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02】
首页
更新于 19-05-16 10:42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高二二班的同学早在暑假期间就得知,新学期开学班上会转来一个特殊学生。

  班主任刘庆华没具体明说戚映的情况,只是在班级群里告诉学生,新同学的爸爸是一名为人民牺牲的警察,光荣伟大。新同学是烈士的女儿,英雄的后人,大家一定要互帮互爱。

  这群青春期的少年少女平日生活中最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成绩考试,再加上个暗恋苦恼,什么时候见识过“烈士英雄”这种形容词,震撼过后纷纷刷屏保证,一定爱护新同学!

  开学期的校园充满了蓬勃朝气。

  戚映虽然已经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乍一见周围这么多人,多少还是不适应。

  她自出生颠沛流离,所经之处满目疮痍,哀鸿遍野。后来深居将军府,身边也不过两三个伺候丫鬟,记忆大多死气沉沉,孤寂冷清。

  唯一能想起的热闹,是那一年的上元灯节,将军恰好归京,换了便服领她上街,在比肩人群中牵着她的手,买给她一串糖葫芦。

  那糖又甜又黏,把她牙齿都粘住了,将军问她:“好吃吗?”

  她张不开嘴,暗自羞恼,只得点点头,又迟疑着把手中的糖葫芦伸过去。将军却只是笑着摇头,“买给你的。”

  后肩被人猛地一撞,戚映脚下一个踉跄,打断了回忆。

  走廊一阵风似的跑过去一群男生,骂骂咧咧你追我赶,俞濯一把扶住戚映,冲着已经跑远连句道歉都没有的人骂了句:“没长眼啊?”

  没想到跑在最后的那个男生听见了,一个急刹转过身来,看样子是想过来跟俞濯说道说道,刚往回走了两步,就听见自家兄弟喊:“屈大壮你磨蹭什么呢?让哥还等着我们呢!”

  被叫做屈大壮的男生朝俞濯竖了个中指,转身跑了。

  俞濯不甘示弱地回了一个中指。

  旁边靠着阳台的眼镜男好心开口道:“同学,我劝你不要惹那群人。”

  俞濯上初中就是个刺头,最不怕惹事,听到告诫也只是冷笑一声:“怎么就惹不得了?”

  眼镜男捂着一边嘴角说:“那都是跟着季让混的。”

  俞·初生牛犊不怕虎·濯:“季让?哪个王八蛋啊?没听过。”

  闹腾的四周顿时静了两秒。

  眼镜男像是没想到他会如此口出狂言,目瞪口呆一会儿,留给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麻溜地跑了。

  俞濯还不知道自己惹了什么事,替拘谨站在原地的戚映拍了拍衣服,又牵起她的手腕,将她带到了班主任办公室。

  刘庆华正在整理花名册,刚好翻到戚映的那一页。寸照上的女生扎着马尾,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嘴角挽着浅浅的弧度,看上去又乖巧又安静。

  听到喊报告,抬头一看,比照片上还要漂亮的小姑娘怯生生站在门口。

  俞濯把戚映交给刘庆华就回自己教室了。

  刘庆华在办公室试着跟戚映交流了一下,连说带比划的,戚映背在身后的手微微发抖,努力去理解对面这个陌生人想要传递的意思。

  隔壁班的老师在旁边说:“老刘,这就是你班那个特殊学生啊?这又听不见说不了,你瞎比划她也看不懂啊。”

  最后刘庆华放弃了,在本子上写字给她:“我姓刘,是你的班主任,我现在带你去教室,新同学都很友好,别担心。”

  戚映终于松了口气,乖乖点了点头。

  高二二班就在走廊尽头,新学期第一次上课铃已经拉响了,刘庆华推门而入,闹腾的班级瞬间安静下来,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向她身边那个清瘦的身影。

  戚映下意识往刘庆华身后躲。

  刘庆华察觉到她的害怕,握住她的手轻轻拍了拍,把她带到讲台上,“这就是我跟你们提过的戚映同学,今后她就是我们二班的一份子。戚映情况特殊,大家要多帮助她,和她交朋友,来,鼓掌欢迎一下。”

  班上哗啦啦响起掌声。

  戚映看着这整齐划一的鼓掌动作,虽然听不见,也知道这是欢迎她的举动,因为紧张而泛白的脸上展出一个笑容。

  二班的同学鼓掌鼓得更带劲了。

  戚映的新同桌是一个有婴儿肥和小梨涡的女生,叫岳梨。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戚映,等她一坐下,立刻伸出手以示友好。

  戚映跟她握了握手,岳梨趁着刘庆华讲开学事宜,掏出自己早就写好的个人介绍,一脸兴奋地递给戚映看。

  这介绍要是再工整些,加上工作经历,简直可以拿来当简历。

  戚映连岳梨家里几口人,养了几条狗,喜欢吃甜粽子还是咸粽子都知道了。

  她前后左右的同学有样学样,接下来的班会课戚映基本都在看简历中度过了。

  下课后,班上的女同学叫戚映一起去上厕所。

  学生时期,一起上厕所就是友谊开始的征兆。

  戚映虽然并不需要解决膀胱,但同学们笑脸洋溢,热情友好,她不会拒绝这份善意,只得跟上。

  二班的女生们把她当个易碎品似的围在中间。

  呼啦啦地去,呼啦啦地回,期间还会跟隔壁班的同学聊上两句。

  “这就是你们班那特殊学生啊?”

  “你们班的班花是不是要换人啦?”

  “她真的什么都听不到吗?”

  ……

  …

  一上午时间,高二年级就传遍,二班转来了个非常漂亮的聋哑少女,她爸爸是为人民牺牲的警察。

  吊车尾的九班男生们虽然刚跟外校的刺头学生干了一架,其中两个脸上还带了伤,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参与八卦。

  前去二班打探的同学一波又一波,没多会儿屈大壮就骂骂咧咧地回来了:“草,毛都没看到。二班那群书呆子用书把窗户都挡住了,至于吗?”

  屈大壮原名屈鹏,体育生身材长得壮,因此得名。

  “咋不至于?”刘海洋踢了他一脚,“那可是烈士子女!能让你随便看吗?”

  屈大壮悻悻:“看两眼又不掉块肉。”

  走廊外传来闹哄哄的声音,“我这有特殊同学的照片!谁要看?”

  教室里顿时起此彼伏:“我要看!给我看看!”

  最后一排靠窗角落里,伏在课桌上的少年像是被吵到,头也没抬,只脚下猛地朝前一踢,前排的凳子哐当两声砸在地上,教室顿时安静了。

  屈大壮朝刘海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连跟着他混的这群少年都噤若寒蝉,更别说其他学生,大气不敢出地闭嘴了。

  半晌,空气里响起冷淡的声音:“很光荣吗?”

  屈大壮一脸茫然:“什么?让哥你说啥?”

  伏在课桌上的少年终于抬头,乱糟糟的碎发下一双黑眸如刀,看人时犹如刀锋过境,唇角却挑了个痞痞的笑,“我说,为人民牺牲,很光荣吗?”

  跟在季让身边混了这么久,再没察觉他现在情绪暴躁,就白混了。

  没人敢接话。

  季让无声笑了下,又重新趴回课桌上。

  一直到放学,向来闹腾的教室后排都安静如鸡,连老师都奇怪这群坏学生今天怎么这么听话。

  放学铃刚响,八班的骆冰横冲直撞地跑进来:“让哥!刚姓李那小子跟我打报告,说高一有个新生骂你王八蛋!”

  季让还趴着没什么反应,身边几个人已经坐不住了。

  “我操?哪个傻逼这么狂?”

  “狗日的,干他!”

  “一天不打上房揭瓦,这一届的新生很猖狂啊。”

  季让懒洋洋站起身来,拎起校服搭在肩上,“把人带到西塔巷。”

  骆冰得令,掉头飞奔。

  ……

  开学第一天,其实没上几节课,基本都在收作业,发新书,调座位,临近下午才上了一节语文一节数学。

  戚映以前不认字,后来进了将军府,也不过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如今有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她突然就成了一个学富五车的人,简直受宠若惊。

  原主的成绩不错,以前排名在年级前十,戚映看着数学课本上的公式图形,竟也神奇地理解了其中的意思。

  虽然听不见老师讲课,但还是认真地眷抄了黑板上的笔记。

  她知道任何时代大家都喜欢有学问的人,如今好不容易得来上学的机会,可以跟男生一样享受平等自由,更要万般珍惜。

  密密麻麻记了整篇笔记的岳梨一看戚映的本子,顿时觉得自己被秒杀了。

  她自惭形秽地给戚映传小纸条:映映,你的笔记好有条理啊,能借我抄抄吗?

  戚映觉得自己大概是连这具身体的学习天赋也一起继承了,很大方地把笔记借给她了。

  放学后俞濯来接她。

  戚映跟周围的同学挨个挥手打了招呼,才终于背着书包踏出教室。

  刚走到校门口,俞濯的哥们杨心远飞奔着追上来,气喘吁吁地说:“我刚听说季让带人来堵你了,你赶紧走!”

  俞濯:“哪个季让?”

  杨心远:“你骂王八蛋那个!海城一中的校霸!”

  俞濯脸色一变。倒不是害怕这个传说中的校霸,而是戚映现在跟着他呢,要是戚映少根头发丝,他怕是要被他爹扒皮。

  不远处骆冰已经带人气势汹汹走了过来。

  俞濯一把把戚映推到杨心远身边:“你先带我姐去七里香奶茶店,我一会儿过来找你们。”

  七里香奶茶店的老板是周杰伦的粉丝,不管什么时候去店里,都能听到周杰伦的歌。

  杨心远帮戚映买了杯奶茶,忐忑不安地等着。

  一直等到戚映喝完整杯奶茶,连珍珠都没剩一颗,俞濯还没回来。

  他想起季让上学期把高年级的学长打进医院的事,再也坐不住,给戚映打字让她在这里待着不要乱走,跑出去找俞濯了。

  戚映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察言观色,也知道情况不妙,想到刚才俞濯的反应,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不由得担心。

  想了想,也起身去找他。

  ……

  西塔巷就在学校后门。

  俞濯一个人面对对面一群人,丝毫不虚。他初中就是一霸,又打小练跆拳道,打过的架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还真没把这个海一校霸放在眼里。

  吊儿郎当地往那一站,非常欠揍地问:“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

  众怒!

  屈大壮撸起袖子就骂:“你他妈别猖狂,一会儿哭爹叫妈都来不及!”

  一群人就要涌上去揍他,空气里传来冷淡的嗓音:“让开。”

  俞濯看着比他高出一个头的少年模样慵懒地从分开的人群中走上前来。眼皮半掀,要笑不笑,问他:“俞濯是吧?”

  俞濯冷笑:“是你爷爷我。”

  季让朝他勾了下手指:“来。”

  俞濯提拳就扑过去了。

  他在单挑上还从没吃过亏。

  结果一拳挥空,几乎是瞬间,小腹一痛,整个人被季让一膝盖差点蹬翻。

  俞濯心说,完犊子,轻敌,遇到高手了。

  两人还要再打,寂静的巷子突然传来一阵哄闹,紧接着十几个人从拐角跑出来,拎棒的拿砖的都有。

  屈大壮大骂:“我草,你他妈还埋伏兵!”

  俞濯大喊:“不是我的人!”

  屈大壮定睛一看,居然是今早上被他们收拾过的隔壁三中的刺头们。

  趁着他们这里正交战,趁火打劫搞偷袭。

  单挑变群殴,俞濯站在中间真是好生无辜。

  打谁都不对。

  索性开始观战。

  季让下手是真狠,看得出来身手练过,干脆利落,一拳下去能见血。但季让这次来堵他,本来就没带几个人,也没拿工具,对方仗着人多势众又有武器,很是猖狂。

  俞濯思索着,好歹是一个学校的,要不要搭把手呢?

  正想着,一个手拿钢棍的小个子趁着季让背身对付另外两个人,突地扑过去抡起钢棍就往下砸,俞濯大喝一声:“小心!”

  话音刚落,眼角闪过一个人影,尚未反应过来,来人扑到季让身后,硬生生替他捱下了那一棍。

  待看清来人是谁,俞濯冷汗瞬间就冒出来了。

  “姐!”他睚眦欲裂地冲上去,一脚把偷袭的小个子踢飞,“我□□妈!”

  季让猛地回身,一把抱住身后瘫软的身体。

  鼻尖闻到浅浅甜香。

  低头,对上一双泪眼朦胧的眼睛,像坠满了月色星光。

  她无声喊他:“将军。”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