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07】
首页
更新于 19-05-20 20:29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吴英华气得饭都吃不下了,当即搁了筷子去给老同学打电话。没多会儿,气势汹汹地回来了:“跟她约了明天见面聊!这合同有犹豫期,可以退。明天我就把那三千块退回来,给濯儿买电脑!”

  一直心念念想要一台笔记本电脑的俞濯同仇敌忾道:“退!必须退!”

  他妈怎么就没买个六七千呢?这钱要是退回来,游戏本就稳了。

  俞濯心花怒放,觉得这都是他姐的功劳,下楼倒垃圾的时候还给戚映买了个冰淇淋回来。拿到她房间时,看到戚映又在写她那部古代小说。

  俞濯心想,说不定再过几年他姐就会成为某点某J的大大了。

  到时候他一定去给他姐扔地.雷。

  ……

  写完日记的戚映合上笔记本,想起明天的英语单词听写,又把英语书拿出来继续复习。看到一半,手机收到岳梨发来的微信:映映!我刚才看见季让了!

  戚映还没来得及回复,她的消息又蹦过来:他跟一个特别漂亮的女的在吵架!表情好凶啊!我这是见证了分手现场吗?!可是那个女的得有二十五六了吧,年龄好大啊。

  戚映把打好的文字删掉,重新打:二十五六也不大。

  岳梨:原来季让喜欢这种御姐类型吗?!难怪薛曼青没戏呢。

  戚映不想再跟她继续这个话题,问她:你不是在家背单词吗?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

  岳梨发了个奋斗的表情:我上补习班呢,刚下课,现在回家继续背。

  戚映瞬间被这个同桌勤奋好学的精神给打动了。

  她回:加油!

  第二天早上到教室的时候,岳梨已经在座位上了。

  她一向来得迟,因为每天早上都要绕路去新集市买一家特有名的牛肉面。用岳梨自己的话说,“老陈牛肉面”是她早起的动力,是她一整天学习的力量源泉。

  结果今天她比戚映还早到,一边抱着个肉松面包啃一边背单词。

  看到戚映进来,神色顿时激动,但想到早自习结束的第一节英语课就要听写,又按捺住八卦热情,继续投身词海中。

  早自习结束,十分钟课间休息后,英语老师踩着上课铃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说:“课本都收起来,听写单词。”

  戚映听不见,但见大家整齐划一的动作,也乖乖把书放进课桌里,拿出听写本开始自己默写单词。

  旁边岳梨蓄势待发的姿势看上去非常认真。

  戚映心想,班主任对自己真好,安排了一个这么刻苦认真的学霸给自己当同桌。自己一定要更努力一点,才能追上大家的脚步!

  五分钟后,听写结束,英语老师示意同桌互相交换,检查答案。

  戚映接过岳梨的单词本一看。

  诶,怎么回事?二十个单词只写对了五个?

  不是少一个r就是多一个e。

  面对戚映投来的疑惑眼神,岳梨:……T T

  这样的结果,人家也不想的啊!

  我刻苦,我用功,我上补习班,可我还是个学渣,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错了十五个单词的岳梨被罚每个错误单词抄写二十遍,放学之前完成。习以为常的她根本没有受到打击,一下课就兴致勃勃地跟戚映八卦昨晚遇到季让的事。

  她把手机夹在双腿之间打字,微信发给戚映:季让从车上下来,摔车门的动作好凶啊。那个短头发御姐把车停在路边追上去,我隔着一条马路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就听见季让骂了一句“关老子屁事,谁爱去谁去”。然后他就打车走了!

  戚映回了她一串省略号。

  岳梨:你说他们到底什么关系啊?

  戚映:不知道。

  岳梨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映映,你怎么一点都不好奇啊?你可是跟大佬有纠葛的人!

  戚映打字速度慢,好半天才打完一句话:那是他自己的私事,我们不应该窥探。

  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将军都有很多她不知道的事。

  比如将军是如何在不触怒龙颜的情况下婉拒了陛下的赐婚,又是如何将那些想邀请她出席京中贵妇宴会的帖子全部拒之门外。

  她不需要知道太多,只要在将军需要她的时候,陪在他身边,盼他平安康健,就是她全部的心愿。

  岳梨看了看她那双温柔的眼睛,心里默默想,可能这就是映映哪怕听不到单词也能全部默写正确的原因吧。

  人家专心啊!两耳不闻八卦事,一心只背政史地!

  岳梨一脸坚决地回她:你说得对!我以后再也不八卦了,要把八卦的精力也用到学习上!

  戚映捏住小拳头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岳梨将手机关机塞进书包,拿出下节课要用的数学书开始认真预习。

  数学课上到一半,正认真记笔记的戚映收到岳梨偷偷摸摸传来的小纸条:映映,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啊,你今天中午吃饭还跟季让坐一起吗?

  戚映:……

  她摇了摇头。

  将军不喜欢的事,她不会再做。

  岳梨笑出两个小梨涡:那我们一会儿放学跑快一点,今天一定要抢到糖醋排骨!

  戚映笑着点点头。

  结果还没等放学,第二节课下课,班主任刘庆华就到教室里来把戚映叫走了。到办公室,俞濯也在那,把已经写好的备忘录拿给她看。

  原来刚才舅舅俞程给刘庆华打了个电话。

  戚映一直在市医院治疗失聪,主治医生今早联系俞程,说业界内非常有名的一个耳鼻喉医生今早临时来市医院参加一个交流会,开完会就要回北京了。

  如果方便的话,希望俞程能带戚映去一趟,让这位医生给戚映检查一下,可能会有助于她的早日康复。

  事不宜迟,俞程立即给刘庆华打电话请假,让她给戚映批个假条。

  不放心戚映一个人,还给俞濯的班主任打了个电话,给俞濯也请了个假,让他陪戚映一起,在校门口等着,他很快就过来。

  刘庆华把假条交给俞濯,又嘱咐他几句,就让他带着戚映走了。

  上课铃已经拉响,校园里空荡荡的,俞濯领着戚映一路直奔校门口,出示请假条后保卫科给他们放了行。

  阳光愈烈,俞濯左看右看,牵着戚映的袖子带她躲到围墙外的树荫下,然后给俞程打电话:“你还有好久到啊?太阳太大了,好热。”

  俞程说:“七八分钟,这堵住了。”

  戚映乖乖站着,好奇地瞅着一只歇在墙垣上的麻雀。

  一只手掌突地从下而上扒住墙垣。麻雀受惊飞起,戚映眼睛瞪大,下一秒,劲瘦身影从墙头一跃而下,手掌撑住地面,稳稳落地。

  一抬头,对上一双近在咫尺的眼睛,本来冷漠的神情瞬间龟裂。

  戚映眼里的好奇化作了欢喜。

  她上前两步,看样子想去扶他。

  季让如临大敌,猛地朝后一退,手掌往前一伸:“别过来!就站那!”

  戚映听不见,但能看明白他的手势,停住了脚步。

  俞濯刚挂电话,转身一看,一脸不可思议。

  三人大眼瞪小眼,半晌,俞濯说:“你逃课啊。”

  季让:“……”

  俞濯难得见校霸吃瘪的神情,明知戚映听不见,还故意奚落季让:“姐,你看,这就是坏学生。”

  季让:“……”

  他缓缓站起身,看样子要过来打人了。

  俞濯大声道:“保卫科就在那边!我喊人了啊!”

  季让皮笑肉不笑:“老子好怕哦。”

  俞濯:“……”

  他急中生智。

  言语上服服软没关系,反正他姐也听不见,影响不了他伟岸的形象。行动上可千万不能吃亏!要真当着他姐的面被季让打一顿,今后他还怎么做人啊。

  俞濯立即道:“大佬,你刚才跳墙的动作好帅啊,能教教我吗?”

  季让:“???”

  语气还特别真挚。

  季让看了他一会儿,拍了下衣角的灰:“下次别撞老子手里。”

  他转身就走,不远处就是他那辆黑红色的山地摩托。

  戚映突然追上去。

  俞濯着急喊了声“姐”,戚映已经追上他,指尖扯住他衣角。

  季让脚步一顿。

  戚映很快就放手,将一张纸巾递过去。

  昨晚下过雨,地面还没干,他裤脚和手掌都是泥。

  白皙细嫩的手腕伸在半空,因他久久不接,微微颤抖。

  季让看了会儿,伸手接过。纸巾质地很柔软,边角还映着着蓝色的小碎花,有淡淡的香味。

  戚映弯着眼睛朝他乖乖笑了下,挥挥手,转身走回俞濯身边。

  季让低着头,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拿纸巾把手上的泥擦干净了,才抬步走到自己的山地摩托旁边,长腿一跨坐了上去。

  刺耳的轰鸣响彻长街。

  俞程开着车过来的时候,刚好跟飞驰的山地摩托擦肩而过。

  他皱了皱眉,等俞程和戚映上车,一边掉头一边说:“刚刚那个骑摩托车的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吧?老师怎么也不管管啊?太影响其他学生正常学习了!”

  俞濯趁机释放刚才被大佬气场镇压的委屈:“就是!也不说管管!太影响我学习了!爸你不知道,这人可坏了,抽烟打架早恋无恶不作,听说上学期还把一个高年级的学长打进了ICU!唉,真是世风日下啊。”

  俞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俞濯:“???”

  车子开到半路,俞程接到市医院主治医生打来的电话,说那位医生提前结束了交流会,现在去了一家私立医院会诊,主治医生帮他们联系了,那边答应留给他们一小时时间。

  俞程只得调转车头,加速赶往私立医院。

  到达的时候,那位医生刚好结束私人会诊,剩下的时间就都留给了戚映。

  距离爆炸发生已经半年之久,她的耳伤在治疗中已经开始恢复。起先总是有耳鸣,现在耳鸣渐渐消失,是好转的现象。

  医生给她做了检查,又结合之前的治疗记录做了一些药物上的调整。离开时医生告诉俞程,大约再有四五个月,戚映就能恢复听力了。

  把俞程高兴坏了,兴冲冲跟俞濯说:“一会儿带你俩去吃刚才路过的那家意大利菜!”

  私立医院建在郊区,这附近算是富人区,高消费,那家意大利餐厅的装修风格一看就知道价格不便宜,俞濯心里默默酸了一下。

  自己走狗屎运考上海城一中的时候都没这待遇呢。

  离开前,戚映去上厕所。

  私立医院的厕所修得也很精致,一点异味和脏污都没有。戚映洗手的时候,却突然闻到空气里飘来的烟味。

  她掸掸手指的水,往外走,一出门,男女共用的卫生休息间里,季让站在角落抽烟。

  四目相对,季让想死的心都有了。

  先是逃课被她撞见,现在抽烟又被她看到,今天的他不宜出行吗?

  季让把烟头往地上一扔,抬脚狠狠踩灭了。

  他走向戚映。

  烟味也逼近。

  可她竟不觉得难闻。

  季让在她面前站定,只隔着三个指头的距离,少年衣服上的皂香和烟味将她笼罩。

  他凶巴巴地问她:“你跟踪老子啊?”

  戚映微微仰头,睫毛眨啊眨,突然伸手在他左脸颊揩了一下。

  那里有他刚才翻窗进来时蹭上的灰。

  季让身子一僵,想也没想,一挥手把她的手打开了。

  啪的一声,打在她手背上。

  白皙肌肤立刻红了。

  戚映没预料到这个变故,连手都忘了放下,愣愣看着他。

  季让:……

  他凶巴巴的表情闪过一丝慌乱。

  她不会哭吧?

  戚映还没反应过来,季让突然抓住她的手,往自己手背上狠狠打了一下。

  又是啪的一声。

  刚才他打她那下其实不疼,但这一下真是太疼了,掌心火辣辣的。

  戚映眼眶都红了。

  季让盯着她,恶狠狠地说:“不是让你打回来了吗!”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