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17章 僧袍和龙袍
首页
更新于 18-12-20 09:52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战马一声一声的踏过。

  那凝固的笑容始终没有消散。

  大概是已经入另外一个梦乡,听着那铁马春风。

  春风吹散开笑脸上的尘土,一阵一阵的。

  吹散开了,又盖过去,渐渐的,笑容也沉入了土中。

  为了攻城,已经死了无数人。

  从来战争就是先用死人堆起来的。

  所以,一旦城门开,所有人都没有逗留,都不要命的往里冲。

  冲破了滚滚浓烟。

  被沙石飞溅,神佑睁着眼,泪水却抑制不住留下来。

  城外很惨。

  城内也很惨。

  他们冲进来,看到城内到处都是尸体。

  新鲜的血液,甚至还有温热感。

  申城人,大多数懦弱,也还是有不懦弱的。

  他们用生命的代价,开了这座悲伤的城市一个缝隙。

  接下来,就要大军自己努力。

  他们冲进城,以为胜利就在眼前。

  实际却没有。

  申城变了。

  再没有风月街,再没有东市西市,再没有吴罗巷……

  攻破一座城门之后,再往里走,居然还有一道城门。

  他们甚至连二皇子的面都没有见到。

  申城,像是一个竹笋一般,城墙一层一层的。

  申城的百姓也被一层一层的区分开了。

  短短的一段时间,申城就成了一座巨大的监狱。

  踩着刚刚死去的无数人的尸首,有自己人的,也有火鬼的,神佑带着大军又攻破了一座城门。

  这一刻,看到的是一片开阔的广场。

  广场上有一个圆形的图。

  而走近了才发现,那图居然是由密密麻麻的堆着新的尸首形成的。

  像是一个巨大的由尸体组成的圆形箭垛子。

  那场景任谁看了都觉得心慌。

  神佑看了一眼那箭垛子,已经没有烟雾尘土了,可是她眼中还是泪水不停。

  在战场上,哭是最没有用的。

  她的情绪上已经足够坚定了。

  可是泪水却依然会流出来。

  她身边熟悉的人少了很多。

  她只受了一点轻伤,可是身上的鲜血很多。

  染红了。

  脸上也是,溅上了血点子,和泥点子。

  脏脏的。

  ……

  二皇子下令杀光面前的人。

  并没有意外。

  他觉得很是无趣。

  听到了震天的响声。

  他知道城门开了。

  不过他并不担心。

  开了第一道城门只是让他们更接近死亡而已。

  从他接手这座城,他就在做这件事,他相信自己能做好。

  他向来是个有规律有计划有准备的人。

  他打了一个呵欠。

  感觉到疲惫,甚至有点困。

  他的马车掉了个头。

  他想回宫去睡觉,应该要睡一觉。

  困意如同流水,突如其来的就涨潮了,满起来。

  他抑制不住的想睡觉。

  甚至靠在马车上,马车轻微的颠簸,都让他昏昏欲睡。

  春日。

  暖阳。

  有风。

  好眠。

  直到,他听到了新的声响。

  整齐的声音。

  呢呢喃喃,有点烦。

  可是当他睁开眼,却看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人。

  眼前有一群僧侣一般的人。

  僧侣当中,就是他。

  这一刻,二皇子陡然清醒了。

  他计划了很久等待今日,是他必须做的。

  他织了一张大网,等着鱼儿入网。

  没有想到,此刻这般完美。

  似乎所有大鱼小鱼都来了,连他惦记的漂亮的独特的眼睛的一条美人鱼也出现了。

  二皇子很兴奋。

  甚至有些忘乎所以。

  他想站起来走过去。

  不过才站起来的瞬间,腿上有一点疼痛提醒着他。

  不能涉险。

  可是他想要的人,就在眼前。

  又有震动声。

  声音很近。

  拉车的马都有些不安的转动着身子。

  几匹马被拴在一起,转动的时候方向不一,于是马车也动荡起来。

  二皇子被震的有些晕。

  他有些暴躁起来。

  爆炸的声音太近,说明敌人来的很快。

  比预想的快了许多。

  而他现在应该下令射箭。

  就像刚刚那样。

  可是他居然开不了口。

  他讨厌意外。

  可是意外有时候又总是有惊喜。

  他惊喜的发现,穿着红色袍子的荆皇太好看。

  鲜红色很称肤色。

  显得他的皮肤那样的白皙。

  而他那双眼,漂亮的即使这么远的距离,还是能看清的感觉。

  让人沉迷,像是宝石。

  他此刻应该挥手下令射箭。

  然而他呆住了。

  跟很多时候发呆一样,他就那样呆呆的望着前方。

  铁蹄的声音越来越近。

  路边的屋子上的旧瓦早就落光了,现在新瓦也开始滑落。

  从屋顶慢慢的滑落到地上,发出不那么清脆的声响,因为地上已经堆满了。

  和尚们由远及近。

  大军由远极近。

  鹿歌受伤了。

  一条胳膊差点被砍断了。

  鲜血染红了他自己半身。

  明知道会死,主将还是要带头冲杀。

  士气可用就是这样用的,并不是人人都不怕死,只是在这样的场景,前面有人冲,也只好跟着冲上去。

  副将田离更是伤的严重。

  他的左腿已经没有知觉了,直接被斜斜的削掉一大片肉。

  然而他骑在马背上,如同不知道此事一般,始终前行。

  他下马可能已经站不住了,可是此刻在马背上却脊背始终挺直。

  战旗飞扬。

  握旗的人已经换了好几个。

  上一个人倒下,下一个人接上,旗杆子也成了鲜红。

  似乎鲜血的红色成为了最简单的颜料,在这里随处可见。

  神佑觉得有些失聪,她似乎听不见声音了。

  周围人似乎都安静了,虽然嘴巴张张合合的,但是她一句都听不见。

  泪水冲刷了她的眼睛,她的视力向来不错,此刻也看的很清楚。

  大帝之国二皇子就在面前。

  而二皇子面前挡着一群红衣僧侣。

  僧侣中间,有一张熟悉的面孔。

  留好的头发又剃光了。

  她以为他也走了。

  如同熙皇唐希消失一般。

  海上可能多了一叶扁舟。

  天下再无熙皇。

  荆国一把大火,熊熊燃烧,把冬天都烧化了,荆皇也消失了。

  传闻说荆皇的尸首就在那沃土厚灰当中,沉睡着,如天地一样,成为灰了。

  有人说这是报应,报应荆皇锐把妻子和孩子的尸首都烧了的缘故。

  总之,荆国已经没有了。

  荆皇也没有了。

  可是神佑此刻,泪水如同一条河,她看清河对面的人。

  有她的同窗枯木春,有那个性格很不讨喜的枯木长河,还有他。

  他穿着僧袍,抬起头。

  也看到了她。

  春风在这一刻似乎有些激动。

  春风掀开了他的红色僧袍。

  春风掀开了她的金色龙袍。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