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22 章
首页
更新于 19-12-02 21:44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第22章 入职(3)

  听见脚步声, 电梯间里的男人抬了头。
他神色平静,目光在宋书身上扫过,然后落回到自己抬起的手腕腕表上。“怎么才出来?”秦楼说话间, 从自己倚着的墙面前直起身,走向宋书。
那人语气自然,自然得几乎要让宋书恍惚觉着两人是早就约好的、而且已经很久很久都习惯如此相处。
如果没有当年的那件事情,那或许今天这样一幕就真的只是温馨的日常吧。

  宋书想着,然后她退后一步。
――男人伸过来的手捞了空, 在她面前停住。
秦楼眼底的情绪沉了沉。
宋书像是丝毫不察, 微仰起头, 明媚莞尔:“秦总也没有下班吗?您作为公司一把手都这样辛勤, 难怪Vio资本会有如今的地位。”
“……”秦楼不语,背着光的眸子黑沉,只盛得下她的身影。宋书也不介意, 继续说:“不过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准备下班了,秦总也早些回去休息吧。”说完,宋书朝秦楼颔首, 然后便扶着挎包从秦楼身旁绕过去。
秦楼当然不可能就这样放她走。
宋书走到电梯前, 伸手去按墙上的下行键的时候,纤细的手腕就被男人一把攥住了。秦楼强行拉着她转回身。
宋书眼底情绪一晃,但最后还是没有挣扎,她被秦楼单手扣着手腕压在梯门旁的墙壁上。
另一侧的挎包跌落在地, 金属扣在光可鉴人的瓷白地面上叩击出清脆的响声。

  宋书抬眼, “秦总, 您这样的行为已经足够我去调取录像然后告您性骚扰了。Vio的这份工作我很珍惜,希望您不要给我这样的机会?”
“去告。”
秦楼俯身, 他挺拔的身影带着背光的阴翳笼罩下来,把宋书的身影遮得严严实实。
男人的呼吸声有些重,且压抑;语气里也是同时交织着复杂的痛苦和欢.愉。
他握住宋书的另一只手腕,同样拎起来,扣压在她头顶的墙上,然后他俯身――
宋书低下头,避开那人的呼吸。
“秦、总。”

  秦楼动作停顿了下,然后继续。他将肩背压得更低,歪过头以一种从下亲吻的角度,继续靠近。
宋书避无可避,被那人按在头顶的冰凉墙面上的双手虚握了下,但那点挣扎的欲.望还是被她压回心底。
男人的呼吸越来越近,像是要吻在她的唇上――最终却在只有咫尺的距离前停下来。
空气凝滞几秒。
秦楼低声笑起来,声音嘶哑。
漆黑的眼随着眼帘慢慢撩起,他自下而上地望着她。
“这样,监控能拍下的东西是不是更证据确凿些了,秦小姐?”

  宋书表情微僵。
几秒后她轻笑起来,“秦总一直喜欢跟公司里的女下属这样开玩笑吗?”
秦楼眼神躁戾,却也跟着笑,“你情我愿的事情,不可以吗?”
“那秦总大概对我有什么误会。您在面试那天听到了,我已经有未婚夫了,他就是隽升律所的余起笙,秦总应该有所耳闻。”
“没关系,”秦楼眼底情绪更加阴沉,一句一个字音地往外挤,“成人游戏而已,我不介意。”
“……”
宋书微皱眉,倒不是因为秦楼的话,而是因为那人说话时明显无意识加重了的手劲。
她在心里叹气。
一边说不介意一边一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的模样,秦楼这点别扭的性格这么多年了也没见长进。

  就在僵持的时刻,他们身旁梯门内传来电梯上行的机械声音。
宋书想起什么,脸色微变。
她扭头看向墙壁上的三角指示灯和旁边的楼层显示。
电梯正从一楼畅通无阻地向上运行。

  宋书转回来,“秦总,我未婚夫刚刚已经在楼下等我了,现在应该正在上楼,所以请你放开我,免得我们之间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秦楼眼底情绪一狞,随后他轻咧嘴角笑了起来,眼神里戾气重的吓人,“误会?没什么误会,看见了不是刚好吗?”
“……”
宋书知道这人是又疯起来了。这会儿越是逼他,以后受到的“反噬”恐怕就要越厉害――然而那个数字已经接近10了。法律合规部就在12层,Vio的电梯一层基本三秒左右,换句话说,最多10秒,电梯就要停在他们身旁不足半米的位置。
而两人此时的姿势――宋书双手被钳制着按在头顶的墙壁上,秦楼以最暧.昧的距离俯身下来,一副随时要吻到她唇上的模样。
宋书没时间多考虑以后秦楼会变本加厉还给她的报应了。
她冷下声音。
“秦总,我给您最后一次机会――立刻放开我。”
“……”
秦楼作势吻她的唇,然后只隔着几毫米的距离停着,不知道是在折磨宋书还是折磨他自己。
听见女人的威胁他也只是笑,“不然呢,你要怎么做?”
宋书抬眼。两人身旁,电梯发出“叮”的一声轻响,数字显示屏停在“12”。

  “抱歉,秦总,这是你逼我的。”话声落时,宋书突然屈腿提起。
一记膝击撞进秦楼怀里。
秦楼吃痛弯腰,宋书趁势一躬身,从他手底下的钳制里脱身出来,还顺便捡起了自己掉在地上的挎包。
她拎起挎包站稳的下一秒,梯门缓缓打开。

  刚要走出来的余起笙愣在电梯门内――
梯门前不远处,秦楼捂着腰腹位置,微微佝偻着身体。几米远外,宋书平静地站在那儿,腰板绷得笔直,精致的面孔上罕见地没有任何情绪。
余起笙呆了几秒才走出电梯,他皱起眉担心地看向宋书,“秦情,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宋书眼神微动。
几秒后她淡淡一笑,“没什么,我是在这里等你,至于秦总,大概是突然撞到墙上了。”
宋书抬起手,轻挽上余起笙的臂弯,她的眼角弯下来,笑意明媚了许多,“你不是说有家私房菜馆不错吗?我刚好加班饿了,我们这就走吧。”
宋书的突然亲近让余起笙意外地停顿了下,不过想了想他便了然。
“好,我们走吧。”
“秦总,那我们改日再――”

  冷淡客套的话声未落,突然被笑声盖了过去。
宋书和余起笙停住脚,余起笙回过头去。秦楼扶着墙面笑起来,一边笑一边低声咳嗽着,手始终按在腰腹位置没有拿下――他笑得很厉害,不可自抑,空旷的楼道里只听得到他笑到嘶哑的声音。
在这样的夜里,这笑听着格外恐怖。
余起笙不由地皱起眉,伸手想把宋书护在身后。

  宋书没有回头。
背对着秦楼,她脸上的笑意和明媚早就像是洇了水的画布褪洗掉了所有的墨彩。
她低垂着眼,左手在身前攥得很紧。
指尖惨白,指甲在掌心压出渗血的血痕来。
“别管他,”她听见自己的声音空洞冰冷,“我们走吧。”
余起笙犹豫着转回来,看了一眼宋书的表情,他点头,“好。”
两人踏进电梯。
余起笙作为Vio的长期合作律所伙伴,一直有这里的访客卡,他主动刷卡按下楼层。
梯门在他们面前缓缓闭合。

  在只剩下随后一道两掌宽的宽度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突然按上电梯。
时刻提防的宋书瞳孔一缩,慌忙按下身旁的开门键。
只有电梯内的余起笙看到了她这个动作。余起笙表情复杂地低头看向宋书。

  而梯门此时已经被秦楼掰开。
扶着梯门两侧的男人眼底布满了血丝,看起来骇人可怖。他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宋书,那深处藏着翻江倒海一般的哀切,“你真不是她?”字字嘶哑,从嗓子里挤出来。
在梯门开时,宋书已经调整过表情。此时她和方才离开前一样笑得平静而冷淡。“秦总,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更不明白您到底为什么要这样纠缠不放。”
“……”
秦楼死死地盯着宋书,瘦削面庞上颧骨微微地颤动。那眼神犹如野兽,像是下一秒就要扑上来把人撕得粉碎。

  余起笙终于还是忍不住,把宋书拉到自己身后――
“秦总,您到底想对我的未婚妻做什么?”“我的”两字被余起笙咬得格外重。

  宋书的身影被遮蔽,秦楼的目光缓缓落到余起笙脸上,“你凭什么说,她是你的未婚妻?”
余起笙气极反笑,“我和秦情自小认识,两家更是世交,青梅竹马多年――我们的婚约更是两家父母亲自面谈协定,我为什么不能说她是我的未婚妻?”
“……父母?”
秦楼眼神一空,他怔怔地望向宋书。

  宋书似乎不察他的情绪失态,闻言只淡淡地说:“原来秦总是把我误当做别的什么人了?那真是遗憾,我自幼一直和父母生活在国外,前不久一家人才回国,我与起笙的婚约也是那时候订立下来的――您如果不信,随时欢迎您上门做客。”
说完,宋书示意梯门。
“如果秦总没有别的事情,那麻烦您退后一步,我们要离开了。”
“……”
秦楼僵硬得如同木偶,慢慢向后跨了一步。

  梯门重新关合,缓缓下行。
门内,宋书从余起笙的臂弯间抽回了手,面上的笑容也在一瞬间褪去了。
“利用完就立刻松手,”余起笙玩笑说,“你这样让我有点伤心了――而且,你不怕他回去调监控吗?”
“……”
半晌没等到声音,余起笙侧回头看向身旁,却见宋书的脸色苍白,眼睛紧闭又睁开。
然后宋书才张口,“他不会怀疑了。”
余起笙问:“为什么?”
“因为我……打他了。”
余起笙一愣。
而宋书这一瞬声音里再也压不住的难过和心疼涌出来,像是又回到多少年前那个无助的孩子。
她声音微微地颤,越是想压越是压不住。“宋书是不会那样对他的,她怎么会舍得。”

  余起笙怔了怔,然后他想起他们离开之前,秦楼撑着墙面发出的令人觉着可怖的笑――到这一刻他才有些恍然,原来那笑里是藏着这样的认知和绝望的。
余起笙轻叹了声。
“但你其实是为了他才这样竭力和他撇开关系的,不是吗?”
“……”
电梯重新停下,梯门打开。

  宋书就像没有听到余起笙的话,她咬着牙逼迫自己往外走,不能回头。
她怕哪一刻心底那道防线再也绷不住,大坝后的情绪会如同决堤的洪水,倾泻而下,冲垮她为那个人设下的所有防护。
距离,就是对他最好的防护。

  宋书的挎包里,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她身影一停。
余起笙的目光也转落过来,看着宋书动作发僵地从挎包里拿出手机。
亮着的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宋书深呼吸了下,平复情绪后她接起电话。
“喂,您好。”

  电话对面风声猎猎里,传来疯子那哭一样的嘶哑笑声――

  “洋娃娃,救我。”

  “――!”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