亡,他的地位还不变。

  甚至他的宅子比过去更大。

  二皇子赐予他的豪宅,也赐予他奴隶。

  叶首辅可以使唤那些火鬼奴隶干活,他们非常听话,比以前家中的奴仆听话许多,而且没有什么自主意思。

  以前家里的奴仆还总有诸多要求,给了月钱,还会想偷奸耍滑。

  但是奴隶不会。

  奴隶不要月钱,却勤勤恳恳干活。

  甚至叶首辅都有一个感觉,奴隶确实比奴仆好用,好管理。

  任劳任怨,丝毫不会有人反抗。

  他一个人用餐,新的环境,他很注意养身,荤素搭配。

  桌子上,没有他的老妻,他也没有再娶什么漂亮小妾,原本他就没有。

  他的女儿,叶敏皇后,还在皇宫中的小屋子里。

  带着一个更小的孩子。

  二皇子曾经问他,要不要把女儿领走。

  因为叶敏皇后看起来似乎疯了,再也不说话,每日直瞪瞪的,抱着一个孩子,就记着吃饭,给孩子喂饭。

  她不让任何人碰这孩子,她不说话,也不梳洗打扮,就只记得要吃饭,要喂孩子吃饭。

  叶首辅拒绝了。

  他明确表示,女儿已经是嫁出去的人,就是别人家的人了。

  生死有命。

  二皇子有些惊讶,但是很是满意他的态度,又给了他大量的赏赐。

  他吃着精致的粳米饭,喝着口味合适的蘑菇汤,四菜一汤,两荤两素。

  他吃饭的饭食都很注意,从买菜到做饭的人,他都仔细甄别过。

  他害怕别人下毒。

  他也害怕刺杀。

  最近的申城平静的可怕。

  那些百姓不再嚷嚷了,再没人朝他吐口水,他以为是抓干净了,可是又总觉得不是。

  总有些担心。

  他吃饭,细嚼慢咽,即使是白米饭也反复品尝。

  活着不易,一定要认真的享受每一个细节。

  那些愚昧的百姓骂他奸臣骂他小人,那是他们不理解他。

  他只是想活着,想实现他的抱负,更想活着。

  哪怕是在二皇子手下,如果实现了天下一统,也是一样的,至少他实现了。

  他这样想着,拿着筷子夹菜,忽然他的手背上多了一柄刀。

  那刀很小,刀柄上有漂亮的红线,在他的手上摇晃了一下。

  刀尖没入他的手掌。

  他先是惊讶,然后才感觉到疼痛。

  接着他抬头,门开了。

  外头的奴隶都躺着,走进来的人,他却有些陌生,只是反复的看了看他的眼,才不确定的开口道:“荆皇?”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