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97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9-16 22:08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97
“不算太严重, ”医生把丁霁的胳膊肩膀和肋骨都检查了一遍,坐回了椅子上, “肌肉肯定是拉伤了,胳膊和肩都是,你刚自己先冷敷了是对的,这种情况千万别热敷。”
“嗯。”丁霁点点头。
“肋骨是没有伤,”医生拿了卷弹力绷带, 把丁霁从胳膊到肩膀都缠上了,“明天拆了绷带再看看有没有什么不适。”
“好。”丁霁点头。
“肋骨那一大片青,还需要处理一下吗?”林无隅在旁边问。
“问题不大, 就是磕青了, 过几天淤血散了就好了,”医生说,“明天可以热敷一下。”
“谢谢您。”丁霁站起来,拽着自己衣服的袖子。
林无隅帮他拉拉袖子, 小心地扶着他胳膊,把衣服穿上了。
“不客气,”医生说, 又交待了一句,“胳膊这几天别用劲了啊。”
“不敢了。”丁霁笑了笑。

  从学校医院出来,林无隅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快十点了, 何家宝和辅导员都发了消息过来问丁霁的情况。
-肌肉拉伤,别的还好
林无隅飞快地回复了。
“不知道刘洋那边怎么样了, ”丁霁说,“刚抬走的时候我感觉他跟个植物人一样了都。”
“突然崩溃了吧,”林无隅说,“进入那种……假死状态,拒绝跟人交流,就可以拒绝面对现实了,毕竟把事儿闹成这样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是真想死了啊,”丁霁把手放到林无隅外套兜里,靠在他身上慢慢往前走,这会儿他才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有些发虚,“我要没拉住他,他就下去了。”
“嗯。”林无隅很轻地搂了搂他的肩。
“人和人还真是不一样,”丁霁说,“要把他搁你家里,他上不到初中就得死了吧。”
“我感觉他父母对他应该还是挺好的,”林无隅说,“咱们班好些人上学期就开始忙着赚钱了,他都没去找点儿什么事做,还是家里在给钱。”
丁霁叹了口气。

  “不过他那个性格,做点儿什么的话,也未必能长久,”林无隅说,“我挺同情他,但也看不上他,说了那么多,除了自己努力读书,好像也没有过什么别的努力了。”
“你这学期是不是也差不多又得开始接活儿了?”丁霁问。
“嗯,”林无隅应了一声,“得挑着点儿,能学到东西钱多的才去,要不忙不过来。”
“我可怎么办,”丁霁说,“吃我爷爷奶奶的用我爷爷奶奶的,好逸恶劳好吃懒做,还不好好学习。”
“你可以吃我的用我的。”林无隅说。
“……这就是你给出的解决方案?”丁霁笑了起来。
“不然呢,”林无隅说,“你都说了,好逸恶劳还好吃懒做。”
“其实爷爷奶奶还真是太惯着我了。”丁霁想了想。
“这话说给我听听就行了,”林无隅说,“别跟爷爷奶奶说,本来就被你爸妈抱怨呢。”
“我这说的可跟他俩抱怨的不是一回事!”丁霁皱了皱眉,“当然我也不会跟爷爷奶奶说,我只是觉得我是不是得用点儿功,不干活起码认真学习。”
“刘洋同学还是起到了一定的触动作用的,”林无隅说,“一会儿回宿舍我得感谢他。”

  不过没感谢成,刘洋同学还没回宿舍。
“吕乐陪着呢,”吴朗说,“跟辅导员一块儿,估计检查完身体就得心理上也检查安抚一下吧……丁霁你伤怎么样?”
“缠了一堆绷带说是加压,”丁霁说,“压够了明天拆掉应该就没事儿了,不行就再去看看。”
“你今天太猛了,我靠,”熊大发出了由衷的赞美,“你俩都太猛了,不知道那块儿有没有监控,我明天就去打听一下,要有的话我要申请把那段截出来。”
“让刘洋知道了又发疯。”李瑞辰说。
“哎,”何家宝团在沙发上,“我有点儿害怕,你说他一会儿要是回宿舍了,还是没正常过来怎么办啊?”
“你晚上到我们屋睡吧?”熊大说。
“好。”何家宝马上点头,“我跟吴朗挤一挤。”
“你怎么不跟我挤一挤呢?”熊大问,“嫌弃我?”
“没啊!”何家宝看着他。
“熊大你那床睡你自己都够呛吧。”李瑞辰说。
熊大啧了一声。

  几个人没说几句,小客厅的门打开了,屋里瞬间没了声音。
看清走进来的只有吕乐一个人的时候,又一块儿松了口气似的都喊了起来:“哎――”
“怎么了?”吕乐愣了愣。
“以为刘洋回来了呢,”林无隅笑笑,“吓一跳。”
“他跟心理老师聊着呢,”吕乐说,“可能晚点儿回来。”
“一会儿跟你挤啊。”何家宝赶紧跟吴朗又确认了一遍。
“嗯,”吴朗点点头,“你现在先把被子拿过去吧,别一会儿当他面拿,就不好了。”
何家宝赶紧跳下沙发跑进了屋里。
“他会不会觉得我们孤立他?”熊大问。
“孤立就孤立吧,”吕乐叹了口气,“他大概要先休学,这状态怎么继续上课,真要继续留下,我肯定会去打报告申请让他换宿舍,去博士楼的单间住吧。”
“乐乐也不老大哥了啊?”李瑞辰笑了。
“我今天是真的生气,”吕乐说,“虽然他是有心理问题,但我们又不是专家,也没法一直哄着他吧,今天他把所有人都骂了一遍,还……”
吕乐看了丁霁和林无隅一眼:“别人的私事拿出来说,再心理问题也不行啊。”

  说到了这个话题,屋里有短暂的尴尬,丁霁没说话。
林无隅感觉他和丁霁真是惨,从开始到现在,没有一次是他们掌握主动权的,一次又一次被动面对,现在直接面对这一屋子人。
“没事儿,说了就说了,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林无隅说,“如果有什么想法大家都可以直说。”
“我没什么想法。”吴朗说。
“我也没有啊。”熊大举手。
“我觉得没什么的。”何家宝坐回沙发上。
“都不会有什么想法的,都是受过教育的人,”吕乐看了一眼没说话的李瑞辰,“瑞辰,是不是?”
李瑞辰斜了吕乐一眼:“干嘛专门点我名?”
“你表个态!”熊大看着他。
林无隅对李瑞辰躺枪表示万分歉意,丁霁这会儿开了口,估计是要给李瑞辰解围,毕竟李瑞辰给他俩打过好几回掩护了。
但没等丁霁出声,李瑞辰摆了摆手:“我表个屁的态,我跟他们一样,我还需要表态吗?”
屋里顿时再次陷入了安静。
过了几秒,熊大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拍大腿:“对!我也是!”
“那我也是!”何家宝立马也跟上了。
“哎哎哎!”李瑞辰喊了起来,“干嘛呢?”

  丁霁很感动,非常感动,但也很想笑,差点儿忍不住,手揣在兜里掐了自己一下才没有当场乐出声来。
“声援啊!”熊大说。
“我没声援!”李瑞辰有些无语。
“嗯?”熊大愣住了。
林无隅没忍住,偏开头笑了起来。
丁霁撞了他肩膀一下,小声说:“严肃点儿。”
林无隅笑得更厉害了。
“你真的……”吴朗回过神,“啊?”
“嗯。”李瑞辰应了一声,也跟着笑了起来,“你们怎么回事。”
一帮人顿时全乐了,笑了好半天之后,何家宝才又问了一句:“那他俩是一对儿我们知道了,你呢?”
这个问题让大家同时停下了狂笑,一块儿看着李瑞辰。
李瑞辰低头捏了捏眉心:“能不这样吗?这一屋子除了他俩,全是单身狗,就不能多一只?”
“哦,”何家宝点了点头,“那你好惨。”
“你不也很惨吗!”李瑞辰喊了一声,“你们谁不是一样惨啊!”
“哦对,”何家宝用力叹了口气,“我们都好惨啊。”
“烧了他俩吧。”吴朗说,“代表单身狗。”
“他俩战斗力有点儿强,”吕乐说,“你忘了刚才了吗?”
大家被吕乐一句话又拉回了刚才紧张刺激还很害怕的场景里,又是一通讨论。

  快十二点了也没有谁回屋睡觉。
今天是宿舍的大事日,他们的手机一直都在响,同学都在打听,中途隔壁几个宿舍的人进来了好几轮打听情况的。
这一通搅下来,每一个人精神都有点儿亢奋,加上刘洋还没回来,也没人敢去睡,总得确定了他的状态之后才能踏实。
又过了一个小时,辅导员陪着刘洋回了宿舍。
“你看,大家还都在等你,”辅导员拍拍刘洋的肩膀,“别的都先不管了,今天晚上好好休息。”
刘洋低着头没说话,给大家鞠了个躬之后就回了房间,关上了门。
辅导员问了一下丁霁的情况,又拉开他衣服看了看:“以后再有类似的事,第一时间通知我和学校,你们自己处理太危险了。”
“嗯。”丁霁应了一声。
“已经通知了刘洋家里,本来是想让家里来人先接他回去,但是他父母生病都来不了,”辅导员低声说,“只能是明天我送他回去。”
“怎么个意思?”丁霁问。
“他申请休学,”辅导员说,“先请假几天,手续后面再回来办。”
“哦。”丁霁看了一眼关着的房门,“他正常了?”
“现在情绪还算稳定,”辅导员说,“我本来说让他去我宿舍休息,他不愿意,你们晚上要是听到什么不对,就给我打电话。”

  辅导员走了之后,几个人站在小客厅里愣了一会儿。
“睡吧。”林无隅说,“都累了。”
“嗯。”吕乐点点头,又压低声音,“晚上听到什么就喊人。”大家纷纷点头。
转身各自回屋的时候,刘洋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几个人顿时都一阵紧张,猛地齐齐转过了身。
刘洋看了他们一眼,走出来,进了厕所。
“哎呦,”何家宝松了口气,用气声冲丁霁他们连比划带说的,“一会儿我用你们那边的厕所啊……”
“嗯。”丁霁点点头。

  回了屋之后,丁霁直接往床上一倒:“我什么也不洗了,我直接睡了啊。”
“嗯。”林无隅看了他一眼,“衣服总要脱一下吧,天台上都是灰。”
“帮帮忙。”丁霁坐起来。
林无隅帮着他把衣服脱了:“第一次这么纯洁地做这个事儿啊。”
“你行行好吧,”丁霁压着声音,“现在全宿舍都知道了!”
“那怕什么,全宿舍还记着李瑞辰了呢,”林无隅笑着说,“好惨的单身狗。”
丁霁跟着笑了起来:“哎。”
“睡吧。”林无隅揉了揉他头顶。
“说了别摸我头!”丁霁瞪着他。
“哦,忘了。”林无隅在他鼻尖上弹了一下,“快睡,晚上别乱翻啊,压着胳膊。”
“还好今天是我拉伤肌肉,明天估计就好了,”丁霁躺上,“这要是你,每天晚上掉下床一回,怕是一个月也好不了。”
林无隅笑了半天,拉过被子替他盖好了。
站在床边本来还想聊两句,但丁霁眼睛一闭,也就十秒,就带上了小呼噜。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刘洋的房间已经没有人了,东西也都收拾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
挺感慨的。
昨天那么大的动静,今天这个人就悄然消失了。
不过能记住他的人还是挺多的。
刘洋的事,没到中午全院都知道了,丁霁徒手拽住了一个已经跳出楼的人,也同时传遍全院。“牛!”上课的时候碰到班上的同学都会冲他一竖拇指。
甚至消息里还收到了好几个代为转达的表白信息。
丁霁向来受不了这种过多的关注,中午连食堂都不想去了,趴在桌上:“我就在这儿了,无隅哥哥帮我弄点儿吃的回来吧。”
“好久没这么叫我了,”林无隅看着他,“现在突然叫得这么嗲,是不是怕我追究那几个表白的事儿?”

  “怕你个屁,加一块儿也没你一年收到的多,”丁霁皱了皱鼻子,“我就是不想吃饭的时候再被人夸几句了,我就服了,也没谁直播,怎么就传这么快,再说也不是我一个人干的啊。”
“这得问熊大和吕乐他们了,”林无隅说,“吴朗说他俩差不多可以去开个英雄事迹报告团了。”
丁霁无奈地笑了起来:“不行,下午我自习不去图书馆了啊,我出去一趟。”
“嗯?”林无隅愣了愣,“去哪儿?”
“湛哥工作室。”丁霁说。
“……干嘛?”林无隅说,“我也要去,奶奶的牌牌还没做好。”
“你跟我错错时间,”丁霁说,“各去各的。”
“你能不能有点儿创意啊,我给你刻个牌子,你就也给我刻个牌子?还都找我哥?”林无隅说,“你哪怕送我个保温杯呢?”
“什么老年人的礼物,”丁霁看了他一眼,“你明天再去。”
“林湛要被咱俩烦死了。”林无隅说。

  “你俩真的挺烦人的,”林湛坐在办公桌后头看着手机,“说吧你要刻个什么,要不做个鸡笼吧。”
“嗯?”丁霁愣了愣。
“我那儿有现成的微缩小鸡,能给你凑出一窝来放进去,黄的黑的都有。”林湛抬眼瞅着他。
“湛哥,”丁霁说,“能别跟你弟一样欺负人吗?”
“那你想做什么?”林湛把手机扔到桌上,“胳膊都是废的,你能做什么啊?”
“能看出来?”丁霁活动了一下胳膊,“我感觉我活动挺自如的啊。”
“进门到现在都没用过右手,”林湛指了指手机,“我就问了一下林无隅,说你昨天晚上拯救真・失足青年了。”
“……不提了,”丁霁摆摆手,“我今天就是为了躲这个才来找你的。”
“行吧,”林湛一句都没再多说,迅速换回了之前的话题,“真不做个装着小鸡的鸡笼吗?”
“我求你了。”丁霁冲他作了个揖。
“那你说吧,做什么。”林湛往椅子上一靠。
“其实我还没想好。”丁霁说。
“想好再来。”林湛重新拿起手机,低头开始玩。

  “我本来想画一本那种动态小人儿,”丁霁趴到桌上,“你这儿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材料能做得跟一般的不一样?”
“我这儿又不是印刷厂。”林湛说。
“商量出结果了吗?”孙敏敏在门上敲了两下。
“大壮姐。”丁霁回过头。
“大壮就大壮,姐就姐,别放一块儿叫,”孙敏敏说,“放一块儿听着像金刚芭比。”
“姐,”丁霁说,“还没想好。”
“林湛不是说做个鸡笼么?”孙敏敏说,“里头放一窝鸡。”
“啊――”丁霁喊了一嗓子。
“不许叫鸡哥。”林湛说,“忘了吗?”
“哦哦哦哦,”孙敏敏赶紧摆手,“我真忘了,都让你给带的……要不咱们不放鸡,放别的,放小人儿。”
“放什么它不都是个鸡笼么?”丁霁说。
“放人就不叫鸡笼了。”林湛说。
“那叫什么,人笼?牢房吧那是。”丁霁说。

  “傻不傻啊你,”孙敏敏走了过来,拍了拍桌子,“那叫爱情的牢笼,锁里头谁也别出来了,多好。”
“好肉麻啊。”丁霁说。
“你俩真互补,”孙敏敏叹了口气,“林无隅吧,挺浪漫的,你呢,真是一点儿都……”
丁霁想了想,一咬牙:““要不就这个……爱情的牢笼?能换个名字吗?比如……两个人,二人世界……”
然后忍不住唱了一句:“我和你,you and me……”
“都行,又不往上刻名字。”林湛说。
丁霁笑了起来:“还可以叫……欠债不还。”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