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0】
首页
更新于 19-06-06 21:31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屈大壮一群人从来没像这次这样期待过开学。

  周末整整两天!整整两天啊!就被大佬关在房间里, 逼着听课做题刷试卷!他们多少年没感受过来自学习的恐惧了, 还不敢反抗,简直怀疑人生。

  放假是折磨, 开学反而成了解脱。

  但怎么说, 太美的幻想因为太年轻。周一到校,早自习还没开始, 一群人就被季让拎到了刘尧的办公室,报名小三门。

  刘尧快被这群突然改过自新奋发向上的差生感动哭了。他伸出颤巍巍的手, 挨个挨个摸头以示欣慰:“都是好孩子, 好孩子。”

  下一次期中考, 九班一定不会再是平均分倒数第一的班级了!

  屈大壮流下了悔不该当初的泪水。

  铁门啊铁窗啊铁锁链……

  呜……

  早自习结束,全校到操场集合进行升旗仪式。这一周的升旗手是吴睿, 昂首挺胸踢着正步走在最前面,别说,取下眼镜穿着军装的样子,还挺上道。

  屈大壮现在一看到他就生理性哆嗦:“我现在看年级第一有种以前看数学老师的感觉。”

  刘海洋:“谁不是呢……”

  两人愤愤转头,偷偷瞪始作俑者。

  始作俑者侧着身,双手插在裤兜里, 一副漫不经心的懒散样,看着二班的方向。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还勾了下唇角。

  屈大壮:“好想篡位哦。”

  刘海洋:“我支持你。”

  升旗仪式结束,教导主任拿着话筒上台进行例行讲话。季让上一周没惹事, 海一风平浪静,歌舞升平, 通报批评这一步骤都略了。

  教导主任很欣慰,把接下来的时间都拿来宣布一件大事:“从这周一开始,我们学校会和燕城七中进行‘学校交流会’。上一周,我们已经从高二年级各班级中挑选了十名同学前往燕城。那本周呢,燕城七中的十名学生将来到我们学校,和大家一起上课学习生活。希望我校的同学们能和燕七的学子相处愉快,取长补短,共同进步!”

  蔫蔫儿的屈大壮这才来了劲:“燕城?好远啊!坐飞机都得三个小时吧?来的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啊,漂不漂亮,都在哪个班啊?我们班有吗?”

  下面大多数学生都跟他反应一样,操场顿时一片哄闹,教导主任吼了几次安静才终于止住了八卦的热情。

  岳梨恨没有把手机揣身上,不能第一时间跟戚映分享这件事。

  她很快就从班长陈梦洁那里听来了消息:“一班去了三个,我们班一个,三班两个,四班两个,五班两个。”

  岳梨不顾还在集合,窜到前边去:“男生还是女生啊?”

  陈梦洁说:“男生,听刘老师说,那个男生好像是燕城七中的年级第一。”
周围一片惊叹。

  消息在其他班也迅速蔓延开。

  “哇,又是一个年级第一。”

  “不知道跟我们的年级第一比怎么样?”

  “年级第一不都一个书呆子样吗,哈哈哈。这下来了两个书呆子,不知道谁更呆一点。”

  季让把视线从二班那头收回来,踢了旁边屈大壮一脚:“让他们闭嘴。”

  屈大壮迅速拿出凶神恶煞的表情:“都他妈给我闭嘴!书呆子怎么了?书呆子有考第一的本事你们有吗?一天到晚正事不干嘴叭叭的,信不信老子拿针给你们缝起来?!”

  周围人莫名其妙被骂了一顿,又不敢反驳,默默闭嘴了。

  早会结束,学生都沉浸在交换生的热情里,岳梨拖着戚映飞快往教室跑,想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上楼梯的时候,学生太多,只能慢下来,顺着人流往上挤。季让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们身边,戚映转头看见他,抿着唇笑起来。

  他也笑了下,拐角时,在拥挤的人群中,轻轻拉过她的手,将握在掌心的糖递给她。

  人群分作两边,他顺着人流往左,双手插在裤兜里,背影懒散,好像刚才并没有在拥挤的人流中偷偷去牵小姑娘的手,递糖给人家。

  回到教室,二班果然一片激动。

  今早还疑惑学习委员黄博通怎么缺席了,现在才知道他上周就被刘庆华挑中去燕城七中进行交换了。

  岳梨一坐下就迫不及待把这件事写下来递给戚映看。

  原本还捧着那颗草莓糖在笑的戚映,看见本子上的内容后,神情突然顿住了。
岳梨还在自顾自写:听说那个男生是燕城七中的年级第一呢!他应该就坐黄博通的位置吧,那岂不是就在我们后座?!

  戚映盯着燕城七中那几个字。

  心脏又开始疼,像针刺。

  突如其来的难受疾风骤雨似的席卷了全身,好多陌生又熟悉的画面像幻灯片在大脑自动播放,怎么关都关不上。

  她疼得喘不上气,脸色都发白。

  岳梨发现她不对劲,吓得去拉她的手:“映映,你怎么了啊?”

  那纤细的手指冰凉,掌心在冒冷汗。

  戚映紧咬着唇,剥开那颗草莓糖,放进嘴里。

  草莓的甜味从舌尖一路蔓延到胃,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还残留他握在掌心时的温度。又甜又暖。

  难受感被甜味冲淡,她终于能呼吸。

  拉住正要去叫老师的岳梨,在本子上写:没事,低血糖,吃颗糖就好了。

  岳梨观察她脸色,似乎是缓过来了,终于松了口气。

  上课铃拉响,刘庆华领着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走进教室,“同学们,这是这次燕城七中的交换生,傅南浔同学,大家欢迎。”

  教室里响起激烈的掌声。

  不是说年级第一都是像吴睿那样的书呆子吗?!这个年级第一怎么又高又帅笑起来还那么温柔?!

  连声音都好好听,干净又温和,像清晨第一缕光:“大家好,我是傅南浔,南方的南,江浔的浔,接下来的一周,希望和大家相处愉快。”

  刘庆华指了下黄博通的位置:“这是你的座位。”

  傅南浔点了点头,往座位走来,原来温和的笑容在看见戚映时,变作了震惊。

  戚映朝他笑着点了下头。

  傅南浔眼底涌上久别重逢的喜意。

  他在黄博通的位置坐下,周围人都在看他,他却只看着前面清瘦端直的背影。来到海城一中的第一节课,完全没有听进去。

  直到下课,他才在后面低声喊她:“映映……”

  戚映还在收拾课本,没有反应,傅南浔又喊了一声:“戚映。”

  岳梨侧过身来,惊讶道:“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你们认识啊?”

  傅南浔点点头,“我们以前是同桌。”

  岳梨长大了嘴:“同桌?映映以前是燕城七中的啊?”

  收拾完课桌的戚映终于转过身来,她手上拿着笔和纸,在纸上写:好久不见呀。

  傅南浔变了脸色。好半天,僵硬着问岳梨:“她怎么了?”

  岳梨奇怪道:“你们是同桌你不知道吗?映映受了伤,耳朵听不到了,也不能说话。”

  傅南浔搁在课桌下的手指差点掐进肉里:“我……我不知道……她转学转得很突然……”

  岂止是突然。

  周五放学时还有说有笑,约好明天一起去逛书店,可第二天就打不通电话了。周一的时候没见她来上学,去问老师,老师说戚映有事请了假。

  从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来过学校,手机打不通,各种方式都联系不上,没多久,就有人来学校给她办了转学手续。

  戚映这个人,像从他们的生活中消失了一样。

  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转到了海一,而且还……

  傅南浔急切问岳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为什么会受伤?”

  戚映是烈士子女的事全年级都知道,岳梨也没瞒他,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但她知道的也不多,戚爸爸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会牺牲,戚映又是为何受到了牵连一概不知。

  傅南浔只觉生活像电视剧一样,她所经历的,是他之前完全没有想过的。

  眼前女孩的笑容和以前一样,柔软又甜,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最后只是朝她笑了笑,在本子上写:放学一起去书店吧,你之前说要推荐给我的那本书,我还不知道是什么。

  戚映在记忆中检索。

  是了,那个周五,他们是约好要去书店买书的。

  可惜周末的时候原主就出了事。

  这也算是原主没有完成的承诺之一,戚映没有拒绝,点了点头。

  一整天时间,傅南浔已经了解到戚映现在的全部情况。得知她住在舅舅家,有一个很维护她的弟弟,班上同学也很照顾她,她的失聪和失语正在逐步恢复,心里总算没那么难受了。

  放学之后,戚映带他去买书。

  刚出校门,在等红绿灯,傅南浔感觉后边儿有人看自己,芒刺在背的感觉。

  他回头去看。

  十步之远的距离,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眉眼很野,眼神冰冷,浑身毫不掩盖的戾气和冷意,盯着他和戚映。

  他直觉这人很危险。

  往戚映身边靠了靠,护着她。
少年神情愈冷,有压抑的疯狂。

  一辆林肯从旁边开过来,挡住了他的视线。

  轿车门打开,车内的男人笑容温和喊:“阿让。”

  季让歪头笑了下,满眼邪气。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