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08】
首页
更新于 19-05-21 10:09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外面走廊传来脚步声。

  季让听见有个中年男声说:“映映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你进去看看。”

  俞濯气到变音:“那是女厕所!要去你去!”

  季让后退两步拉开距离,食指竖在唇边比了一个嘘的动作。比完才觉得自己傻逼,妈的,她又不会说话。

  脚步声渐渐逼近。

  季让扯了下领口,转身朝着通风处的窗口一跃而上,翻了出去。

  戚映无声惊呼,奔到窗口往下一看。二楼的高度,季让稳稳落在地面,起身拍了拍手,大步跨上停在楼下的山地摩托。

  轰鸣声乍起,黑红影子在空中拉出一道残影,消失在她视线中。

  身后俞濯鬼鬼祟祟地探身进来,看到戚映就站在休息间,大松一口气。他心有余悸看了眼女厕所的门,朝外汇报:“我姐没事儿,在窗边在看风景呢!”

  他也凑到窗边看了两眼,除了空气中还未散去的尾烟,啥也没看见,一脸郁闷拉着戚映走了。

  下了楼,俞程开车把他们带到意大利餐厅吃饭。

  一看菜单,那价格果然贵死人,戚映也看见了,翻了一圈,只要了一份蔬菜沙拉。俞程发现她的心思,捧着菜单看的时候,眼眶突然有点酸。

  他低声道:“你姑姑以前跟我说,映映最喜欢吃意大利面了。”

  俞濯一愣,偏头看他爸。

  俞程眼角有点红,借由揉眼睛一掩而过,“不能你姑姑走了,我连让她女儿吃顿意面都做不到啊。”

  他招呼服务员过来,点了菜单上那份招牌意面。

  上菜的时候,戚映明显愣了愣,抬头看了俞程一眼。

  俞程做出夸张的口型:“快吃。”

  她笑了下,点点头,握住叉子,卷起一圈面放进嘴里。这是她第一次吃意大利面,可是这味道却仿若熟悉的老朋友,从她舌尖一路蹦蹦跳跳地打招呼。

  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女人慈爱的脸。

  她坐在对面,温柔地对自己说:“映映,快吃呀,吃完了我们去接爸爸下班。”

  心脏狠狠一缩,像被带刺的针戳了个对穿,疼得她眼泪差点出来了。

  这具身体依旧无法接受有关父母的回忆。

  戚映咬牙忍住,强行中断脑子里熟悉又陌生的画面。俞濯把自己的牛排切好,叉了几块放到她盘子里,“姐,这个好吃。”

  她理解他的意思,笑着点点头。

  吃完午饭,俞程把他们送回学校继续上课。

  二班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

  这学期的第一节体育课,听说体育老师换了人,班上的学生都还挺期待的。

  上课铃还没响,大家都在自由活动,岳梨不喜欢运动,去小卖部买了两根奶油棒,拉着戚映坐在篮球场边的台阶上啃冰棍。

  一边啃一边聊微信吐槽:“我最讨厌体育课了,又热又累,希望这学期所有的体育课都被数学老师占了!”

  啃到一半,一个篮球朝她们的方向飞过来,不过力道不大,在半空就落地了,一路滚到她们脚下。

  不远处,穿黑色背心的男生笑着朝她们喊道:“小同学,帮忙把球扔过来。”

  岳梨一眼瞅到他胳膊上的肌肉,居然有点脸红。她把冰棍咬在嘴里,抱起篮球啪嗒啪嗒跑过去。

  男生一看她过来,顿时笑道:“踢过来就可以了,快回去吧。”

  不知道是不是太阳太大,这笑居然让她觉得耀眼。

  岳梨脸更红了,也不敢看他,埋头跑了回去。

  十几分钟后,上课铃拉响,岳梨拉着戚映去集合。体育委员指挥着大家排好队,刚才在场边打篮球的年轻男生穿上扔在地上的白色运动服,抱着篮球朝他们走过来。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色的口哨戴上,在窃窃私语中朗声道:“同学们好,我是你们这学期的体育老师,我叫沈约。”

  岳梨:“!!!”

  她爱体育课!

  戚映就眼睁睁看着嘴上说着不喜欢上体育课的同桌犹如打了鸡血一样上完了整节体育课。下课时还意犹未尽,频频回头。

  班上女生也都在兴奋地讨论帅气的新老师,岳梨在心里默默祈祷:老天爷,信女愿一学期不喝奶茶,以求这学期的体育课不被数学老师霸占!

  ……

  下午放学,戚映还在收拾书包,俞濯已经等在教室门口了。

  岳梨见过他几次,自来熟似的打招呼:“弟弟又来接映映放学啦。”

  俞濯:“……”

  谁要被小矮子叫弟弟?

  他一脸高冷地拎着戚映的书包往外走,岳梨挽着戚映走在后面,偷偷给戚映发消息:你弟弟好可爱啊!我也想有一个这样的弟弟!

  刚发完,手机还没揣回去,就看见她口中可爱的弟弟一脸暴躁地冲那几个朝戚映吹口哨的男生骂:“吹你妈逼的口哨呢?想死啊?”

  岳梨:“……”

  还是算了吧。

  俞程今天加班,俞濯领着戚映去坐公交车。车上人多,全是放学的学生,早就没了座位,俞濯让戚映站里面靠着广告牌,自己拉着扶手单手玩手机。

  车子刚动,就听见叽叽喳喳的聊天声中有人大声说:“戚映同学,坐这里吧。”

  俞濯偏头一看,后边第一排的女生从座位上站起来,一脸笑意要给戚映让座。

  戚映听不到,还独自安静看着窗外,俞濯向来是个不知道谦让的,有人给他姐让座,当然不会拒绝,扯着戚映就往后走。

  走到跟前,他跟让座的女生道了声谢,正扶着戚映要坐,那女生说:“不用谢,礼让残疾人是应该的。”

  她还是笑吟吟的,嗓音又清又脆,全车人都看过来。

  俞濯动作一顿。

  他把戚映推到身后,指着那女生的鼻头:“你他妈是吃屎了吗?嘴这么臭?”

  女生脸都僵了,笑意维持不住。旁边有人帮腔:“你这人怎么回事,给你让座还骂人?”

  俞濯用指头在空中狠狠点了点:“再让老子听见你说残疾人这三个字,老子就把你变成残疾人信不信?”

  女生变了脸色,想说什么又不敢,最后在全车注视下又坐回位置上。

  俞濯冷笑一声,拿出手机对着她咔嚓拍了张照。

  那女生大怒:“你做什么?!”

  俞濯冷冷看了她一眼,“以后我姐如果被欺负了,我就把这张照片发给校长,告诉他是你唆使的。”

  女生:“……”

  你小学生吗?小学生告老师,你告校长?

  但到底是被震住了,没敢再说什么。

  俞濯收起手机,朝四周吼:“看你爹呢看?”

  车内的学生:“……”

  这他妈谁啊这么嚣张。

  前面的男生朝旁边的同学悄悄说:“这就是前两天骂季让王八蛋那个新生。当天就被季让带人堵了,结果毫发无伤全身而退。”

  同学:“!!!”

  牛批!惹不起惹不起!

  俞濯和戚映四周径直空出来十公分,空气都流通了不少。

  到站下车,俞濯拿出手机,把刚才拍的照片发给他从小玩到大的好哥们杨心远,询问:“认识这女的吗?”

  杨心远的消息很快过来:“不认识。谁啊?你看上的?兄弟马上帮你去打听!”

  俞濯:“滚,老子又不瞎。去问问这谁,哪个班的。”

  杨心远发了个坏笑的表情,没多会儿消息就过来了。

  “高二一班的,叫贺静。”

  俞濯皱眉。

  还在思考,杨心远的消息又过来了:“我老婆说,这女的跟校花薛曼青玩得好,是她们那个白富美小团体的。但是她家里好像挺一般的,也不知道怎么跟那群富二代玩到一起的。”

  饶是俞濯刚进海一,也听说过校花薛曼青追求季让辗转不得的八卦。

  日,绕了半天,结果还是跟季让有关。

  他就知道,沾上季让准没什么好事。

  不行,他必须让他姐明白,那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他姐以后都离季让远远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得找个机会让她见见季让的真面目!

  俞濯小同志一脸沉重地回到家,一进门,就闻到厨房传来的饭香。

  他脸上一喜,顿时把刚才的烦恼抛诸脑后,飞快冲到厨房:“妈!钱退回来了吗?我们什么时候去买电脑?”

  吴英华:“没有。”

  俞濯:“???”

  还有没有王法了?

  他愤怒道:“你把你那同学叫出来,我来谈!合同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犹豫期可以全款退钱,她赖不掉!”

  吴英华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哎呀,你别急,妈给你看个东西。”她走进卧室,拿了份文件出来,又是一脸神秘的笑意,“你看看这个。”

  俞濯一看。

  XX保险,重疾险。

  俞濯:“???”

  吴英华:“今天我跟桂枝聊了很久,是我们误会她啦。残疾其实是属于重疾的范畴,不在意外险的保障范围内,她给我推荐了这个重疾险,大病小病全部包含在内,非常全面!这下就没有任何疏漏了,上至癌症残疾,下至猫抓狗咬,全面保障了你的人身健康!”

  俞濯:“…………所以,你不仅没有把钱退回来,还又买了一份?”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