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07章 这门后,本来是没有你的(4000)
首页
更新于 20-06-15 22:37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冥胎做出了最后的选择,深嵌在“过去”头部的向暖浑身是血,他眼中不再迷茫,嘶吼着,拼尽全力抓向温晴所在的金华小区A栋。

  “过去”庞大的身体被带动,遮住了天空,撕裂了大地。

  它或许是知道自己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所以倾尽全力,对无脸医生发动了最恐怖的一击!

  来自被诅咒医院的无脸医生,完全无法理解冥胎此时的选择,他们已经调查冥胎十几年的时间,对冥胎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在他看来,冥胎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

  无脸医院已经看到了躲在天台上的温晴,他血衣上的一张张脸变得阴沉,随后又露出疯狂的笑容:“你越是在乎她!那我就越要抓住她!”

  无数细密的黑色丝线从无脸医生身上飘散而出,他血衣上的人脸在不断消失。

  每消失一张脸,他的身边就会多出一道完全由诅咒构成的身影。

  那道身影实力不比无脸医生差太多,而且速度还比无脸医生快一大截。

  关键时刻,无脸医生使用了自己的能力,他对温晴势在必得。

  “只要抓住温晴,用诅咒来控制住她,说不定还能利用她来威胁冥胎!”

  无脸医生和“过去”交手的时候,张雅站立在“过去”庞大的心脏之上,她苍白纤细的手指按着“过去”丑陋的外壳。

  五指轻易穿透了坚硬的外壳,血潮和黑发顺着缺口灌入“过去”的心脏当中。

  张雅想要破坏“过去”的心脏,可是没过多久,“过去”的体内便出现了无数诅咒和亡魂,它们交织在一起,在心脏表面形成了一层坚硬的心痂。

  过去受过的伤,过去经历的痛苦和绝望,成为了现在保护心脏的盾。

  张雅尝试了数种方法都无法破开那层心痂,她脸上的表情慢慢发生变化,苍白的手指逐渐握紧,脚下的血海掀起浪潮。

  原本只是隐藏在血海之下的建筑开始变得清晰,它们似乎不是投影,而是真实存在的。

  无边的黑雾被震散,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怖气息从张雅身上发出。

  她看着“过去”的心脏,缓缓抬起了自己的手指。

  随着那纤细指尖抬起的,还有血海中的一栋栋血楼!

  正在A栋往上爬的陈歌也看到了这一幕,他惊讶的合不拢嘴。

  张雅现在使用的能力和小布刚才使用的天赋差不多,只不过小布唤出的是荔湾镇的虚影,而张雅脚下出现是一片血色城市!

  “小布能够唤出荔湾镇的血色投影是因为小布就是荔湾镇的推门人,她和荔湾镇之间相互依存;张雅使用出了和小布同样的能力,但是她唤出的却是那片血色城市的投影!也就是说张雅和那片血城有很深的联系!”

  爬到了顶楼,陈歌看着远处的张雅:“张雅最基本的能力是操控黑发,除了这项能力之外,她还可以使用众多厉鬼的能力,其中包括被她吞食的厉鬼,以及所有和我有关的厉鬼。小布刚刚使用过自己的天赋,张雅就也用了出来,这似乎才是她真正的能力。

  血城虚影的出现,搅动了整个门后世界。

  无数厉鬼和亡魂在血城中哀嚎,黑雾被强行驱散,张雅借助那座血城碾向“过去”的心脏!

  同一时间,无脸医生也终于来到了金华小区A栋顶层,“过去”裂开的巨嘴就在他的头上。

  “温晴!离开那里!”

  陈歌冲着站在大楼边缘的温晴高喊,天台上光秃秃的,没有任何遮挡物,温晴好像也根本没有要躲藏的意思。

  她眼中却只有深嵌在“过去”头顶的向暖,无论是凶神,还是那遮天的怪物,都没有让她后退,她一直在呼喊向暖的名字。

  其实在凶神面前,普通就算想要躲藏也没有用处,无脸医生飞速接近,他的身后还有数道阴影,每一道阴影都顶着一张从他外衣上剥下去的脸。

  “嘭!”

  “过去”头部撕裂,畸形的巨嘴直接将无脸医生吞下,冤魂在哀嚎,双方擅长的都是诅咒,黑色丝线如同刀刃般在空中飞舞,斩碎了黑色的雨花。

  “过去”钟九还是有些顾忌温晴,它宁愿多承受一些伤害,也要把无脸医生给吞下。

  只有吞进肚子里,它才能放心,因为凶神想要杀一个普通人太简单了。

  无脸医生的诅咒勒入“过去”肉中,一块块记忆的碎片掉落,黑血飘洒,“过去”却完全不在乎。

  早已把生死放在第二位的向暖,是根本不会在意那些伤势的。

  他流着血的眼珠紧紧盯着无脸医生,穿透了嘴唇的黑色丝线被挣断,他大声怒吼,“过去”也做出了和他一样的动作。

  “过去”的巨嘴从头部直接撕裂了它的腹部,黑血染红了大楼,“过去”就这样一口将无脸医生和他身后的那些鬼影全部吞掉。

  巨嘴合拢,那场景极为震撼,可还没等在场几人缓过神来,尖锐的笑声就从大楼边缘传来。

  “糟了!”陈歌虽然想要干掉冥胎,但他并不想要伤害温晴,所以在第一时间朝那边跑去,可还是晚了一步。

  温晴脚下的墙壁上贴着一张碎裂的脸,这张脸是被人硬生生撕下来的,背面还沾染了新鲜的血迹。

  无脸医生分出了数不清的鬼影,那每一道鬼影的实力都极为强悍,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他的杀手锏时,没想到他还留了一手,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偷撕下了一张脸。

  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撕下的那张脸,也没人看到那张脸是怎么爬到温晴脚下的。

  等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张碎脸已经爬到了温晴身上,长在了温晴的腿上。

  阴森恐怖的怪笑从温晴皮肤表面发出,一根根仿佛黑色荆棘般的丝线从温晴肉里长出!

  温晴的脸瞬间变得惨白,她全身仿佛针扎一样疼。

  “把我的身体放出来,不然我就让她用最痛苦的方式死在你面前。”碎脸长在了温晴身体上,凶神的手段普通人根本无法抵挡,现在无脸医生拿捏住了向暖的命脉。

  痛苦的惨叫声在天台上回荡,温晴正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眼角的血痕还未凝固,向暖的脸已经完全扭曲。

  牢笼已经布下,可是笼中却有自己唯一的家人。

  黑雨骤然变大,向暖看着温晴,记忆的碎片不断从“过去”身上掉落,他似乎想要张开已经合上的巨嘴。

  “不用管我!”忍受着诅咒的温晴趴在地上,她突然抬头朝“过去”喊道:“我不用你照顾我!也不用你成为什么!我只想你可以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活下去!”

  脖颈上勒出一道道青筋,黑色丝线在皮肤下游动,仿佛一条条小蛇,温晴抓着地面的指甲已经裂开,她瞪着那宛如怪物一样的向暖。

  深嵌在冥胎头部的向暖,浑身都在颤抖,他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

  温晴承受的痛苦越来越大,但是她却停止了惨叫。

  黑色血管在她的皮肤下涌动,一种又一种诅咒施加在了她的身上,她五官已经扭曲,身体也开始变形,但她就是忍住没有开口。

  这一切向暖都看在眼中,流血的眼珠盯着天台上的女人,他最终还是缓缓张开了嘴巴。

  “过去”身上闭合的巨嘴再次张开,无脸医生只是被吞进去十几秒的时间,身形已经变得虚幻,“过去”拥有杀死凶神的能力。

  “明智的选择。”温晴身上的鬼脸发出笑声:“接下来,我要你……”

  它话音未落,就发现不对劲,忍受着数种诅咒的温晴已经爬到了大楼边缘。

  “你要干什么!”

  浑身血管凸起,被折磨的没有人形的温晴做出了一个谁都没想到的举动。

  她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从金华小区A栋跳下!

  “我不知道你以前做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你为何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但我愿意去相信你,愿意陪着你,愿意一直保护你。”温晴主动跳入了“过去”裂开的嘴巴,连带着无脸医生最后的那张碎脸,她在坠落的过程一直看着深陷在怪物头部的向暖:“因为……你是我的孩子。”

  被凶神诅咒的温晴,生命悬于无脸医生之手,她不想拖累向暖。

  就算向暖已经变成了怪物,就算自己在凶神面前仿佛一粒微尘,但她还是选择用自己的方式保护向暖。

  世间所有的爱都指向团聚,唯有父母的爱指向别离。

  在“过去”嘴巴闭合的时候,无脸医生和诅咒缠身的温晴全部落入了“过去”体内。

  除了冥胎,谁也不知道“过去”体内有什么,在场的人只看到刚才无脸医生被吞入,仅仅过了十几秒钟,它的身体就变得虚幻了很多,仿佛受了重伤。

  “过去”的肚子,似乎是冥胎为凶神准备的杀招,连“神”也可以消化的地方,普通人落入其中又会怎样?

  咚咚的心跳声在黑雾包裹的世界里传出很远,“过去”的肚子扭曲膨胀,无脸医生似乎正在拼命的反抗。

  随着无脸医生的反抗变弱,那心跳声愈发有力,门内所有厉鬼和怪物都受到了影响,它们的心仿佛快要炸裂开。

  陈歌躲到了金华小区A栋顶层,可还是无法摆脱影响,他朝楼下看去。

  血海包裹住了那颗黑红两色的心脏,血色城市里的建筑刺穿了隐藏在大地当中的血管,张雅击碎了覆盖在心脏表面的心痂,她用整座城砸向“过去”的心。

  她必须这么做,否则吞掉了无脸医生的冥胎会杀死这里的所有人!

  冷硬的心痂被打穿,黑红两色的心脏被血色城市碾碎!

  天空中下起了血雨,大地龟裂,一根根血管崩断,向暖心脏的位置也开始渗血,他手掌越是去堵,血流的就越多。

  隐藏着诅咒的血将他的外衣染成了深黑色,他的身体正在和庞大的“过去”脱离,他的眼神不再迷茫,而是蕴含着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

  不是悲伤,也不是绝望,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

  捂着心口,向暖过了好久才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没有去补救伤口,也没有去攻击任何一个人。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开始疯狂吸纳“过去”身体里所有的黑血和诅咒!

  各种诡异的伤口和诅咒在他的身体上出现,他重新背负起了所有的罪孽。

  向暖的身体在慢慢下沉,过去所有的不美好、所有的绝望、所有的痛苦和灾厄全部沉淀在了他的身上。

  体型庞大的“过去”也在不断发生变化,这个巨型怪物的核心是冥胎的过去,现在向暖重新背负起了一切,“过去”的样子逐渐没有那么狰狞可怕了。

  紧闭的嘴巴又一次裂开,过去的肚子里塞满了曾经的自己,一个个由诅咒和负面情绪构成的孩子拼死阻拦无脸医生逃脱。

  还有一些孩子则守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女人,过去是冥胎用来杀死凶神的,它从未想过普通人被吞入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诅咒在那个女人身上蔓延,她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那些孩子将女人放到了“过去”的头部,也就是向暖最开始呆的那个地方。

  做好这一切后,背负了所有罪孽的向暖来到了“过去”被碾碎的心脏旁边。

  “过去”的上半身像蝉,下半身是沉重的壳,心脏就在中间,一半红色,一半黑色。

  此时向暖就站在那黑色的部分,他仰头看着濒死的温晴。

  “该和过去说再见了。”

  双手抬起,向暖抓住“过去”的上半身,双脚踩着“过去”沉重的壳,他又一次开始汲取“过去”身体里的罪孽。

  这一次他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余地,将生命中所有不好的东西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他的双腿和沉重的壳长在了一起,因为承受到了太多罪孽,“过去”的下半身变得愈发恐怖,遍布倒刺和荆棘,处处都是惨叫的鬼脸。

  但是相对的,因为罪孽和不好的东西都被向暖承受,“过去”的上半身变得柔和,残缺的羽翼逐渐完整,还在不断加厚。

  濒死的温晴慢慢有了意识,诅咒带给她的疼痛已经减弱了很多。

  “我没办法救回你的命,只能这样来帮你,人人畏我是凶神,其实我不过是一个更孤独的鬼。”

  向暖的嘴里发出了冥胎的声音,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一体的。

  罪孽在加重,向暖的身体和脚下的壳连接在一起,他皮肤的颜色也慢慢变得和“过去”的外壳一样。

  “我的心浑浊肮脏,满是杂质和痛苦,我一直在下着大雨的夜晚摸索,向往着别人眼里的阳光。”

  “我在地狱里伸出了手,没有人来救,直到你出现的那天,我开始担心自己会把你拖入深渊。”

  “我知道你一直在期待什么,但我宁愿做一个自我封闭的病人,也不愿意你踏入我的世界。”

  “这门后,本来是没有你的。”

  向暖承受了所有的罪孽,他的意识开始消散。

  十几年来,“过去”在黑雾里吞食了太多东西,所有的罪孽现在全部由向暖来承受。

  他的意识越来越微弱,身体和厚重的外壳融为一体,渐渐的再也无法分开。

  当向暖吸走了“过去”的最后一丝罪孽时,他的意识也承受到了极点,身体完全和漆黑的外壳融合,他永远也无法离开这片被黑雾笼罩的世界了。

  与此同时,“过去”的上半身张开了双翼,她庞大的身体温柔、美丽,仿佛是这黑雾世界里的一个奇迹。

  在向暖松开双手的时候,她在黑雾中游动,却从未想过离开,就像是一条守护着孤岛的鲸。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