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560章 以色留人
首页
更新于 21-01-28 01:05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江东脸上不见慌乱,当然也没有丝毫歉疚,就是平常的口吻:“从你的专业角度出发,你看我那天像不像是装的?”

  那天场面混乱,沈姣被江东用身体护住,压根儿没看见意外是怎么发生的,可周童却看得一清二楚,甚至连对方用的什么型号的枪都看得真真切切,能在短距离内横穿一个人,又差点儿把另一个人射穿,江东身上流出来的血不是假的,危险也不是假的,所以那天手术室外,不仅沈姣,就连周童也捏了把冷汗。

  “我没说你身上的伤是假的,我问你为什么要骗她。”周童冷眼看着江东,像是这些天的照顾都是假的,一如初见。

  江东掐算着沈姣回来的时间,没有拐弯抹角,“还不明显吗?我不想让她走。”

  周童一眨不眨的盯着江东的脸,压低声音问:“你想干什么?”

  江东不答反问:“你想让她回夜城?”

  说罢,不待周童应声,江东又半挑衅半嫌弃的道:“还是带她回国外?夜城现在就是个马蜂窝,你确定她回去就能安全?还是你有信心凭你就能护她安稳?”

  周童面无表情,沉默片刻,冷声道:“你想护她周全?”

  不是你能,而是你想。

  江东听出她的言外之意,自顾道:“我要不想护她,现在躺在这的人就是她。”

  周童耳聪,比常人更早听到上楼的脚步声,她压低了声音说:“我一个人未必能护她周全,但我想杀一个人,那个人一定会死。”

  江东明白,盯着他嘛,向来都是他盯别人,如今还真是风水轮流转。

  周童突然正常声音道:“你躺下休息一会儿。”

  江东下意识一愣,心说她有人格分|裂?下一秒,房门被人推开,沈姣端着杯子疾步走来。

  江东无缝衔接,立马表演了一个咳声未止,边咳还边说:“慢点…咳,别烫到…”

  周童心疼沈姣的心疼,又有口难言,眼不见为净,转身出去了。

  沈姣把杯子拿到江东面前,凑到他嘴边,“小心烫。”

  江东象征性的喝了两口,沈姣扶着他躺下,眼带担心的问:“没扯着伤口吧?”

  江东微微蹙眉:“有点。”

  沈姣立马紧张,“我叫医生过来?”

  江东拉着她的手,将人往面前一拽,沈姣不敢用力拉扯,顺着力道俯下|身,江东双臂绕道她背后,低声道:“抱一下就好了。”

  时隔一月,沈姣的心疼和愧疚并没有渐消,反而与日俱增,尤其每天医生过来检查换药,江东从不让她看,之前有一次,他也是咳嗽不止,医生换下来的带血纱布塞了一整个垃圾桶。

  这样的江东,让她怎么忍心离开?原本昨天邝美星打来电话,说是邝振舟近来身体不大好,话里话外问她要不要回趟夜城,她一|夜没睡,感觉自己越来越像邝家人,骨子里冷血没有感情的怪兽,按道理不管怎样,邝振舟对她都是最好的,可是眼下,她却在怀疑,怀疑邝振舟可能会联合邝美星一起把她骗回去,到时候她就再也见不到江东了。

  面对曾经唯一信任的人,她现在满肚子的质疑,沈姣从来没有这样煎熬过,以前觉得没得选很绝望,现在才知道,二选一,更绝望。

  她轻轻的趴在江东肩头,身体不敢用力,只虚浮在江东身上,江东手臂收紧,让两人之间更近,这样抱着还不够,低声说:“你上来。”

  沈姣很累,轻声说:“好好躺着。”

  江东动了动手臂,“上来,陪我躺会。”

  沈姣转移话题,“等会儿要吃饭了…”

  江东竟然想把她抱上|床,沈姣吓了一跳,赶忙顺着他的力道往床上一翻,慌乱中,一只拖鞋挂在脚上,另一只拖鞋甩到床下。

  趴在江东身上,沈姣气得面红耳赤,本想跟江东发飙,结果对上江东的脸,他笑得没心没肺。

  “松开。”

  沈姣瞪着江东,不敢跟缠在腰上的手硬来。

  江东没皮没脸的说:“你亲我一下。”

  沈姣瞪他几秒,江东就笑几秒,最后沈姣突然低下头,在他左脸颊上迅速亲了一下。

  江东又把右脸转到正面,沈姣又亲了下他右脸。

  江东把头摆正,微微扬起下巴。

  这不是他第一次耍无赖,沈姣要说毫无防备或者不情不愿,那是自欺欺人,她只是…还不太习惯,不习惯跟一个人这样亲昵,更何况楼下还有其他人。

  她短暂犹豫,江东已是等不及的哼了一声,眉心微蹙,冷白的面孔上写满不耐,又弱又欲。

  沈姣刹那间被蛊惑,垂着视线不看江东会勾人的眼睛,缓缓低头,长发随着她的动作从脑后垂下,一丝一缕,扰着江东的脖颈,也挠着他的心。

  四片唇瓣相碰时,江东抬手扣住沈姣的后脑,舌尖撬开她微微用力想要防守的唇齿,沈姣闭着眼,掩耳盗铃,身体紧密相拥,近到她可以感觉江东的心跳,好像比她还要重。

  江东很会吻,一个不用睁眼也知道自己脸色涨红的深吻,最后以江东故意吮响的声音结束。

  沈姣直接把头埋在江东脖颈处,江东慢慢侧身,将她从身上搂到身侧,又要低头吻她,这一次,沈姣鸵鸟一样,一直压着头,江东的轻笑声从头顶传来,“你要挖井吗?”

  沈姣不说话,江东说:“我数一二三,你不抬头,别怪我手下无情。”

  “一…二……三!”

  沈姣还是没抬头,江东|突然把手伸进她的上衣下摆,在摸到她腰的那刻,沈姣像是驴打滚一样,猛地往后一翻,江东想拉都来不及,她一个闪身就把自己甩到地上。

  落地的声音不大,因为床边铺着地毯,江东撑起身往下探头,“没事吧?”

  沈姣爬起来,脸红得像放坏了的番茄酱,佯装淡定的一搂头发,大气的道:“没事儿,你睡吧,我先出去了。”

  江东笑出声:“睡什么,你磕到脑袋了?”

  闻言,沈姣在一个人的注视下,感受到千军万马的丢脸,还不如直接磕昏过去好了。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