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15章 百无一用
首页
更新于 18-12-18 09:37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二月的春风似剪刀。

  有些凌厉。

  三月的春风却不一样了,好似母亲的手,有点凉又有点暖。

  三月的申城也是极美的。

  城外的树,都抽出了嫩芽,望去一片浅绿。

  浅绿很有生命力,很活泼,嫩芽也像是孩童的笑脸,总让人觉得欢喜。

  当年从申城离开的小书童,如今已经是少年。

  少年在蛮荒遇到了一个少女。

  蛮荒的少女,胆子大,泼辣,又能干。

  少年准备娶她。

  两人说好了,等从申城回去,就成婚。

  少年很开心,他初懂事,对女子懵懵懂懂,探索不尽,拉手觉得欢喜,碰碰脸颊也觉得欢喜,甚至说话都欢喜。

  少年此刻站在申城门口,还是有点激动。

  他想和少女分享这份激动。

  不过他坐在马背上,探着身子,回头望到了身边和身后密密麻麻的人群,少女的队伍在后头。

  虽然蛮荒男子和女子很平等,不过在出战这方面,少女的队伍还是被留到了最后。

  在后面,面对的冲杀会少一些,相对安全一些。

  曾经的小书童回头,没有看到哪一个是自己的恋人,不过还是有些安心。

  总归自己在前头顶着。

  如果自己都能活下来,她一定也能活着。

  大军终于走到了申城城下。

  ……

  神佑一身龙袍。

  阳光下,金光闪闪。

  她很喜欢金色。

  金色很活泼。

  金色也很适合她。

  她身上有一种气势,很是相宜得章。

  申城,是她的出生地。

  她是申国大公主。

  她在这里上学,读书,认识人生中的挚友,也是在这里认识了熙皇唐希。

  她没有很怀念这里。

  思念一座城,只是因为城中有思念的人。

  如今这城里,可还有故人?

  神佑不知道。

  弟弟李平安悄无声息的死了。

  城中敢于反抗二皇子的人都死了。

  她的堂兄蓝颜,在太后昭时代归顺了太后昭,在二皇子时代归顺了二皇子。

  神佑并不怨恨,可能如果是她自己,也会这样。

  有时候死去很容易,活着却不易,尤其还要照顾身边的人活着。

  再回来,想不到会是如此。

  申城依旧巍峨,

  城墙上的诗文,很远很远就能看到。

  犹记得第一次进城,排队搜查,很是好奇。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城,看到什么都新鲜。

  现在,城门口紧闭。

  再没有长长的排队的百姓。

  也没有车水马龙。

  大军包围了申城。

  可是申城却毫无动静,如同一座死城。

  甚至天空,连飞鸟都没有。

  城外的绿树,显得有些单薄,神佑记得以前这里是有很多大树的。

  几个人环抱不住的大树,绕着古老的城墙,组成了这座千年古城。

  可是如今,古树已经消失,只有一些小树苗。

  叫卖声没有,歌声,书声,都没有。

  静静的一座城,立在他们面前。

  安静的像是个被割舌的囚犯。

  这座城,是他们大多数人心目中的故土。

  就是熙国人,此刻也站在城外,一脸肃穆。

  申城不仅是申国人的,也是天下人的。

  这里一直被誉为天下第一城。

  曾经熙城的商人百姓,流传的一句话,做生意要是能做到申城去,就是本事。

  现在,他们来了,他们站在了申城城墙下。

  而那些出战的申国将士,此刻站在城墙脚下,有的已经泪流满面。

  他们犹记得,当年他们出征之时,道路两边百姓夹到恭送,祝贺他们胜利归来。

  可是他们归来了,城门却关了,没有人迎接他们,这座城已经不是他们的城了,他们无家可归。

  ……

  一夜未眠的二皇子,在马车里打着瞌睡,马车缓缓的往城边走。

  马车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是人。

  围的满满的。

  速度并不快。

  他打了一个呵欠,眼角就溢出了泪水。

  无关悲伤喜怒,只是正常生理反应。

  听到大军终于到了,他也终于要收获他的果实。

  他本来应该更兴奋一些。

  可是昨日遇见的人,打乱了他一切的计划。

  连到眼前的胜利,似乎都显得无趣起来。

  他征招了全国的劳力,就是想要一举歼灭对手。

  毕竟自己是外来的,若是一城一城攻打,一国一国攻打,这场战争就会拖得很久。

  最后结果也未知。

  他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

  短暂的耐心可以,但是长久的在战争中,他觉得无趣。

  像现在这样很好。

  省的他费力了。

  他不担心城外,而是认真的注意着城内。

  他的马车缓缓的在城内的大道上行走。

  没有人接近他,于是他撤掉了一部分人,又撤掉了一部分人。

  此刻城外发出巨响……

  整座城似乎都在颤抖摇摆,浓烟滚滚。

  城里更安静了。

  家家户户门窗紧闭。

  这些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的军队,申国大公主,如今熙国的女皇带着大军攻打过来了。

  他们若是赢了,以后他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一不小心就会成为奴隶。

  他们若是赢了,今后他们也就能过上曾经正常的日子。

  所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可是所有人都害怕。

  门窗紧闭,他们不敢有一丝动作。

  只是看到窗外有一辆马车缓缓的经过。

  他们都知道马车上是谁。

  因为八骑骏马拉的车,只有皇室才能用。

  而如今,申国没有皇。

  小皇帝悄无声息的死了,没有葬礼,没有谥号,甚至没有人敢流泪。

  所以马车上的是大帝之国的二皇子,是传说中的火鬼。

  马车没有围挡,用的就是透明的帷幔。

  依稀可见马车里懒散的坐着一个长腿男子。

  男子很随意的躺着,长长的腿就摆放在马车的茶几上。

  他似乎有点咳嗽,低着头。

  偶尔马车前行的时候,帷帐会被风吹动。

  帷帐被风掀开。

  连那透明的纱都没有,人们轻易就可以看到那男子的真正的面容。

  没有传闻中的褐发碧眼,甚至就和他们很像。

  而且貌美。

  他穿的松松垮垮,懒洋洋的躺着,肩膀颈脖下的锁骨都露了出来。

  甚至有点不正经的好看。

  城外的巨响,让马车都顿了顿,他也只是伸出手,轻轻的掩着嘴,打了一个秀气的呵欠。

  爆炸声又响起来。

  这一次不仅仅是城动了。

  城里的人似乎听到外头的人的嘶喊声。

  好像在喊:“我的头,我的头不见了……”

  门窗关的更紧。

  那小小的天井里,小女孩的脑袋埋在娘亲的软软的颈脖里。

  小手拽着娘亲的衣服紧紧的。

  “娘亲,爹爹去哪里了?”

  ……

  摇晃震动中。

  终究有一些门开了,有人走出来,汇聚在那宽敞的街上。

  这些人,从四面八方汇聚在一起。

  为首的是一个书生。

  最是无用的书生啊……

  书生抬头看了看天,天真蓝,阳光也明媚,他眯着眼,深深的呼吸了一口,胸腔里灌进了一股子凉气,他更清醒了一些了,然而他还是大踏步朝前走,越清醒,越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也越害怕,然而还是继续前进。

  最是无用的书生啊……他说,今天总是要有用一回吧。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