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06章 冥胎的最后一个选择(4000)
首页
更新于 20-06-14 23:41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冥胎从未拥有过幸福,所以它并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它只是艳羡旁人的记忆,却忘了回头看一看自己。

  在无脸医院对金华小区A栋发起攻击的时候,布娃娃拖着残缺的身体开始拼命,它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一切都好像是本能一样。

  布娃娃缺少一条手臂,本身就处在劣势,此时无脸医生掌控了主动权,他的处境变得更加糟糕,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肢体和躯干几次被打碎,硬是靠诅咒黑线给强行聚拢在一起。

  那无脸医生见布娃娃开始主动进攻,更加确定心中所想,他红衣上的一张张脸露出阴森的笑容:“4号,你居然也有在乎的东西?看来院长说的不错,你只是最接近一号的病人,你和他还相差了很远。”

  丧心病狂的无脸医生,不断用语言干扰布娃娃,正常来说这些话语对凶神根本不会造成任何影响,但如果其中也施加了诅咒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每一句话都是陷阱,当一个人或者厉鬼开始对自己产生怀疑的时候,那就会中招。

  所有鬼怪的根基就是执念,动摇执念,就是攻击灵魂的根基。

  无脸医生外衣上的那些脸全部露出极为瘆人的表情,他速度变得更快,笼罩在他身边的诅咒越来越多,刚才他可能是顾忌张雅和“过去”,所以还偷偷隐藏了实力。

  “等我抓住A栋的女人,就把她也带回医院,你经历的一切都会在她的身上重现,我相信到时候你就算成功降生,也一定会回来找她吧?”

  一张张嘴巴裂开,刺耳的声音传出很远,连陈歌和所有人头顶的“过去”都听到了。

  深嵌在“过去”头部的向暖双肩颤动,他茫然的眼中好像多了些什么,被无数残肢和记忆束缚的手臂慢慢绷紧,他似乎是想要主动去控制“过去”。

  和遮挡住天空的“过去”相比,向暖的身体基本可以忽略,可他就是想要用自己渺小的躯体去操控那大到夸张的怪物。

  无脸医生已经距离金华小区A栋很近了,他以温晴来威胁,一边靠近最高的那栋楼,一边对布娃娃下死手。

  这个来自被诅咒医院的怪物很贪心,他既想要控制温晴,又想要趁着难得的机会重伤布娃娃,他似乎很眼馋这具冥胎曾经用过的身体。

  仅凭布娃娃显然无法阻止无脸怪物,向暖想要操控“过去”,但是他好像做不到。

  “过去”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吞掉九鸿小区和金华小区内的所有人,由无数记忆和黑雾中杂质融合成的“过去”并不想为了温晴,破坏原本的计划。

  无脸医生在飞速接近金华小区A栋,张雅也护着陈歌不断靠近那栋楼。

  陈歌到不是说准备用温晴来威胁冥胎,他现在心里想的是要保护自己的员工。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陈歌自然也不例外,虽说平时他都是被守护的那一方。

  在张雅的护送下,陈歌先于无脸医生冲进金华小区A栋,布娃娃的手臂镇守在住宅楼内,这栋楼内没有被黑雾侵入,整体上没发生什么变化。

  陈歌进入楼内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可是当张雅也准备进入大楼时,远处布娃娃的残躯发出一声刺耳的叫声,就仿佛要把自己声带扯碎一样。

  在发出这声音后,布娃娃的动作变得缓慢,它的实力在不断下降。

  说来也奇怪,笼罩天空的“过去”听到布娃娃的尖叫后,庞大的身躯缓慢转动。

  随着布娃娃的不断衰弱,向暖的眼中似乎一点光亮在不断放大,他眼中的迷茫越来越少。

  “过去”放缓了加固监牢的速度,心跳声间隔时间变长,它开始把注意力放在张雅身上,似乎张雅只要敢进入金华小区A栋,他便会不顾一切发起疯狂进攻。

  张雅没有轻举妄动,但是她的目光却一直看着楼内的陈歌。

  金华小区A栋里没有黑雾,可是仍旧能够听见那从地底下传出的心跳声。

  陈歌抱着背包,五指紧紧抓着自己胸口,那种揪心的感觉很难形容,就好像自己的心随时可能会被扯出体外一样。

  “冷静,冷静!”额头渗出冷汗,陈歌回想刚才温晴声音传出的地方:“温晴似乎是在顶楼,心跳声是从地下传出,顶楼距离地面最远,受到的影响应该最弱!冥胎肯定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把温晴接到了最高层!”

  冲进楼道,陈歌跌跌撞撞朝楼顶跑去,那心脏声不断干扰着他,他捂着心口的手指已经发白。

  手脚并用,陈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当他爬到五楼的时候,那心跳声对他的影响稍微减弱了一些。

  “有用!”

  漫画册里的员工们情况也稍有好转,但是陈歌不敢大意,因为从地下传出的心跳声还在不断增强。

  如果不从根本上阻止它,就算是躲到楼顶也没有用,冥胎耗费十几年布置的杀局,从一开始就是为吞掉所有人做准备的,它不会留下可以躲藏的死角。

  它那个时候憎恶着一切,肯定想不到自己有天也会去在乎某一个人。

  陈歌向着更高处攀爬,他很庆幸自己清空了楼内的所有变态,否则这时候那些变态肯定会成为他的阻碍。

  没有耽误任何时间,陈歌爬到了七楼,这时候楼外传来一声巨响,大楼再次剧烈晃动起来,陈歌也差点从楼梯上摔下。

  顺着窗户朝外面看去,张雅再次和“过去”交手,只不过这次张雅没有硬抗,她充分发挥了自己灵活的优势,躲掉了大部分伤害。

  没有陈歌做牵制,“过去”想要真正伤到张雅非常困难。

  数方势力再次陷入僵局,这样拖下去对冥胎十分有利,它最终可以达成自己的目的,让所有人和厉鬼、包括两位凶神在内,全部成为它降生的养料。

  以三位凶神为代价,如果冥胎可以降生,那它就算身体残留有缺陷,也会是一个恐怖到极限的存在,或许真的可以打破生与死的界限。

  这一切仍旧在朝着冥胎预想的方向发展,但是它看似周密的计划已经出现了很多疏漏,这些疏漏汇聚在一起,最终导致计划的某一个环节发生了偏差。

  实力不断衰弱的布娃娃拼尽一切想要拖住无脸医生,但是在缺少手臂、心脏,又被陈歌影响的情况下,它最终还是失败了。

  从垃圾堆里拼凑出的身体被一次次打散,又一次次重组,这个过程布娃娃很熟悉,从它成为影子的寄托物开始,几乎每天都在重复这样的过程。

  对别人来说粉身碎骨的疼、撕心裂肺的痛,对它来说却只是一件习以为常的小事。

  它从来不会因为疼痛去放弃,它告诉自己布娃娃是感觉不到疼痛的。

  一次次重组,不管发生什么,它都会咬着牙重新找齐自己的身体。

  直到这一天,它体内的诅咒丝线全部断开,串联在一起的身体被其他凶神的诅咒占据。

  它身上的伤再也无法愈合,它缝在脸上的纽扣慢慢滑落,顺着高楼掉在了泥土上。

  这具重组了无数次的身体,在这一天彻底崩碎。

  它的头被最熟悉的诅咒割断,它看着无脸医生的笑容,看着自己右手里的那只飞鸟尸体。

  视线逐渐颠倒,它最后看向了金华小区A栋。

  针线缝合成的嘴巴想要张开,黑色的雨落在它的脸上,布娃娃的头颅最终掉落在了那枚扭扣旁边。

  在布娃娃被无脸医生击败的时候,金华小区A栋开始剧烈震动,无边的黑雾涌入其中,那条镇守大楼的手臂失去了作用。

  黑雾翻腾,陈歌在看到大雾涌入的时候就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冥胎曾经使用过的躯体被毁掉了。

  那个见证了冥胎所有痛苦经历的躯体,被无脸医生撕碎,破布里面塞着的垃圾散落的到处都是。

  “没办法再次使用了吗?它是在临死的时候把所有东西都留给了‘过去’?”无脸医生杀“死”了布娃娃,但是他脸色却很难看:“4号病人宁愿把那些东西送给黑雾里怪物也不愿留下一丁点来,它真就那么自信,觉得自己这次一定可以成功吗?”

  无脸医生没有在布娃娃的残躯里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之前似乎以为冥胎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只要布娃娃里面残留有冥胎的某种东西,那布娃娃就还可以复原,可惜他好像猜错了。

  恼羞成怒的无脸医生把目光投向了摇摇欲坠的金华小区A栋:“4号在意的人就在那里,抓住她就可以完全占据主动,我还可以通过她来诅咒冥胎,摆脱困局。”

  无脸医生没有和“过去”交手的打算,他看了一眼张雅,眼眸深沉:“有她拖着‘过去’,我这次的运气还真是不错。”

  机会难得,无脸医生在杀死布娃娃之后,果断冲向金华小区A栋。

  布娃娃“死亡”,没有人能够阻拦无脸医生,眼看着它距离A栋越来越近,快要爬到楼顶的陈歌疯狂冲着张雅叫喊。

  “把怪物引到医生这来!一定要破坏地下的心脏!”

  张雅心领神会,事实上不用张雅去引导,“过去”就已经盯上了无脸医生,张雅只是很识趣的避让到了一边。

  看到这一幕的无脸医生很想撕了陈歌的嘴,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已经发现了温晴,他距离温晴非常近!

  布娃娃死后,深嵌在“过去”头部的向暖在慢慢恢复理智,他眼中的光在变亮。

  此时“过去”庞大无比的身体横在张雅和无脸医生中间,它的体型太过庞大,导致它想要扭动身体都要花费一定的时间。

  现在无脸医生距离温晴越来越近,张雅则听从了陈歌的建议,血海渗透入地下,黑发如同浪潮般直接将地面给掀开,很快她就找到了心跳声的源头。

  “过去”无法摆脱的旧壳埋入地下,在旧壳和上半身连接的地方有一颗血红色的心在跳动,那就是冥胎成为红衣时拥有的心!

  这是一颗黑色的心脏,它的一部分包裹在厚厚的旧壳当中,被沉重痛苦的过去死死束缚,无法挣脱。

  还有一部分缠绕着鲜红的血丝,融入了“过去”的上半身,心脏上面延伸出了无数血管。

  那些血管连接着整个小区的所有建筑和地面,随着心脏每一次跳动,血管就会把小区当中被杀死的鬼怪吞食掉。

  吞食的鬼怪越来越多,那颗心脏血红色的部分也越来越多,但是那颗心脏真的实在是太大了。

  冥胎把所有吞食的鬼怪都化作了自己挣脱躯壳的力量,按照正常的速度来说,他想要靠吞食鬼怪让心脏完全变红需要很久很久。

  另外还有一点,黑雾中的怪物吞食的多了,“过去”的体型就会增大,心脏也会变大,黑色的部分也会增加。

  就像是现在经历的事情,终有一天也会变成过去一样。

  张雅找到了心跳声的源头,她脚下血海中的城市变得清晰,她似乎是准备直接毁掉这颗心脏。

  本来按照冥胎的计划,先让布娃娃拖住被诅咒医院的怪物,然后让恐怖的“过去”击杀张雅,获得陈歌这具完全的躯体,这时候它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再集中所有力量慢慢折磨死被诅咒医院的怪物。

  无比完美的计划,只可惜出现了变故。

  布娃娃死亡,“过去”处在张雅和无脸医生中间,现在它要做出一个艰难的选择。

  张雅即将毁掉“过去”的心脏,无脸医生马上要抓住温晴,在这个普通人身上施加凶神的诅咒,“过去”必须要在自己的心脏和温晴之间做出一个选择!

  “我”死,或者“她”死。

  庞大的“过去”在短暂犹豫之后,重新咬向张雅,可就在它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深嵌在它头部的向暖双眼流出了血!

  他的双手就像是飞鸟的翅膀一样,从“过去”庞大的身体中挣脱而出,伸向了温晴所在的方向!

  “垃圾想要获得幸福,却不知道幸福是什么……”

  “涉及人类感情的话语垃圾听不明白,我只能从另一个角度来教它。”

  “不幸福是一种病,不幸福就相当于在心脏上开了一个小口子……”

  “想要获得幸福,先要制造不幸……”

  “垃圾选择了一只鸟,它在我的帮助下摘除了鸟的翅膀,血打湿了羽毛,鸟在鸣叫。”

  “在垃圾的悉心照料下,鸟伤口愈合,但是却永远失去了翅膀和天空,我告诉垃圾,这就是幸福的代价。”

  “想要获得幸福,一定会失去某种东西,非常的公平。”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