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04】
首页
更新于 19-05-17 10:13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戚映没有伤到骨头。

  大概是那偷袭的小个子见突然有人冲上来,下手迟疑了。俞濯松了口气,将医生开的药藏在书包里,回家半道上又欲盖弥彰地去文具店买了点新文具让戚映拎着。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以俞程护犊子的性格知道了,肯定会去学校闹得不可开交。

  俞濯深沉地想:同龄人之间的事,还是不要让大人掺和进来了。

  他跟戚映统一好了口径,就算到时候被发现有伤,就说是不小心撞的。

  回到家,晚饭已经做好了。

  戚映的口味和原主一模一样,连爱吃的菜都一样。自从她住进来,舅妈基本每天都会做一道她爱吃的菜,这让戚映感动不已。

  俞程问了几句学校的事,例如有没有坏学生欺负映映啦,有没有小团队排挤映映啦,有没有同学看映映听不见说不出嘲笑她啦。

  俞濯翻白眼:“大家都很忙的好不好?你以为现在的高中生作业很少吗?”

  俞程想起今早在校门口看见的那个骑摩托车的不良少年,对俞濯的话持怀疑态度。

  吃完饭戚映就回自己房间了,坐在书桌前埋头写写画画。俞程站在门口瞅了两眼,又回头看了看躺在沙发上打游戏的俞濯,走过去踢了他一脚。

  “去看看你姐在写什么。”

  俞濯怪不情愿的:“你管人家写什么?说不定写作业呢。”

  俞程瞪他:“她课都听不了写什么作业!去看看!”

  俞濯正厮杀到激烈关头,烦得不行:“那万一在写日记呢?知不知道尊重孩子的隐私?”

  俞程拧他耳朵:“医生怎么说的都忘了是吧?不能因为她表现平静而放松警惕!她最近太正常了,我这心老提着,万一真在写日记更好,特殊时期,隐不隐私的不重要!”

  俞濯在被干扰中送了个人头,手机一摔,在俞程怒目下不情不愿地走进戚映房间。

  她听不见,他也不用故意放轻脚步。他个头高,才十六岁已经窜到一米八,走到她背后时刚好能越过她头顶看到摊在书桌上的笔记本。

  戚映没察觉背后有人,还专心写着。

  俞濯看了两眼,转身出来,俞程问:“怎么样?看到了吗?”

  他挠了挠脑袋:“看到了,她好像在……写小说。”

  俞程:“写小说?”

  俞濯迟疑着:“什么将军,战场的,还是个古代小说。”

  俞程沉思片刻:“写小说也挺好的,转移注意力,发展个人兴趣嘛。”

  ……

  屋内,第一次写日记的戚映合上笔记本,看着窗外降下来的夜色,无声弯起了嘴角。

  真好啊,她又遇到了她的将军。

  虽然这一世将军已经不认识她了,但是没关系,这一次,换她去认识他。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俞程照例开车把俞濯和戚映送到学校。原本有些抗拒学校的戚映这一次高高兴兴地走进了校门。

  一进教室,就发现班上同学都目含关切地看着她,戚映不明所以,刚坐下,岳梨提着早餐风风火火地跑进来,看见戚映,眼睛一瞪,飞快跑到她身边,噼里啪啦说着什么。

  说了半天才想起戚映听不到,一拍脑门,扯出作业本写:映映,你没事吧?!你怎么会惹到季让?!

  戚映一脸迷茫,回她:我没事,怎么了?

  岳梨嫌写字慢,左右看了一圈,没发现老师,偷偷摸摸掏出手机打字:昨天放学救护车都开到校门口来了!好多同学都看到你被季让打了!

  戚映:……

  她正准备打字回复,刘庆华脚步匆匆走进教室,岳梨唰的一下把手机藏起来,刘庆华径直走到戚映跟前,也是一脸担忧看了她半天,然后比划着让她跟自己去一趟办公室。

  等戚映一走,班上几个男生立刻七嘴八舌地说开:“新同学才来一天,九班的人真不是东西!”

  “就是!欺负聋哑人算什么!”

  “季让平时作威作福就算了,怎么能对特殊同学动手啊!”

  “事情已经闹到校长那去了,看这次他还有什么话说。”

  “上学期他把高三的学长打进医院,我还以为他会被开除,结果屁事都没有。这次肯定跑不脱,那可是烈士子女!”

  暗恋季让的女生不少,二班也有,顿时反驳:“事情到底怎么回事还不知道呢,季让从来不打女生的。”

  “一群长舌男,只敢在班上骂,有本事去季让面前说啊。”

  班上吵得不可开交,办公室里,戚映已经从刘庆华那里了解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很快,教导主任和校长都匆匆赶来了。

  说好了要给烈士子女一个温馨友爱的环境,结果这才开学第一天就发生这种事,教导主任快气死了:“我就说了!留着那个季让是个祸害!上学期就该把他开除,简直是我们一中的害群之马!”

  说着话,到了办公室,只能收了话头,转而去关心戚映。

  戚映握着笔在本子上写:季让没有打我,是误传。

  教导主任一手字写得龙飞凤舞,戚映看了半天才看懂:戚映同学,你不要怕,把真相说出来!我们学校绝对不会包庇!

  戚映正要将整件事写下来解释,九班的班主任刘尧领着季让过来了。

  刘尧平时是不大管季让的,不是没管过,没用,季让永远都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让人怀疑自己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后来慢慢也就懒得理他了,只要他不搞事,刘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结果这次居然欺负到特殊同学身上去了!

  刘尧已经骂了他一路,季让还是那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一进办公室,看见乖乖坐在那里的戚映,要笑不笑地勾了下唇角,懒洋洋往椅子上一坐。

  教导主任气得差点跳脚:“你给我站起来!”

  季让不仅没站起来,还翘了个二郎腿,看那模样,他好像还想点根烟。

  几个老师面色难看,校长眼神复杂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季让,这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几位老师都在,你解释一下。”

  季让眼皮都懒得抬,声音散漫:“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们不是已经认定我打人了吗?什么处分快点给。”

  教导主任又要骂,校长伸手止住他,继续道:“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孩子,虽然冲动了些,但也不是是非不分……”

  话没说完,衣服被人扯了一下。

  校长回头,戚映站在他身后,伸手递过来一个作业本,上面写了一段话。

  几个老师都低头去看。

  待看完,方才还怒气冲冲的神色突然变得复杂。

  校长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转头看季让:“我就说,你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孩子。这种见义勇为的好事为什么不愿意跟老师解释呢?”

  季让:……

  他做什么了?怎么还跟见义勇为扯上关系了?

  校长:“外校的不良学生欺负戚映同学,你看到了帮忙是正确的,但是最好不好使用暴力的方式解决,以免自己受伤嘛。你知道叫救护车,那也该知道叫警察。不过这次你保护了戚映同学,学校奖罚分明,会给你加学分的。”

  季让:……

  谁他妈要加学分。

  他不耐烦地抬头看戚映,对上少女甜甜的笑,神情一滞,暗骂了一句,又垂下眸去。

  事情解决,戚映和季让各自回班上。二班和九班一个在头一个在尾,上了楼梯后就要分别左右拐。

  上楼梯的时候,戚映一直乖乖走在他身后。

  正是早自习时间,楼道一个人都没有,季让上楼梯的脚步一顿,回过身来。

  戚映就在站在距他两阶台阶的位置,仰着头,清澈眸子里都是柔软的笑意。

  他居高临下,要笑不笑:“老子什么时候救你了?”

  戚映听不到,只抿着唇角,乖乖笑着。

  又是那种眼神。

  季让心慢了半拍,收起笑意,又凶又冷地威胁她:“不准再对老子笑!不准再跟着老子!听到没?”

  戚映眨了眨眼睛。

  他转身飞快走了。

  戚映朝他背影乖乖地挥了挥手。

  回到班上,一进教室,早读声都小了很多。戚映很不喜欢被人关注的感觉,但想起那个谣言,鼓起勇气走到讲台上,拿起粉笔。

  早读声直接没了,都惊讶地看着她。

  戚映一笔一划地写:季让没有打我。昨天遇到外校的同学,他帮了我。

  她转身看了看班上的同学,抿着唇角笑了笑,才又拿起黑板刷将字迹擦了。走到座位坐下,岳梨激动得耳廓都红了,写字问她:映映你以前认识季让吗?

  戚映摇摇头。

  岳梨不可思议:那他居然会帮你!季让从来不多管闲事的,而且超凶!难道是因为你长得好看?

  戚映认真地写:不是,他很好的。

  她的将军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他会冒着危险深入边疆敌营,只为救出被敌国扣留的流民。

  他会将自己的营帐让出来给受伤的将士住,会拿自己的军饷给部下改善伙食。

  他征战一生,渊渟岳峙,死后尸身归京,百姓百里相迎。

  如今换了太平盛世,她的将军不再需要上阵杀敌,世人似乎对他也诸多误会。

  可她知道,将军没有变。

  她的英雄,无论身在何处,哪怕时空变换,也绝不会湮灭那颗赤子之心。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