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95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9-14 20:33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95
丁霁一边往小卖部走, 一边又回头看了看,林无隅跟吕乐他们边走边聊, 走着走着还抬手伸了个懒腰,胳膊抬在脑袋后头,然后还左右拉伸了一下身体。
他转回头,看着一点儿也不像吃醋,这么放松!
太不认真了。
这种态度算什么学神!

  走到小卖部门口的时候, 丁霁没有看到孙琳。
他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孙琳没到,还是突然改主意了, 或者也没准儿发消息是因为她选了大冒险。
他进了小卖部, 买了两根棒棒糖,剥了一根叼着。
转身准备再到门口站两分钟,不见人就走的时候,有人在后面拍了拍他肩膀:“丁霁?”
“嗯。”他回过头, 看到了后面拎着个购物篮的孙琳,篮子里装满了零食。
孙琳冲他笑了笑:“不好意思啊,耽误你时间了。”
“没事儿, ”丁霁一看孙琳的表情就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表白了,他转了转棒棒糖,“找我什么事儿?”
“是这样的……”孙琳往左右看了看,“你们宿舍的人没跟过来吧?”
“没。”丁霁说。
“就, ”孙琳把他拉到货架边上,用手挡着嘴, 小声说,“刘洋给我写信的事儿你知道吗?”

  丁霁虽然能猜到孙琳不是要表白,但这个开头他还是有些意外的,愣了愣才应了一声:“嗯。”
想想又觉得这声“嗯”不够清晰,于是又补了一句:“一点儿。”
“知道就行,反正就是他给我写了个信,”孙琳说,眼珠子还是非常灵活地转着,看着四周,“然后我过了一星期还是直接拒绝了……”
一星期?
需要这么长时间思考要不要拒绝吗?
丁霁有些茫然。
“是有点儿久哈,”孙琳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主要是我看他那个信,觉得他……”
孙琳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好像……有点儿神叨叨,我一直研究要怎么拒绝能让他比较好接受。”
丁霁没说话,看着她。
一时半会儿判断不出来孙琳到底想说什么。
如果只是投诉刘洋脑子有病,应该找吕乐,毕竟是舍长,还是个婆婆心,什么事儿都愿意管,不怕麻烦。

  “然后,重点来了,”孙琳往他跟前儿凑了凑,小声说,“他昨天……”
丁霁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
孙琳一把抓住他衣服,把他又往回拽了半步:“他昨天给我又回了个信,我的天,我不知道这种信还能有来有往的,但是信的内容……”
孙琳看了他一眼。
丁霁没再往后退,他知道这信的内容跟他有关,问了一句:“内容怎么了?”
“你……这个不是我乱说的啊,就是他信里写的,”孙琳突然脸有点儿发红,神情也有点儿尴尬,“就,你跟林无隅……”
“嗯?”丁霁愣了愣。
他跟林无隅,能让孙琳这么个状态说出他俩的,也不会有别的事儿了。
丁霁并不在意有别人知道,全校知道他都无所谓,但关键是现在他俩都没有让别人知道……刘洋是怎么知道的?又为什么要告诉孙琳?
“他说你俩……”孙琳小声说。

  “是。”丁霁干脆地回答了,虽然这不是在拒绝孙琳的表白,但林大柠檬说了,要果断点儿,要咔嚓一下,他看着孙琳,“怎么?”
“那你俩防着点儿他吧,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说是不是女孩儿只喜欢你们这种有钱的帅哥,然后就……他上学期就翻过你们的柜子了,你们平时锁门锁柜子啊千万别懒!”孙琳说,“特别是你,他信里写得特别……特别激烈,好像跟你矛盾特别大……”
丁霁挑了挑眉毛,上学期?
还真是没有想到啊,他和林无隅是不是每次都锁了门,他还真是不能确定,但宿舍里的人有时候借个吹风筒聊个天儿之类的,进屋也就进了,所以屋里有没有什么被人动过的痕迹他俩也根本想不起来去检查。

  “我看看。”丁霁说,“那个信。”
“不不不不,”孙琳摆了摆手,“我就是来提醒一下你,并没有挑拨的意思,毕竟这是他私下的信件,我也不方便直接就……我怕激化矛盾,但是我看到这样的内容我肯定也不能不提醒,就我真的很难,你知道吧?”
要不我给你介绍个也很难的帅哥吧,聪明帅气脾气好,可以陪你看动漫看展,放假也不出去就在家玩游戏,虽然不怎么省钱但特别省心……

  “没事儿,我理解,”丁霁点了点头,“就是他信里对我和林无隅,特别是我,敌意很大,是这意思对吗?”
“是,”孙琳拼命点头,“用词很难听,看着挺吓人的,所以你平时注意一些,虽然我觉得也不是……但是老看到有那样的新闻,就挺怕的。”
“谢谢你,”丁霁说,拎起了她放在脚边的购物篮,往收银台走过去,“我请你吃零食吧。”
“啊?不不不不……”孙琳拽着篮子,“这是我等你过来的时候随便抓的,为了表示我不是贼……”
“那你重新挑点儿你爱吃的。”丁霁说。
“不用了,真的。”孙琳说。
“赶紧的。”丁霁抬了抬下巴。
孙琳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转身,去架子上重新拿了几包,都是鸡腿鸭脖鹅掌,看来篮子里的什么小青豆之类的素食小吃果然是随便抓的。

  丁霁结了账,跟孙琳一块儿走出小卖部的时候,孙琳又看了看他:“你别生气啊,先观察一下,万一他没有毛病就是小家子气呢?”
“我……没生气。”丁霁说。
“哦,”孙琳点点头,想想又看了看他,“你没生气啊?”
“我看上去很像生气了吗?”丁霁问。
“像啊,”孙琳说着用手比划了一下,“脸这――么长,还板着。”
你那个马脸。
丁霁突然很想笑,忍了两秒没忍住,还是笑了。
孙琳也笑了:“那我走了啊,谢谢你的零食。”
丁霁跟她挥了挥手。

  “去一趟小卖部就给自己买了根儿棒棒糖?”林无隅站在喷水池前看着他,“就不能给我带点儿吃的吗?”
丁霁也看着他:“哥哥,我们从食堂走出来到现在有没有二十分钟啊?”
“我不管。”林无隅说。
“我他妈……”丁霁只好在兜里掏了掏,拿出了一根棒棒糖,“真服了你了,吃糖吧。”
林无隅接过棒棒糖,还看了一眼是什么口味的,这才剥了放进嘴里。
“走,”丁霁往操场那边走过去,“她还真不是来表白的,她是来报信儿的。”
“嗯?”林无隅跟了上来。
“刘洋上学期就进过我们屋翻过东西。”丁霁说。

  林无隅站在跑道边儿,二月春风似剪刀,三月剪刀虽然有点儿钝了,但还是吹得他眼睛都有点儿睁不开。
他眯缝着眼睛想了想:“上学期有一次我们从出租房回学校,有个老太太冲你打了个喷嚏。”
“什么?”丁霁看着他。
“你说唾沫星子喷到养鸡手册上了,”林无隅说,“然后你回来的时候就洗了放在窗台上,放了两天才重新戴上的。”
“就那会儿他进屋看到了?”丁霁问。
养鸡手册宿舍里的人还真都没有细看过,都当他是挂了四块狗牌。
“那几天如果他进来过,”林无隅说,“又翻了柜子的话,他可能会发现我们没离开宿舍,但是柜子里的小气球少了……”
“我靠?”丁霁震惊了,“你连这都记得?你有什么是不记得的吗?”
“还是有的,”林无隅说,“那两天的垃圾咱俩扔没扔我真没印象了。”
“这人怎么这么恶心?”丁霁皱着眉。

  “那会儿就缺钱了吧大概,”林无隅说,“进屋想翻一翻看能不能找着点儿什么,但是咱们都没有现金,他也还没下定决心要偷。”
“回去过了个年回来事儿还没解决,正好过完年大家手头可能有不少没存的压岁钱,还买了新鞋之类的,”丁霁转身就往回走,“这事儿谁也别劝我了,我回宿舍就弄死他。”
林无隅没拉他,跟他一块儿往回走:“晚自习再找他吧,中午人多,你要真揍他,动静太大了。”
丁霁看了他一眼:“你居然没劝我?”
“怎么了,”林无隅笑笑,“我看着像是没脾气的人么?”
刘洋平时就像个隐形人,最近也就是因为宿舍里丢了东西,他才在几个人那儿刷了点儿存在感。
林无隅对他几乎没有什么印象,上课的时候班上的人习惯坐在什么位置,林无隅差不多都会记个大概,就是想到他的时候会有点儿费劲。
今天丁霁提出了要揍人的计划之后,林无隅才注意到他都是最后才进教室,挑一个四周都不挨人的位置,如果上课的人多,他就选一个最靠边的角落。
前前后后这么一想,再加上孙琳的话,林无隅还真有点儿觉得这人有点儿让人不踏实。
如果今天丁霁解决不了跟刘洋的问题――很大几率是不可能解决的,只是让丁霁出出气而已――那他就得跟吕乐和宿舍里的人说了,必要的话还得告诉辅导员。

  不知道刘洋是不是有感觉,下午下课之后他没有回宿舍,丁霁憋了一下午的劲儿冲回宿舍,没见着他人。
又憋着劲儿冲到食堂,还是没见着人。
“靠,”丁霁很不爽地咬着牙小声说,“他是不是知道了啊?”
“也没准儿,”林无隅说,“毕竟如果是他偷了东西,最近肯定是盯着我们几个的,有点儿什么动静他第一时间就躲了。”
“我有地儿找他。”丁霁说。
“去哪儿找?”林无隅问。
“宿舍楼后头。”丁霁说。
“你确定?”林无隅看着他。
“我猜的,”丁霁一边走一边“猜”着,“你看他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不光是要躲开人,他从教室前门过来也要走到后门才进,他要是躲人肯定不会走太远,穿过人群去他不熟悉的地方他做不到,特别是紧张的时候,但是教学楼附近人太多,所以只有宿舍后头,两边都是宿舍楼屁股,没有门,往上也都是厕所那一面,对于他来说应该算是又近又安全……”

  林无隅在丁霁脖子后头轻轻捏了两下:“我们鸡哥,为了揍个人,把坑蒙拐骗那点儿看家本领都拿出来了。”
“我非常不爽,”丁霁说,“他跟孙琳说了,有没有跟什么别的人说的,谁也不知道,又他妈是怎么说的更不知道了,孙琳都不敢把信拿给我看,只说言辞激烈,我他妈什么时候惹了他了?”
“你骂过他,”林无隅说,“你不是记忆力这么差了吧?”
“是么?”丁霁偏了偏头,“哦?”
林无隅笑了起来:“我本来挺生气的,你这么一念叨,我光看你气儿都消了一半了。”
“那你别看我!”丁霁瞪了他一眼。

  宿舍后面其实还挺宽敞的,只是基本不会有人从这儿经过,没个椅子什么的,也不会有人在这儿待。
所以他俩绕到宿舍楼后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刘洋,就靠墙那儿蹲着。
丁霁的猜得还是挺准的。
他俩走过去的时候,刘洋听到了脚步声,猛地转过了头。
看到是他俩,刘洋几乎是一瞬间就从地上弹了起来,这反应速度和行动能力,有些出乎林无隅的意料。
丁霁一直死盯着他,所以在他弹起来的同时,就已经追了过去。
论短跑,刘洋肯定不是丁霁的对手。丁霁跟起飞似的骑着风就嗖了过去,一脚踢在了他腿弯上,刘洋摔到了地上。
林无隅看着丁霁,甚至都没跟他一块儿追。
这战斗力,根本不需要别人帮忙。
看看我家的战斗小鸡!
战斗鸡!

  刘洋摔得还挺重,扣了一脸灰,一下没爬起来。
“你跑什么?”丁霁抓住他的胳膊拽着他往后一翻,另一只手同时揪起了他的领,“你跑什么?”
“放开我!”刘洋沉着声音抓着自己的衣服挣扎了一下。
“行,你以为你跑不掉是因为我抓着你了吗?”丁霁松开了手,“你跑一个给小爷看看?”
刘洋倒是很干脆,翻过身爬起来就又往前跑了。
“靠。”丁霁很烦躁地跳起来往前追了两步,又一把抓住了他,拽着往墙边一抡,“你进我们屋翻东西的时候不是挺牛逼的吗!胆儿不是挺肥的吗!本事不是挺大的吗!现在你他妈跑什么!你跑得掉吗!要不要穿上小宝的AJ试试啊!”
刘洋猛地抬起头,瞪着他。
“不跑了?”丁霁问。
林无隅慢慢走到了他身侧站下了,眼睛一直盯着刘洋的手,万一来点儿什么阴招……
“你说什么?”刘洋还是盯着丁霁。“我说什么你知道!”丁霁说,“别以为一直没找你这事儿就过了!都是一个宿舍的!给你留脸呢!”
刘洋愣了一会儿,突然扑向丁霁,看姿势是想对着他猛推一把。
林无隅刚想拉开丁霁的时候,丁霁已经侧过了身。
刘洋扑了个空,往前踉跄了两步之后,仿佛放弃挣扎了一样,突然直接往地上一扑,趴了下去。

  “干嘛?”林无隅皱了皱眉。
“起来!”丁霁跟他对了一眼,简直有些无语,走到刘洋身边,“多大的人了赖地算是怎么个意思啊!”
刘洋趴在地上没有动。
丁霁弯腰想拉他胳膊,林无隅拽了丁霁一把,摇了摇头:“别动他。”
四周突然就安静了,三个人都没有动。
过了一会儿,就在林无隅都有点儿担心他是不是真的晕过去了的时候,刘洋猛地翻了个身,仰面朝天地在地上摆了个大字,接着就以谁也没有想象到的音量嚎了起来。
“啊――啊――啊――”

  林无隅觉得自己这快二十年的人生里,算得上是个不动声色的人了,但这会儿刘洋这一嗓子出来,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眼睛都被吓大了一圈儿。
丁霁直接被吓得往后蹦了一步,吼了一声:“你干嘛!”
“啊――啊――”刘洋继续奋力大喊,嗓子都喊得有点破音了,“啊――嘎啊――”
这会儿是晚饭时间,宿舍里没有什么人,都去食堂了,但楼上还是有好几个窗户打开了。
“啊――”不知道谁也跟着喊了一声,“干嘛呢发什么神经!”
“走吧,”林无隅拉了丁霁一下,“一会儿来人了说不清,再说让你给打疯了……”
“我靠?我都没打他好吗!”丁霁被他拉着走开的时候还是很震惊,“他怎么回事儿啊?”
“你问问吕乐他们在不在食堂,”林无隅拉着他绕回了宿舍楼前面,还能听到刘洋在喊,喊得他脑浆子都有点儿疼,“这事儿得让他们知道才行了。”
“嗯。”丁霁拿出了手机。

  一顿饭,宿舍七个人,谁都没吃下去几口,盘子里剩了不少菜,但都没继续吃,全都O着嘴,一脸震惊。
丁霁没说得太具体,只说了刘洋给孙琳写信言辞激烈,以及以前就进他们屋翻过,加上刚才的那一幕。
“现在还在那儿?”何家宝筷子上还夹着一根青菜,一直没吃。
“不知道,”林无隅说,“我们走的时候还在喊。”
“去看看?”李瑞辰说。
“走。”熊大站了起来,又转过头看着他们,“你们真不够意思,宿舍里出了这种事儿,居然瞒着我和吴朗!”
“怕你这个脾气吧,你跟他本来就有矛盾,”吴朗说,“你先别冲动。”
“我是个理智的人!”熊大说,“走,我证明给你们看!”

  不过熊大没能证明,刘洋没给他证明的机会。
几个人收拾完餐盘跑到宿舍后面的时候,刘洋已经没在那儿了。
他们又回了宿舍,当然也不可能看到人。
刘洋不知道躲哪儿去了。
“不会出什么事吧?”李瑞辰说,“我感觉他现在是真的有点儿不对啊。”
“我有他好友,”吕乐拿出了手机,“我问问他在哪儿。”
几个人站成一圈儿,一块儿盯着吕乐的手机。
-你在哪里?出了什么事?
吕乐发过去的这条消息一直孤单地停留在屏幕上。
“再发一条,”李瑞辰说,“语气温柔一些。”
“好。”吕乐打字的速度很快,哒哒哒一通戳就发了出去。
-大家都很担心你,你在哪里?起风了,不要着凉了啊
一帮人一块儿抬起头看着吕乐。

  “怎么了?”吕乐问。
“是不是有点儿过了?”吴朗说。
“不知道的以为你是他女朋友呢。”李瑞辰说。
“或者他妈。”熊大说。
本来挺紧张的,几个人还是没忍住都笑了起来。
但这条消息发过去之后,刘洋终于回了消息。
-你们的钱和东西都是我拿的,现在还给你们
下面又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什么意思?”何家宝凑过去看着,“这是哪儿?”
“图书馆那边的旧楼,器材室那个楼,”林无隅一眼就认了出来,“推理社总部就在那儿。”
一帮人立马往那边跑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