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2】
首页
更新于 19-05-25 10:35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周一早上的升旗仪式,薛曼青是升旗手。

  穿一身白色的军装,踢着正步,随着国歌鸣奏,用力将国旗一扬,军礼端正,浑身都透出青春洋溢的飒爽。

  很难将那一天在食堂被季让砸了一身油汤的狼狈少女联系起来。

  海城一中的校长是军人出身,学校的每一次升旗仪式都搞得特别正式,国旗班选的也都是成绩样貌双优的学生。

  随着国歌奏响,底下有学生窃窃私语。

  “不行,我现在一看见薛曼青就想到她被季让泼了一身菜汤的画面。”

  “哪有一身菜汤啊,不就是几点油吗?”

  “那也很打脸啊,多少人看着呢,这比告白当面被拒还惨吧!”

  “女神到底中了什么毒啊,她旁边那年级第一比季让好多了吧!干嘛非得吊死在季让身上。除了长的帅一点,成绩又差脾气又坏,凶得要死,以后在一起肯定会被家暴的!”

  “卧槽你个无知少年,你知道季让家多有钱吗?他爸几乎垄断了整个海城的电子信息行业,十个年级第一都比不上!”

  “他爸去年不是因为跟苹果合作还上了财经新闻吗?就市中心正在修的那个游乐园,也是他爸和薛曼青家的富咏集团联手搞的。啧啧,手都伸到房地产行业去了。”

  “哇塞,那他俩以后岂不是要联姻?”

  “联你妈的姻啊,家庭伦理剧看多了?”

  在旁边边唱国歌边竖着耳朵听的岳梨:“…………”

  你们到底是高中生还是八卦周刊的小狗仔?

  升旗仪式结束就是早会,等教导主任讲完话,又开始例行通报上一周打架斗殴、夜不归寝、违反校规的学生名单。

  基本每周都能听到季让的名字出现在里面。

  懒懒站在班级末尾,连校服都不好好穿的大佬往二班的位置扫了两眼,突然有点庆幸。

  还好她听不到。

  结果不仅违规名单里没有他,教导主任还话锋一转:“在这里,我要特别表扬高二九班的季让同学,在本校同学遇到困难时挺身而出,更身体力行地监督本校同学完成作业。季让同学这种助人为乐改行为善的精神值得所有同学学习!”

  季让:“??????”

  底下哗啦啦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屈大壮几个人笑得前俯后仰。

  牛批还是让哥牛批。

  大家都只有被□□的份,大佬不仅被表扬,还加学分。

  季让一脚踹过去。

  屈大壮疼得龇牙,赶忙捂嘴,见大佬发火,周围各色视线也匆匆收回。就算被表扬,大佬也还是那个随时随地暴力揍人的大佬。

  惹不起!

  散了早会,学生们赶回教室上课。

  趁着老师还没来,岳梨赶紧摸出手机给戚映分享在升旗仪式上听来的八卦。

  戚映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在草稿本上写:梨梨,你不是说要把八卦的精力都用到学习上吗?

  岳梨吐了吐舌头,把手机塞回去,也在本子上写:八卦是学习的调剂品!科学研究表明,适当放松更有助于注意力集中。

  戚映:……

  她自顾自写:你说,大佬真的会和薛曼青联姻吗?我突然感觉有钱也不好,太不自由了。

  语文老师走进来,中断了这场纸上八卦。

  岳梨成绩虽然不怎么样,但每节课都很认真,拿出课本开始听课。

  戚映看着书上的文言文,默默说:他不会的。

  将军若是不喜欢,连陛下的赐婚都会拒绝。何况当下。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自己会不会也成为他不喜欢的人。

  可转念想想,难道将军就喜欢自己吗?

  他将她从土匪窝里救出来,带她回将军府,给了她新的身份和生活。可直至他死,她也未曾从他口中听过一句喜欢。

  她奉献了整颗心,也不知收获的是怜悯还是爱。

  那她如今一厢情愿的接触,会不会带给他的只是困扰呢?

  戚映开始有些迷茫了。

  一上午就这么浑浑噩噩过去了,连课堂笔记都没怎么做。岳梨发现她状态不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带戚映去吃美食。

  最后一节课数学老师拖堂,糖醋排骨是不要想了,两个人干脆去校外的饭店吃。

  岳梨大方请客:随便点!想吃什么吃什么!

  戚映蔫蔫儿的,随手指了一家面店。

  店面装修一般,但进进出出的人挺多的,味道应该是不错。岳梨领着戚映高高兴兴进去了,点了单之后还站了几分钟,才终于等到两个空位。

  先上了两份开胃咸菜,岳梨刚尝了两口,对面空下来的位置坐下来一个人。

  岳梨差点咬到舌头。

  沈约笑眯眯跟她们打招呼:“两位小同学好呀。”

  “沈……沈老师好。”她结结巴巴,感觉脸颊又开始发烫,赶紧低下头去。

  沈约问:“怎么没在食堂吃啊?”

  “太……太挤了……”

  她觉得自己的囧样肯定被沈约看见了,真是又紧张又害羞,低着头狂夹咸菜来掩饰。

  沈约突然一把拽住她手腕。

  岳梨吓得一抖,直接红到耳根子,听见沈约说:“小同学,你别吃这个。”

  岳梨不敢抬头:“不老师我就喜欢吃这个!”

  沈约一脸愕然,迟疑着说:“这……这也不知道是谁剩下的,万一对方有什么传染疾病,你还在长身体,容易感染,最好还是改掉这个习惯吧……”

  什么跟什么啊?

  岳梨抬头一看。

  发现自己夹的是别人吃剩下还没收走的碗底子。

  岳梨:………………

  出校门的时候只有一个人蔫儿着,回去的时候两个人都蔫儿了。岳梨越走越想哭,觉得自己自从上幼儿园的时候在暗恋的小男生面前尿了裤子之后,就再也没有这么丢人过了。

  越想越难过,拉着戚映走到图书馆后面的小花坛边开始哭。

  戚映刚才一直沉浸在自己茫然的小世界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岳梨突然哭起来,才赶紧收回心神,手忙脚乱地安慰她。

  可她越哭越厉害,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戚映又没带纸巾,比了个动作,朝小卖部的方向跑了过去。

  还好刚才吃面找的零钱都放在她这里,买了两包纸巾往回赶的时候,在三岔路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薛曼青和季让。

  她听不见,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却能清楚看到薛曼青脸上的眼泪。

  将军也会让女孩子哭吗?

  戚映迟疑着要不要换条路,一脸不耐烦的季让抬头就看见了她。

  脸色一变。

  戚映想也不想,掉头就跑。

  季让一把把面前的薛曼青推开,追了两步,怒吼:“戚映!”

  她越跑越快,很快就没了影。

  身后薛曼青终于忍无可忍:“你真的喜欢她?你喜欢那个残疾人?!”

  季让猛地转身,眼神像冰刀,看人时刮掉一层皮:“别他妈再让老子听到那三个字。”

  他抬步就走。

  薛曼青在后边儿不甘心地哭喊:“就算你喜欢,季叔叔也不会接受她!季家不可能接受她!”

  季让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连火都不想发了,只讥讽似的看了她一眼:“季伟彦算什么东西?”他挑着唇笑,“季家又是什么玩意儿啊?”

  薛曼青被少年眼睛里那股阴森的戾气吓得咬住了牙。

  她突然有点后悔招惹了季让。

  这个人除了表面一层皮,内里都是森森獠牙。他根本就是自甘堕落到无可救药,还会把身边的人都撕扯着坠入深渊。

  喜欢他没有好下场的。

  被他喜欢,也不会有。

  ……

  下午最后一节课,一直趴在座位上睡觉的季让蹬了一脚前面屈大壮的椅子,冷声问:“俞濯在哪个班?”

  屈大壮一脸茫然:“俞濯是谁?”

  季让脸色沉得想杀人,刘海洋赶紧说:“特殊同学的表弟,高一七班。”他小心翼翼问:“让哥,那小子是不是又惹事了?放学搞他?”

  季让冷冷说:“放学你们找个理由拦他半小时,别让他出教室。”

  几人丈二摸不着头脑,但大佬心情暴躁,也不敢多问,连声应了。

  还没下课,后排几个差生就大大咧咧往外走,老师见惯了这种情况,想发火也没用,气的只有自己,干脆视而不见。

  屈大壮带人兵分两路,分别堵住了高一七班的前后门。

  下课铃一响,等老师离开教室,屈大壮带着人直接走了进去。

  俞濯还在收拾书包,跟同桌随口聊天。

  前面班委大声问:“你们哪个班的,干什么?”

  俞濯闻声抬头一看,立刻认出来这几张熟面孔来。

  来者不善!

  他肌肉紧了紧,把书包往地上一扔,站起身来,沉声对周围同学说:“你们都出去。”

  屈大壮笑呵呵的:“小朋友,我们不是来找你打架的。”

  俞濯不惹事就算好了,还指望他不怕事吗,非常嚣张地拎起一把椅子:“那来找你爹做什么?喝茶谈心吗?”

  屈大壮瞬间冒火:“你小子别他妈嚣张啊,真当我们不敢揍你?”

  “来啊,谁怕谁啊?”俞濯大喊道:“老子可是有保险的人!”

  屈大壮:“???”

  这他妈是什么智障。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