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14章 为什么你的喜剧破了恐怖片的记录?(5200)
首页
更新于 20-06-22 20:50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可我没有经验啊!我这个人不太会撒谎,很容易暴露的。”小孙脸上带着无奈的笑容,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被人重视。

  “你不需要撒谎,做自己就行。”陈歌很看好小孙,准备重点培养一下他:“等老周拍完电影,你可以跟他多交流一下,他是我们这里经验最丰富的演员之一,拥有多次假扮游客的经历。”

  “好的。”

  “加油。”陈歌让小孙去熟悉场地,他则抱着白猫继续检查冥胎场景:“老周和段月曝光度太高,很多游客只要看到类似他们的人都会产生警惕,甚至有些老油子在进入场景之前还会专门询问队友的姓名,一旦遇到姓周的游客,立刻会逃得远远的,这给老周和段月他们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现在有新鲜血液加入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相信小孙未来肯定能在鬼屋里大展拳脚,将自己的特殊能力发挥出来。”

  被冥胎放弃的诅咒之种,在陈歌这里得到了新的“工作”。

  给所有厉鬼安排了位置,陈歌手把手教他们吓唬别人,同时他自己也在不断熟悉冥胎场景。

  冥胎场景比通灵鬼校还要大一些,这九个分场景已经极为恐怖,更别说还有最可怕的隐藏场景——黑雾世界。

  陈歌发现四星场景和三星场景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所有四星场景里都包含有一个隐藏场景。

  通灵鬼校里的隐藏场景是红衣画室,红衣画室所在的整个校区都是血红色的,完全还原了门后世界。

  冥胎场景里的隐藏场景——九鸿小区,则完完整整还原了黑雾世界。

  阴魂厉鬼和负面情绪化作的黑雾在场景里飘荡,这里和向暖门后唯一的区别就是黑雾里没有吃人的怪物。

  漫步在黑雾当中,陈歌闭上了双眼,他认真感受着黑色雾气带来的恐怖。

  “这黑雾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明明知道自己处于绝对安全的状态,可站在里面还是会感到一阵阵心悸,就好像自己已经脱离了现实世界,正处在别人的噩梦当中。”

  “一切都是未知,一切都很陌生。”

  黑雾世界里全都是被遗弃的记忆,黑雾中隐藏着痛苦、绝望和恐惧,走在雾气里,会产生一种自己被同化的错觉。

  走着走着发现自己就是黑雾的一部分,自己就是绝望和痛苦本身。

  “如果有游客能凭借自己的意志走出黑雾,那他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陈歌说完,自己走出了黑雾,进入九鸿小区当中。

  这几栋楼的布置和向暖门后的差不多,冥胎最重要的记忆和最悲惨的过去都在这里。

  陈歌还在这里发现了布娃娃的残躯,和向暖门后的九鸿小区一样,布娃娃的身体被分割成了几部分,藏在激动建筑当中。

  “可以考虑让他们进来寻找布娃娃残躯,找齐所有躯体之后,成功将其带出就算通关。”陈歌先把布娃娃的身体找齐,他本来是想要拍个照片用做任务说明,结果谁知道发生了意外。

  当布娃娃残躯被拼合好之后,整个冥胎场景发生了变化!

  黑雾里出现了孩子的哭声,无数亡灵在其中若隐若现,各种各样的诅咒爬满了九鸿小区的所有建筑。

  “我去!这什么情况?”陈歌赶紧唤出了红色高跟鞋,他担心自己触发了冥胎预留的手段。

  红色高跟鞋看过之后,给了陈歌一个明确的答复,冥胎已经魂飞魄散,意识完全粉碎,不可能再回来。

  这场景之所以会出现变故,完全是因为“凶神”的杀孽太重,就算冥胎魂飞魄散,就算它承受了所有的罪孽,但还是会有一些东西遗落下来,这就是凶神和顶级红衣的区别。

  冥胎场景记录了冥胎的一切,这地方对游客来说是距离地狱最近的地方,但是对红色高跟鞋来说却是天堂。

  她走的路线和冥胎一样,擅长的东西也相同,而且她还吞掉了冥胎遗留的大部分诅咒,此时再详细了解冥胎的过去和种种突破的细节,这对她成为凶神非常有帮助。

  “你就留在冥胎场景当中,有你这位顶级红衣坐镇,我很放心。”陈歌刚说完,身上缠着绷带的红色高跟鞋就走到了他旁边。

  双手挥动,那女人用无数黑色丝线交织成了一个个鬼怪,这些完全由诅咒形成的怪物非常恐怖,实力几乎相当于半身红衣。

  “你是准备用它们来吓唬游客?”陈歌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不至于,不至于,冷静!你只需要镇守场景就可以了,千万别让诅咒伤害到游客。”

  陈歌没有采用红色高跟鞋的想法,不过这倒是给他提了个醒:“我脑海里记了很多黑雾世界鬼怪的样子,抽空我去把他们全部做出来,人偶和厉鬼混合在一起这才是完美的鬼屋场景。”

  留下张忆辅助红色高跟鞋,陈歌顺着一条密道离开了隐藏场景。

  冥胎场景和通灵鬼校不同,所有分场景里都隐藏着通往隐藏场景的密道,能不能找到就看游客的本事了。

  员工们拍戏的拍戏,学习的学习,不断适应着自己的新身份,陈歌也没闲着,他进入工具间开始绘制黑雾怪物的图纸,准备明天去制作人偶的地方再定做一批道具。

  快天亮的时候,陈歌回到了员工休息室,可是他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

  习惯了在黑夜里游荡,每晚出生入死,猛地放松下来后他还有些不适应。

  迷迷糊糊,陈歌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他再睁开眼睛,新的一天已经到来。

  罗董事让他小心的那一批人还是没有出现,不过今天选择挑战的四星场景通灵鬼校的游客却突然增多。

  很多人从大老远的地方过来,就是为了进入通灵鬼校体验。

  这些人不像是来找茬的,态度好的离谱,为了通关,见到鬼跟见到自己长辈一样,搞得有些员工都不好意思吓唬他们了。

  可就算这样,他们之中也没有人能够通关。

  “事出反常必有妖,今天来参观四星场景的游客大多是在网络上团购的门票,相互之间好像也都认识。”陈歌看了一下罗董的那个鬼屋APP,发现最近几天有人疯狂在收集通灵鬼校的资料,各大平台上甚至还有人出高价购买和通灵鬼校场景有关的情报。

  陈歌把这件事反应给了罗董事,中午的时候,罗董告诉陈歌是马峰动手了。

  真正的长胜将军,从不打无准备之仗,马峰收集大量情报,就是为了重新挑战让虚拟未来乐园丢脸的那个场景,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他准备把江九丢的面子给争回来。

  马峰的做法从任何意义上来说都挑不出毛病,关键是陈歌现在已经有了新场景,这种场景解锁速度别说马峰,就是任何一个从事鬼屋行业的人都想不到。

  “你们慢慢调查吧,等你们做好万全准备,我再公布冥胎新场景的信息。”陈歌看着大批“游客”不要命的挑战通灵鬼校,然后再被小车推出来,心里蛮感慨的:“真没想到我开鬼屋,还能给医院创收。”

  平静的日子,没有什么波澜,陈歌背着包离开了乐园,他继续去帮那些自杀者完成遗愿。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他自己也慢慢明白了一些东西,生与死隔着永远,世界的规则就是不温柔的,但有些事总要有温柔的人去做。

  忙到天黑,现在张文宇已经欠下了陈歌十几个人情,他对陈歌的态度不断好转,说话语气也没有那么僵硬,偶尔还会露出更加真实的一面,他和陈歌打电话,慢慢的变得就像是在和朋友聊天一样。

  陈歌对张文宇了解的越深,越是发现这位红衣的可怕,南郊和北郊曾经也有很多恐怖的家伙,但后来这两个地方只剩下了张文宇。

  晚上六点多,陈歌回到新世纪乐园,他刚询问完老周今天的经营情况,常孤就从地下场景冲了出来。

  “常导?你找我有事?”

  “片子剪完了,你要不要看一看?”常孤满眼血丝,脸色苍白如纸,连身体都变得虚幻了很多,就好像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一样。

  “这才几天你就拍完了?太快了吧!”陈歌很是惊讶。

  “不管是拍电视剧,还是拍电影,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按照规定,我们首先要挂靠一个拥有拍摄许可证的经营单位,然后以他们的名义,到当地影视主管单位那里领一张拍摄申请表,经过审查没有问题后再上报,总局审核通过后会下发拍摄许可证,而这仅仅只是立项,也就是第一步而已。”常孤一番话直接把陈歌给说懵了。

  “那你刚才说的拍完了是什么意思?”

  “我现在拍摄的是一个概念片,你可以理解为是精华网络短剧版,只要这个概念网络短剧能火,自然会有相关公司找上我们,到时候才有可操作的空间,毕竟我们的演员非常特别。”常孤是业内人士,懂得自然比陈歌多:“不过你也别抱太大的希望,做好自娱自乐的准备,至少我看大家都很享受拍摄的过程,也都很期待观看最后的成片。”

  “没有活人观众,但是有一群厉鬼观众,不知道作家能不能接受这个结果。”陈歌跟着常孤回到了地下,他们进入临时搭建的放映室,等他们过来的时候,放映室里已经挤满了员工。

  “片子不长,但每一帧都是精华,都是大家的血汗。”常孤站在放映台上最后说了几句话,接着灯光熄灭,影片开始播放。

  书名叫做那年夏天我十八,主要讲述的是一个女学生在家长和学校帮助下走出抑郁,迎来新生的故事。

  这是一个充满了正能量的校园喜剧,但是常孤拍出来的感觉却隐隐有些不对劲。

  画面还没出来,仅仅只是背景音乐响起的时候,陈歌就感觉脖颈上冒出了鸡皮疙瘩。

  “这曲子怎么样?许音原创的,他简直是个天才,颜值高,实力强,还会作曲和各种乐器,你真是捡到宝了!”常孤小声说道,言语中满是对许音的欣赏。

  “曲子是他做的,唱的是谁?怎么听着有点瘆人?”

  “通灵鬼校音乐社的学生,外号班长,是个很可爱的女孩。”

  “本来就够吓人了,你还找一帮厉鬼来和声?”陈歌感觉这曲子做鬼屋背景音乐都可以了。

  “吓人吗?我倒是觉得氛围很舒服啊!喜剧就是要让观看者感到舒服才行。”常孤盯着屏幕,他看起来似乎还有些紧张。

  “大哥,你已经死了,你觉得舒服和观众觉得舒服是两个概念。”

  “可观众们也觉得很不错啊,开始了,要开始正片了。”常孤示意陈歌继续往下看。

  坦白说常孤拍的非常好,他将自己恐怖片导演的天赋发挥的淋漓尽致。

  陈歌只看了一、两分钟,就完全被剧情吸引。

  整个影片讲述的不再是一个抑郁症患者治愈自己的正能量故事,而是变成了女学生意外发现自己生活在一个假想的世界里,她奔跑、追逐,走过无数的荒诞离奇,最终从噩梦中醒来,而就在醒来的那一刻,现实和噩梦交相呼应,所有的线索和意象全部对照上了。

  影片的最后一幕是女主看着噩梦中的自己,拔下了长在噩梦中那个自己心口上的玫瑰。

  玫瑰刺破了女主的手指,血液从噩梦滴落到现实,她隐约听到了男主熟悉温柔的声音。

  “疼吗?”

  结局虽然是开放式结局,但是故事非常完整,陈歌看完后都觉得十分震撼。

  “出乎我预料的好,很不错……等一等,原著剧情是什么来着?”陈歌看向常孤。

  “抑郁症女孩治愈自我,我不过是将这个过程更加具体的表现了出来,校园、喜剧、青春、正能量,这些元素全都有!剧情也没有任何改动,只不过是在噩梦和现实中同时进行。噩梦世界就是抑郁症女孩的内心世界,现实世界就是现实世界,两条世界线相互交织、影响,简直完美!”常孤拿出了作家的原著,将其中女孩内心的变化和描写特别标注了出来。

  “正常的拍摄手段,想要表达这种内心的变化非常困难,但我们不一样,扬长避短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

  常孤对自己很有信心,陈歌看着热热闹闹已经开始庆祝的员工们也没有多说什么:“你把片子给我,我去让原作者看看,他如果觉得没问题,那咱们就直接放到网上去。”

  拿到了原片,陈歌马不停蹄来到含江北郊,他又一次见到了张文宇。

  这位红衣看着就跟普通人一样,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阴气,和陈歌见过的所有红衣都不同。

  原作者看了常孤的片子,给了常孤很高的评价,似乎是说常孤拍出了喜剧的内核。

  “这些搞艺术的,感觉都很厉害的样子。”

  得到了高度评价,陈歌又赶紧回到鬼屋,他跟常孤商量了很久,最终决定把这部概念网络短剧多点发布,利用恐怖屋在网络上的热度和庞大的粉丝数量将其带火。

  个人账号,最大的短视频网站、视频网站,还有陈歌所在直播平台,以及罗董事开发的鬼屋APP,陈歌把自己能想到的地方全部发布了一遍,他不在乎金钱上的回报,只想着这部短剧能大火,吸引那些拥有拍摄资质公司的注意,同时也算是给作家一个交代。

  这部短剧仅仅发布十分钟的时间,浏览、评论和转发已经如火箭般开始暴增,远远超出了陈歌的预期。

  “卧槽!鬼屋拍校园喜剧了!”

  “这是什么神仙剧情啊!”

  “女主跟男主表白,那个红衣服的群演突然尸首分离是什么鬼!”

  “你见过男、女主表白,群演自杀的吗?!”

  “这特么是喜剧?!那个带着男、女主进入教室的女老师,她一转身腿就没了啊!淦!三人行必有我尸???”

  “结尾封神!看的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男主帅爆了!只要你守护许音,从此就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姐妹!”

  看着飙升的数据,陈歌和常孤都傻眼了,后期剪辑是常孤一个人在弄,时间紧迫,难免会出现一些穿帮镜头。

  不过在陈歌鬼屋里拍摄的穿帮镜头,那放在其他恐怖电影里就是绝对真实的特效,要烧很多钱才能制作出来的。

  “怎么办?”

  “我感觉咱们在喜剧的路上越走越远了。”陈歌话没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他一看是罗董事打来的,赶紧按下了接听键:“罗董?有事吗?”

  “你还会拍电影?!”

  “是我的员工在拍。”陈歌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罗董,你也看到我们拍的短剧了吗?”

  “是我一个老朋友专门打电话来找我的,他说发现了一个爆款,上面写的出品方是新世纪乐园恐怖屋,他一寻思这不是我的乐园吗?就赶紧打过来跟我确认。”罗董语气稍微平静了一些。

  “你的那个朋友是影视公司的?”

  “反正他蛮厉害的,你这个短剧一发布,所有数据直接碾压了同期的恐怖短片。他们网站有一个综合数据排行榜,你的短剧已经破了他们恐怖类型的记录,并且还在创造新的记录!”罗董事话语中也满是惊讶和感叹:“陈歌,你真是带给我太多惊喜了。”

  “破记录是好事,但我还是想要再重申一下。”陈歌挠了挠头:“我们这其实是一个青春恋爱校园剧,是正能量喜剧。”

  “喜剧?喜剧为什么会破人家恐怖片的记录?”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