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0】
首页
更新于 19-05-23 10:11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俞濯从杨心远那里打听好了三中那群人围堵季让的时间和地点。

  一放学他就去高二二班接戚映,结果岳梨挽着戚映说:“我们要去银象城逛街。”

  银象城是早些年很繁华的批发市场,东西便宜种类多,现在演变成琳琅满目的小商品街,附近还有KTV、游戏厅、台球店等等一系列中低端娱乐场所,是初高中生逛街玩乐之必选之地。

  行吧行吧,逛吧逛吧,反正距离开打还有一个多小时。俞濯拎着书包跟在她俩后面,一开始还只单肩背着自己的书包,到后面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变成了个衣架,身上挂了三个书包。

  周末作业又多,三个书包装满课本,重的要死。

  这样逛街跟凌迟似的,还不如让他去负重跑。

  岳梨看他累成这样,大发善心道:“要不你去奶茶店坐着等我们吧?从前面那个巷子穿过去就是coco奶茶,我们再在那附近逛一会儿也就结束了。”

  俞濯如蒙大赦:“走!”

  三个人穿巷子抄近路。

  这附近还有不少老房子,电缆线拉得错综复杂,停满了遍地拉屎的麻雀。窗户外伸着长长的竹竿,随风飘荡的都是颜色鲜艳的内裤内衣。

  横七竖八的巷子也多,稍不注意就要走错方向。岳梨在前面带路,边走边说:“一会儿姐姐请你喝奶茶。”

  俞濯炸毛:“矮子没资格自称姐姐!”

  岳梨转过身来倒着往前走,朝他竖起两根手指:“你已经得罪我两次了。一次骂我腿粗,一次骂我矮。”

  俞濯:“……”

  这么记仇的吗?

  说着话转过拐角,幽深的巷子里,电线杆下站着六七个人。

  其中一个人面朝下躺在地上,因为后脑勺的头发被蹲着的少年拽住,不得不微微仰头,额头的血一路往下,流了满脸,狰狞可怖。

  少年还勾着唇角,漫不经心的,语气却阴戾:“最后一次警告,再纠缠老子不放,就不止流血这么简单了。”

  他掸掸手站起身来,一只脚踩住地上那个人的脸,阴声问:“记住了吗?”

  那人哭着点头。

  他满意地笑了下,随意抬头,看见愣愣站在巷口的三个人。

  脸色顿时就变了。

  岳梨双腿有点抖,说话都哆嗦:“他……他不会过来把我们灭口吧?”

  俞濯:“……”

  杨心远个不靠谱的玩意儿!说好的张大清带人围堵季让呢?他看到的怎么是季让单方面虐打张大清?!

  不过……

  他偏头看戚映。

  误打误撞,让戚映看到季让这一面,也算是计划完成?

  别说,刚才季让那模样,他都怕。

  岳梨哆哆嗦嗦扯住他袖子,几乎哭出来:“过来了……他过来了……我动不了了呜呜呜,我腿好软,妈妈我要死了呜呜呜……”

  俞濯鼓足勇气,往前一站。

  季让走到他面前。

  视线却越过他,落在身后安静站着的戚映身上。

  她看见了吧?

  她都看见了,他那么凶,那么坏的样子。

  她也会害怕他了。

  操。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