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23 章
首页
更新于 19-12-03 12:09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第23章 疯子(1)

  短暂的五个字之后, 电话挂断。
宋书身体僵直在原地,愣了大约有五秒的时间,她回过神, 眼神一颤,扔下挎包便转身跑向电梯。
“秦情!”余起笙急了,“你去哪儿?”宋书在电梯里按下天台所在的最顶层,一边用力反复地去按关门键,一边看向闭合的梯门间余起笙的身影:“对不起余总――我必须得上去。”
余起笙来不及回应, 电梯已经关上了。一两秒后, 它缓缓向上运行。电梯内, 宋书拿着手机回拨方才的号码, 然而每一次听到的都只有“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电子女声。
短短几十秒的电梯,对于宋书来说就像是身在地狱一样的煎熬难捱。
等到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她想要不想地跑出去。

  Vio的顶层天台是做成空中花园的格局, 到处都是修剪整齐的灌木丛和漂亮的园林树。
除了那些树丛和灌木丛里藏着零星的灯光,还有不远处那架指示时间的血红色的LED灯外,整个天台上都只有昏黑的夜色和猎猎的风声。
一道人影都看不清。
宋书慌了神,“秦楼――!”她快速转着身体和目光, 一边跑一边找过途经的每一个角落和空隙, “秦楼!!”
女人的声音带着濒临崩溃的压抑。
“秦――”
宋书的声音戛然一停。
她猛地扭头看向天台尽头的某个方向,从那里吹过来的风声里隐隐带来熟悉的音乐声――
“Why don't you lock me up with joy and kisses(你为何不用欢.愉和亲吻把我锁住)?”
“Lock me up with love(用爱把我禁锢)?”
“Chain me to your heart's desire(用你的欲.望把我囚困)”
“I don't want you to stop(不要停驻)……”

  宋书瞳孔猛地一缩。
她辨认出来了,这是她第一天到Vio的23层时,在那里听见的轰鸣过又停歇的乐声。
宋书只感觉心脏都猛地缩紧了, 她拔腿跑向天台的尽头。
“秦楼!!”
女人的声音在风里吹得喑哑力竭。

  等她终于停住身, 看见天台矮墙上坐着的那道身影时, 宋书的眼圈蓦地通红。
还好……还好不是最坏的结果。
宋书按着被冷冽的风撕得刺痛的嗓子和胸口,只觉得自己大概也快要疯了, 但现在还不行。
疯也需要恣肆和自由,而她背负着太多太多,她没有这样的自由。
从九年前她醒来的那一刻起,她的生命就已经不是为自己活的了。

  宋书撑着膝盖把呼吸平复,然后慢慢直起身。
“秦楼,你先从那上面下来,我们好――”
“你来啦。”
背对着她的人突然开口,声音里带着笑。
宋书顿了顿,“对,我来了。”
“你知道这首歌叫什么吗?”
“……不知道。”
“在国外的时候,你没听过?”
“没有。”
“那我教你,它叫《Lock me up》,中文名就是,《锁住我》。”
“……”
宋书不安地攥紧手,秦楼此时的情绪状态太过平静,这平静比发疯更叫她不安,她艰涩地张口:
“好,我记得了,我今晚回去就听。现在你先从上面下来,到天台里面来。”
“到那里面……做什么呢?”秦楼突然笑了起来,他撑着那台子,笑得前仰后合,在这23层的高楼边缘摇摇欲坠。
只是那笑声逐渐嘶哑、阴沉,到最后再次开口时已经犹如从胸腔里硬生生撕出来的痛:“反正我的锁都已经不见了,我还到那里面做什么呢?还不如……”
他撑着高台,慢慢站起身。
背对着宋书,俯瞰着脚下灯火如流,秦楼嘴角咧开无声的笑。

  “秦楼!”
宋书的声音终于也歇斯底里。她手指都按不住地颤栗,几次想上前却生怕一不小心逼得那人做出更危险的姿势。
“……”
听见宋书明显带上哭腔的声音。秦楼的笑停顿住。几秒后,秦楼慢慢转过身,看向站在天台的空中花园前的女人。
背后23层高楼下寒风猎猎。
秦楼缓缓蹲下身,然后伸出手臂。
“过来。”

  宋书这一次想都不敢再想,她快步跑过去,紧攥住那只手,然后狠狠地把人向自己的方向一拉。
“砰。”
一声闷响后,两人一起从空处扑进柔软的人工草地。
宋书垫在下,仰面被摔上来的男人完全压住。她方才呛了几口凉风,到现在真正地放松下来,终于压不住咳嗽声。宋书转过头,顾不得把压在身上的男人推开,已经先咳得撕心裂肺了。
秦楼埋在她另一侧的颈窝和长发间,听着耳边的脉搏跳动和急剧咳嗽的呼吸声,生命的力量在这一刻那样鲜活动人。没有什么比这更好地证明她的存在。
秦楼突然支起身,然后伸手扣住身下咳得鬓发缭乱的女人的下颌和颈。
宋书微怔,一边压着低咳一边侧回目光:“秦――咳咳――秦楼?”
“我想‘杀’了你。”
秦楼低下漆黑的眼,没有任何征兆的,他这样说。
宋书的理智大约还没有从方才的惊魂里镇定回来,此时全凭本能的反应,“不行。”
“为什么?”
“那样犯法。”
“……”秦楼眼神动了动。几秒后他勾勾嘴角,“那我也想。”
宋书微皱起眉。
她能感觉得到秦楼钳制住她下颌和颈的手完全没有用力,是连伤到她都不敢的力道,但秦楼的眼神和表情看起来又不像在开玩笑。
放任这疯子独自疯了几年,有些想法连她一时都捉摸不透了。
宋书正艰难地调动着惊魂甫定的理智竭力做出判断和思考的时候,她看见眼前上方,秦楼不满地开口:
“问我怎么做。”
“?”
“问我,要怎么做来‘杀’了你。”
“……”
考虑到身后不远处就是天台的尽头,宋书已经决定在离开这里之前对这个人百依百顺,“你要怎么做――”
话没说完,疯子嘴角勾起得逞的笑。
“这样。”
随着话音一起落下的,是一个炙烈而滚.烫的吻,连呼吸都不放过,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吞下去一样。
那双在整个过程中不曾闭上的墨黑的眼里,满藏着已经压抑隐忍到狰狞的渴.求和欲.望。
宋书连分毫的挣扎余地都没有,被那人死死地按在人工草丛里,放肆地亲.吻着。

  到某一刻终于停下的时候,宋书真觉着自己方才已经闻到濒死的腥气了。
她压着恼怒,刚转回头,就见面前阴影再次笼罩下来。

  宋书几乎心理阴影了,连忙偏开头。
那人顺势俯到她耳边,似乎是察觉了她方才本能躲避的动作,他在她耳边恣肆又恶意地笑了起来。
“这一层是我的私人区域,只有我有这里的监控录像,我要把刚刚那一段剪辑下来,发给你未婚夫,让他好好欣赏――这是回报你为了他踢我的那一腿。”
“――!”
宋书扭回头,被吻得通红的唇瓣气得微抿起来,乌黑的眼瞳里润着漂亮的水色。
秦楼盯了几秒,眼底的墨色又抹上重重的一笔。他咧开嘴笑起来。
“算了,我后悔了。这样的录像我应该留着,自己欣赏。”
宋书轻吸了口气,让自己保持镇静,“闹够了的话,起来吧。”
秦楼眼神一戾。
“够?这怎么够,我不是说想‘杀’了你吗?”
“你还想怎样。”
“我想……”秦楼笑得更疯了,他俯身到她耳边,低语,“我们做到死吧,好不好?”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