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7】
首页
更新于 19-06-11 12:28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季让来不及对此事做出任何反应, 哨声已经响了。

  他只能开始埋头狂奔。

  四周瞬间响起混乱又热闹的加油声, 戚映默默想,还好自己不会说话, 不然都不知道该喊谁的名字。

  五十米的距离很短, 选手们转眼就冲到了终点。

  季让拿了第一。

  这样的距离和速度对他来说似乎是小菜一碟,除了微微喘气外, 并不见狼狈。屈大壮几个欢呼着冲上来,但见季让眼神凉飕飕的, 都奇怪:“让哥咋赢了还不高兴呢?”

  看了一圈, 了然。

  原来是因为他的小仙女走了啊, 都没留下来给个赛后奖励什么的。

  屈大壮安慰:“比赛这么多,她可能要赶去给她朋友加油, 没事儿让哥,她这不也赶来给你加了油吗。男人嘛,胸怀要宽广一点。”

  季让一脚把他踹开。

  有苦说不出。

  她压根就不是来给他加油的!

  好气哦。

  赛完第一组,又开始赛第二组,等所有小组全部比赛完,再根据各小组第一的成绩排出男子五十米短跑的第一名。

  季让回休息室换了套衣服, 坐在看台上等结果。

  赛到第三组的时候,戚映又来了。

  手里又拿了个小旗子,在那东张西望。

  季让简直要被气死了。

  这小傻子,欠收拾。

  他猛地站起身, 气势汹汹往跑道那边走,戚映正在人群中四处打量, 找到季让之后,小脸露出一个笑,朝他跑过来。

  跑近了,献宝似的把手里那面小旗子递到他面前。

  红体加粗的四个字:季让加油。

  后边儿还画了颗爱心。

  大佬一脸咬牙切齿的愤怒突然不知道该往哪放。

  好半天,伸手在她脑袋上胡乱揉了两把,又好气又好笑,“还他妈加油,老子比赛都结束了你知道不?”

  她把斜挂在身上的小黄鸭包包扯到前面来,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一瓶酸酸甜甜的汽水,歪着脑袋递给他。

  季让盯着她看,嗤笑:“老子赢了第一,你就给我这个?”

  戚映眨眨眼,好像在问:那你要什么?

  季让默默深吸几口气,提醒自己,她现在能听到了,不要乱说话,保持形象。

  他伸手接过那瓶汽水,拧瓶盖的时候发现是没开过的,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生出一丢丢小失落。

  戚映看他喝了一口才弯着眼睛笑起来,拿出手机打字给他看:我弟弟马上要比赛跳高了,要不要一起去给他加油呀?

  季让嗤了一声。

  谁要给那个日天日地的牛犊子加油?

  他把瓶盖拧上:“走吧。”

  跳高比赛的场地已经围了一群学生。季让护着戚映挤在前排,低头一看,她正从她的小黄鸭包包里,掏出一面小旗子。

  俞濯加油。

  季让:?????

  你他妈搞批发呢?

  戚映感受到头顶灼灼视线,小心翼翼抬头看了一眼,对上季让凉飕飕的目光,有点委屈巴巴地抿了下唇,然后伸手指了下他小旗子上的那颗爱心,又指了指俞濯的。

  意思是:你有爱心,他没有呀。

  季让:…………

  谁他妈稀罕你一颗爱心啊!
大佬绷着唇角将目光投向比赛场地。
俞濯已经在压腿拉伸做准备了。他一拉伸,T恤往上,露出半截腰腹来,身边几个女生跺着脚地尖叫:“啊啊啊我看到腹肌了!”

  “不愧是级草!脸帅身材好!”

  季让:“???”

  他听到了什么?级草?就这小屁孩?!

  只见级草小同学做完热身运动,只待哨声响起,助跑之后一个帅气的跃身,轻轻松松从竿子上跨了过去。

  尖叫的鼓掌的打口哨的都有,看上去人气还挺旺。

  戚映也兴奋得挥着小旗子,季让看了几眼,内心非常嫉妒。

  一轮赛完,老师抬高竿子增加高度,继续第二轮比赛。周围给俞濯加油的声音最多最大,他倒是不骄不躁,一直绷着严肃的神情,认认真真地跑,认认真真地跳,看来是想拿个好成绩。

  结果运气不好遇到了体育生。

  能看出他已经达到自己的巅峰了,再高一厘米都跳不过去了。但那体育生还游刃有余的,背身跃过之后,老师又把竿子抬高了一厘米。

  俞濯紧绷的神情终于有些泄气。

  不过不到最后一刻不放弃,他打起精神,深吸两口气正要助跑起跳,那体育生站在一旁笑嘻嘻说:“同学,不行就算了吧,别伤了腰。”

  这话听得刺耳,明显是在嘲讽他,看来是因为人气太旺引来了妒忌。

  按照俞濯的脾气,当场打起来都有可能。但这么关键的时刻,他得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竿子上,不能因为几句话受影响,就算此时气得眼睛冒火也没办法,只能咬牙忍了,专心准备比赛。

  那体育生见他不受影响,还想说什么,后面突然飞过来一瓶矿泉水,哐的一声砸在他后脑勺上,登时就把他给砸懵了。

  体育生捂着脑袋猛地转身,大怒:“谁他妈砸的?!”

  季让抄着手站在最前边,神情冰冷:“老子砸的。你他妈再说一句垃圾话试试看?”

  体育生见是他顿时蔫儿了,有些慌张地跑到靠近裁判的地方去了,看样子是怕季让冲过去打他。

  俞濯那头已经助跑起步,咬着牙一跃而起,从竿子跃了过去。

  大概是心里憋着一股气,居然又过了。

  他落地之后猛地翻身爬起来,见竿子还在,自己都一脸不可思议。

  紧接着就是那体育生。

  不知道是不是被季让影响了,跳的时候失误,身体砸在了竿子上。
俞濯拿到了第一。

  他兴奋得不行,一直严肃的神情终于换做了少年飞扬的喜悦,跟个小孩子似的冲到戚映面前,抱着她连连跳:“姐!我赢了!我拿第一了!”

  戚映笑眯眯摸他的头。

  蹦完了,又看了眼旁边冷着脸瞟他的季让,干咳一声,顿了顿,不自在地说:“那啥,谢谢啊。”

  季让帮他出头他当然看到了。

  然后就听见季让淡声说:“一家人,应该的。”

  俞濯:“???”

  谁他妈跟你一家人?!

  骚完之后的大佬突然想起戚映现在能听到了。面对俞濯暴躁的神情和戚映好奇的视线,心里有些紧张,但面上一派泰然,又若无其事地补上一句:“都是中国人。”

  俞濯:“…………”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